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鄭汝樺說謊’

菜園村的眼淚

(轉自獨立媒體)

作為支援組成員與村民同行,已經踏入第五年,由二十歲到快將廿五歲,對一些村民來說,卻是由八十歲到八十五歲,卻仍然邁著搖晃而堅定的腳步,希望重建自己被政府毀掉的家。

從來都不喜歡「賣慘」。更多時候,我們肯定村民堅持的力量。但今天早上記者招待會時的場面太震撼,我的心情完全沒法平息。村民二零一一年五月搬入新 村,之後因為建築費用遠超預期,花了很多時間去調整建村計劃,向政府申請開工紙,需時亦超過一年、還要申請水電等等事情,折騰了一年,至二零一二年四月, 才與承建商簽定了合約,大伙兒不怕艱難,期待工程展開。當時政府表示要在村口出入唯一的車路先進行渠務維修工程,我們於是再等了半年,一面處理其他問題, 一面等道路開通馬上開工。十一月,政府工程結束,村民們期待開工拜神切燒豬,那邊廂承建商卻對我們說,有人對他說路權問題未解決,不能開工。村口路段出現 阻路柱,那時,村民們的失望和無助,難以言喻。

我們沒有想過,堂堂鄉議局,對全港巿民公開表明已買下路權,到頭來我們開工被阻,卻有冤無路訴。由去年11月至今,村民不段向鄉議局及政府尋求協 助,也表示願意與地主溝通,可是不論政府或鄉議局,都是一直叫我們乾等。我們唯有放手一搏,叫承建商嘗試開工,地方勢力人士卻馬上出現阻撓,村民們的心情 跌到谷底。

過去幾個月,在村裡面一直維持低氣壓,積極參與建村工程討論的大叔,每次見到我也嘆氣說,怎會想到事情會變成如此。主婦們料理日常事務,落田耕種, 也無法填補每天看著臨時屋門外大片空地,那種揪心的難過。去年底我們以為即將可以開工,承建商入村做了部份測量,在即將建屋的位置做標記,支援組朋友問村 民:開唔開心呀?村民還是說:一日未見到間屋起好,一日都唔開心。結果到現在,那些標記,又將要被再長出來的雜草遮蓋。

昨天開工被阻,村民隨即決定開記者招待會,我們無力處理的事,唯有請求更廣大的公民社會協助。在記者招待會上,高春香一開始讀聲明稿,聲音已哽咽, 提起村內有老人家已等不及新村建成過身,我們都知道她有切身之痛,因為其中一位,正是她的父親高伯伯。春香一哭,其他村民都開始掩面,「想要一頭家」這樣 簡單的心願,為何要被各方勢力折磨磋跎。太陽好猛,吳婆婆戴著遮陽帽,滿佈皺紋的臉上流下淚,我從來沒看她哭過。面對一片荒地,村民的嗚咽聲,清楚而讓人 心如刀割,情何以堪。

平常很少對傳媒說話的送娣,也坐到咪高峰面前,哭著訴說她離開家園的痛苦,以為來到新村可以安居樂業,沒想過會這麼慘。送娣是非常能幹的村民,平常 村內的聯絡事務,收水費電費,收藏文件,都是她一一辦妥。她總是默默在為各種事情擔心,由舊村巡守時到現在不能開工,一有困難出現,總是失眠,面容憔悴。 她是如此,其他村民也是如此。臨時屋愈住得久,環境愈差,冬天特別冷,夏天特別熱,漏水問題嚴重,村民只是想早日建屋安居。

菜園村為了這件事,實在流過太多眼淚。在我的記憶裡面,對上一次看到村民們一起難過痛哭泣,就是在舊立法會外,高鐵撥款通過的晚上。那時人聲鼎沸, 村民們面對將要痛失家園而哭泣,我們無力保住他們的家園,讓不義政府拆毀,卻也無力阻止,在往後的日子裡,他們仍要繼續面對種種困難,仍要傷心難過。

還有許多,巡守時在自己的家園被抬,有村民受傷被捕,到後來他們搬離開自己的家園,我記得那時高春香對我說,每天收拾時也在哭。村民們在地政處查封家園時掩面,我們當時都只能對他們說,未來會好,我們一定會建成新村。

他們的願望從來都正直而合義。無需卑微,無需自責。在整過過程裡面,他們已受了痛失家園之痛,仍要因為當時政府抹黑,而受盡冷言冷語,以為個個村民 都成了富豪,卻一面要擔心不夠錢起屋,一面受人壓迫,而仍然無法建村。我只期望,那些到現在仍因各種私利而不肯讓村民建村的人,能夠體諒村民的痛苦,政府 和鄉議局能夠付起責任,解決問題,使菜園新村建村工程得以展開。

「人生於世上最緊要個家,一生種下人地情」,我們那時常唱的菜園之光,到現在我相信仍烙印在大家心中。當新界東北發展諮詢在社會上沸沸揚揚,村民們 全都表示要告訴那邊的受害者,不要信政府,不要步菜園村的後塵。今天東北村民們到村聲援菜園村,看到眼前所見,也不能相信政府真的會如此對待巿民。逆著社 會潮流,不願被城巿發展碾過消亡,希望証明我們的訴求是合理,而堅持在自力買下的土地上建村。菜園村村民的努力,是為了自己的家園,也是為了香港的未來。 讓菜園村的眼淚不白流,我們會繼續堅持,興建菜園新村。

(村民們會繼續商討之後要怎樣做,希望大家密切留意事態發展)

新聞稿:菜園新村重建無理被阻 要求政府鄉議局馬上介入

路權之難難於上青天

(轉自獨立媒體)

 

圖片說明: 菜園新村(右下)至錦上路之間的車路,綠色是政府土地,黃色和藍色是私人土地。

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憲強這幾天接受媒體訪問時經常說,菜園新村村民不尊重「原居民」,所以解決不到被封路的問題。攔路柱所在之處為耀星置業有限公 司擁有的地段,這間公司和八鄉原居民不相干,曾憲強所言,是不是指豎起欄路柱除了是耀星的意思外,也與元崗新村的原居民有關?又或者,換一個角度,曾憲強 口中的「原居民」,實際上只是一小撮控制了鄉村私家道路和丁屋發展的「利益群體」。

這個「利益群體」的骨幹成員是「在村裏搵食」的原居民,他們透過非正式的影響力,控制了鄉村內的私家路,與外來的丁屋發展投資者一起,瓜分鄉村的土地開發收益。

由於政府拒絕為新界鄉村進行公共道路規劃,因此絕大部分鄉村內的私人道路都是由過去的農田地段組合而成。以通往菜園新村的私家路為例,五百公尺的私 家路共涉及十九個私人地段。菜園新村村民之所以不能自行清楚明確地解決通路權問題,正是因為根本沒有可能得到所有十九個私人地段業主的批准(可以說,沒有 任何丁屋能做到)。而反過來,十九個私人地段業主都有可能出於各種理由阻撓菜園新村的建設,警察也不會插手。這半年是LOT1842SB豎起攔路柱,下半 年可以是LOT1990RP,再下半年可以是1991RP。

選擇住在新界鄉村裏的人,無論是原居民還是非原居民,都會受到這個「利益群體」牽制,令你不敢亂說亂動,也會乖乖地進貢給「利益群體」,以保平安。常見的收費包括建屋時一筆過的路權費、泊車費、道路維修費等。大部分丁屋業主都被迫依附於「利益群體」,在其批准下使用道路。

鄉議局在2011年時跟八鄉元崗新村的「利益群體」作為什麼安排,我們不得而知,但目前很明顯是,這個「利益群體」不再承認鄉議局的安排,自行以不同的形式及次序阻撓菜園新村工程,以爭取「利益群體」的整體、或個別地段業主的利益。

個別地段業主的「利益」包括什麼,沒人知曉,可能是現金,可能是發展權,甚至超出我們想像的東西。今日明報就報道,耀星置業有限公司委託了屯門鄉事 委員會主席何君堯的律師樓處理有關LOT1842SB的問題。何君堯與鄉議局主席劉皇發的政治鬥爭人所共知,如果耀星置業有限公司真的有份阻撓菜園新村建 村,那事件是否與兩人的政爭有關?

面對這個局面,菜園新村就像夾在中間的人質,他們沒可能自行擺平「利益群體」,只能透過傳媒向公眾求救,引入更大的力量以尋求突破。

鄉議局迴避問題 鄉委會轉移視線

(轉自獨立媒體)

IMG_2510

菜園新村村民今日下午到鄉議局請願,要求鄉議局馬上解決菜園新村的路權問題。

菜園新村村民昨日召開記者會訴說工程被阻的苦況後,今日下午再去鄉議局請願,要求鄉議局按照2011年2月9日致菜園村的信函內容,馬上解決菜園新村路權問題,令工程盡快展開。

被批評「走數」的鄉事陣營,在過去一天的輿論中彷彿一分為二,一方面是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孤軍作戰,承認路權問題出現新情況,有新的持份者出現,需要 繼續談。此說法變相承認鄉議局沒有按照2011年2月9日的信件解決菜園新村的路權問題,但當記者進一步追問發叔到底當年善長人翁是買左一個什麼路權的時 候,發叔就沒有再回應。

另一方面則是鄉議局副主席林偉強、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憲強、八鄉元崗新村村代表楊金粦,他們對於菜園新村採取混淆視聽的「羅生門」攻勢,每個人都 講一套道理,試圖將菜園新村村民的問題消解。譬如林偉強說,鄉議局一直沒有收過菜園新村的求助,劉皇發是以個人身份協助菜園新村。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憲 強連續兩日講出兩個版本,昨日他說菜園新村的問題在於不肯付出五十萬元道路維修費,今日則改口說菜園新村綠色生活社執委高春香於本星期一一次會議期間拍 枱,得罪了「村民」,所以不會容許開工,也不會再收那五十萬元。八鄉元崗新村村代表楊金粦則索性說鄉議局根本從來沒有解決過路權問題。

「菜園新村沒有正式投訴」、「菜園新村沒有俾五十萬道路維修費」、「菜園新村沒有禮貌」,令我想起港台謝志峰日前回應廣播處處長高調指控的一句話: 「無事好講,就捉人冇拉褲鍊」。面對這些轉移鄉議局走數的講法,菜園新村只用一條萬能KEY回應:如果有正式投訴就開得工,我地即刻正式投訴;如果俾左五 十萬道路維修費就開得工,我地即刻俾;如果有禮貌就開得工,我地即刻唔拍枱。

鄉事各人的反應,目的就是要模糊化鄉議局走數的事實,並且把菜園新村從全港的輿論視域拉回村與村或鄉與鄉之間的泥沼。陷入泥沼的後果可以好嚴重,因 為地區鄉事的人際網絡極強,只要事情被包裝成對原居民群體的入侵,則無論有理冇理,都會有大批原居民,更有可能是長者殺出來阻擋菜園新村動工。本星期二菜 園新村承建商嘗試入車時,元崗新村村長已經嘗試這樣操作,動員了十幾個村內父老在叫陣,視已經居於臨時屋兩年的菜園新村村民為蝦蝦霸霸的入侵者。

有一本講日治時期香港歷史的書,叫做《忍氣吞聲》,雖然現在已不是日治時期,但在香港中的新界,非原居民在原居民面前,還是被認為要忍氣吞聲的。菜 園新村村民從2008年至今,屈辱已經受盡,眼淚已經流乾,還是處處對原居民做足禮數(見以下菜園新村綠色生活社對鄉議局的請願信),但到現在,原居民居 然還在說菜園新村村民「冇禮貌」,真是不知此際何世。

在這場輿論戰中,目前最關鍵的是逼鄉議局回到2011年2月9日的信函,要他們仔細地解釋當年那位善長到底買下了什麼路權?跟誰買下了?有什麼證 據?如果路權已經捐了給鄉議局,那到底鄉議局現在有什麼權利?那些事情不集中搞清楚,並且着力反擊的話,菜園新村工程很快會被不同層級的多嘴鄉事拖死。

1891_10151378697418740_942812504_n

附件:菜園新村綠色生活社致鄉議局的信件

新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副主席林偉強、張學明大鑒:

請求鄉議局從速解決菜園新村路權問題

石崗菜園村村民因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建設被迫遷離家園。當年鄉議局受特區政府的委託,在多方面協助菜園村村民,主要包括覓地重建家園,協調鄰舍 關係,以及替村民永久解決通車建屋問題等等。主席劉皇發三年來一直親自跟進,與村民及各方相關人士開會無數次,村民感銘於心。在年前鄉議局團拜時,菜園新 村的村民代表親自送上「恩重如山」橫匾一幅,以茲紀念。

菜園新村村民只有一個簡單的願望,就是能夠在被逼遷之後,盡快重建家園,重過安穩自足的鄉村生活。這點想必也是鄉議局所認同的。兩年來,菜園村民已 經盡了最大的努力,自行做好新村規劃、向地政總署申請建屋牌照、申請水電,並於去年四月與承建商簽定了工程合約。睦鄰工作方面,菜園新村村民已多次拜訪八 鄉元崗新村和大窩村村代表、去信促請政府改善兩村的公共設施、並且已按主席劉皇發的建議,預留五十萬元,在元崗新村和大窩村有需要時捐獻出來作公共用途。

菜園新村重建家園計劃,萬事俱備。可惜,當承建商於去年秋季打算開工時,卻多次遭人阻止,手法包括口頭阻止,以及在通往菜園新村的道路豎起多支攔路 柱。承建商表示,自去年秋季至今,已經連續四次被人阻止開工,帶來龐大損失。菜園新村村民對於再有不明人士阻撓工程,感到十分憂慮,枕食難安。過去兩年, 已有兩位村民等不及新村工程開工,與世長辭,留下難以彌補的遺憾。

鄉議局在2011年2月9日致菜園村民的信中表示,「我很高興地告訴村民,經過鄉議局的多番斡旋下,路權問題終於得到完滿解決。計劃在元崗土地集體 復耕的村民既不須出售9,000平方尺土地,甚至毋須支付原先須付的500,000元路權費,對村民來說是最理想的結果。這實在有賴一位關心高鐵工程進 度、兩地經濟融合和社會和諧的善長。他慷慨地把路權買下,再捐給鄉議局,讓菜園村村民和所有公眾人士使用該村路。

「鄉議局會按該善長的意願讓菜園村村民和其他公眾人士免費使用有關村路。我們相信這個安排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該村路的使用權問題,有助菜園村村民與附近其他村民建立睦鄰關係。」

當年因為得到鄉議局的書面確認,菜園村民才放心遷進菜園新村的臨時房屋。如今路權問題重新出現,眾說紛紜,菜園新村村民完全無力處理,我們現正式要 求鄉議局,按照2011年2月9日書面聲明的內容,盡快解決通往菜園新村的路權問題,讓菜園新村能夠馬上動工。我們相信,鄉議局絕對有能力解決此事,亦相 信唯有解決路權問題,才能令菜園新村和周邊村落真正和睦共處。

即頌

時祺

菜園新村綠色生活社
二○一三年三月十四日

菜園新村村民請求鄉議局從速解決菜園新村路權問題

IMG_2522a

菜園新村村民到鄉議局大樓請願

(轉自獨立媒體)編按:菜園新村村民建村受阻,兩年內被逼住在臨時房屋,老人家飽受煎熬。村民最新一次於 2013年3月13日嘗試開工,再次受阻,目前的狀況完全與兩年前鄉議局宣布路權問題已永久解決相反,鄉議局以及委託鄉議局解決菜園新村重建問題的特區政 府責無旁貸。菜園新村村民今日下午三點三十分,前往沙田鄉議局大樓請願,要求鄉議局盡快代表菜園新村村民解決路權問題,讓新村工程能盡快開展,下為菜園新 村綠色生活社致鄉議局的信件。

新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副主席林偉強、張學明大鑒:

請求鄉議局從速解決菜園新村路權問題

石崗菜園村村民因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建設被迫遷離家園。當年鄉議局受特區政府的委託,在多方面協助菜園村村民,主要包括覓地重建家園,協調鄰舍 關係,以及替村民永久解決通車建屋問題等等。主席劉皇發三年來一直親自跟進,與村民及各方相關人士開會無數次,村民感銘於心。在年前鄉議局團拜時,菜園新 村的村民代表親自送上「恩重如山」橫匾一幅,以茲紀念。

菜園新村村民只有一個簡單的願望,就是能夠在被逼遷之後,盡快重建家園,重過安穩自足的鄉村生活。這點想必也是鄉議局所認同的。兩年來,菜園村民已 經盡了最大的努力,自行做好新村規劃、向地政總署申請建屋牌照、申請水電,並於去年四月與承建商簽定了工程合約。睦鄰工作方面,菜園新村村民已多次拜訪八 鄉元崗新村和大窩村村代表、去信促請政府改善兩村的公共設施、並且已按主席劉皇發的建議,預留五十萬元,在元崗新村和大窩村有需要時捐獻出來作公共用途。

菜園新村重建家園計劃,萬事俱備。可惜,當承建商於去年秋季打算開工時,卻多次遭人阻止,手法包括口頭阻止,以及在通往菜園新村的道路豎起多支攔路 柱。承建商表示,自去年秋季至今,已經連續四次被人阻止開工,帶來龐大損失。菜園新村村民對於再有不明人士阻撓工程,感到十分憂慮,枕食難安。過去兩年, 已有兩位村民等不及新村工程開工,與世長辭,留下難以彌補的遺憾。

鄉議局在2011年2月9日致菜園村民的信中表示,「我很高興地告訴村民,經過鄉議局的多番斡旋下,路權問題終於得到完滿解決。計劃在元崗土地集體 復耕的村民既不須出售9,000平方尺土地,甚至毋須支付原先須付的500,000元路權費,對村民來說是最理想的結果。這實在有賴一位關心高鐵工程進 度、兩地經濟融合和社會和諧的善長。他慷慨地把路權買下,再捐給鄉議局,讓菜園村村民和所有公眾人士使用該村路。

「鄉議局會按該善長的意願讓菜園村村民和其他公眾人士免費使用有關村路。我們相信這個安排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該村路的使用權問題,有助菜園村村民與附近其他村民建立睦鄰關係。」

當年因為得到鄉議局的書面確認,菜園村民才放心遷進菜園新村的臨時房屋。如今路權問題重新出現,眾說紛紜,菜園新村村民完全無力處理,我們現正式要 求鄉議局,按照2011年2月9日書面聲明的內容,盡快解決通往菜園新村的路權問題,讓菜園新村能夠馬上動工。我們相信,鄉議局絕對有能力解決此事,亦相 信唯有解決路權問題,才能令菜園新村和周邊村落真正和睦共處。

即頌

時祺

菜園新村綠色生活社
二○一三年三月十四日

IMG_2547a

鄉議局代表接收請願信

菜園新村重建無理被阻 要求政府鄉議局馬上介入

(轉自:inmediahk.net)

P1140162
苦等兩年的菜園新村村民在記者會上忍不住流下眼淚。

石崗菜園村村民因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建設被迫遷離家園,至今兩年,可是,當高鐵工程全速進行的時候,菜園新村卻遲遲未能動工。村民仍然住在兩年前搭建的臨時房屋,重建家園無期。菜園新村村民今早於菜園新村工地召開記者會,解釋目前涉及的問題。

菜園新村綠色生活社執委高春香表示,問題的核心在於菜園新村對出的道路使用權。2011年2月9日,鄉議局宣布有善長人翁出錢買入路權,供村民及其 他公眾人士使用。當時運輸及房屋局發言人表示:「我們樂見四十七戶集體復耕的菜園村村民得到各界人士的協助,令關於搬遷的問題一一得以解決,希望他們的新 屋早日落成,安居樂業。」

當時菜園村民信以為真,忍痛遷離家園,成全高鐵工程。可是,我們後來才發現,原來路權問題並沒有解決,當菜園村民去年與承建商簽訂合約並打算開工 時,不斷有人口頭警告承建商不要開工,亦在通往新村村口的道路豎起一支又一支攔路柱。過去兩日,先後有人在新村路口豎柱,工程車被逼截返。

高春香表示,菜園新村的建設工程已得到元朗地政處批准(期間有張貼告示諮詢周邊村民),而鄉議局當年亦宣布通往菜園新村的道路已開放給村民及公眾人 士,世世代代享用。菜園新村工程合情、合理、合法,不應再受到無理的阻礙。政府和鄉議局責無旁貸,必須盡快處理當中的問題,令菜園新村村民重建家園。

自遷入臨時屋以來,菜園新村已有兩位村民等不及新村動工就過世了。堂堂特區政府,可以動用數以百億公帑興建高速鐵路,卻由得被迫遷村民住在臨時屋兩 年,承受各種無理威嚇,重建家園無期,實在令人難以接受。今日有多位受新界東北新發展計劃影響村民前來聲援,他們看到菜園新村村民被政府拋棄,過橋抽板, 對特區政府完全失去信心。他們絕不會重蹈菜園村的覆轍,輕信政府重建家園的承諾,堅持不遷不拆。

P1140170
菜園新村綠色生活社執委展示鄉議局於二零一一年初發出的信件,表示路權問題已經解決。

菜園新村重建家園受阻事件始末:

2008年11月: 特區政府宣布逼遷石崗菜園村村民以興建廣深港高鐵停車廠
2010年1月: 立法會通過廣深港高鐵669億撥款
2010年12月: 菜園新村47戶村民合組菜園新村有限公司,於2010年12月買入錦上路DD106 LOT 1993, 1996, 2000, 2011四個地段,作為重建菜園新村之用。及後47戶將四個地段分為47個小地段,餘下為公共設施及公共耕地
2011年2月9日: 由於菜園新村村民一直解決不到通往新村的道路使用權問題,一直不能搬離舊菜園村。最後,鄉議局在2011年2月9日宣布,有「善長人翁」出錢買入「通往菜 園新村」的路權,供村民及其他公眾人士使用。其時運輸及房屋局發言人表示:「我們樂見47戶集體復耕的菜園村村民得到各界人士的協助,令關於搬遷的問題一 一得以解決,希望他們的新屋早日落成,安居樂業。」
2011年4至5月: 菜園新村村民於遷入建於新村選址的臨時房屋,準備興建菜園新村
2011年: 元朗地政處在諮詢附近兩條原居民村後,批准菜園新村的興建,卻延至2012年下半年才正式發出牌照
2012年3至4月: 菜園新村村民與承建商簽訂建築合約,準備開工
2012年10月: 村口渠務工程完成,承建商準備動工,從那時起,就不斷有人在村口的DD106 地段1842SA路段豎起攔路柱,阻止村民開工,並且以口頭警告承建商
2013年3月12日: 不斷被阻撓及口頭警告幾個月,菜園新村村民決定在3月12日(昨日)正式開工。3月11日下午及3月12日下午,連續有人在地段1842SA路段豎起鐵 柱,阻止工程車進入。工程車於下午被逼離開。現場警察拒絕透露豎柱工人是代表誰來阻攔菜園新村動工
2013年3月: 去信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求助,暫沒有回覆

(資料來源:菜園新村綠色生活社)

行動|公民拘捕大行動 通緝鄭汝樺

公民拘捕大行動 通緝鄭汝樺

菜園村巡守隊成員朱凱廸於120日被港鐵保安員襲擊,引致頸部、腰部及手受傷。運房局竟在警方未作出調查前,指當日港鐵保安員的襲擊行為是出於自衛,並指發放襲擊片段的人士誤導公眾。局方舉動異乎尋常,令人質疑(1)當局是否有意左右警方及司法機構對朱凱廸被襲事件的調查和判斷;(2)是否默許,甚至指示港鐵保安、工人向菜園村村民及巡守隊成員動用暴力。

 

為此,我們認為運房局局長鄭汝樺現涉嫌干犯以下罪行:

(1) 妨礙司法公正

(2) 教唆他人傷害他人身體

依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101條,市民可逮捕任何他合理地懷疑干犯罪行的人。

市民如知悉鄭汝樺去向,於何時何地出席公共場合,請與我們聯絡。電郵:hkpost80s@gmail.com

菜園村:無效的抗議-致命的認真

文:黃俊邦

轉自:http://www.inmediahk.net/

昨日立法會會議,梁國雄長毛提出口頭質詢,要求政府在菜園村搬村一事上作交代。出席會議的運房局局長鄭汝樺,以「人肉錄音機」的方式,表示會「人性 化處理」村民的問題,長毛回應說,只有局長自己走到村民當中,去向村民作解釋及交代,才是真正的「人性化」,鄭繼續以機械的語調說,目前的溝通渠道已足 夠。有網友譏諷說,不斷說「人性化」一詞本身就是最大的不人道。

就在兩日前,運房局在立法會召開會議,解釋新的「打擊」樓市炒賣政策,會上有多位議員在發言時,都要求鄭汝樺到立法會外與菜園村村民會面。時鐘再撥到11月19日,當日是星期五,支援者早上開始盤據村內,政府大隊全日龜縮,如熊一豆在臉書上說,「地政卻又按兵不動,讓六百多名護村者空等著乾消耗」,最後地政人員在下午做了一場收隊 SHOW,村民不甘再受滋擾,過百多村民乘車到運房局辦公室美利大廈示威,鄭汝樺當然是見不了。為表決心,他們決定留守至星期一,等待這個立法會會議,期望可以與鄭汝樺會面。

從政府的角度看,這應該是一次無效的抗議。示威的時間是星期五、六及日,也沒有人辦公,沒有威脅性。

從警方的角度看,這亦是一次無效的抗議。如上所見,這並不是辦公的日子。美利大廈外早已架好鐵馬,參與的示威者不多,沒能力衝入大廈。美利大廈又有多重出入口,示威者不過佔據了美利大廈接花旗銀行大廈的天橋,其他人進出大廈完全沒有問題。

從傳媒的角度看,這也是一次無效的抗議。不會與官員直接碰面,不會與警方有衝突,沒有封鎖美利大廈,這就等於是沒有看點,沒有新聞性吧。八十後在唱歌跳舞,看電影,似乎不是港聞版而是副刊或文化版呢。

星期一下午三時許,數十村民再次從元朗跑到中環來╴會合留宿的支援者及村民,到立法會門外示威。今日並沒有組織前來抗議,整個遮打花園示威區就只有 菜園村村民了。村民大聲抗議,要求與鄭汝樺會面,「先建村、不強拆」之聲不絕。聽到這些聲音的,就只有立法會保安及警察。下午四時半的會議,議員及官員一 早已跑到立法會內了,或是循皇后像廣場進入立法會便可了,不須面對菜園村村民。一般的組織抗議,如果你揀了這些時間到立法會抗議,必然被「大佬」鬧死,沒 傳媒、沒官員、沒議員,等於沒效果,抗議來作什﹖

高婆婆可不同意。她站到紙皮箱上,拿著米高峰,喊著「鄭汝樺,出來見我地,我成日訓唔著……」她面前就是那一班木無表情的保安及警察,喊的對像應該不是他們,而是那一座極具象徵性的立法會大樓。然而這座大樓和裡面的人以什麼的方式回應這把聲音﹖

晚上六點半,長毛說鄭汝樺完會後已跑掉了,疲累至極的村民及支援者這才宣佈離去。兩個多小時的示威、三日的等待,換來一個早已知道的結果,完滿了這次「違反」邏輯的示威。正常的邏輯是,會議開始後去吃早餐或午餐。

連串「無效」的抗議意味著什麼,實在是顯而易見。政府要強行收地,面對的就是這股「無效的抗議」也要搞的力量。這股力量,就是如朱凱迪所言的「為新家園戰鬥到底」,興建新村的力量。

今日,政府又透過《明報》放風,《政府菜園村逐少低調收地》 文中說「另知情者透露,政府毋須收回整條菜園村便可進行工程,目標要收回數個「戰略位置」,以趕及在雨季來臨前完成改河道工程」╴又說「據熟悉收地程序的 人士透露,政府已改在平日派員入村,逐步收回已遷出或村民自願交回的土地。知情者更謂,政府實毋須收回整條菜園村才可開始工程」。意思相當清楚,政府會減 少現時收地的規模,改以「陰乾」的形式收地。這個策略的改變,鄭汝樺只能以「放風」而非在立法會會議廳上堂而皇之說出。原因是「人性化」從來是虛,從來是 官話,形勢判斷才是政府真正的考慮點。所謂的「逐少低調收地」,再次印證了政府的無賴及黑社會行徑——高調掃場不成,就改為夜深人靜,乘人不備入屋打劫而 矣。

c01

附文:長毛提出的質詢:

政府於11月19日派員再到菜園村收地,做成一定程度的滋擾;亦受到示威者阻止,未能進行有關工作。當天政府隨即發表公告,表示為防止意外,避免示 威者和收地工作人員受傷,政府決定終止當日的收地工作,並把寬限期延至11月底。該村居民表示,如政府強行收地,會「誓死保村」,抗衡到底。當局亦曾多次 表明會「人性化處理」菜園村清拆事宜。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鑒於菜園村居民表示會對政府的收地抗衡到底,「誓死保村」,在寬限期過後,恢復收地工作時,為免與村民衝突,政府有何措施防止意外發生及避免有人受傷;政府答應「人性化處理」菜園村清拆事宜,請具體說明何謂"人性化處理";

(二) 鑒於政府表示會分階段清拆該村土地,預期將會持續一段時間,政府會如何盡快與居民開會商討清拆的時間表,免除居民的疑慮及困擾,並請告知政府與居民會談的時間表及清拆計劃的詳情為何;及

(三) 政府目前仍未完成計算該村居民的農作物特惠津貼及搬遷的具體安排,為讓居民有充足的時間準備,可否延遲6個月才收地;如不可,原因為何?

圖:Cat Reu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