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高鐵戰訊’

高鐵戰訊:高鐵苦主聯成立 菜園村今午慶元宵

高鐵戰訊:高鐵苦主聯成立 菜園村今午慶元宵

朱凱迪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313

苦主聯
高鐵苦主互聯聯盟昨日正式成立,成員在大角嘴受高鐵影響的一幢大廈舉行記者會。wincy提供。

一﹞高鐵苦主互聯聯盟成立 拒港鐵入屋勘察

二十多名於高鐵沿線受工程影響的居民於大角咀舉行記者招待會,宣佈成立「高鐵苦主互助聯盟」以爭取政府正視高鐵遺害,以確保樓宇安全及生活質素不受 高鐵影響。他們又派發「抗高鐵門神」,呼籲受影響居民拒絕港鐵測量公司入屋勘察。

高鐵苦主互助聯盟發言人麥發祥表示,馬頭圍塌樓事件歷歷在目,政府在展開高鐵工程前,必須保障高鐵沿線的樓宇及人命安全及確保居民的生活質素不會因 高鐵受到影響,否則,高鐵工程不應展開。而且現時港鐵正委派測量公司為受工程影響的居民進行入屋測量,他認為此做法有欠中立,故聯盟會呼籲居民拒絕港鐵人 員入屋勘察,並要求政府馬上資助居民聘請獨立專業人士進行驗樓工作。

資深測量師林國榮認為港鐵委派測量公司到居民住所進行目視測量,只屬非常初步的測量方式,無助檢查樓宇是否安全。而慢慢發行動組成員蘇穎詩批評港鐵 委派測量公司入屋勘察是以龐大的資源為工程搜集有利證據,以應付日後可能出現的賠償訴訟。她認為政府應資助居民聘請獨立專業人士進行驗樓工作。

葵涌居民黃華興及華景山莊業主羅儀則批評高鐵工程欠缺諮詢,隧道工程及興建通風樓皆對居民做成嚴重影響,政府卻毫不理會,更沒有作出緩解措施,是不 負責任的做法。

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代表朱江偉表示高鐵問題未解,大聯盟會全力支持鐵路沿線苦主爭取應有的權益。他亦擔心高鐵工程會引發市區舊樓的安全危機,要求政 府立即處理。而八十後反高鐵青年王浩賢批評政府為了發展,不理市民死活。現時居民提出的訴求合情合理,如政府拒絕作出善意回應,不排除會與居民一起作出進 一步行動。

記者會完結後,一眾高鐵苦主互助聯盟成員及聲援團體向受高鐵工程影響的大角咀居民派發「高鐵妖魔、不准進入」門神海報,喻意拒絕港鐵人員入屋勘察。 該互助聯盟由多個地區的居民組成,包括﹕大角嘴高鐵關注大聯盟、華景山莊權益關注組、葵涌高鐵關注組、石蔭東邨、象山、新葵芳花園、油麻磡、葵芳村居民 等。

苦主聯二
ger和roland合作的作品,頂住高鐵。

二﹞菜園村愛你一萬年元宵節團拜 支持重建家園計劃

石崗菜園村村民持續一年多的護村抗爭,喚起了香港市民對本土鄉郊社區的重視。雖然立法會在一月十六日強行通過撥款,但並不代表反高鐵和護家園的抗爭 就此終結。二月廿二日,菜園村關注組宣布「重建家園計劃」,村民將以社區參與的方式,重新建立有田有屋有人有社區的家園,為本土可持續發展和參與規劃立下 先例。這項工作複雜而艱巨,一起步已面對很多困難:包括尋找合適土地、向政府申請建屋牌照、要求政府興建基礎設施、規劃社區設施、設計和興建房屋等等,十 分需要各界凝聚力量,向政府施壓,與村民共同進退。今日適逢元宵佳節,菜園村關注組誠邀所有反高鐵運動的參與者來到菜園村,與村民一起分享對家人、對家 園、對社區和對香港之愛,並且合力在村內空地上繪畫「新村願景圖」,表達對「重建家園計劃」的支持。

主辦:石崗菜園村關注組
時間:二月廿八日元宵節下午四點至八點
地點:菜園村石崗菜站﹝錦上路西鐵站有的士、巴士和小巴前往﹞

活動重點
●向反高鐵運動參與者報告「重建家園計劃」詳情
●各式鄉村食物分享﹝歡迎帶食物來分享﹞
●在村內空地繪畫「新村願景圖」
●菜園村老少情侶唱情歌
●菜園之最頒獎典禮
●猜燈謎
●跳竹舞
●八十後鼓隊表演

我們會在菜園村成立一個「生態社區營造工作室」全力支援重建家園,有興趣幫忙的朋友,請於2/28日 4pm 到菜園村「登記」,歡迎大家同心協力來建村!
另外,我們急需懂得「生態規劃」及「綠色建築」的朋友幫手,有適合的人請介紹給「工作室」的聯絡人:阿權 (keithauau@gmail.com) or 朱凱迪 (hoidick1@gmail.com)

三﹞FACEBOOK熱傳林忌君的〈高鐵股權大騙局〉

林忌君在文章中說:「比較一下大陸起條北京去上海的高鐵,大家居然計數計得清清楚楚,用股權來計數,在一國一制下,都唔會話咩「一家人唔使計啦」--北京 人同上海人,大家都係中國人呀,點解人地要計得清清楚楚呢?
「大陸要求廣深港高鐵--投資時香港出七成,大陸出三成;收錢時香港收兩成半,大陸收七成半!
「點解「一國兩制」的香港,居然連股權都未同人傾,收入點計都唔知道,仲要明知對方獅子開大口,你出雞,佢出豉油,到頭來佢食雞脾雞翼,你食雞屁股,你都 應承佢?」
全 文見此

廣告

「八十後反高鐵青年」:每個關心香港的人都可以為香港求籤問卜

「八十後反高鐵青年」:每個關心香港的人都可以為香港求籤問卜

文:朱凱迪

m

今日是大年初二車公誕,「八十後反高鐵青年」一行廿多人,早上十點緊接着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到沙田車公廟求籤。幾間電子傳媒的新聞報道都有這樣安 排:先報劉皇發求得五十三中籤,廟祝說籤文喻意「有求必應」,顯示大家要對香港經濟有信心;接着報道八十後代表為香港求得七十四下籤,並「自行解說」云 云。消息傳出後,twitter上見到有人質疑八十後搞噱頭搞得過份:「求簽有點多此一舉。第一,如果前途禍福完全繫於神明,大家又何需走上街頭爭取?第二, 『自行解簽』是不是有點自大?」另「香港討論區」亦出現了一片罵聲,大意是八十後沒有資格代表香港人求籤。筆者與有份參與活動的「八十後反高鐵青年」陳景輝做了個電話訪問,請他解釋一下這次活動的想法。

●為何八十後青年要到車公廟求籤?

劉皇發在己丑年的年初二「為香港」求得廿七籤:「君不須防人不肖 眼前鬼卒皆為妖 秦王徒把長城築 福去禍來因自招」。剛求籤時輿論焦點被放在「眼前鬼卒皆為妖」一句,到去年年底,反高鐵浪潮日益擴大,輿論又重提籤文,視「長城」為「高鐵」,網上亦流傳了很多以廿七籤為本的再創作﹝﹞、

陳景輝說,「八十後反高鐵青年」年初二到車公廟為香港求籤,是要呼籲香港人擺脫特權階層,「自求多福」。香港社會被特權階層控制,連向神明問卜也被這些人包辦,並無道理。香港人不應假手於劉皇發,每一個關心香港的人都可以為香港求籤問卜。

至於問卜的內容,政府官員或鄉議局每年「為香港」求籤,其實都沒有具體方向,不知道問什麼,解籤的時候卻突然演繹為「經濟問題」,今年個市好唔好之 類。陳景輝說,青年為香港問三件事:一「為香港社區家園」問家宅,二「為勞苦大眾問財運」,第三是問「如何能尋回香港人的理想」。三樣都是他們認為香港社 會最重要、最關鍵和面臨最大危機的題目。城市運動是要捍衛作為『香港的根』的社區和家園,如今各個城市中的老社區不斷受到市區重建和基建摧殘,因此這是第 一樣要問的。第二,輿論經常泛泛而談的經濟,只是大財團的利益,經濟問題的焦點應該返回草根階層,返回經濟利益的分配問題,所以要為香港的勞苦大眾問財 運。第三,香港城市被單一的經濟發展觀壟斷,市民被剝奪了對多元美好生活的想像,反高鐵運動令年輕一輩帶來希望,他們希望為香港人尋回理想,尋回生活的可 能性。

有朋友不認同「八十後反高鐵青年」到車公廟求籤,認為「如果前途禍福完全繫於神明,大家又何需走上街頭爭取」?陳景輝認為,求籤問卜和行動並不相悖。籤文以詩來預示,不作定奪,如何決定和行動,還是看人的詮釋。

●求籤結果

求家宅 為社區家園
七四簽.下籤
江心明月影澄清,風和浪靜可怡情;
夜冷江寒魚不餌,星月雙輝捲釣綸。
解曰:凡事待遲.
斷曰:家宅清靜.占病不祥.自身欠運.出入無功.婚姻不合.求財無.有景無魚.日夜顛倒.其運未至.其行如痴.

求財運 為勞苦大眾
八九簽.中籤
兒孫福澤暗中迷,山庄緣份恐相虧;
若行大德公平事,不惜囊金始可為。
解曰:凡事宜慎.占病作福.
斷曰:家宅分拆.占病醫心.自身缺德.出入小心.婚姻不合.求財須散財.有祖蔭.自折福.有金無仁.非捨不可.

尋失物 香港人的理想
廿四簽.中籤
生前不作虧心事,只為貪心惹是非;
若得貴人相勉力,莫教枉費用心機。
解曰:不可貪心.自身平安.家宅安吉.占病作福.
斷曰:家宅多是非.占病轉有醫德者.自身徒勞無功.出入平平.婚姻不合.求財莫問.善多惡少.其福不淺.忠言貴人.逆耳者賢.

●「自行解籤」

三支籤求出來後,「八十後反高鐵青年」即場作了解說,譬如為社區家園求的籤,按籤文本解「凡事待遲」,說政府應思考城市發展速度是否要放慢點;為勞 苦大眾求財一籤,則按籤文第三句「若行大德公平事」,謂政府要行大德、要公平,勞苦大眾的財運才可以改變;為尋理想求的一籤,也是按籤文第二、三句發揮, 認為市民就是「貴人」,政府應多讓市民介入公共事務。

青年要在短時間內對着鏡頭「自行解籤」,容易給人急就章的感覺,但陳景輝認為,他們不假手於車公廟解籤師傅,並無不妥。他認為車公廟解籤師傅並不可 信,尤其是在年初二傳媒爭相採訪之時,為怕得罪人,解釋時不免削足就履。香港電台報道劉皇發求得五十三籤,引述車公廟的解籤師傅指,「籤文喻意『有求必 應』,顯示大家要對香港經濟有信心。籤文典故指古人要離家出外謀生,不知道家中情況如何,到晚上夢見家人,第二天便有同鄉報上家人平安的消息。」正如筆者 在文首說的,劉皇發所謂「為香港」求籤,並無特定指向,這位車公廟解籤師傅又憑什麼說起香港經濟來呢?

傳媒煞有介事地強調青年是「自行解籤」,筆者想起「大學主修中文而且常常求籤」的鄧小樺,遂致電請教她「自行解籤」到底有什麼大不了。鄧小樺說了兩 點。第一,籤文一直都是自己解,就算是解籤人,也人是言人人殊。去年求出車公廿七籤當日,就出現了兩種解法。求籤是天意運行加上人的詮釋,不一定要將詮釋 權交給廟祝。「如果話我地冇權去解,不單是剝奪八十後的詮釋權,而是剝奪了全香港市民的權。」第二,對於車公廟來說,劉皇發來求籤是旺場,八十後是踩場, 因此如何解籤,也有利益上的考慮。

後記:又是通識教材

從中學通識教育的角度看,「八十後」每次行動總帶來很多思考方向,這次也不例外。求籤一事,令人思考:一﹞如果我們罵八十後不可代表香港求籤,為何 我們一直默許鄉議局的劉皇發為香港求籤?二﹞主流媒體為何如此重視車公廟求籤的新聞?三﹞解籤師傅口中的香港經濟指什麼?四﹞本地廟宇和政府及其他有權勢 人士的關係如何?他們如何應付政治人物來為全香港求籤這樣的場合?還有更多更多,大家就用解籤的詮釋力自由發揮吧。

相關文章:反高鐵青年到車公廟求簽﹝謝冠東﹞
明報即時新聞報導
TVB六點半新聞報導
now新聞台報導
有線寬頻 i-CABLE報導

圖片:馮景恆提供

高鐵戰訊:死都要spin 二月六日網上論壇

高鐵戰訊:死都要spin 二月六日網上論壇
文:朱凱迪明報

所謂久病成醫,俾政府的屎片醫生﹝spin doctor﹞玩得多,現在居然陸續有團體和學校找我去分享被屎片的經驗。近日忙於籌備新一輪的反高戰工作,沒有時間分享更多,只說說政府在本星期六舉行的網上論壇。

話說不同的團體在一月十六日高鐵撥款得立法會通過後,都感覺要開會總結經驗。約略在網上搜尋,二月已找到以下幾個:

二月七日嶺大、城大和公共專業聯盟合辦論壇「高鐵角力:香港學懂了甚麽?」
二月七日香港獨立媒體網沙龍:「我們真的很激!﹣﹣反高鐵運動與基進政治」
二月八日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神學沙龍:「社會行動中的靈性──從反高鐵苦行說起」
二月九日序言書室書會「齊澤克的幻象及一些當前社運的意識型態問題討論會」﹝葉蔭聰主講﹞
二月十一日中大社會學系系會講座「社會學的應用與誤用 — 八十後與社會運動」﹝趙永佳主講﹞
二月廿五日中大基關組論壇討論會﹝朱凱迪、朱江偉﹞

政府在高鐵事件中聲譽掃地,運輸局長鄭汝樺在立法會撥款當晚避見市民,遁「地鐵」逃走。政府屎片機器在高鐵規劃戾橫折曲,包庇權貴,抹黑弱小;一月 十六日後,屎片機器又出棍又出蘿蔔,先由曾蔭權、李少光、鄭汝樺、鄧竟成將市民「暴民化」,另一邊就侃侃而談要改善公眾參與並跟八十後對話。沒有實質內 容,純粹操弄公眾觀感是屎片工作的特質。當市民要求的是改變立法會的不公平構成、改變公眾參與的體制、直面立法會議員的質詢、還大角嘴菜園村等高鐵苦主一 個公道時,政府想到藉互聯網轉移視線,鄭汝樺打算開facebook account成了政府最具爆炸性的動作。就連搞一個論壇也要玩屎片:論壇談什麼不再重要,最重要sell網上直播,接受網民提問。

有關二月六日政府網上論壇的時序如下:

二月一日晚: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發電郵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一名成員,邀請「大聯盟代表」在二月六日上午十點至十一點出席閉門網上論壇,除了鄭汝樺外,另外四名參與者﹝青年工作者、傳播學者、社會研究者、青年專業人士﹞都沒有具體人選
二月二日:大聯盟成員收到電郵,成員間作內部討論;明報記者同人來電查詢論壇情況
二月三日:明報以〈鄭汝樺邀反高鐵人士開論壇 擬facebook宣傳 或創政府先河〉為 提報道論壇﹝上圖﹞;晚上約九點二十分,大聯盟發聲明反建議政府改於公眾地方舉行公眾論壇﹝回應全文見附件﹞;晚上約十點,政府發新聞稿宣傳《運輸基建. 公眾參與前瞻》網上論壇,公布與會者包括鄭汝樺、邱誠武、港大周永新、中大陳韜文、小童群益會總幹事羅淑君和年青工程師謝國洲

這個過程可以見到幾點:

一﹞做新聞大過天:文首多個民間團體論壇,沒有一個會在論壇五天前才急忙約講者,政府搞論壇,日期最早,但也是最遲通知。而且這邊一通知,就同時放料給明報友好記者做獨家。整件事的屎片味太重,到底政府是真的要和市民對話,還是要報道「政府和市民對話」的新聞?
二﹞「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政府秉承警察「又要威‧又要戴頭盔」精神,以互聯網噱頭來避開與市民直接對話,無非是要everything under control,怕出醜和怕受挑戰。論壇組成一定要對自己有利、主持人一定要識護主、選擇最少人上網的時段﹝星期六上午九至十二﹞、互聯網問題有文冇聲經 過篩選,戴十個避孕套做愛,將咖啡的咖啡因抽光,想騙誰呢?
三﹞壟斷主要傳播渠道 上網詐傻扮懵:大聯盟成員向政府表示,我們要求公開論壇、電視轉播,令最多香港市民能參與,你知官員怎回答?他說互聯網可以接通全世界,覆蓋更廣!互聯網 和facebook不斷被政府拿來做噱頭,他們不介意多幾篇李八方取笑鄭汝樺不懂上網或唔識玩facebook,他們真正介意的是我們和鄭汝樺一起上城市 論壇,俾幾百萬人睇到高官如何盡失市民信任。政府玩互聯網噱頭,為的是讓人不為意政府對於主要傳播工具的控制!

附件: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對政府邀請出席論壇的回應

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於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晚發電郵予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一名成員,邀請大聯盟派代表出席於本星期六上午舉行的論壇,與數名未 確定的參與者和鄭汝樺局長一起討論「運輸基建的公眾參與」。大聯盟於二月二日得悉此邀請,但當日已有報章記者來電查詢,至二月三日,論壇的消息被刊載於報 章。

大聯盟成員經商討後,簡覆如下:

一) 一零年一月十六日,政府依仗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強行通過669億高鐵撥款。當日晚上,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要求鄭汝樺局長到立法會外與數以千計市民公開對 話,面對市民的質詢。當晚鄭局長以各種理由拒絕露面,偷偷乘地鐵離開,已令市民非常失望。大聯盟認為,對如此重大的公共議題,負責的官員絕對應以最開放的 形式與公眾直接對話。因此,我們不能接受政府在星期六早上的非黃金時間以「閉門討論、網上交流」形式舉行論壇,我們要求政府改於公眾地方舉行公開論壇,並 於電視轉播論壇過程,讓最多市民可以直接與當局對話。

二) 論題方面,我們認為邱副局長將題目定為「運輸基建的公眾參與」是刻意模糊焦點。高鐵工程雖然得到立法會撥款,但高鐵多項問題尚未解決,目前並不是檢討的適 當時候。我們認為,論壇的焦點應該繼續放在高鐵上,政府要解釋如何彌補濫用權力通過撥款對社會和市民帶來的傷害,要回答立法會內懸疑未決的多個問題,要面 對大角嘴、菜園村等沿線苦主的訴求,等等。當高鐵的問題真正解決後,我們很樂意與政府一起向前看,建立更民主的基建規劃制度。

希望政府認真考慮大聯盟的意見,籌劃一次真正面對市民的論壇。

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

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

ps:二月七日公共專業聯盟的論壇,曾邀請鄭汝樺和林鄭月娥出席,但遭拒絕。

高鐵戰訊:徵集警察「扮示威」及濫權證據

高鐵戰訊:徵集警察「扮示威」及濫權證據

文:朱凱迪


一月十五日晚港督府

立法會財委會在一零年一月十六日通過了高鐵669億撥款,在過去幾天,不同的朋友和團體陸續舉行檢討並思考未來路向,反高鐵 ‧ 停撥款大聯盟將於日內提出一些方向與大家參考。《高鐵戰訊》將會繼續向大家報道行動計劃,及各高鐵受影響地區的維權工作。

●反高鐵 ‧ 停撥款大聯盟呼籲116參與者提供資料

一月十六日後,在facebook和本網站陸陸續續有朋友撰文憶述當晚的情況,其中有些令人非常擔心的事件,包括好戲量的楊秉基見到有疑似便衣警察 混入示威者中間擲樽,然後「收隊」行入警察防線,還有不當使用胡椒噴霧等。反高鐵 ‧ 停撥款大聯盟在未來一兩日會積極蒐集不同的「便衣警察假裝市民」以及「濫用武力」個案,並轉交予本地的人權機構及立法會議員跟進。若你有目擊事件,拍了照 片或錄像,請用紙筆寫下,並電郵stopxrl@gmail.com留下聯絡方法,我本人或其也大聯盟核心成員會與各位聯絡,蒐集有關資料。留意,基於保 密及安全考慮,各位不要將資料以電郵送出﹝楊秉基在公布消息後,其位於旺角的文化商店遭神秘爆竊,被盜的主要是電腦和資料儲存工具,如相機memory card﹞

●一月十六日至十八日期間三個聲明

一﹞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傍晚,669億撥款通過後

今天,立法會通過了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撥款。這筆撥款是一份死亡宣告,但死亡的不是菜園村,不是有良心的香港人。死亡的是,曾蔭權政府!以及功能組別這群政治僵屍!你們去死吧!

六百六十九億是銅臭,破壞生態的高鐵是廢鐵,最終不會敵得過時間洪流。相反,我們生機勃勃、萬年永續,包括菜園村所代表的社區生活,香港人的直接民主訴求,是香港人提出對「發展主義」的挑戰,是人民的赤子之心。

曾蔭權這個特區政府擺出一副表面開明的姿態,卻承襲過去殖民主義的強權性格,吸納現在北京政府的專制養份。曾蔭權政府靠著跟它狼狽為奸的功能組別,靠著壓制普選議席的增加,把立法會當成是橡皮圖章,延續自己的行政主導,延續大商賈的特權利益。

然而,這次反高鐵運動是和熙的陽光,把香港的政治黑暗與醜態暴露於人前。經過連日的萬人包圍立法會與議會辯論,政府的高鐵方案何止是千瘡百孔,它引爆連串一直纏繞香港的制度問題:

-有家有根的村民被屈成「寮屋居民」;
-包庇特權利益的功能組別議員只管飲紅酒打高爾夫球;
-基建只是大型地產與工程公司的分贜遊戲;
-高鐵西九站成就超級地王,製造交通大災難;
-大白象基建有增無減錯完又錯;
-政府隱瞞資料蒙混過關;
-環評與工程顧問公司嚴重利益衝突… …

這些問題,可謂罄竹難書。我們有泛民議員可以問問題,但沒有足夠的反對派議員,阻止這些問題發生。議會內實在有太多保皇派議員,為政府護駕,驅趕泛 民議員盡快表決,廢除立法會作為監察政府的僅餘功能,於是,政府官員可以安心做人肉錄音機。這一切只是統治階層自欺欺人的鬧劇,騙不到人民!

我們萬人包圍立法會與禮賓府,開創了香港民主運動的新一頁。立法會從來沒有如此實踐過直接與參與式民主,禮賓府門外從來沒有這樣快樂活潑的群眾聚 集,一個村落、一項基建,從來沒有牽動過如此多人心。反高鐵運動、保衛菜園村抗爭不會就此結束,更會遍地開花,不管是普選運動、社區運動、工人運動、保育 運動、教育運動… …,我們不要為當下小小的挫折而氣餒,我們要為未來歡呼!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我們的同路人一定愈來愈多。


二﹞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晚,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

一個和平的集會、一個卑微的訴求、一萬個以上市民的呼聲,竟然因為問責官員曾蔭權和鄭汝樺拒絕和群眾交代,為何在數以萬計市民以和平理性的形式要求政府撤回高鐵撥款方案,但卻被一小撮橫逆民意的保皇黨議員強行通過的情況下,演變成為警察以暴力清場的混亂場面。

在立法會外集會的市民,以苦行的方式包圍立法會,是公民抗議立法會不公義議決的合情、合理、合法行動。我們的行動,一直堅持和平、理性、安靜。但警 方在事先全無警告的情況下,一開始便以對付暴徒的手法,使用胡椒噴霧對付苦行的朋友,並且以防暴隊和機動部隊粗暴清場,不少市民已因此而受傷。原因只有一 個,就是由市民公帑供養的政府問責官員不肯向市民交代,由納稅人支付薪酬的警察以暴力對付市民。

我們希望傳媒可以客觀報導事實,讓全港市民知道真相,清楚認識我們全無認受性的政府的真面目。

在暴力面前,我們不會退縮、不會畏懼,在荊棘滿途的未來,仍然會堅持信念,一步一步,保衛我們的家園,建立我們理想的社會。


三﹞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晚:誰更應該反省?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對特區政府發言的回應

香港特區政府幾名高層官員今日高調攻擊一月十六日在立法會外示威的市民,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回應如下:

一﹞特首曾蔭權說示威市民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要求示威者反省,我們對此說法感到不可思議。高鐵香港段的規劃和諮詢過程,以至由不民主功能組別控制 的立法會的審議,已經徹底暴露了特區政制的腐朽及向既得利益集團嚴重傾斜。反高鐵現方案的市民盡心盡力推進政府施政民主化,體現了愛香港愛民主的核心價 值;政府的遮羞布被揭開,激起民怨沸騰,曾蔭權政府居然不知反省,反而指謫市民,根本是本末倒置。

二﹞運輸局長鄭汝樺表示,自己在十六日晚有意願與示威者討論,只是警察以安全理由阻止。我們必須澄清,當晚大聯盟曾透過警方和多位立法會議員與鄭汝 樺聯絡,要求她出來與示威者對話,但鄭汝樺整晚都沒有作任何回應。身為主事官員,鄭汝樺一直迴避反對聲音,隱瞞資訊,強行上馬令社會撕裂,本應為事件負上 最大的政治責任,鞠躬下台。鄭汝樺早就應該從善如流,回應民怨,但她居然待到強行通過撥款後才作個假惺惺的辯解,是明副其實的「佔了便宜還賣乖」,可謂無 恥至極。

三﹞保安局長李少光指「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破壞社會安寧」,這是誤導公眾的說辭。大聯盟在通過撥款時呼籲市民圍繞立法會作「宇宙大苦行」,向政府和 立法會保皇派議員表達撤回方案的訴求,這是市民應有之公民權利。可惜,警方在立法會四周設下重重鐵馬,阻攔市民前進,致令市民鼓譟,責任全在警方。更過份 的是,警察在不必要且沒有事先警告下使用胡椒噴霧,進一步激起民憤。

政府這管治班子,多年來在政策上的暴力,破壞了不少舊區又將破壞菜園村等小市民的安寧,視民如草,我們對此強烈要求有關官員深切反省,並嚴正檢討社會深層矛盾的根源,和撤回高鐡方案,勿再逃避責任,轉移視聽。我們再次嚴正要求,政府立即撤回高鐵方案!

消息更新:20:59請馬上到立會門外電車路增援!

03:00 葉國謙接受now訪問批評示威者破壞秩序, 影響議會運作; 馬嶽接受now訪問指這些年青人欠缺組織, 政府即使找到對口人事先對話, 也不代表一批年青示威者不會衝, 並擔心長遠來說, 多次和警察肢體衝突, 會導致示威者和警察雙方結怨。

02:45立法會集會完畢, 人群開始散去

01:10 所有示威者得悉鄭汝樺已離去, 已全部返回皇后像廣場集會, 約仍有千多人。

00:30鄭汝華、邱誠武及保皇黨議員在警員護送下搭地鐵, 之後地鐵口就落閘。

23:28示威者呼籲:到电車路的話, 請到停車場出口靜坐! 能否舊中銀的朋友多聚到停車場出口的小據點!!! 舊中銀突然增加了警察,這邊只有不足一百人,大會呼籲皇后像廣場的人過這邊來23:31反高鐵戰訊: 電車路那邊多了很多警察

23:23 皇后像廣場地鐵口出到

2200 有高級警司走上立法會,研究清場安排 (twitter@galileo44)

2156 有議員(詹培忠,黃國健,潘珮璆,張宇人,林鍵鋒等人)已經皇后像廣場側,乘地下鐵離開 (twitter@galileo44)

21:38示威人士再call增援
另, 不要搭路面車, 搭地鐵, 並在置地出口才有得出!

21:00可以的話, 請買大量乾糧和水支援正在封路而被圍困的示威者!!!!

老中青反高鐵(三集)

絕對不只年青人!快些去現場吧!!!

最後那位伯伯, 一句: 一介書生,請纓無路, 之後無言, 尤是摧心…

這些安靜而美麗的青年

今天訪問斷食的青年們。

很喜歡他看他們回答問題的樣子:

不是人人擅於流利表達, 也不是人人都發展到一套很清晰的[論述],

但許多的低頭沉思、 認真思考、 認真回答。

這並不是說,他們不知自己在做什麼, 而只是, 當清晰的不公義就在面前, 其中一件可以做的事, 就是站出來, 絕不袖手旁觀, 即使自己未必[講]得[清楚], 不怕面對可能的犯錯, 而在世人面前站出來: 我承擔我做人的責任。

我想, 這才是一個[發展中]的狀態, 一個認真對待自己和他人的生命的狀態,

也是社會應該參考的發展狀態。

每天在大眾傳媒裡滔滔不絕的成年人,面對在這些懷抱著泥土的顏面,斷續而勇敢地發言的 青年,理應停佇反思。

非常對斷食的朋友不好意思, 限於十分鐘的影片, 我用了近三個小時才非常不情願地把你們的沉思、斷續等等的狀態, 剪去了不少…

(註: 上面所講「可能的犯錯」,並非指剪接勞動者認為他們犯什麼錯,而只是想著,有許多正在 猶豫不前的朋友。這些朋友在想的, 無非也是:怕自己選擇錯,或怕自己在進行一件正確的事情中,做錯了什麼步驟, 但其實: 當你猶豫, 那件不公義的事, 就會繼續火速前進了, 你的猶豫, 同樣也是一個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