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論壇’

香港農業論壇 : 農業是都市的重要構成 2013-1-27 理工大學 2-6pm

世界仍然在運轉,香港仍然要發展。不過,發展兩個字是否等於:從新界這片
土地上剔除農業、農村、農田、農夫,然後香港的經濟就會永遠向前 ? 香港人
就不再需要輪候公屋 ? 我們的生活就會變得更幸福 ?

目下,政府一意推行的新界東北新發展計劃,將會摧毀香港三百多公頃的農地,包括傳統的蔬菜產區,以及新興的有機農業帶。在推土機是硬道理的民粹氣氛下,摧毀新界大片的良田,正是政府以發展為由,全面取締農業的第一波。

如果,您同意「農業不應該是城市發展的犧牲品,農地並不是地產商的肥豬肉」,請容許我們以更務實、更多元的角度告訴您,農業在一個城市中的功能與價值。

1月27日,多位關注本土農業、蔬菜供應及發展議題的講者雲集理工大學,
誠邀關心香港永續發展的你參與論壇,重新發現本土農業的價值與新路向。

論壇詳情

日期 |  2013 年 1 月 27 日 (星期日)
時間 |  14:00 – 18:00
地點 |  理工大學 TU201

主辦 |  長春社 x 馬寶寶社區農場 x 有機農友會 x 綠田園基金 x 香港社會經濟聯盟
協辦 |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社會政策研究中心 x 綠色和平 x 綠領行動 x 環保觸覺
報名 |  請填妥網上報名表格留座  http://goo.gl/eR8tU  ( 費用全免,先到先得 )
查詢 |  (馬寶寶) mapopo.community@gmail.com
內容 | 分先後兩節進行,各四位講者,每節完結前有一討論環節。

[第一節 14:00 – 16:00]
綠田園基金總幹事
劉婉儀小姐
從「都市農業」及「公共財」的角度
看香港農業
菜聯社行政經理
喬建欣小姐
國內菜價不斷攀升,香港應發展本地農業,
以保障民生
前港大房地產及建設系
助理教授 姚松炎博士
城鄉郊共融:擴展農地對保育香港
發展特色的重要性及共贏方案
馬寶寶社區農場 袁易天先生 食幾多,住幾多,係要預先規劃好
[第二節 16:00 – 18:00]
長春社保育經理 戚曉麗小姐  農業在城市中的環境價值
鄉土學社成員  朱耀光老師  口述歷史 | 土地人情二三事
天主教綠識傳人 鄭生來神父  人屬土,要回歸可滋養和治療生命,
永續耕作的土,才能找回自己
中大地理與資源管理系
客席教授 林超英先生
 香港本來有農業,將來也要有農業
 討論環節 論壇評論員 |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許寶強博士

2013farm_forum
PDF 版本 | 1月27日 香港農業論壇 – 宣傳海報 

廣告

報摘|葉寶琳︰大是大非.菜園村民被侵權豈能說合理?

文︰葉寶琳

《明報》,2011年1月31日

張健波總編輯:

您好!貴報於1月25日的社評,題為〈菜園村很特殊,但不應享有特權〉,我作為運動的參與者,眼見村民在既無原居民的特權,和政府以高鐵工程為名, 肆意拆遷的下,艱險之中奮建新村,但竟在上述社評中,被指為享有特權,偷換了村民被侵權的概念,內容更連一些基本事實也搞不清,實在必須和號稱「公信第 一」的《明報》商榷。

在新村路權的爭議上,《明報》說看不到政府有什麼角色可以介入。但事實是︰鄭汝樺在2010年 11月24日的立法會會議上,說會「聯同鄉議局就土地和路權等問題與其他村民磋商、協調」。

但後來整個路權的傾談過程,菜園村村民只能透過劉皇發充當「消息人士」獲知開價,想找出對口單位都難。政府根本沒有「聯同鄉議局就土地和路權等問題與其他村民磋商、協調」,別說政府怎樣積極介入,就連安排買賣雙方坐在談判桌上的角色,政府根本沒有做過。後來甚至出爾反爾,只強調路權是私人土地交易,拒絕任何介入。

常識告訴我們住房或土地交易是關乎買家和賣家,但菜園村民從來沒見過路權地主,到12月初菜園村買地限期前,更突然出現不明勢力,能夠在背後控制路 權地主開天索價,又要求割地,又要求付款,目的就是有利於路權地主和其背後勢力在新村旁發展丁屋。土地是村民的血肉,菜園村民不能接受割地要求,亦正因這 塊1.2萬呎的土地在菜園規劃上是生態池,可以循環處理村民使用過的灰水,同時發揮舒緩當區水浸問題的蓄水功能。

正如貴報所言︰路權費應該多少才合理,「市價」是一個客觀參考標準。事實上客觀的參考標準是︰在同一條村同一條路,元崗新村起一幢 2100呎丁屋的「路權費」約為3萬,菜園新村的400平方呎17呎高臨時屋,按比例一間的「路權費」約為1萬,47戶菜園村民因此答應總共支付50萬 「路權費」,不明人士的500萬開價,是「市價」的10倍。這叫做合理嗎?菜園村民為何要比同一條路的居民多付10倍路權費?

貴報無謂揣測,村民根本無意請政府「向原地主壓價」,村民要求的,亦正正就是按客觀參考標準,支付路權費用而已。

政府一直將路權問題推卸予鄉議局主席劉皇發,路權原是私人交易,《明報》說外人不應置喙,但今次的路權問題,純粹是私人交易嗎?若公眾知道路權地主是發叔親戚,而發叔又是中間人,事情會是這麼簡單嗎?就算我們相信發叔已盡力協調,但路主及背後不明勢力開天索價,至今仍未解決問題卻是 不爭事實。貴報是否認為,在利益瓜葛千絲萬縷的情況下,村民能被動地解決問題嗎?村民亦只能請政府履行「聯同鄉議局就土地和路權等問題與其他村民磋商、協調」的承諾,難道,這也被理解為村民享有的特權?

政府毀人家園,替村民重建新村才算合理。事實上,政府若拆遷原居民村,必先諮詢原居民,就算拆遷不能避免,政府也會為原居民找官地並用公帑重建新 村,正如去年4月政府就為建蓮塘口岸,撥款5000萬為當地村民搬村,延續他們原有生活方式才是合理做法。菜園村民委曲求全,一手承擔買地、規劃、建築的 工夫,自力「易地建村」,若不是政府推責,也不會導致現今元崗新村與菜園新村的矛盾,路權爭議更不會出現,這算是「合理」嗎?

誠如貴報所言,有道理走遍天下,無道理寸步難行。究竟是誰拖延了誰?菜園村民2月已宣布重建,高官們曾對村民表示,對他們願意放下不遷不拆,而選擇 自力搬村「樂見其成」。若是如此,政府何不盡快批准村民申請之復耕牌?事實倒是政府諸多留難,拖延半年,至9月才正式發信確認復耕資格!昨日政府拖延發 牌,今日村民無村可搬,《明報》卻諉過村民有「長期霸佔公地的特權」,實在是進一步向弱者抽刃。村民已願意犧牲四代家園,成全高鐵,以民主的方式合力建造 新村,嘗試在香港實現擺脫地產霸權的耕住合一方式,現在卻連150米的路權費也要被敲詐,這是特權還是被侵權?

或許香港人被特權者欺壓得太久了,貴報竟然連菜園村民被「侵權」,也能偷換成「享有特權」,或許我們都需要重新學習什麼是基本而合理的權利。新村是村民一手規劃建造,政府也沒有為村民改變過任何政策,今天卻被抹黑,敢問張總,村民何來「享有特權」?

貴報一直是知識分子報紙,理應長公眾知識,而非造謠歪曲事實,執拾權貴牙慧,把合理之事稱為「特權」。張總飽讀詩書,深研政策,了解民間疾苦,又怎可能作出如此結論?報章是天下公器,盼能為黎民作喉舌。

當時高鐵熒光筆一文,張總受盡同業嘲笑,反高鐵參與者的謾罵,《明報》公信第一之名得來不易,請閣下不要輕言放棄。

菜園村民已表明解決路權問題,就會立即搬離,但現實是村民已竭盡己力,但仍無法解決路權問 題,無法建村,現在推土機開到家門,要村民離開,試問他們能到哪裏?村民是被迫留守,根本無意阻礙高鐵工程。整件事上,政府刻意袖手旁觀,製造矛盾。村民 面對政府、鄉事、港鐵,除了守在家園,他們能作什麼?請張總賜教。

最後,我們懇請真心支持高鐵的部分香港人,促請政府介入,算是發點貓哭老鼠的慈悲,向受其所害的人負上最起碼道義責任,讓村民跨越只150米之遙的難關,把政府和村民從僵局帶到盼望的彼岸。

祝 秉持公信 是其是 非其非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
菜園村支援組成員

葉寶琳 敬上

附:菜園村路費 考驗劉皇發──《明報》編輯部回應

1月20日,港鐵承建商到菜園村施工(施工範圍是村民已經遷出的政府土地),示威者與保安員發生衝突;其後,工人因在菜園村拆屋不成被解僱。本報遂 於1月25日發表社評,題為〈菜園村很特殊,但不應享有特權〉,引起一些迴響。我們本諸擺事實、講道理、對事不對人的原則,提出意見,作出評論,現在隨覑 新聞的發展,作出4點補充。

(1)菜園村村民搬村進度,因為路權費爭議,受到阻滯。路權費多少才算合理,應由買賣雙方磋商;若菜園村村民要求政府直接介入「講價」,我們認為不恰當。其性質是否涉及尋求特權,各方可有不同認知。我們的立場是反對特權。

《明報》1月25日社評的相關原文是:接連收地衝突之後,記者採訪村民,他們都表達要求政府介入路權費爭議。路權費是土地價值的一部分,實質就是價 錢,涉及私人土地買賣價格爭議,看不到政府可以什麼角色介入。政府若應菜園村村民要求插手路權費,最大可能是要求原地主減價,但是政府憑什麼向原地主壓 價?其實,我們認為,路權費應該多少才合理,「市價」是一個客觀參考標準,若菜園村村民認為不合理,可以請專業人士或機構(例如仲裁機構)等,作客觀獨立 評估,然後公告周知,讓市民評斷。現在村民強要政府插手,就政府而言於法無據,於理也不合。

(2)劉皇發是關鍵人物。他是行政會議成員,獲政府交託處理菜園村事宜;然而,他於1月27日安排村民與路權擁有人談判,但路權擁有人卻缺席。究竟 是劉皇發無能,政府有眼無珠,所託非人?還是另有內情?劉皇發是鄉議局主席,熟悉新界民風民情,應該是適當人選促使村民與路權擁有人釐定出一個公平合理的 價格。

(3)菜園村事件,基於其特殊性,由賠償、村民復耕意願、買賣土地、搬村安排、村民安置、政府收地等,都備受關注,發展到近期的收地風波,孰是孰 非,正如日前本報社評所說,目前「檢視菜園村收地風波,只有一個標準──就是合理與否。如果合理,就要支持,如果不合理,就要反對」。在社評結尾部分,我 們再次表示「合理與否的標準,對於村民和政府都是一個考驗,而哪一方合理,哪一方不合理,事態都攤在陽光下,由全港市民來檢驗」。今日,我們仍然堅持這樣 的觀點和立場。

(4)關於菜園村事件,我們現在關注兩方面情況:

其一,關注集體復耕村民的福祉,希望他們可以盡早搬村,安頓下來,重新開展務農生活;

其二,關注高鐵的進度,若受到不必要影響,就要排除,本港高鐵工程已經滯後,有必要按時按序推進,以確保本港的競爭力不致落後。

(以上兩篇文章轉載自今日一月三十日之明報論壇版)

獨媒「反高鐵活動與基進政治」論壇摘要

獨媒「反高鐵活動與基進政治」論壇摘要

文:謝冠東

轉自: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093

主持:鄧小樺
嘉賓:葉寶琳、梁國雄、陳敬慈、羅永生
地點:獨立媒體
時間:2010年2月7日.17.15-20.45

(因筆者精力所限,只摘錄部分演講內容,答問環節也有精彩之處,但未有摘記。另摘要如有任何錯誤,敬請雅正。)

葉寶琳: 2008年11月11日,官員突襲菜園村,村民才晴天霹靂。縱然徬徨,在反對期內他們仍盡用自己的方法,如在元朗擺街站爭取簽名,也有安排一點導賞團。那 時他們沒有聯絡任何團體。2009年年初,一些民間團體開始介入運動。五月份,立法會舉行公聽會是個好場合,可以召集其他團體來幫手,共有三十多個團體出 席,但很多團體只是捱義氣來幫忙,對議題並不熟悉。到年中,環評報告推出了,有團體提出高鐵對水文系統和噪音的影響,但水文這類專業議題,對市民及其他團 體來說還是十分陌生,難有回響。不過環評後,有團體發現底層隧道對市區也有影響,受波及的不只菜園村。自此大角咀居民赫然發現受到影響,到十一月大角咀內 也觸發了四五百人的遊行。同時,菜園村也陸續有更多抗議活動,包括音樂會及在康城站通車也抗議等。千人怒撐菜園村則是因官員抹黑他們接受賠償,激發起村民 以證清白;千人出席是一項奇蹟,出乎大家意料之外,這令大家考慮搞進一步的抗爭行動。由於高鐵方案會於十二月初撥交工務小組,所以我們決定在十一月末搞遊 行。其實,反高鐵者當中有完全反對高鐵的,也有選擇錦上方案的,雖然大家有異議,但由於危機當前,大家暫時團結,用「反高鐵.停撥款」來作為平衡,目的只 是先暫停撥款,所以我們有了「停撥款」這個駐腳。遊行也意料之外地人多。十二月有很多文章論戰,但對議題還是缺乏深入探討,只以關懷弱勢之類的大公義議題 來行文,而且談高鐵效益,對街坊和村民也缺乏共鳴。學界的聯署也只是說有很多問題未解決,應重新諮詢,那也是比較基本的取態。他們並無回應是否支持高鐵, 以及對發展主義的看法。所以團體的結連是相當脆弱的。關心寮屋的社福組織,則因為依賴政府資助,也無法串連。

怎樣看群眾?皇后時,最多是碼頭臨拆時有千多人,那時也不敢搞遊行,因遊行必須人多。但今次我們發現,一個挑戰基建的遊行活動,竟然可以有二三千 人,那是非常奇異。我們沒有在遊行裡全面挑戰發展主義和中環主義,也不說整個高鐵方案可以反對,只用停撥款的議題,那是否代表我們對市民反對高鐵的堅決缺 乏信心?第二,究竟我們在運動裡想追求甚麼?我們為了人數,就沒有達到完全反高鐵的目的。第三,我們也嘗試和地盤工友對話,原來他們也懷疑高鐵是否能帶來 工作機會,但礙於未至於全面反對發展,所以他們採用了錦上路的中間立場。

梁國雄: 說到政黨與反高鐵運動的關係,沒有政黨拉布和質詢,反高鐵活動會較難延續。此外,沒有一月十六日的包圍立法會和衝鐵馬,就難以達到主流媒體表示會進一步釀成社會衝突的結論。

香港的政黨是被動的,他們要選票,若選民選擇消極沉默,並且即使政黨沉默也仍然會支持政黨的話,那難以刺激政黨出力。香港的民主運動漸漸已變成不是 群眾活動,政黨做不到推動社會改革,因為他們只追求立法會議席數量。他們沒有思考過香港的未來圖像,以及抗爭要達到的目標。有怎樣的群眾,就有怎樣的群眾 運動;有怎樣的群眾運動,就有怎樣的政黨。我們不能單怪任何一方。

高鐵的問題很簡單,我們對一黨專政下的甚麼甚麼主義的看法若無法突破,那沒所謂高鐵不高鐵。我們如果假設了這個制度不能改變,那就建高鐵吧,反正不 能改變。香港的群眾活動仍處於很迷糊和原始的階段。這活動有其核心問題,你容易聚眾,但聚眾的目的為何?可如何持續?這問題不會因互聯網而解決,而且因聚 眾的重力大了,反而為搞手帶來更大的壓力。而過往的聚眾活動有個共通點,就是不敢政治化,沒有去討論應否改革資本制度等。今次高鐵活動反映了年青人對現在 的制度非常不滿,但你問他制度出現了怎樣的問題,他也難以說得清。現在是關鍵時刻,年青人已起來反抗,但和六十年代的社運差別很大,那時是要把社會制度摧 毀,也無法被主流媒體吸納,所以很快就偃旗息鼓。社會現時最大的問題不是高鐵興建與否,而是民眾的沉默和弱智化。投我長毛一票,那只是一個起點,政黨應該 和群眾一起學習,一起找出未來的方向,那樣政黨才有前途。我喜歡和年青人一起,因為要和他們互動,然後再一起抗爭。那是社民連的路線,不然選票匆匆而來, 也會匆匆流失。

現在我們要決定是否進行階級鬥爭,階級很簡單,就是有些階級的權力、資源和話語權不平衡地多,你是否要去選擇挑戰這個局面,那就是階級鬥爭。可是在 反高鐵運動沒談階級,一般青年對階級的認識接近零,大家一定要多看書,多認識階級,不以階級鬥爭為出發點,運動將無以為繼,多搞幾場這樣的討論也沒多大用 處。

謝冠東場內回應: 反高鐵雖然沒有以「階級」為論述,但它能吸引萬多人參與,他們都有各自的原因。部分是基於朱凱迪的保育路線,部分是基於公專聯的珍惜公帑路線,那都是一種 醒覺。雖然這種路線是否也和階級重疊,以及以階級為路線是否能吸引更多人參與,是兩個可以思考的疑問。我認為撇除階級論述,光是上述的醒覺已富有意義,而 《新聞透視》最近的大白象特輯可說是珍惜公帑路線的一種延續,而相信政府日後要建智經那條連接兩個機場的鐵路也會更為困難。至於Bobo說的我們的遊行等 應全面反高鐵還是只反對西九高鐵,那也就是視乎我們的參與者究竟較多是朱凱迪路線還是公專聯路線,這個我們或者可以做個調查,便知道真相。)

陳敬慈: 長毛以前說過今次不是世代之爭,而是階級的戰爭。這運動有階級矛盾的背景,才產生這場活動。但在運動內沒人提階級。再看議題,今次的主題是保育,但保育和 就業的議題會有矛盾,雖然職工盟說沒矛盾,不建高鐵能帶來更多就業機會,但不是每次保育運動都和就業/發展沒有矛盾,於是保育也會和工人的階級產生矛盾。

香港的運動也和世界各地互動,內地的刊物也在談八十後,他們是高智(讀了大學)、弱勢、群居(不能獨自置業),法國那邊也有年青人騷亂。這些是過去 三十年僱傭關係轉變的結果。企業賺不到錢,出現危機,他們於是轉往發展中國家生產,發達國家就業就欠保障。少數專業人士還能靠佣金作為收入,而其餘大多數 人則打零散的工作。我在城大讀書,現在人人爭著讀碩士和博士,可見就業情況艱難。社聯報告顯示,今天四五萬年青人失業,百三至百四萬人生活於貧窮當中。現 在說要把六百幾億用於高鐵,而眾多人仍貧窮,那自然激發了很多人的情緒。貧富懸殊是世界共通之處,但香港有其獨特之處,就是沒有民主——於是我們還有廢除 功能組別的運動,以及因為功能組別而無法成功反高鐵。

羅永生: 我只在最後兩天才全面參與反高鐵活動,今天我聽幾位講者發言,才重新學習。我也發現運動能成功舉行,有很多因素。我在互聯網所見,大部分是感性的表達形式,如苦行。世代討論很刺激,很多人談,我有疑問:為何此運動最後會集中討論世代?

反高鐵是否新的運動模式?我感覺它真是劃時代的,但也不能說和舊的運動完全不同。有人說台灣樂生運動是劃時代的,因為網絡、跨藍綠、成員堅定、展現 了一種可與上一代運動(野百合學運)對話的模式等,似乎也可套入反高鐵運動。然而我認為反高鐵運動最劃時代的一點,是大家很認真地去反對一項幾乎不能推翻 的方案。那是向犬儒宣戰,意義重大。

反高鐵運動從保育轉移到規劃議題,最後反映了功能團體的弊病,誘發了民眾的不滿。與樂生相同之處是,那是我們對歷史經驗正重新理解。不過樂生的運動 可和上一代的野百合運動找接口,但在香港反高鐵運動和六十年代的社運時距卻很遠,到底中間的缺口可以怎樣補充?我們這次運動是缺少了對歷史的梳理。那是遺 忘。過去幾十年我們對政治、社運、生活形態有所謂的共識,你可以說那是霸權,但如果你今日才說有問題,那過往就是共識。這共識如此穩固,到底是怎樣造成 的?六十年代的社運曾根本地挑戰這些理念,但後來這共識和妥協是怎樣來的?這妥協在七十年代是一種交換,有些人選擇加入政府,因而不再反建制。六七十年代 示威人士去殖民化,追求自己主體性,接下來的幾十年大家卻覺得政治和規範要遵守。反高鐵和五區總辭卻終於造成衝擊,大家已開始覺得舊有的一套不能再遵守, 甚至有自發情緒,無須有人向大家指導意識形態,都可衝擊這共識,那顯示這共識已處於危機階段,或稱範式危機。搞政黨的和NGO的也一樣感到,再繼續這樣做 下去,也是有些問題無法解決。媒體也有這感受,原來很多人已不再認同媒體是社會良知,這些共識都處於危機,那未必代表有現成的範式可以取代,我們或正處於 不知如何是好的階段。這是對過往邏輯的一種反省,香港在非殖民地化的過程太沒有自覺性地接受自由主義的假設,那其實在香港土壤是不存在的,港英時代從來沒 有人會認同香港是自由主義的地方,這個規範是在彭定康時代才開始的,是彭定康告訴我們香港值得珍惜的是公民社會。我們也是那時才開始想這件事,他想說我們 可以當家作主。那是他臨撤退時要帶給我們的訊息:你們已變得文明了,已有公民社會。然後大家非常認真,把假的也當真,超級地追求那種公民典範,對自我高度 制約,說話非常理性和平,稍微撞到別人已是非常顛覆,但我們很自豪,因為我們以為彭定康說我們可為此自豪,但那其實會變得無法做主人。

然而,文明人的生活條件,在金融海嘯後不再存在,加上年青人追求自主的生活,現時共識已面對困局。談到未來出路,那是一大挑戰,過往那一套已是霸權 式地存在了幾十年,原有體制的專權本性會外露,它要麼會以強權鎮壓異見者,要麼嘗試分化公民社會的內部。現在遊行有很多手尾,那是專權時代的手腕。將來的 政治空間會進行範式轉移,而其演進不只看我們的做法,還看政權打壓的力度。

論壇|1.獨媒沙龍:我們真的很激!﹣﹣反高鐵運動與基進政治 2.「高鐵角力:香港學懂了甚麽?」3.中文大學基層關注組「基層視角討論會」系列

獨媒沙龍:我們真的很激!﹣﹣反高鐵運動與基進政治

反高鐵運動的苦行及連續多個星期於立法會門外的集會,不單使政府和建制派大吃一驚,連運動的組織者及本地社運團體,都有點出乎意外,亦敞開了本地社 會運動的新想像。幾年前,天星皇后運動裡,幾百個社區保育/人民規劃活躍份子的堅持,雖在警方粗暴清場及秋後算賬的檢控下,沉著了氣,但卻醞釀了新一波的 運動力量。反高鐵的動員,標示著社會改變再不是一些專業社運團體的工作,而是大眾會付諸實踐的行動。社會上個個體,透過網絡資訊,認識社會另一面,並呼朋 引伴、一步一步的走進運動之中。

那邊廂說,這幫青年實太激(偏激、激烈),但這邊廂也說,我們真的很激﹣﹣基進 (radical),從根本的改變。這個討論會就是要整理我們如何地激,如何更激!

主持:鄧小樺

講者:

葉寶琳﹣﹣反高鐵運動裡的基進經驗
梁國雄﹣﹣政黨政治與社運的互動
陳敬慈﹣﹣工人階級與新社運
羅永生﹣﹣基進政治的座標

時間:2010年2月7日下午5點至7點(可延長)
地點:灣仔軒尼詩道 365號9樓,獨媒會址。
主辦:獨媒

(是項活動將有視頻/twitter 直播,詳情稍後公佈。)

————

「高鐵角力:香港學懂了甚麽?」

「高鐵角力:香港學懂了甚麽?」

主辦 公共專業聯盟
香港城市大學當代中國研究計劃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
日期:2010年2月7日星期日 下午2:30至5:30

第一節 (2:30pm):議會運作與公眾期望
主持:梁旭明 (嶺大 文化研究系)
討論嘉賓:吳靄儀、梁啓智、朱凱迪

第二節 (3:30pm): 管治方式與公眾參與
主持:張楚勇 (城大 公共及社會行政學系)
討論嘉賓:羅雅寧、鄭宇碩、陳景輝

第三節 (4:30pm):基建發展與都市願景
主持:黎廣德 (公共專業聯盟主席)
討論嘉賓: 鄭敏華、梁家傑、許寶強

查詢:
李小姐 (E: rcccrc@cityu.edu.hk T: 3442 7331 F:3442 0285)
袁小姐 (E: k2yuen@Ln.edu.hk T: 2616 7484 F: 2572 5170)

~~~~~~~~~~~~~~~~~~~~~~

中文大學基層關注組「基層視角討論會」系列:
一、抗爭與基層
日期:二月九日(二)  時間:晚上七時至九時
地點:中文大學范克廉樓地庫玻璃房(女工小賣店隔離)
講者:長毛、梁淑美
二、基層與反高鐵
日期:二月二十五日(四) 時間:晚上七時至九時
地點:范克廉樓地庫玻璃房(女工小賣店隔離)
講者:朱江偉、朱凱迪

活動|香港發展原則研討會、書話及嘉咸街市節2009

活動消息:

1.從善用高鐵669億談起—香港發展原則研討會

2.『閱讀觀念。書話系列』之三:

3.嘉咸街市節2009:當空間還有生活……

=================

從善用高鐵669億談起—香港發展原則研討會


舉辦日期:5/12/09 (六)
時間:上午環節:9:30-1:00

下午環節:2:15-5:30
地點:城大LT5

詳情:

從善用高鐵669億談起—香港發展原則研討會

主辦單位:香港永續農業關注協會、香港慢慢發行動組、

香港批判地理學會、聖雅各福群會社區經濟互助計劃、社區發展陣線、街坊工友服務處協辦:香港城市大學 社會科學學部、樂施會

日期:2009年12月5日(星期六)
時間:上午9:30至下午5:30
地點:香港城市大學 上午LT5,下午LT3

前言:
香港特區政府斥資669億興建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令我們深切反思香港的發展模式。為了資本累積,人就可以犧牲?有了區域融合,本土需求就可視而不見?為了修鐵路、蓋車站、建商場,鄉村、農田、街道就要被夷平?

讓我們由高鐵669億開始,從政制發展、產業政策、土地規劃以及社會資源分配,檢視香港的發展邏輯,再結合在地社區實踐,探索香港更公平更公義的發展道路。

上午部份(9:30至13:00):

主持:何渭枝先生 (樂施會香港部總監)

講者:
許寶強博士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
<我們改變的世界將是孩子們的未來 — 從政府的高鐵和政改論述如何「教壞細路」談起>

賴建國先生(明愛徐誠斌學院課程主任)
<社會資源分配與貧窮>

陳允中博士(科大社會科學學部助理教授)
<知識生產的壟斷:反思社運的困局>

胡文龍先生 (樂施會)
<貧窮、發展和持續生計>

下午部分(14:15至17:30):

主持:許寶強博士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

講者:
袁易天 (香港永續農業關注協會)  <從食物、保育及土地規劃談起>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代表              <婦女、合作社及環保社區>
街坊工友服務處會代表                  <基層為本的本土經濟>
黃穎姿 (社區發展陣線)    <天水圍小販經濟與重建社區的經濟發展>

查詢及報名:街工(黎先生  24100360)聖雅各福群會(蘇小組 2835 4375 傳真:21169695)

網上報名:come@sjs.org.hk

=====================================================

『閱讀觀念。書話系列』之三:

高鐵(融合)批判–從本土出發

在村民反對、專家質疑之下,高鐵的興建依舊按原來安排急速上馬。誰都知道,高鐵是珠三角融合大潮底下的一片浪花。由於溶合乃大勢所趨,故關於高鐵的 討論只落在總站選址,和可否在走線設計上避開菜園村,所謂「俾條生路行下」。然而,對於主張融合的各種立場及其預設,和融合之後的可能變化及其後果,也因 循大勢而缺乏最起碼的反思討論。在這種背景底下,這系列研討會打算從本土視角出發,檢視某些看起來無可挑戰的地方,但求拋磚引玉,引發尚未來臨的辯論。

講座4:融合的倫理

日期:12月5日(星期六)

時間:晚上8時至10時

地點:序言書室

主辦:Roundtable Community

講者:葉蔭聰(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講師)

今天人人説融合,但又好像沒人説得清楚我們到底是跟誰融合。譬如説,現在廣深廣高鐵線的廣州總站設在石壁,但在興建過程中,先得趕走農民、鏟除附近 一帶原來生長於珠三角的農地。又或者,珠三角本身便充斥了大量沒有城市戶籍的民工,然而到底,這些底層民工跟那高唱入雲的一小時高速生活圈又有什麼關係? 問題恰恰在於,珠三角未必如想像般是一個前後一貫、利益一致的整體。研究珠三角的葉蔭聰説這其實涉及倫理,而它似乎淹沒於當下的視野。

參考文本:

潘毅,《中國女工——新興打工階級的呼喚》,香港:明報出版社,2007

總論5:融合大勢下的都市自治

日期:12月12日(星期六)

時間:晚上8時至10時

地點:序言書室

主辦:Roundtable Community

特別嘉賓:葉寶琳(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和此系列的一眾講者

參考文本:

1)智經研究中心,《加速粵港經濟整合、打造世界級珠三角都會區》研究報告,2008年10月。

2)智經研究中心,《建構港深都會研究報告》研究報告,2007年8月。

===================

嘉咸街市節2009

當空間還有生活……

2009年12月11-13日

第三屆嘉咸街市節又將展開的當下,種菜的地方快被連根拔起,賣菜的地方亦將剷平,本來為人生活順暢而合理規劃的巴士總站與渡海碼頭,也會因似是而非的生財大計而物換星移,失去了秩序,扭曲了生活常規。今年,我們好該放大市集這原始支援人生活需要的經濟活動空間,更放眼我城,再去重新認識空間予人應有的生活價值。

電影:鐵怒沿線-菜園紀事

1211(星期五)下午6:30-8:15pm 中環結志街28號海運茶冰廳

製作:菜園村支援組、影行者

2009/香港/80分鐘

語言:廣東話/中文字幕

分享嘉賓:石崗菜園村關注組代表、電影製作人陳彦楷

菜園村村民爭取不遷不拆他們的家園,看似遙遠,實際上與我們息息相關。龐大的基建工程與影響全港各地的市區重建,說到底,都是一個有關生活空間被掠奪的故事。

《市集原味! 市集完未? 攝影展

20091212日至2010112日每日7am-5pm 中環結志街28號海運茶冰廳

組織: 光影作用

參與攝影師: 許行一、李永倫、李志成、李緯綸、梁仕昌、梁萬斯、謝穎豐、伍偉昌

捍衛市集原味!!!

拒問市集完未???

經歷百多年的生活聚散,中環嘉咸街露天市集才從歷史和現實中累積形成。

人的活動,居民生活,商販買賣。那些人事物,空氣色彩溫度質感,交織成今時今日的露天市集。是生活使然,一切也來得自然,正是『市集原味』。

只是一句重建,一個手段,一架推土機,百年生活流動有如付諸一炬。老店關門,居民遷離。巨型怪獸般的酒店商廈和異樣老店街外,又可容得下幾多露天市集排檔生存? 當官僚商賈為樓市利益暗忖『市集完未?』之時,我們要以相片說『不!

自零八年,『光影作用』攝影師們一直記錄香港社區的人文面貌,中環嘉咸街露天市集亦是其中之一。繼去年『市集人味』後,再以《市集原味! 市集完未? 》攝影展向大家高呼,請看看這市集是怎樣的一回事。

《市集原味! 市集完未? 》照片放映會 x 市集電影《全部售罊》

1212(星期六) 下午6-8pm中環結志街28號海運茶冰廳

《市集原味! 市集完未? 》照片放映會 由光影作用成員主持

《全部售罊》

製作:李健浩

片長:13分鐘

語言:廣東話/中英文字幕

本片拍攝於二零零九年三月廿九日,紀錄了嘉咸街廿九號最後一戶家庭──黃宅──遷出時的情景,黃先生及黃太太在訪問中講述了舊日的辛酸,又談起半個世紀的種種回憶,縱然艱辛,咬緊牙關卻轉眼便過,來到今天,人們說社會變得繁榮安定,然而,他們卻要無奈離開這曾陪伴走過哀樂歲月的住所、這條充滿情感回憶的老街。

我們都說社會一直在向前走,事實卻是,大部份人一直都對被甩在後頭的人視而不見;《全部售罊》提供一個讓你對城市小角落注目、凝視的機會。

九卡跳蚤市場

1213(星期日) 下午1:30-5:30pm中環結志街28號海運茶冰廳

市集的可愛之處在於多元及多變,港式茶餐廳將變身跳蚤市場,展示及售賣本地設計師的工藝品。

《保育不是硬道理:香港唐樓的過去現在及將來》講座x遊學團

1213(星期日) 下午3-6pm 中環伊利近街15Culture Club

中環蘇豪一帶保留了許多建於五十年代的唐樓,這些平民化的居所部份得業主保留及復修成為區內別具一格的建築,部份却因市區重建而面臨拆卸。究竟這些唐樓有什麼特色?在思考如何保育或是否保育的時候可有什麼選擇?

這個三小時的遊學團由中文大學建築系主任何培斌教授帶領,實地視察區內的唐樓群,再移師由唐樓改建成的Culture Club進行討論,探討這些建築群的未來發展。

主辦:中西區關注組、思網絡

名額:30 (需報名,額滿即止)

費用:$100 (包括Culture Club飲品一杯)

集合時間:1213(星期日) 下午3

集合地點:中環伊利近街15Culture Club (www.cultureclub.com.hk查看地圖)

報名方法:請電21274504或電郵contact@project-see.net

節目查詢 21274504

「高鐵真相面面觀」公開論壇.後記

 

「高鐵真相面面觀」公開論壇.後記

文:謝冠東

轉自: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211

2009年11月21日,香港城市大學當代中國研究計劃、嶺南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與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合辦「高鐵真相面面觀」公開論壇,請來眾多學者講話。他們異口同聲,反對西九方案,理據和真相摘錄如下:

嶺南大學經濟學系何濼生博士:
1. 52.1%/三百五十萬新界市民無緣使用。(作者按:事實上另外8.6%/約六十萬的觀塘區市民也不見得容易使用)
2. 轉乘機鐵不便。
3. 為九龍半島製造交通擠塞,浪費時間。
4. 建造費用高昂。
5. 建議總站設於荃灣西,並以省卻的成本,另建普通鐵路連接青衣、荃灣西、大窩口和大圍。此鐵路將同時打通了香港的東面和西面,方便普通市民使用,而高鐵乘客也沒有時間損失。

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司徒薇博士:
1. 唐英年表示以珠三角觀眾來支撐西九文化區,其實是一廂情願。過度依賴內地客,將令文化區無法面對淡季和經濟不景時期,更遑論珠三角有餘錢經常乘高鐵來港看文化節目的觀眾非常有限。西九文化區應培育本土觀眾,外來的只是錦上添花。唐英年的想法錯得徹底。
2. 西九地底總站還將限制了文化區地盤的發展。
3. 有良知的文化界不能再忍受政府以「文化」之名建高鐵、毀菜園村、剝奪大角咀業主發展權、破壞地下水影響新界農民耕作。
4. 身為有責任感的公民,文化界堅決與受高鐵影響的弱者共同進退,堅拒不公義的天價高鐵!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學系張超雄博士:
採用新界北方案,節省300億成本,可提供以下社會服務十年(括號為十年總開支):
1. 延長低收入人士的就業交通津貼(30億)
2. 增加大學學額五成,入學率由18%增至27%(116億)
3. 資助貧窮兒童免費上網(1.68億)
4. 增加護理安老院宿位5,000個(38億)
5. 增加殘疾院舍宿位5,000個(42億)
6. 增加長者日間護理中心名額1,000個(7億)
7. 重開單親中心5間(0.85億)
8. 重開新來港人士中心5間(0.85億)
9. 設一站式家庭暴力支援中心(0.25億)
10. 設一站式性暴力支援中心(0.25億)
11. 增加10%醫務精神科服務(32億)
12. 為少數族裔設公共服務即時傳譯服務(1億)
13. 增設20隊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人員,幫助長者及殘疾人士(2.4億)
14. 增設10間社區組織協會的社區中心(5億)
15. 增設傷殘人士體藝發展中心(1億)
16. 設資助社區學院學額10,000個,讓低收入、長者、傷殘人士、家庭主婦、工人等接受專上教育(20億)
17. 設法律資源中心,為低收入人士提供法律服務(1億)
18. 設性工作者服務中心(0.72億)
究竟用300億來建不能節省時間的西九段高鐵,還是投資以上服務,才能減少香港被邊緣化?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學系何芝君博士:
1. 阻礙新界西發展,劫貪濟富。
2. 南昌十數家學校未來受噪音和沙塵滾滾污染,卻從未被諮詢,益顯政府不義。
3. 呼籲所有人參加11月29日的大遊行。

香港理工大學土木及結構工程學系熊永達博士:
1. 高鐵遲遲未拍板,政府乃罪魁禍首,因自從多年前提出高鐵以後,就沒有提交詳細方案供社會討論,資料到近期才匆匆公佈。
2. 香港的高鐵不是高鐵,時速最高僅200km/h,只能稱為區域快線,何況因內地的山頭主義,前往番禺的石壁站前還可能要停福田站、深圳北站、光明站、虎門站和(內地的)東涌站,隨時比現有只停東莞站的和諧號更慢。
3. 政府的鐵路政策近年大有轉變,以前是港鐵自負盈虧,現在卻要政府出資興建。
4. 鄭汝樺表示不用虧蝕,是因為不用計算建築費。如果我送一部Rolls-Royce給你接客,而不計買車成本,那當然可以賺錢。全世界沒有一個政府會付出600億元建設而不考慮回本。
5. 他日營運數據未如理想,高鐵就只有兩途:荒廢或不斷融資。
6. 很遺憾的是政府工程界有一思維,舉凡工程已進入advanced stage,就不肯重新檢視,即使民間方案更佳。

規劃師吳永輝:
高鐵設站西九,將造成市區成本超高,不利香港競爭力。此外,西九站競爭力將難及福田站,只有錦上路站才能和福田站競爭,理由如下:
1. 西九不論土地和人工的成本都太高,內地商業活動大比例地寧設福田,完全無法考慮設在香港。
2. 西九站對大量新界居民沒吸引力,人們會在福田上車。
3. 西九附近缺乏土地,無法協助香港發展,去與深圳競爭。
4. 西九站較難連接香港機場,西九站+香港機場的組合,將不利與福田站+深圳機場的組合競爭。
結論:西九站競爭力不及福田站,長遠乏人問津。

香港大學地理學系及嶺南大學文化研究學系兼任講師梁啟智博士:
1. 西九站三罪:造價超貴,服務低劣,製造問題。
2. 任何方案都需要轉乘,即使現時港鐵一般鐵路的車站位置已十分方便,也只有1x%的乘客是步行往站。西九方案就不用轉乘的說法是欠基礎的。政府又說50%乘 客會在西九轉乘巴士和的士,因而不用擔心西九站難轉港鐵,但如果每天十萬乘客中有50%乘巴士的士,只會為西九道路造成八爪魚般的車龍。
3. 建造過程複雜,總站挖土量達30個旺角站,容易超支延誤。
4. 於大角咀及石崗菜園村帶來社會影響,破壞社會和諧。專業聯盟方案僅影響50戶,遠比政府方案少。
5. 建造過程製造大量建築廢料,有違高鐵環保原意。
6. 專業聯盟方案建造成本僅250億,遠少於政府的652億。(因路軌短一半,以及不用地底建車站)
7. 專業聯盟方案建造過程簡單,營運更有效率,減少環境影響。
8. 專業聯盟方案可利用現有機場快線設施,乘客可於香港站、九龍站、青衣站預先代辦登車手續,寄存行李。
9. 專業聯盟方案可為新界西北帶來大量就業機會,而原有在市中心的銀行家根本不會因高鐵選址而被邊緣化,反而是新界西北居民需要協助。

作者謝冠東提問:
熊博士的advanced stage令我想起末期癌症,遇到這類末期症狀,只有靠民意和傳媒來激活政府,就像當年二十三條。可是在高鐵一事,我們卻無法複製當年的成功做法。在座各位全是PhD,善於寫文,為何不能投稿報章,製造輿論呢?在這次事件,傳媒是否消音?

從以上眾多論據可見,西九方案既不義又揮霍,千瘡加上百孔,罄竹也難書,實乃香港有史以來所見最大筆的荒謬花費,而且花費永無止境。請參與以下遊行,表達你的反對聲音:

1129反高鐵停撥款大遊行
時間:2009年11月29日(日)2:00pm
集合:銅鑼灣東角道(崇光百貨門外)

遊行網址:http://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321462825463

PS 雖然缺乏宣傳,但仍有約一百名現場觀眾,令人可喜。唯政府和建制派沒派代表出席。此外,梁國雄議員也有發言,黎廣德博士則在場支持。

廣深港高鐵 萬千問題未解決

廣深港高鐵 萬千問題未解決

文:eg9515

轉自: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4986

10月25日,城市論壇以「高鐵新願景」為題,在維園涼亭舉行論壇。台上嘉賓三對一的陣容,在開壇已引起質疑之聲。 菜園村村民及對高鐵有質疑的公眾,不甘論壇被騎劫,也各自自發到場出席。當日台上縱然有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重覆論點、立法會議員劉健儀表示立法會四 年前已討論過(多麼像從前皇后「你又唔早d出聲﹗」之說)以及工程師學會代表「短褲當長褲」小朋友式舉例,也遮蓋不了台下觀眾的聲勢,統一的鮮綠衣服、不 遷不拆的黃色橫額、各式各樣的標語牌、姆指向下的反對手勢,支持了在台上獨力支撐,唯一努力提出論據回應觀點,新高鐵專家組的梁啟智。

賠償九唔搭八 明益地主

近日報章不斷發放消息,指菜園村已有幾多戶已獲賠償,不少公眾均以為菜園村事件已解決。惟政府及報章所謂的「菜園村村民」,其實是包括了一些不在菜 園村居住,但在菜園村有大量土地的原居民及地主。這班地主從一開始便支持興建高鐵,等到頸長的便是政府收地,佢地收錢。如今政府提高賠償,每尺農地由百多 元至兩百多元跳升至五百多元,地主們那有不接受之理﹖這不知是新界王發叔欺騙政府,指鹿為馬,讓政府以為地主就是菜園村村民,還是純粹是政府的公關手段, 混淆公眾視聽,就實在不得而知了。真正居住在菜園村的村民,至少仍有70%未有登記,接受賠償。在城市論壇上,元朗區議員鄺俊宇已清楚指出(見影片)。

運輸局秒殺的錦上路方案

由黎廣德、梁啟智等組成的新高鐵專家組,在本月提出高鐵新方案,將高鐵車站設於錦上路,再興建一條快軌連接機場快線。專家組預計,新方案造價只為 250億元,比西九龍方案的600億以上少一半。新車站的位置,亦能令300萬以上的本港居民更快到達高鐵車站。減省錦田至西九龍的一段鐵路建設,亦可減 少環境破壞。在財政上亦較保守可行,亦可善用目前使用率欠佳的機場快線青衣至香港站軌道。惟在專家組公佈方案的第一日,政府已有發言人表示不可行。在城市 論壇當日,邱誠武亦繼續攻擊此方案,表示高鐵車站在市區是市民共識(﹗),並錄音機式重覆48分鐘到廣州、10小時到北京,吸引外資等論調。對於梁啟智及 台下的質疑,邱誠武沒法正面回應。例如某東華中學學生提問的為何不籍高鐵發展錦田及新界大西北,梁啟智質問的如果客量達不到99,000人次的虧損情況 等。在資料掌握上亦出現問題,如邱誠武指新方案建議的錦上路高鐵至香港站的快線,會佔用東涌線及機場快線的資源,令日後兩線無法加班。梁已即場指出,青馬 大橋的設計,已令兩線的班次受到限制。而過青馬大橋後的青衣至香港段,班次可以加密至達2.5分鐘一班,根本是足夠有餘(資料補充﹕目前東涌線4-8分鐘 一班,機場快線10分鐘一班)。邱又指如由太古城到錦上路,要55分鐘,更是無視新專家組的快線建議,純粹只為「造低」新方案。題外話,邱特別挑選中產名 城太古城作例子,實在可圈可點。

高鐵最新受害者 大角咀居民

論壇尾聲,有一把粗糙的聲音,來自大角咀的居民。高鐵將於他們的地底穿過,他們從不知情。直至香港慢慢發小組揭發事件,通知居民,他們才突然驚覺。 高鐵在地底經過,工程期間甚至日後通車所產生的震動及噪音,仍未可預計。高鐵佔用的地基,亦令這些地區日後無法興建更高的樓層。除了大角咀之後,高鐵沿線 的葵芳、南昌、華景山莊等地區,亦須面對類似問題。這個反映的,是政府的諮詢功夫究竟有幾足。

特稿/羅祥國﹕高鐵真有極大優勢﹖

在論壇之前,本網曾聯同中大學生報的同學,專訪中大航空研究所的羅祥國博士。在訪問中,羅祥國提出了幾點。參考外國的例子,高鐵的票價將不會廉宜, 他預期由香港至北京,將會十分接近機票的價格,大約是2,000元左右。另一方面,高鐵對飛機,未必存有巨大的優勢。近年,歐洲的廉航發展,已對高鐵構成 威脅,市場佔有率已達到30%左右,並在不斷發展中。羅表示,中國因為政策問題,要保護三大航空公司,因此不大可能有廉航出現。惟羅指出,高鐵對飛機較有 優勢的,是800公里範圍的旅程,由香港到北京,已經是2,000公里,在票價接近下,飛機未必會受到太大的威脅。

第二點,基建不一定等於有效益,羅以珠海機場為例,落成已經20年的珠海機場,每年使用率只為約100萬人次,比香港的4,800萬及澳門的500 萬相去極遠。大型的交通運輸中心,一定要各方面的條件配合。第三,香港機場正計劃第三條跑道,若果再加上港珠澳及高鐵,對環境的破壞會幾何級數上升,這是 現行環保署以單個項目審批的嚴重制度缺失。

11月立法會 霸王硬上弓

縱使問題多多,但立法會討論高鐵的日程已定。650億港人血汗錢,將於11月決定。城市論壇當日,討論氣氛熱烈,在直播完後,其實還有15分鐘現場 討論沒有直播,當中不乏精彩發言。那位被謝志峰著他不要舉中指的觀眾發言,指相比起運輸局強推項目的暴力,中指又算得了什麼﹖他又指,在去年及年初社會要 求政府解決貧窮問題,增加生果金等,政府說「錢從何來﹖」,這位觀眾說得好,「呢個係個咩政府﹖」相比起現場觀眾的熱情、對於公共財政的著緊、對於政策推 行的公平公正,一班議事堂的民選泛民議員,又能否從冷氣房中感受到這股熾熱﹖

其他民間報導﹕
城市論壇:聲援菜園村不遷不拆(文﹕李雨夢)
和諧港台預設立場建高鐵(文﹕林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