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論壇’

短片|城市論壇:高鐵上馬新願境

城市論壇:高鐵上馬新願境 1/4 (2009/10/25)

城市論壇:高鐵上馬新願境 2/4 (2009/10/25)

城市論壇:高鐵上馬新願境 3/4 (2009/10/25)

城市論壇:高鐵上馬新願境 4/4 (2009/10/25)

廣告

高鐵「城市論壇」獨欠菜園村 港台編導稱高官不要與村民同台

高鐵「城市論壇」獨欠菜園村 港台編導稱高官不要與村民同台

文:朱凱迪

轉自: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4954

明天十二點的港台城市論壇,題目是「高鐵上馬新願景  經濟效益可提升?」,四名嘉賓分別是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主席劉健儀、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香港工程師學會上任會長黄耀新新高鐵專家組代表梁啟智。菜園村關注組不獲邀上台討論,只在台下安排了一些座位讓村民發問。

這個安排背後,有一個令人不安的失敗的爭取過程,反映了政府如何無所不用其極地把菜園村壓下去,而傳媒在當中又擔當了怎樣的角色。

●●●

昨早十一點,港台城市論壇一名節目編導來電,說星期日的論壇會討論高鐵,希望請菜園村村民來參與。他沒有說清楚是叫村民上台做嘉賓還是在台下,我囑他致電菜園村關注組主席高春香。

半小時後,高春香來電,說港台的人打電話給她,她向港台編導表示,希望菜園村有代表能上台發言。高說,編導拒絕,只能讓村民在台下參與,因為港台打算請相關官員出席,而官員的意思是,若果菜園村有代表同席,則政府官員可能不來。編導說,若果官不來,做不成節目,他會「烏紗不保」,上司會面黑,因為已經是星期五了,來不及做另一個題目。

聽罷,我認為此安排很不妥當,菜園村作為高鐵興建的其中一個焦點,此時此刻一個有關高鐵的論壇沒有理由沒他們的份兒。於是我着高春香致電編導要求, 高再打了一通電話,不果,於是高改為問港台會否接受由我代表村民上台參加討論。高回電給我說明情況,並叫我打電話予該編導理論。

下午三點多,我致電該編導,提出幾點,﹝一﹞問明目前的情況,編導說是按「界別」邀請了官員、工程師學會代表、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主席劉健 儀、新高鐵專家組梁啟智;﹝二﹞我提出,從新聞工作者的角度,菜園村村民爭取了一年,現在是公認的新聞焦點,難道不應該有一個台上發言的位置嗎?編導初時 給了一個正面的回應﹝原話忘記了﹞,但後來改口說不要問個人意見;﹝三﹞我表示官員威脅若菜園村有代表在台上就不來,是沒有理由的,編導回應,不同的嘉賓 很多時都會提出不同的條件,港台會作判斷;﹝四﹞我再提出,這一集城市論壇的嘉賓陣容明顯是偏頗的,三對一,三個支持高鐵現方案,只有梁啟智一人質疑現方 案,反高鐵的學者和團體則一個代表也沒有。若果菜園村村民也被安排在台下做啦啦隊,整個場合對菜園村和質疑高鐵現方案的人很不公平。我再次要求讓菜園村關 注組的代表上台發言,編導說,會把此事交由上司謝志峰決定。

至下午六時,我再與高春香聯絡,高說編導已致電給她,說上司維持原來的決定,不請關注組代表上台,其中一個理由是四名嘉賓已過多。編導並說,請不要誤會是官員的意思,他本人並沒有直接找過官員。

今日收到消息,有記者向謝志峰查詢此事,謝志峰說,﹝一﹞他從來都沒打算請關注組上台發言,因為這次的討論集中於高鐵整體的成本和效益;﹝二﹞他否認官員有以不出席論壇威脅港台不能讓菜園村關注組上台。

菜園村幾百村民的生活,不是興建高鐵的「社會成本」嗎?

●●●

對於明天陣容的偏頗,想多給大家一些資料參考:四名嘉賓中,邱誠武是政府代表,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主席劉健儀多次公開支持高鐵現方案,如零九 年十月十一日成報報道:「自由黨主席劉健儀力撐高鐵走線正確,認為以西九龍作為終點站可連接其他交通工具,發揮最大作用,造價亦不會高達600多億元。」 代表香港工程師學會的黃耀新沒有公開就高鐵發過言﹝報刊找不到﹞,不過剛接任會長一職的陳嘉正是承接了高鐵工程顧問工作的奧雅納公司的副主席。梁啟智則是 最近提出錦上路新高鐵方案的高鐵專家組代表。反高鐵的學者,如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的許寶強,或者反高鐵的慢慢發行動組,都不在獲邀之列。

●●●

有時間的話,明天十二點維園涼亭見。

鄭汝樺約會面夾硬上 誠意尊重一概欠奉

鄭汝樺約會面夾硬上 誠意尊重一概欠奉

文:vicky、小玉

1013_01

鄭汝樺終於肯到菜站,卻來得過份突然,甚至只是一場公關騷。

鄭汝樺原本計劃於十月十三日到橫台山村公所進行會面,

可是十二日晚卻突然向關注組要求於同日下午在菜站會見村民。關注組考慮到時間趕急所以拒絕,局長卻堅持要來。

明明親口拒絕了,對方竟可以裝作没聽見,村民唯有用行動強調自己的訴求。十月十三日,午後的陽光有點猛,村民到橫台山村公所門外的石台上等候。差不多一小時後,鄭汝樺座駕終於駛到。鄭汝樺甫下車,坐在一旁的村民還未來得及望她一眼,她便在記者簇擁之下箭步走入村公所。稍間,鄭汝樺突然折返,衝向關注組主席高小姐,堆笑伸手示好,聲聲強調高春香是村民代表,可以代表村民。高春香一再澄清不能一人代表全村,並再次要求局長聆聽所有村民的意見,還送上一架專用單車,希望局長多入村,擔心房車不合村路而妨礙她深入村內做訪。局長没有正面回應,只以一句:「有無牌架?」迴避開去。

至於硬上弓式安排的菜站會面,鄭汝樺一樣遲了近一小時。會面原定於四時半開始,菜站早有工作人員設置場地,可是天將入黑,鄭局長的車隊才姍姍駛來。出席會面的有不少是橫台山原居民,剛才亦有出席橫台山的會面,現在可能濫竽充數充撐場面。會面開始不久,一班放學放工趕回來的村民,一行約四十人,扶老攜幼,一身綠衣列隊走到菜站示威。村民先由高小姐代表宣讀聲明,表示村民從來都樂意而且希望跟局長溝通,只是會面的地點和時間都應當照顧村民的需要,不能倉卒要求會面夾硬到訪。之後,到場示威的村民一同申明,指聲明不單代表關注組,更是所有村民的訴求,包括有屋有地、有屋無地或租戶的訴求,並希望鄭局長可以帶着真誠和尊重正式到菜站會見村民。最後,村民高呼「不遷不拆、不搬不移」,唱着《菜園之光》離開菜站。

村民離場,鄭汝樺、劉皇發等人繼續「會面」,講解政府的賠償方案。有坐席人士向劉皇發質問早前提出的「屋換屋、地換地」方案的真確性,劉皇發含糊其辭,鄭汝樺在旁補充,卻只是一味重複政府所謂經過改善,卻始終含糊不清、設有諸多前設條件的賠償方案。

會面最後以港鐵代表呼籲登記為結,而鄭局長始終没有回應會否再次以誠懇的態度到菜站會見村民。

反對高鐵,事不宜遲

反對高鐵,事不宜遲

文︰謝冠東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1607498579#/note.php?note_id=103840823579

昨天參加了浸會大學地理系主辦的「新界變陣研討會」,與會者談到各種新界發展和保育議題,涉及地區包括鳳園、龍尾、河套區、塱原、南生圍、禁區/香園圍、大嶼山等,但焦點還是菜園村。

主持人是浸大地理系鄧永成博士,他沒有作演說,但在總結時說了最後一句:「我反對建高鐵」,我猶如五雷轟頂。

要知道,反對高鐵會被指為反發展、反進步,那是極為「政治不正確」。他沒有說原因,但這觸發我不禁問自己,他為何會反對?

細心一想,原來原因十分明確。只是過往被「發展」、「進步」等概念蒙蔽了,才必然地認為高鐵方案宜儘早上馬,猶如機械思維。

現在上深圳的人,多數乘班次頻密的東鐵或旅遊巴。 如果要乘客願意改坐高鐵,第一、高鐵的班次也必定要非常頻密,但那似乎不可能,因高鐵的成本和車費都甚高。如果等車也要一小時,乘客選擇其他交通工具已上了深圳。

第二、東鐵和旅遊巴的覆蓋範圍遠勝高鐵,如果你住觀塘,我相信你寧願乘旅遊巴,而不是先前往西九龍再轉乘高鐵——當你去到西九龍時,你已差不多在深圳了。這情況在大埔、粉嶺、元朗、屯門、天水圍會更為明顯,他們去西九龍已要一小時,完全享受不到高鐵快捷的好處。

這是深圳的情況,至於連接較遠的地區,則香港市民似乎已習慣乘飛機前往。高鐵是否能帶來改變,令人懷疑。如果乘高鐵還要在內地其他車站轉車,則肯定更令貪圖方便的香港人卻步。

因此,這項630億元,每名港人光是興建鐵路已要支付9000餘元的工程,很可能只是用來減少香港來往廣州的時間。而且大埔、粉嶺、元朗、屯門、天水圍居民不會受惠,他們可能寧願去深圳福田站上車。即使港島及九龍西居民,也有可能嫌高鐵票價昂貴(據聞單程票$400),而不願選乘。

為何高鐵造價630億元這麼昂貴?主要是和隧道有關。先要在雞公嶺開隧道連接米埔和錦田,然後從錦田又要再開一條比大欖隧道長得多的隧道,要同時貫穿城門水塘;然後葵涌、南昌、旺角還有很多地底工程要做,就只是為了減少部分居民來往廣州的時間,那值得嗎?

630億元還只是造價,隧道的維護費也是驚人的。港鐵在合併之前,核心業務一直不能賺錢,只靠地產收益。為何乘客數量驚人、車廂擠得如沙甸罐頭的港鐵也不能賺錢?就是維護和折舊費所累。港鐵還能靠地產來維持,但高鐵呢?我恐怕高鐵的維護費,將令特區的財政雪上加霜,甚至可能就是壓垮特區的最後一根稻草。高鐵不只可能變成大白象,其維護費更令它變成一隻大怪獸,每年每月吞噬香港的財富。反對高鐵,事不宜遲。這和內地的高鐵不同,人家不是用這麼多隧道和地底工程。任何政府,只要不是瘋狂的,在興建超長的隧道和超長的地底工程時,出於成本和維護費考慮,都必定加倍審慎,並儘量避免。而任何鐵路,尤其地下鐵,都只有在超大量人流選乘之時,才有可能符合成本效益。

是的,有人提出要建設「城際網絡」,我也不排除他們有這項需要。但建設「城際網絡」不代表高鐵一定要如此走線,我們大可以把高鐵總站興建在新田/落馬洲,連接未來港鐵的北迴線(錦上路至上水段),那不只較能吸納全港包括新界北的搭客,而且甚麼雞公嶺隧道、比大欖隧道長得多的隧道,以至葵涌、南昌、旺角的地底工程,就無須展開了,日後也不用維護這些隧道。其實,我們這630億根本不是建甚麼「城際網絡」,建甚麼連接內地的鐵路——它主要只是建一條獨立高鐵連接落馬洲和西九龍罷了!那有需要嗎?如果你問我,我一定不願意為此項工程,從口袋裡掏出9000元和日後難以估量的維護費,以及至破壞大自然環境的代價。要知道,我們的儲備才幾千億元,在這段用量成疑的高鐵一擲數百億,我感到十分「折墮」。

我懇請特區政府在雄心壯志勞民傷財傷大自然之前,以透明的數據和事實,諮詢一下市民意見。在接二連三的保育事件中(包括龍尾落實鏟除紅樹林,興建人工沙灘),我發現政府已越來越接近一個暴君。我不肯定暴君是否沒有好下場,但其製造的長年惡果,將會由我們每一個市民長年承受。抗爭,是時候了。

*謝謝鄧永成博士醍醐灌頂。原來,保育菜園村,只是反對高鐵的芸芸合理理由的其中之一。

*和朋友討論這題目時(遺憾地也沒有多少朋友可討論此題目),他反問:「你估周兆祥的立場如何?他叫大家少搭飛機,興建鐵路後就有效減少往來內地的飛機。」

我代答:「他當然覺得用630億來推廣素食或做保育較佳。而且,香港人習慣了搭飛機, 建了高鐵,他們還是搭飛機。」

活動宣傳:「新界變陣」研討會

「新界變陣」研討會

各位朋友:

在區域層次上,香港政府和中央一直大力推動中港融合,隨著早前十一五規劃與今年一月《綱要》的頒佈,香港已成為全國發展和規劃中的一顆棋子,珠三角區域正急遽融合與重構;而在城市層面,回歸十年後的空間發展政策開始由集中發展市區轉移至「擴散式」的全面都市化‧‧‧

在此脈絡下,新界地區當前成為了新的城市前沿 (new urban frontier)。新界再不被想像為都市邊陲,而是中港融合裡具戰略性的核心腹地。在這新局面,一系列新的社會、規劃及環境等城市議題都在迅速浮現,包括港深廣高速鐵路的興建、禁區開放、龍尾、鳳園及沙螺洞等具生態價值地點的「鄉郊開發」、三合一新發展區的規劃、蓮塘竹園村與石崗菜園村正在籌劃的清拆等等。而各種舊有問題如土地壟斷、新市鎮模式、丁權問題等,更使當下的發展議題更形複雜。

為理解以上種種問題的發生、現況與可能的他選,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特意舉辦了名為「新界變陣」的公眾研討會,試圖從1) 規劃管理、2) 環境政治、3) 本地產業及4) 社會抗爭四大範疇,切入討論新界議題。主講者包括有梁焯輝先生(規劃署副署長)、熊永達教授(長春社理事)、陳文鴻教授(中國商業中心)與朱凱迪先生(菜園村支援組)。藉著多角度對新界發展的討論,從而深化公眾對當下新界問題的認知。

活動詳情:

日期:七月十八日 (星期六)

時間:二時正至五時四十五分

地點:香港浸會大學善衡校園溫仁才大樓東翼101017(OEE1017)

活動流程:

(14:00 14:25) 梁焯輝:新界的未來發展路向

(14:25 14:50) 熊永達:新界保育政策的成與敗

(14:50 15:15) 陳文鴻:「和諧中見矛盾:城市融合與本地社區發展」

(15:15 15:30) 茶點

(15:30 15:45) 朱凱迪:「期待新界的空間公義運動」

(15:45 17:30) 圓桌討論

如有興趣者請聯絡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

劍青: hkcggspace@gmail.com

劉先生:3411-5986

題目一覽:

1) 梁焯輝:「新界的未來發展路向」

內容簡介

根據「香港2030研究」建議的發展方案,現有發展區,包括市區及新市鎮,預計可足夠容納至2030年人口增長的70%,位於新界的兩個新發展區和低密度鄉郊發展區將容納其餘30%的人口增長。此外,香港與內地的經濟和社會活動頻繁,有需要加強口岸及交通運輸網絡的建設。所以有關政府部門已開展或準備開展多項關乎土地規劃研究及交通基建的可行性研究。這些項目包括「邊境禁區的土地規劃研究」、「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規劃及工程研究」、新界東北及洪水橋新發展區、廣深港高速鐵路、蓮塘/香園圍口岸、以及鄉鎮的地區改善計劃等。個別項目已進入落實階段。從上述規劃中的項目,可以察看到新界地區在香港未來發展中佔有十分重要的位置。

2) 熊永達:「新界保育政策的成與敗」

內容簡介

從新界第一個大型私人屋邨發展『錦繡花園』開始,發展與保育就出現了明顯的矛盾。與第三世界發展中地區一樣,香港經歷力為求發展而不惜代價的階段,結果我們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我們損失了大片的自然景物和和無數的文化遺產,包括濕地、林地和傳統村落。可幸,香港有些有心人,經過幾代人的努力,我們爭取通過了四項保育條例,即郊野公園和海岸公園條例、城市規劃條例、古物古蹟保護條例和環境影響評估條例,有效保護了佔全港土地約四分一的郊野和一批被為古蹟的建築物。雖然如此,為發展而不惜代價的思維還是主導著香港的施政。許多僅有的自然景物和傳統文化的地點受到發展的強大壓力。我將會回顧和展望新界的發展和保育矛盾的變更,探討新界可持續發展的出路。

3) 陳文鴻:「整合中見矛盾:城市融合與本地社區發展」

內容簡介

討論香港與珠三角的經濟融合與展望

香港本土的社區經濟

發展新界的矛盾與磨合

  1. 朱凱迪:「期待新界的空間公義運動」

內容簡介

正如很多論者所言,香港社會近年明顯經歷「空間轉向」,連小市民都對成市空間敏感起來。保護海港、反對「只有自己享受、不理他人死活的」屏風樓、在公共空間實踐公共生活、關心基層市民被驅離城市核心的市區重建、維護社區網絡及地道歷史文化等備受關注的城市運動一個接一個。但是,無獨有偶,這些城市運動均集中於香港島和九龍市區發生,住有三百多萬人的新界彷彿與此絕緣;而且,明明許多城市運動的參與者都是住在新界的,為何他們要老遠坐車到灣仔、深水埗和中環?

其實,推動市區空間急劇改變的同一套邏輯,早已在新界「靜悄悄地」全速前進,只是涉及的政治更複雜,令關注者難以介入。門衛森嚴的高檔欄柵社區﹝gatedcommunity﹞如雨後春荀,導致社區四分五裂;農地不是變成露天垃圾場,就是任由荒廢待價而沽;跨境基礎建設「專挑軟的吃」欺負非原居民散村社群;還有在公共資源分配上被邊緣化的新市鎮居民。環保和生態組織自八十年代以來一直是在新界「最大聲」的民間團體,不過近年政府和地產商想到以「新自然保育計劃」把他們吸納,當「生態」和「環境」半推半就地被框限為地產資本累積的輔助工具,大環保組織的批判力隨之大減。

在推土機不等人的時代,新界的空間公義運動必須急起直追:建立新論述以迎擊「新自然保育計劃」、對新界土地和農業作更深入的研究、重寫幾十年來一直被邊緣化的非原居民散村

歷史等……

會場位置:

http://net3.hkbu.edu.hk/~futurewc/bumap.bmp

從善衡校園窩打老道正門進入,到6樓平台,然後從查濟民科學大樓乘升降機到10樓,沿走廊到溫仁才大樓到10樓,1017室即在樓梯旁邊。

城鄉論壇 ──「從菜園村看城鄉經濟的可持續發展」2009.06.27(六)

城鄉論壇 ──「從菜園村看城鄉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今年五月城市大學社會科學部在各區街頭訪問了逾1000名市民,令人困惑的是當中超過一半受訪者從未聽聞有關興建廣深港高速鐵路項目。整項工程斥資超過630億元,更重要的是計劃將「石崗菜園村」一個農業社區改建成鐵路車廠及緊急救援站,當中數以百計的村民因而被迫遷,作為生計來源的耕種生活亦要連根拔起,直接影響新界西錦田及元朗一帶的本土可持續社區經濟,情況令人關注。到底還有多少項影響新界農地運用的工程正在進行,而未為廣大的市民所認知?城鄉的土地規劃,可否達至友善農業的可持續發展?本論壇廣邀關注本港土地運用與規劃、生產與消費合作、有機生態等問題的人士參與。

主持: 何渭枝 先生 香港樂施會香港部總監

講者

主題

高春香女士  菜園村關注組主席

人與土地共生的經歷

龔立人博士  香港基督徒學會署理總幹事

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副教授

城鄉規劃下的人與土地的關係

一葉     自然學校校長

生態作為重要的社會資源

袁易天先生  香港永續農業關注協會代表

城鄉可持續農業的實踐與代價

鄧永成博士 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副教授

從空間初探香港城鄉發展

日期:2009 6月27 ()

時間:下午1:30 – 5:00pm

地點:理工大學FJ303

費用:全免(名額有限 報名從速)

查詢及報名:23981699 香港基督徒學會、 25603865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合辦團體:

聖雅各福群會社區經濟互助計劃、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香港基督徒學會、

公平點@香港公平貿易動力、香港永續農業關注協會、一代人公社、

合一運動同學會

協辦: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香港樂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