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菜園新村’

[影像故事]菜園新村‧波叔的家園生活

2011年5月菜園村被清拆,村民無奈遷出紮根50年的家園,搬到由47戶村民合力購買的新土地,住進港鐵借出的臨時組合屋。直到現時,規劃逾一年的菜園新村還未興建,村

­­民一方面要適應炎暑裡組合屋的酷熱環境,另一方面要為建村工程絞盡腦汁,每星期最少六小時的會議,從房屋結構至水利設施,一切由民間力量(村民和專家義工)承擔。

集體搬村,村民努力保衞的是家園。
===============================

菜園新村導賞團 (逢星期六及隔個星期日)接受報名
菜園村導賞團回來了!這次我們不是談一條面對迫遷危機的​新界非原居民村,而是看一條「村」如何死裡逃生,如何重​建生活和生計。要復興香港農業,就要復興香港的農村,菜​園新村的建立,會否成為香港新農村建設的開始?

之 前菜園村導賞團的收入主要用來支援反迫遷運動。到了建​設菜園新村的階段,我們其中一個目標是在村內建立小型社​區經濟系統,增加村民收入,令他們可以留 在村內工作,所​以,導賞團的團費大部分會分配給參與勞動的村民和支援者​。扣除這部分後,餘額(大約一至兩成)會撥給「菜園新村​農業先鋒隊」及即將成 立的「菜園新村綠色生活社社區產業​小組」,作為新項目的開發基金。

日期、時間:
一一年八月六日起
逢星期六 下午三點 至 傍晚六點

一一年八月十四日起
隔星期日 下午四點 至 晚上八時

集合地點:
錦上路西鐵站 C出口

主辦:菜園新村農業先鋒隊

導賞員:
菜園村支援組成員及村民

重點:
新界鄉村發展史、菜園新村規劃介紹、菜園新村農業先鋒隊​農田

名額:三十

收費:
逢星期六下午團 — 每位六十元 ﹝包茶點﹞
隔星期日黃昏團 — 每位一百元 ﹝包晚飯﹞

報名:
choiyuensupportgroup@gmail​.com

〔影像故事〕菜園新村.耕田生活

菜園新村.耕田生活

菜園新村.耕田生活

菜園村村民搬進新村已四個月,慢慢開始耕一點菜園。
我們請來明仔來為大家作嚮導介紹村民的農耕生活。
明仔平時很害羞,唔聲唔聲咁。但每當村民叫到,村裡樣樣事情都幫手,現在更有「小村長」之稱號!

拍攝及構思:明仔
剪接協力:楷、舜怡
8/2011

菜園新村導賞團 (逢星期六及隔個星期日)接受報名

菜園村導賞團回來了!這次我們不是談一條面對迫遷危機的​新界非原居民村,而是看一條「村」如何死裏逃生,如何重​建生活和生計。要復興香港農業,就要復興香港的農村,菜​園新村的建立,會否成為香港新農村建設的開始?

之前菜園村導賞團的收入主要用來支援反迫遷運動。到了建​設菜園新村的階段,我們其中一個目標是在村內建立小型社​區經濟系統,增加村民收入,令他們可以留在村內工作,所​以,導賞團的團費大部分會分配給參與勞動的村民和支援者​。扣除這部分後,餘額(大約一至兩成)會撥給「菜園新村​農業先鋒隊」及即將成立的「菜園新村綠色生活社社區產業​小組」,作為新項目的開發基金。

日期、時間:
一一年八月六日起
逢星期六 下午三點 至 傍晚六點

一一年八月十四日起
隔星期日 下午四點 至 晚上八時

集合地點:
錦上路西鐵站 C出口

主辦:菜園新村農業先鋒隊

導賞員:
菜園村支援組成員及村民

重點:
新界鄉村發展史、菜園新村規劃介紹、菜園新村農業先鋒隊​農田

名額:三十

收費:
逢星期六下午團 – 每位六十元 ﹝包茶點﹞
隔星期日黃昏團 – 每位一百元 ﹝包晚飯﹞

報名:
choiyuensupportgroup@gmail​.com

照片: benny攝

菜園新村最新消息:遷入臨時屋-蓽路藍縷建新村

文:朱凱迪

2011-05-23 14.57.03
菜園新村臨時屋更新了村民的關係,一個新的群體成形中。

對上一次寫菜園村最新消息,已是兩個月前,其時村民仍在石崗菜站對面的舊村,日日受工程噪音困擾,但另一邊廂,村民對於遷入臨時屋也有疑慮,擔心不習慣環境。兩個月後,村民已經在臨時屋安頓下來,開始集中精力籌備建設及經營新村。村民和支援者都知道,我們是帶着很多香港市民的託付重建家園,必須用心走好前面的道路,為香港鄉郊的永續社區發展努力。新界不一定要被豪宅丁屋和露天貨倉瓜分,新界可以有更好的未來。

photo 151
從大欖水塘引水道向北俯視菜園新村臨時屋。

菜園新村臨時屋總共有十八幢,分北南兩區,北區有七幢十三個單位,南區有十一幢廿二個單位。港鐵為求村民盡快搬走,在村民於去年十二月買入的土地上日夜趕工,二十天左右就搭好臨時屋,要村民先入住,再慢慢處理日常生活的問題。村民自發地統籌各項工作,例如裝電器、裝電視天線、申請電話服務、轉郵遞地址等等;人之外,還要急忙地安置十數隻狗和貓,村民在新村的果樹林圍了一圈一圈鐵網,讓牠們暫時棲身。

2011-05-05 17.34.36
菜園新村狗隻臨時棲身的地方。

●新的空間 新的群體

菜園村從一零年二月有九十戶參與重建家園計劃,到最後剩下四十七戶。中途放棄的村民不單是提早離開菜園村這個地方,也是把自己一家從幾十年的社群中撕裂開去,當中的苦楚不足為外人道;而經歷一次又一次撕裂剩下來的菜園村社群,亦都遍體鱗傷,只能懷着「衝過去先算」的勇氣繼續生活、示威和規劃新村工作。到了一一年三月下旬,我們決定放下「先建後搬」的護村原則,提早遷入臨時屋。組織在立場上一退再退,實在迫不得已,因為我們感覺到,留在舊菜園村多一天,發生無可挽回的意外的風險就愈來愈大──在三月初,幾乎每天都有突發事件,或有人受傷、或有人被捕。

遷到菜園新村臨時屋後,大家才明白了一個事實:舊的菜園村已一去不返,和菜園村空間一起成長的社群亦已瓦解了,剩下來的人,要帶着過去兩年半因共患難而生的互信,在新的空間重建新的生活社群。這個新的空間跟菜園村很不一樣,之前是各家自成一閣的「散村形態」,臨時屋群則是「集村形態」,一出家門口就是公共空間。村民之間的物理距離突然拉近,本來以為會生出很多矛盾,結果,大部分人都很喜歡,大家都很懂得利用公共空間,生出各種各樣新的關係和活動,為新社群提供了黏合成形的機會。例如,臨時屋南區中間的空地,就成了一個多用途地帶,村民會在這裏開會、吃飯、聊天、小朋友會打羽毛球,長者也打算在早上搞早操班。本來一輩子也沒有聊過天的老村民,突然成了好朋友,並在生活上互相支援。

小孩子就更開心,原來很多家長都為小孩子另外準備住處,包括林富昌的女兒、巫進嬌的孫兒、村長珍的兒子、黃文耀的兒女,害怕臨時屋的環境太惡劣。沒想到現在小孩子都愛極了這個有山有水有田有天的地方,迫父母帶他們到菜園新村臨時屋住。臨時屋因為彼此接近,家長也很放心。這些都是意料之外的得着。

2011-05-19 18.39.15
臨時屋南區中間的空地,成了多用途地帶。

2011-05-28 19.49.44
吃飯。

2011-05-14 22.13.12
開村民大會。

DSC00604 (2)
小孩打羽毛球。

菜園新村的建築師王維仁教授在去年年初時,曾經提出集村和散村兩種概念供村民討論。當時菜園村民二話不說就選擇了散村,覺得集村彼此住得太近,沒私隱云云。在經歷過臨時屋這個階段後,如果再問村民一次,他們很可能會有新的體會。前幾天就聽到村民曹送娣說,以後住得遠了,沒有現在﹝臨時屋﹞那麼方便,可以一呼百應﹝黎飲湯呀!﹞。

集村1
香港大學王維仁教授在去年初與村民一起思考菜園新村的規劃方向時,曾經提出集村和散村兩種模式,上圖為集村模式,意指房屋聚在一塊興建,闢出更大及完整的地塊作耕地及公共地方,傳統中國氏族農村多以集村模式營建,如香港新界的圍村。下圖為散村模式,房屋較分散,耕地分到各戶去。這種模式是以家庭為單位的戰後新來港農民建立的常態,例子可見粉嶺馬屎埔或上水丙崗,無獨有偶,此模式也跟美國的郊區住宅很接近,七十年代尾由加拿大財團引入香港新界﹝錦繡花園﹞,現被視為豪宅。(王維仁建築設計研究室提供)
散村1

●永續生活的建立 從細節做起

菜園新村希望走出一條香港農村永續發展的道路。當然,和志同道合者營建的生態村不同,菜園村民對永續農業和參與式民主的認知和認同度有淺有深,村民在很多方面的價值觀跟香港主流社會無異,例如認為農業好難搵到食,但他們基於對彼此的信任,較一般社區容易達成協作共識,對新的生活習慣並不抗拒,對土地也保有農民的觸覺。菜園村關注組希望利用在臨時屋生活這段期間,逐步建立永續社區的生活習慣及在地產業,目前已開展的計劃包括家庭廚餘回收堆肥,還有老村民開耕。

組織方面,菜園新村設立了兩層架構,第一層架構是菜園新村有限公司,由戶主出任股東,唯一的任務是持有菜園新村的公共土地,並確保公共土地不會被變賣。第二層架構是非牟利的菜園新村綠色生活社,所有村民及經村民推薦的社會人士可成為會員,生活社有四個宗旨,包括一) 推動香港永續農業社區發展、二) 推動永續農業教育、三)推動社區經濟及村民就業、四)管理公共設施,落實參與式民主,為落實這些目標,生活社將成立五個小組,包括財務小組、公共設施管理小組、宣傳及教育小組、社區產業組及居民生活康樂組。我們希望生活社能在七月內正式成立,並在第一屆會員大會上推選出七名執行委員。

2011-06-02 16.06.00 (2)
「這不是垃圾筒,是廚餘筒!」新界鄉郊地區人口增多,垃圾收集系統散亂,菜園新村的廚餘回收計劃和廢物分類成功減少了垃圾量,將來希望可以推廣至附近鄉村。

0609 (2)
菜園新村的老人家,利用每日黃昏時間,合力將新村旁邊一塊幾千平方尺的荒廢耕地清理好,準備恢復耕種。新村的首個目標是達到蔬菜供應自給自足。(BENNY攝)

●磨人的生活難題:雨水、污水、食水

村民團結產生的能量令人鼓舞,但新村臨時屋也為村民帶來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煩,無獨有偶,大多數麻煩都是與水有關。首先是雨水,由於新界鄉村擴展得很快,原來可吸去大量雨水的農地不斷減少,導致向下流的水量增大,超出了簡陋的去水渠的負荷,臨時屋周邊地帶已多次水浸。菜園村民被鄰居視為水浸的罪魁,但渠道問題涉及其他私人或政府土地,必須政府山手才能解決,但運輸局對村民說,不認為水浸問題很嚴重,就把事情拖着。

IMG_0257
每逢大雨,菜園新村旁的丁屋就水浸。居民埋怨菜園新村村民帶來麻煩,但由於政府不出手解決問題,村民也不能根治問題。

雨水之外,更麻煩的是污水排放。四月港鐵設計臨時屋時,設定了一個運作費用非常昂貴的污水處理系統──所有廁所及廚房的廢水污水通通會導入三個密封的大缸,水一滿就要請吸糞車來吸走。吸糞車來一次要一千五百元,現在平均每兩天就要吸三車,有時更要天天吸,每個月單是吸糞費用就接近十萬。後來更發現理應密封的水缸因為裝得不好,有地下水滲入,而大雨水浸時水又會湧入缸中,結果吸了等於白吸。政府不承認這是設計失誤,不願意承擔排污費用,村民每家平均要支付每月二千元排污費(現在一直拖住數先),求助無援。

2011-06-02 16.05.37 (2)
令村民頭痛非常的污水缸。四個綠色燈全亮時就要叫車來吸,每車盛惠一千五百。

最荒謬的是,港鐵在起初替村民申請了臨時食水供應,現在港鐵打算撤出,村民申請將水錶轉名,竟然被水務署拒絕,說港鐵申請時是「地盤用水」,但菜園新村臨時屋是家居用水,不可以轉名,村民必須另外用兩至三個月時間重新申請。現在港鐵截水在即,菜園村民面臨缺水危機,可能要從山上擔水用。

政府官員過左海就神仙,名副其實打完齋唔要和尚。

菜園村支援組員陳彥楷將菜園村第二部紀錄片取名《蓽路藍縷》,典出《左傳‧宣公十二年》,比喻創造事業的艱苦。從巡守到搬到臨時屋,確是難而又難,艱苦的建村之路遠未有完,但我們已學會笑着應對。團結就是力量,菜園村與香港的進步力量緊密相連,我們不會只管村務,不理社會。七月一日大遊行,菜園村民將會和去年一樣,在灣仔集成中心門外派送解暑小吃,以報答市民的支持。

final
菜園村紀錄片之二《蓽路藍縷》封面。

二零一一年四月以來菜園新村事件簿
四月起
兩名村民參與「永續設計課程」,為未來菜園新村的農業計劃打好知識基礎
四月十一日
菜園新村工程發出招標書
四月底至五月初
分批遷入菜園新村臨時屋,並開始在屋旁種菜
五月中
村民開始集體回收廚餘,一來減少垃圾,二來為未來的農業計劃預備肥料
五月中起
到菜園新村周邊地方物色農地,希望租用
五月廿九日
村民大會初步同意成立非牟利公司「菜園新村綠色生活社」,負責新村管理、產業經營及推廣永續社區實踐
六月下旬
成功租到附近二萬多尺農地,「菜園農業先鋒隊」即將開工
七月一日
村民參與七一大遊行
七月下旬
預計菜園新村正式動工

相關文章
菜園村一一年四月中消息:新村臨時屋動工 村民四月底開始遷入
菜園村關注組一一年二月九日聲明:路權疑難未釋 要求與政府協定遷村時間表
菜園村十二月中消息:政府聲稱年底強拆15復耕戶 新村被封路重建路艱險

菜園村十一月四日第一階段清場:信息混亂,痛苦開始﹝菜園村最新消息一﹞

IMG_4348
十月廿四日晚菜園村村民大會,村民為到十一月四日地政總署的清拆行動而憂心。

系列前言:菜園村自救運動從二零零八年底至今,已經足足兩年,在輿論耐性愈來愈短的今天, 不到真的拆屋那一日,港聞記者似乎都不會再來。那時市民大眾又會從電視看到那些短暫的公式化畫面,不得已為菜園村事件下個公式化的結論:發展就有人犧牲, 要以大局為重。菜園村支援組的成員預想,到時應該有很多不滿主流媒體簡化報道的市民在網上鍵入「菜園村」搜尋更深入的報道,本系列就是希望在十一月四日第 一階段清場前,比較詳細地介紹這兩年的抗爭組織工作,以及迫遷前村內最新情況,一來讓公眾可以理解社區自救運動的意義,二來亦是為正在或將會發生的城鄉社 區抗爭保留經驗。

昨日﹝十月廿四日﹞的石崗菜園村每周村民大會特別熱鬧,最多人時差不多有七十。眾人面上都露出擔憂之色,因為地政總署在十月十九日再次發出告示,指 村民「須於2010年11月1日之前停止佔用有關土地和構築物」,及「清拆行動將於2010年11月4日(星期四)進行」。菜園村關注組的成員對政府發出 這道一刀切的命令感到詫異和憤怒,因為政府不單不在重建家園工作上替村民開路,更違反承諾,要把村民的後路也封了。

●自相矛盾的官話

一方面,在重建家園的工作上,政府選擇站在一旁看戲,逼村民自己面對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另一方面,自從一零年二月份關注組宣布重建家園計劃開始, 關注組就強調菜園村必須先待新村建成後才清拆﹝即「先建後拆」和「只搬一次」原則﹞,避免村民在短時間內受兩次搬遷之苦,訴求已經講得清清楚楚。到了九月 二十日的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當着立法會議員和菜園村關注組成員的面,承諾會以「人性化」和「彈性」處理搬遷過程,容許暫 未能落實搬遷計劃的村民暫留村內。當時村民認為,正因為官員明知村民沒可能在短時間內搬出,政府責無旁貸,所以態度才會稍為軟化。沒想到副局長話音剛落, 那邊廂地政總署就按《土地條例》發出一張沒商量餘地的搬遷通告。村民被政府逼入進退兩難的局面。

地政通告
地政總署十月十九日發出的新清拆告示,指明所有人都要在十月四日被迫遷。

有法律界人士向筆者表示,其實按照終審法院在「吳小彤案」﹝HCAL81/1999﹞ 有關合理期望﹝legitimate expectation﹞的闡釋,既然邱誠武代表政府在立法會上承諾讓村民在不同時間遷出,村民便有「合理期望」政府不會一刀切地要所有人在同一日搬走。 因此,村民有理據向法庭覆核地政總署按《土地﹝雜項條文﹞條例》指令要所有人在十一月一日前搬走的通告﹝見下圖﹞。

IMG_3945[1]
地政總署在一零年九月廿九日第一次發出通告,指令所有菜園村村民必須在十一月一日離開,到了十月十九日,再發出新通告,講明在十一月四日拆村。

關注組代表在十月十九日致電地政總署官員抗議,指出政府公告與運輸局官員發言相矛盾,將會引起村民恐慌。運輸局轄下的路政署翌日﹝十月二十日﹞突然 向菜園村民印發第十四期《菜園村居民通訊》,提出與地政總署通告截然不同的說法。通訊說,政府「會分階段在菜園村進行清拆和收地工作……會在11月4日展 開進一步的清拆工作,先收回空置土地、農地、從事商業或工業活動的相關土地、已完成搬遷準備村民的構築物等……除非村民有特殊需要和已經取得地政總署的同 意,否則應該在這日期前遷出菜園村。如村民有特殊困難,可以隨時聯絡地政總署的前線人員。我們會在不影響工程進度的前提下,盡量人性化地處理個別個案,希望可以作出互相配合的安排。」

1020通園通訊
路政署在十月二十日,發出內容與地政總署通告不同的居民通訊。村民應該跟哪個部門去做?還是兩個部門都要反抗?

從一連串官方通告和官員發言看來,政府是希望透過不同部門發出分量不同/法律效力的訊息,站穩在進可攻退可守的位置。對外發言由運房局官員負責,講 一些較軟化的公關套話,以抵住輿論和議員的詰問。對村民則硬軟兼施,先由地政總署發一封強硬的、有法律效力的通告,令村民人心惶惶,再由路政署發出態度較 軟化、但句子意思含混的《居民通訊》。後者只是把強硬的收地政策裝飾得漂亮一點,說如果有個別村民有特殊理由向地政總署請求,地政總署會考慮酌情處理── 但這不是個別問題,也不是酌情問題,這明明是幾十戶參與重建家園計劃的村民「先建後拆」的集體需要,怎可以容讓政府隨時翻臉不認人?更令人難過的是,菜園村村民在極度無奈的情況下決定放棄家園,重頭開始建立社區,但在搬遷期限的問題上,政府在《居民通訊》居然說,酌情的前提是「不影響工程進度」,而不是令被迫遷村民有一個好安排,不用在短時間內被迫遷兩次。

●團結是力量 成立菜園村巡守隊

面對着步步進逼的地政人員和警察,村民只能團結自救。昨日村民大會一致通過菜園村關注組的立場:在十一月四日,任何有居民的地方都是「未完成搬遷準 備」,政府不能強迫人離開。在強大的壓力下,預料在十一月四日前後會有好一些村民搬走,對於要等待菜園新村建設的五十戶、仍未得到妥善安置的十多個租戶, 以及其他未談妥補償方案的村民,他們將會面對愈來愈惡劣的居住環境,要堅持留下直到新居安排好,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氣。村民大會決定由村民和支援者共同成立 「菜園村巡守隊」,在十一月四日前後開始日夜在村內巡邏,以維持治安,並防止政府人員騷擾村民。巡守隊的第一項任務,就是要在十一月四日召集村內村外人 士,按着菜園村關注組的立場,保護「未完成搬遷準備」的村民,以及監察政府人員的工作。

以紫田村的清拆為鑑,政府在第一次清場行動後,每三個星期至一個月就會再來一次,逐步拉散社區,紫田村在第三次行動就失守了。因此,石崗菜園村村民 就算頂住十一月四日的清場行動,前面的路也會愈來愈艱難和令人懼怕,村民現在只盼望菜園新村的土地能夠盡快成交,新村建設工作盡快動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