文: 餅
有菜園村特色的聖誕樹!

今年是第一次在菜園村過平安夜。上年我們在街頭派反高鐵傳單過節,人們看完阿凡達出來,我們跟他們講在菜園村的阿凡達故事,然後在活化廳開反高鐵會議過年。今年年尾進出菜園村,本也沒有感覺甚麼節日不節日,村子也不安寧,我們爭扎著從政府及港鐵的手中,奪回村子的主體。

 

這兩個禮拜村民參與巡守積極了很多,有一晚特地自己開會討論巡守的事,並商討平安夜的飲食安排。24號一入到村先巡守,前一兩天都出現過工人拆屋,巡守員和 村民阻止的情況,前天就沒甚麼事,只有工人在沙地那邊清垃圾。到村中謝至德相展那組屋時,看見謝和他的友人們已在屋前,在政府新加的鐵絲網上繫上布條,讓 相片多一個相框。後來巡守一圈回來,謝至德希望為我們拍一張巡守隊照片,我們就站在原居民地上,被斬得七零八落的樹枝堆上讓他拍照。在拍的時候,每有一個 巡守員經過,我們就叫他過來,後來波叔踏單車經過,我們當然也叫這巡守第一猛將過來,然後身穿短跑褲的李生忽然性感登場,也被我們拉過來拍。像這樣由四五 人變成十數人的團體照,我說若不快點拍下來可能會變成一百人!原來在那裡種著的樹,一架雞頭不消數天便全清走,但像我們這樣的人,卻有辦法叫那種機器停低。

 

拍完照後心情非常好,miki和她的朋友在生活館開始弄報置,並用綠色小橫額拼出聖誕樹,在龍眼樹上掛上歐陽先生找出 來的燈飾,天一黑,幾個小火堆點上,人陸續進來,樹底的交換禮物小枱上堆了一座塔(合計有九十多份禮物),友人們講及自己帶來的禮物,祥仔把滿月的祥女帶 出來巡遊一週,其他小孩也在玩耍追逐,偶有爭吵,村民們散落在不同爐邊與大家一起燒烤,或圍座在旁邊聊天,水嫂和游伯一直在門口處守著一只大鍋,一時有菊 花茶在裡頭,一時變成了腐竹糖水,兩三個不燒烤不打邊爐的婆婆坐在樹底,露出笑咪咪的樣子,我們並買了一個蛋糕賀之前生日的竹及光哥(兩人是同年出生,而 且是小學同學哦!),順祝阿竹愈戰愈勇(游伯的贈歌是十八姑娘一枝花)。

 

我們就過了一個非常溫暖的晚上。

 

久沒有送禮,前一天打算準備禮物之時,想到先前發生一件讓我印象深刻的事。今年第一次冷鋒,奕把一件她冷天常穿的牛仔布外套找出來穿,我倆在一起時,她手伸 進外套袋裡,淘出幾顆白米──我們一下都明白那是甚麼,那是上年苦行時留下的痕跡。而靠著這些轉念的種子,我們好的壞的在村裡渡過了這一年,和村民一起經 歷大小難關。我找了個小樽把白米種子裝入,雖然不是上年的種子,但意志一同。陰差陽錯沒法看見是哪位朋友拿了我的禮物,但留下了照片希望回來再和大家分 享,這是年終之時,希望送給大家的禮物。

 

下年新村見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