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請假包圍立法會’

累積

文:朱凱迪

轉自:inmedia

pakchai_MG_2702 (Small)
五年前在天星碼頭外講的民主規劃,五年後在菜園村開花結果。

阿藹對上一篇編輯室周記, 描繪出一張令人憂慮的圖畫:facebook式的動員和資訊生產﹝以菜園村為例﹞,有愈趨封閉、愈鑽愈細眉細眼的傾向,而且不重視運動成果的連結和提升, 公共性不足。人們沉迷於非常局部至外人不明白的「戰役」,不知大範圍的「戰爭」形勢已一落千丈。Fung huen在回應中引用喬姆斯基,提出香港社會運動因為缺乏資源,在各方面都缺乏累積和傳承。肥力和yc的回應則指出兩種具體困境:一是運動員只管向前衝, 卻沒有多花時間經營論述,因此做出來的突破轉眼被主流輿論磨平掉;二是蘊釀動員能量的蹲點式組織工作不夠人做,而正在蹲點的組織者則無餘力搞串連,令社區 運動在同一時間只局限在幾個點上。

各位提出的擔心也是我心之所繫,就趁二○一○年將結束,按我和一班朋友在這幾年做的事,提出一些想法,希望引起討論。

●將小事公共化成大事:inmedia實踐的來路

沿着我在〈民間記者平台、社會運動起點、還是新聞網站?〉 一文的思路,inmedia﹝或其他網上新媒體﹞其中一個發力點在於:從網上資訊生產開始,繞過現存的資訊流通及權力網羅,建立異議政治的據點,繼而嘗試 開展組織工作。由於地區的資訊流通及權力網羅較小型及防禦力較弱,因此亦較容易開展工作。Imedia提倡透過民間報道介入社會,從逐步培養公民主體性和 行動力的考慮出發,以小見大是順理成章的操作方向。

專業新聞實踐中,「以小見大」是重要的手法:透過報道一時一地一人的事,去展現更大的與公共利益攸關的議題,將個案的公共性盡量發揮。 Inmedia的民間記者以報道地區事件開始,將原來被地區權力網羅壓住的事情﹝互助委員會、業主立案法團、區議會、街坊組織、村代表、鄉事委員會、學 校、社福機構等﹞,提上「全港」的層次,再用新的實踐﹝文化導賞團、跨區派刊物﹞引入地區外的人,以﹝主要是互聯網上的﹞「全港」之力改變地區,同時以改 變地區為改變「全港」的一步。由於香港中央政府高度集權,這套推進邏輯也特別管用,因為決策的都是中環中央政府,地區網絡主要的工作是協助遮蔽議題,讓中 央權力順利運行,因此當對抗性一強,現存地區網絡很容易招架不住,將責任卸給中央,地區社會運動也就成為「全港」關注的焦點。簡言之,香港的集權制導致很 強的槓桿效應──改變地區就是改變香港。

灣仔利東街、深水埗重建區、沙田中文大學幾棵樹、中環天星皇后碼頭、石崗菜園村等都事例都可茲說明。

110057994_24f28745a0_m
○六年初的中文大學「攬樹立人」。

●地區運動的專注介入不等於沒有公共性或封閉

阿藹和肥力的發言主要是以菜園村為例,就是菜園村搞得太耐,吸去太多人,洗了太多次版﹝包括facebook和inmedia,而且太多動員式文宣,太少討論﹞,用肥力的話是:太專心。

過去幾年,我投入了三次地區社會運動,時間確是愈來愈長:
○六年二月至六月﹝四個月﹞ 沙田中文大學保樹立人
○六年十二月至○七年九月﹝十個月﹞ 中環天星及皇后碼頭
○九年二月至今﹝廿二個月﹞ 石崗菜園村

由「四個月」到「十個月」到「廿二個月」,我不認為可以用「太專心」或「太投入」來解釋,而是基於三點,﹝一﹞個別社會運動的發展條件、﹝二﹞近年 地區社會運動的累積、﹝三﹞組織者的經驗累積和能力的提高。三者互相影響,另外我亦要提出三個有關公共性的觀點,﹝一﹞不同性質和長短的地區社會運動能發 揮出不同的公共性,在不同的環節推動社會進步;﹝二﹞無論投入時間的長短,不打算參與地方選舉的外來運動組織者,總會以藉運動影響整個社會為目標,並以此 合理化自己的投入程度;﹝三﹞媒體工作者通常想「講先於做」、「或者講做同時」,但地區運動組織者對公共討論發生的時間不會抱着愈早愈好的想法,有時更傾 向「做完先講」。

用這些觀點去理解菜園村運動,參與者不是因為「太專心」或感情太深而過份投入,卻是因為我們判斷,在目前的形勢和地區社會運動的累積,菜園村運動有 條件讓我們投入、值得我們投入、而我們也有比以往好的能力去投入。以個人為例,當初之所以投入菜園村反拆遷運動,是因為在零八年時,眼見市區重建和歷史建 築保育的角力觸碰不到較大規模的資本主義空間改造,例如公路或鐵路等基礎建設,以及深港融合和珠三角洲一體化等區域層次的規劃,所以希望藉投入菜園村村民 的抗爭,一方面將高速鐵路的規劃問題化,另一面則學習參與居民抗爭和新界鄉郊歷史。我五月開始和菜園村村民一起策劃菜園村導賞團﹝辦了一年多﹞;九月時聯 合慢慢發行動組開始立法會游說工作,逐步將問題提升至高鐵規劃;十一月底的遊行促成了八十後反高鐵青年的出現,運動變成為挑戰香港整體發展路向及政治經濟 權力被壟斷的問題;接着就是由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策動的群眾運動階段,以一○年一月十六日立法會通過撥款告終﹝或者說延伸至五區公投和反政改方案動員﹞。

在那個關頭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是挾着反高鐵的餘熱繼續挑戰大尺度的不民主區域規劃或融合大計,二是回到菜園村,與村民一起探求高鐵撥款通過後的出 路。前者行不通,因為香港市民或組織者還沒有習得批判資本主義下大型城市規劃或產業規劃的能力,到反高鐵的群眾動員階段,市民能明白的兩組關鍵詞還是「浪 費公帑」或「功能組別壟斷權力」﹝長毛是少數會從批判資本主義的高度反高鐵的政治人物﹞,因此反高鐵的群眾力量在一一六後順理成章轉化為反政治特權及之後 的反地產霸權運動。

選擇第二條路回到菜園村的,除了原來的地區運動組織者外,還有一班八十後高鐵青年。由於反高鐵群眾運動的力量,菜園村村民得到一個難能可貴的機會 ──非原居民農村集體搬遷,重建耕住合一的生活。這個機會令我們可以沿着利東街、藍屋、深水埗和天星皇后的運動軌迹,把民主規劃從示威口號變成真正可以實 踐的事業。剛才我提到,菜園村運動有條件讓我們繼續投入﹝因為反高鐵運動造就了重建家園計劃的可能﹞、值得我們投入﹝因為能進一步提升由市區重建運動種下 的民主規劃種子﹞、而我們也有比以往好的能力去投入﹝因為在市區運動中已聚集了一些有社區營造經驗的運動員、專業人士,參與規劃這個概念亦早已在熱心市民 中廣泛流傳﹞。當然,政府「唔會咁順攤」,重建家園計劃後來因牌照、買地,現在因路權問題舉步維艱,但這些難關亦正正為我們開啟了了解新界鄉村政治運作的 門路。新界鄉村村代表選舉一直沒有進入公共論域,只是偶爾看到有關村代表選舉的暴力新聞,但是,透過菜園村關注組、再加上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和骨灰龕大聯 盟的地區角力,inmedia的民間記者在今屆村代表選舉中將有能力寫出更深入的報道,把長期處於暗室中的鄉事委員會選舉及其在深港融合及新界豪宅化等趨 勢上的關鍵角色牽扯出來。按上述脈絡開展公共議題,用的依然是「以小見大」的手法,只是在群眾運動高潮後的「建立」階段,工作需要更長時間的蘊釀和投入, 而累積起來的東西也未必能立時轉換為有推進力的公共論述,需要等待時機。

長話短說,只能略談菜園村生活館和菜園村巡守隊。以八十後青年為骨幹的菜園村生活館,接上的是另一些社會運動脈絡──在香港較少人談論的永續農業﹝ 聯合香港永續農業關注協會等網絡﹞、在各區默默耕耘的社區經濟實踐、以及按理念共同生活的公社運動。菜園村生活館的實踐是為新界鄉郊保育運動填補空白── 當本地農地被政府的放任政策打殘,主流的保育新界鄉郊論述只剩下「後花園」三個字,菜園村生活館﹝和被地產商及原居民村落邊緣化的在地生產者﹞要做的是將 永續農業、社區經濟和自主生活等理念重新植入保育運動裏面。眾所周知,「後花園」自然保育論述和「歷史建築保育」一樣,可以輕易地被「改良後」的資本主義 區域規劃收編,菜園村生活館、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希望和其他地區社會運動據點聯合,一邊成為難以被主流論述吸收的進攻陣地,一邊突破地區政治壟斷從而拓展 更大的公民社會活動空間。

IMGP4341
菜園村巡守隊──創造新的介入位置。

菜園村巡守隊也不是無中生有的名目,而是參考新界鄉村傳統、中環皇后碼頭運動以及台灣樂生療養院保留運動後創造出來的新介入位置。動員全港各區市民 來到某個特定地方,無論是參與導賞團、音樂會或者巡守,本身就是開放的公共性的體現,來菜園村巡守,就如來菜園村採訪寫民間報道一樣,心裏除了有菜園村, 也必有更大的懷抱,那可能是香港、可能是所有受壓迫的人。菜園村巡守隊作為行動者,其盛載的內容及投入的程度比起遊行或集會參與者又多了一重,參與者在過 程中亦多有收獲,實在有進一步發展和組織的潛力,粉嶺馬屎埔村近日被地產公司迫遷,村民和支援者亦已成立巡守隊,甚至已有人提出成立新界聯村巡守隊,作為 反迫遷的重要支援隊伍。

●低度組織下的地區社會運動擴散,下一步如何?

上一節用了較長的篇幅講解菜園村運動,歸根結柢是希望指出,運動發展過程中,不同陣營的側重有所不同,是走對了路還是走錯了路,請大家評議,可是若 說參與者或組織者變得缺乏公共性,則與事實剛剛相反。另一種很流行的說法是,因為你做了這件事,所以其他事就沒人做了。幾年來在inmedia不斷有人提 出類似的說法,因為你唔寫,所以呢件事冇人寫了。編輯部的一貫回應是:inmedia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對作者並沒有審稿制度,與其等人寫,不如自己試下 寫。「因為你做了這件事,所以其他事就沒人做」,若果要我回應,我會說:現在我正在做的事值得去投入,結果可能是我不能再做其他事,那是事實,也是目前的 組織條件使然,只能寄望更多人自發起來做事,而且香港的確有愈來愈多人自發起來從事地區社會運動,即時想起來的例子有:

○八年至今的尖沙嘴巴士總站保留運動;○八至○九年的大埔龍尾泥灘保育運動;九○年代開始,○九年重燃的粉嶺農村保育運動;聯區反對新市區重建策 略;○九年至今的順寧道重建影響戶抗爭及深水埗重建區參與規劃;今年則有標榜廿一日搞掂的大浪西灣「保衛戰」;民主黨元朗區議員鄺俊宇於九月至十二月在 facebook和元朗市中心發動 的南生圍保留運動;年中開始反對私營骨私龕強徵土地房屋的聯村抗爭;保留政府山運動則有公專聯和中西區關注組牽頭。

如此紛繁多元的城鄉抗爭,按「以小見大」的進路從四方八面衝擊着現有的地方權力架構和中環管治核心﹝當中只有極少數是由大型非政府機構和社福機構領導﹞,令更多市民成為有行動力的參與者,這都是與inmedia多年來的實踐和倡議深深契合。

互聯網令資訊生產、連繫和組織形式重新洗牌,在這個化整為零的時代,人人都識得講:「唔好問點解呢件事冇人理,要問點解自己唔去理。」這種想法在一 開始時很有爆發力,中文大學斬幾棵樹也可以鬧上港台自由phone,並引伸至沒有樹木法的公共議題,但到了幾年後的今天,我們似乎已來到一個新階段﹝或曰 組織瓶頸﹞:反高鐵有幾千人包圍立法會,菜園村反拆遷會有幾百人赴會,前幾年的行動個個熟口熟面,現在大多不認識。當參與人數﹝包括facebook﹞以 幾何級數增多,近年來沿用的「鬆散決策網絡 + 互聯網動員」模式是否已落後於形勢,導致大部分參與者因缺乏指導而難以堅持?在培養有行動力的公民和經營社群方面,inmedia獨孤一味叫人以民間報道 開始介入,在facebook年代是否還管用?現在各區已點起了的火頭較四五年前倍增,「點」和「點」之間又可以如何連結但又不會重蹈八十和九十年代居民 運動聯席衰落的覆轍,對本地政治發揮更大的影響力﹝阿藹在回應中提到的「蕃薯藤」運動﹞,或提出更深刻的政治倡議?facebook擴展了連結的可能,但 也決定了介入的方式和程度﹝join、like、share﹞,有沒有可能因應facebook或inmedia目前的缺點來開發新的連結工具,以促進更 進深的投入?

趕住出門,先就此打住。

菜園村的七一遊行

七一遊行那天菜園村村民在酷暑中給大家送上清涼小吃和草藥,大汗叠細汗;七一雖然快是兩星期前的事了,村民的汗水卻份量依然。假如那天你/妳吃 過村民的冰涼小吃,又或者回家後試過用村民的草藥泡涼茶,你/妳又會否想認識一下食物背後的故事?

論壇|1.獨媒沙龍:我們真的很激!﹣﹣反高鐵運動與基進政治 2.「高鐵角力:香港學懂了甚麽?」3.中文大學基層關注組「基層視角討論會」系列

獨媒沙龍:我們真的很激!﹣﹣反高鐵運動與基進政治

反高鐵運動的苦行及連續多個星期於立法會門外的集會,不單使政府和建制派大吃一驚,連運動的組織者及本地社運團體,都有點出乎意外,亦敞開了本地社 會運動的新想像。幾年前,天星皇后運動裡,幾百個社區保育/人民規劃活躍份子的堅持,雖在警方粗暴清場及秋後算賬的檢控下,沉著了氣,但卻醞釀了新一波的 運動力量。反高鐵的動員,標示著社會改變再不是一些專業社運團體的工作,而是大眾會付諸實踐的行動。社會上個個體,透過網絡資訊,認識社會另一面,並呼朋 引伴、一步一步的走進運動之中。

那邊廂說,這幫青年實太激(偏激、激烈),但這邊廂也說,我們真的很激﹣﹣基進 (radical),從根本的改變。這個討論會就是要整理我們如何地激,如何更激!

主持:鄧小樺

講者:

葉寶琳﹣﹣反高鐵運動裡的基進經驗
梁國雄﹣﹣政黨政治與社運的互動
陳敬慈﹣﹣工人階級與新社運
羅永生﹣﹣基進政治的座標

時間:2010年2月7日下午5點至7點(可延長)
地點:灣仔軒尼詩道 365號9樓,獨媒會址。
主辦:獨媒

(是項活動將有視頻/twitter 直播,詳情稍後公佈。)

————

「高鐵角力:香港學懂了甚麽?」

「高鐵角力:香港學懂了甚麽?」

主辦 公共專業聯盟
香港城市大學當代中國研究計劃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
日期:2010年2月7日星期日 下午2:30至5:30

第一節 (2:30pm):議會運作與公眾期望
主持:梁旭明 (嶺大 文化研究系)
討論嘉賓:吳靄儀、梁啓智、朱凱迪

第二節 (3:30pm): 管治方式與公眾參與
主持:張楚勇 (城大 公共及社會行政學系)
討論嘉賓:羅雅寧、鄭宇碩、陳景輝

第三節 (4:30pm):基建發展與都市願景
主持:黎廣德 (公共專業聯盟主席)
討論嘉賓: 鄭敏華、梁家傑、許寶強

查詢:
李小姐 (E: rcccrc@cityu.edu.hk T: 3442 7331 F:3442 0285)
袁小姐 (E: k2yuen@Ln.edu.hk T: 2616 7484 F: 2572 5170)

~~~~~~~~~~~~~~~~~~~~~~

中文大學基層關注組「基層視角討論會」系列:
一、抗爭與基層
日期:二月九日(二)  時間:晚上七時至九時
地點:中文大學范克廉樓地庫玻璃房(女工小賣店隔離)
講者:長毛、梁淑美
二、基層與反高鐵
日期:二月二十五日(四) 時間:晚上七時至九時
地點:范克廉樓地庫玻璃房(女工小賣店隔離)
講者:朱江偉、朱凱迪

高鐵戰訊:徵集警察「扮示威」及濫權證據

高鐵戰訊:徵集警察「扮示威」及濫權證據

文:朱凱迪


一月十五日晚港督府

立法會財委會在一零年一月十六日通過了高鐵669億撥款,在過去幾天,不同的朋友和團體陸續舉行檢討並思考未來路向,反高鐵 ‧ 停撥款大聯盟將於日內提出一些方向與大家參考。《高鐵戰訊》將會繼續向大家報道行動計劃,及各高鐵受影響地區的維權工作。

●反高鐵 ‧ 停撥款大聯盟呼籲116參與者提供資料

一月十六日後,在facebook和本網站陸陸續續有朋友撰文憶述當晚的情況,其中有些令人非常擔心的事件,包括好戲量的楊秉基見到有疑似便衣警察 混入示威者中間擲樽,然後「收隊」行入警察防線,還有不當使用胡椒噴霧等。反高鐵 ‧ 停撥款大聯盟在未來一兩日會積極蒐集不同的「便衣警察假裝市民」以及「濫用武力」個案,並轉交予本地的人權機構及立法會議員跟進。若你有目擊事件,拍了照 片或錄像,請用紙筆寫下,並電郵stopxrl@gmail.com留下聯絡方法,我本人或其也大聯盟核心成員會與各位聯絡,蒐集有關資料。留意,基於保 密及安全考慮,各位不要將資料以電郵送出﹝楊秉基在公布消息後,其位於旺角的文化商店遭神秘爆竊,被盜的主要是電腦和資料儲存工具,如相機memory card﹞

●一月十六日至十八日期間三個聲明

一﹞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傍晚,669億撥款通過後

今天,立法會通過了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撥款。這筆撥款是一份死亡宣告,但死亡的不是菜園村,不是有良心的香港人。死亡的是,曾蔭權政府!以及功能組別這群政治僵屍!你們去死吧!

六百六十九億是銅臭,破壞生態的高鐵是廢鐵,最終不會敵得過時間洪流。相反,我們生機勃勃、萬年永續,包括菜園村所代表的社區生活,香港人的直接民主訴求,是香港人提出對「發展主義」的挑戰,是人民的赤子之心。

曾蔭權這個特區政府擺出一副表面開明的姿態,卻承襲過去殖民主義的強權性格,吸納現在北京政府的專制養份。曾蔭權政府靠著跟它狼狽為奸的功能組別,靠著壓制普選議席的增加,把立法會當成是橡皮圖章,延續自己的行政主導,延續大商賈的特權利益。

然而,這次反高鐵運動是和熙的陽光,把香港的政治黑暗與醜態暴露於人前。經過連日的萬人包圍立法會與議會辯論,政府的高鐵方案何止是千瘡百孔,它引爆連串一直纏繞香港的制度問題:

-有家有根的村民被屈成「寮屋居民」;
-包庇特權利益的功能組別議員只管飲紅酒打高爾夫球;
-基建只是大型地產與工程公司的分贜遊戲;
-高鐵西九站成就超級地王,製造交通大災難;
-大白象基建有增無減錯完又錯;
-政府隱瞞資料蒙混過關;
-環評與工程顧問公司嚴重利益衝突… …

這些問題,可謂罄竹難書。我們有泛民議員可以問問題,但沒有足夠的反對派議員,阻止這些問題發生。議會內實在有太多保皇派議員,為政府護駕,驅趕泛 民議員盡快表決,廢除立法會作為監察政府的僅餘功能,於是,政府官員可以安心做人肉錄音機。這一切只是統治階層自欺欺人的鬧劇,騙不到人民!

我們萬人包圍立法會與禮賓府,開創了香港民主運動的新一頁。立法會從來沒有如此實踐過直接與參與式民主,禮賓府門外從來沒有這樣快樂活潑的群眾聚 集,一個村落、一項基建,從來沒有牽動過如此多人心。反高鐵運動、保衛菜園村抗爭不會就此結束,更會遍地開花,不管是普選運動、社區運動、工人運動、保育 運動、教育運動… …,我們不要為當下小小的挫折而氣餒,我們要為未來歡呼!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我們的同路人一定愈來愈多。


二﹞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晚,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

一個和平的集會、一個卑微的訴求、一萬個以上市民的呼聲,竟然因為問責官員曾蔭權和鄭汝樺拒絕和群眾交代,為何在數以萬計市民以和平理性的形式要求政府撤回高鐵撥款方案,但卻被一小撮橫逆民意的保皇黨議員強行通過的情況下,演變成為警察以暴力清場的混亂場面。

在立法會外集會的市民,以苦行的方式包圍立法會,是公民抗議立法會不公義議決的合情、合理、合法行動。我們的行動,一直堅持和平、理性、安靜。但警 方在事先全無警告的情況下,一開始便以對付暴徒的手法,使用胡椒噴霧對付苦行的朋友,並且以防暴隊和機動部隊粗暴清場,不少市民已因此而受傷。原因只有一 個,就是由市民公帑供養的政府問責官員不肯向市民交代,由納稅人支付薪酬的警察以暴力對付市民。

我們希望傳媒可以客觀報導事實,讓全港市民知道真相,清楚認識我們全無認受性的政府的真面目。

在暴力面前,我們不會退縮、不會畏懼,在荊棘滿途的未來,仍然會堅持信念,一步一步,保衛我們的家園,建立我們理想的社會。


三﹞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晚:誰更應該反省?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對特區政府發言的回應

香港特區政府幾名高層官員今日高調攻擊一月十六日在立法會外示威的市民,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回應如下:

一﹞特首曾蔭權說示威市民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要求示威者反省,我們對此說法感到不可思議。高鐵香港段的規劃和諮詢過程,以至由不民主功能組別控制 的立法會的審議,已經徹底暴露了特區政制的腐朽及向既得利益集團嚴重傾斜。反高鐵現方案的市民盡心盡力推進政府施政民主化,體現了愛香港愛民主的核心價 值;政府的遮羞布被揭開,激起民怨沸騰,曾蔭權政府居然不知反省,反而指謫市民,根本是本末倒置。

二﹞運輸局長鄭汝樺表示,自己在十六日晚有意願與示威者討論,只是警察以安全理由阻止。我們必須澄清,當晚大聯盟曾透過警方和多位立法會議員與鄭汝 樺聯絡,要求她出來與示威者對話,但鄭汝樺整晚都沒有作任何回應。身為主事官員,鄭汝樺一直迴避反對聲音,隱瞞資訊,強行上馬令社會撕裂,本應為事件負上 最大的政治責任,鞠躬下台。鄭汝樺早就應該從善如流,回應民怨,但她居然待到強行通過撥款後才作個假惺惺的辯解,是明副其實的「佔了便宜還賣乖」,可謂無 恥至極。

三﹞保安局長李少光指「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破壞社會安寧」,這是誤導公眾的說辭。大聯盟在通過撥款時呼籲市民圍繞立法會作「宇宙大苦行」,向政府和 立法會保皇派議員表達撤回方案的訴求,這是市民應有之公民權利。可惜,警方在立法會四周設下重重鐵馬,阻攔市民前進,致令市民鼓譟,責任全在警方。更過份 的是,警察在不必要且沒有事先警告下使用胡椒噴霧,進一步激起民憤。

政府這管治班子,多年來在政策上的暴力,破壞了不少舊區又將破壞菜園村等小市民的安寧,視民如草,我們對此強烈要求有關官員深切反省,並嚴正檢討社會深層矛盾的根源,和撤回高鐡方案,勿再逃避責任,轉移視聽。我們再次嚴正要求,政府立即撤回高鐵方案!

短片|斷食青年.1月16日

到了第100小時, 斷食的人都似乎在睡覺了, 等了好一下子, 才等到兩個睡醒的人–包括昨天在立法會旁聽席暈倒的寶兒…

消息更新:20:59請馬上到立會門外電車路增援!

03:00 葉國謙接受now訪問批評示威者破壞秩序, 影響議會運作; 馬嶽接受now訪問指這些年青人欠缺組織, 政府即使找到對口人事先對話, 也不代表一批年青示威者不會衝, 並擔心長遠來說, 多次和警察肢體衝突, 會導致示威者和警察雙方結怨。

02:45立法會集會完畢, 人群開始散去

01:10 所有示威者得悉鄭汝樺已離去, 已全部返回皇后像廣場集會, 約仍有千多人。

00:30鄭汝華、邱誠武及保皇黨議員在警員護送下搭地鐵, 之後地鐵口就落閘。

23:28示威者呼籲:到电車路的話, 請到停車場出口靜坐! 能否舊中銀的朋友多聚到停車場出口的小據點!!! 舊中銀突然增加了警察,這邊只有不足一百人,大會呼籲皇后像廣場的人過這邊來23:31反高鐵戰訊: 電車路那邊多了很多警察

23:23 皇后像廣場地鐵口出到

2200 有高級警司走上立法會,研究清場安排 (twitter@galileo44)

2156 有議員(詹培忠,黃國健,潘珮璆,張宇人,林鍵鋒等人)已經皇后像廣場側,乘地下鐵離開 (twitter@galileo44)

21:38示威人士再call增援
另, 不要搭路面車, 搭地鐵, 並在置地出口才有得出!

21:00可以的話, 請買大量乾糧和水支援正在封路而被圍困的示威者!!!!

老中青反高鐵(三集)

絕對不只年青人!快些去現場吧!!!

最後那位伯伯, 一句: 一介書生,請纓無路, 之後無言, 尤是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