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石棉’

菜園村最新消息:政府亂拆石棉屋.菜園村民力抗陰招逼遷

文:葉寶琳

轉自獨立媒體

十二月十五日運輸局向菜園村民提出要於十二月底前收回十五戶打算遷往菜園新村的復耕戶,政府還沒有通知村民具體日期的同時,今日(十二月廿八日)又 再前來石崗菜園村進行收地、拆屋和處理石棉的工作。前天(十二月廿六日)村民發現政府違規清拆村內石棉屋,因此今天政府於假期後重新開始工程時,村民再次 停止他們的工程,要求局方解釋事件,並抗議這幾星期以來高鐵人員及承辦商揮刀恐嚇、拆屋、截水截電、甚至是離奇火災等粗暴收地、變相迫遷村民的行為。

今天三十位村民和巡守隊已經成功阻止四處工程:包括三處處理石棉屋,和一處拆屋工程。至今,石崗菜園村內仍有近二十戶石棉屋,拆掉石棉屋同時破壞村 內環境,村民和巡守隊要求政府解釋亂拆石棉屋事件,並停止所有影響村民現時生活環境的工程,承諾先解決現時村民的安置問題,否則村民和巡守隊定會停止所有 變相迫遷村民的工程。

十二月十五日的三方會議,運房局官員同意若空置房屋旁有人住,都可以不拆。但想不到,這邊廂局方才承諾,轉個頭就在二天後的十二月二十日星期一拆去 四間屋。 今日下午,巡守員在菜園南村發現有工人駕挖泥車拆屋,其拆碎瓦礫一度封住該處通往錦田公路村口的主要道路,村民即時阻止。
照片 014

前天(十二月廿六日),本村村民和巡守隊發現在菜園北村有一間石棉屋鄧家遭違規拆卸(註一),今日去到該現場時發現工人在沒有穿著保護衣物及戴口罩 的情況下執拾石棉瓦碎片(註一),於是我們阻止工人繼續搭棚,希望他們能夠請示上級關注組的訴求,可是整天承建商都沒有任何回覆。

一零年十二月廿六日菜園北區攝
一零年十二月廿六日菜園北區攝
一零年十二月廿六日菜園北區攝
十二月廿六日, 菜園村關注組成員往菜園村北的高鐵工程範圍視察. 關注組成員發現, 有承判商在清拆石棉房屋時, 違反相關法例及守則, 包括沒有密封工地, 以及隨處棄置清拆下來的石棉塊.

一零年十二月廿八日巡守
載着港鐵頭盔的工人, 今早在沒有任何保護裝備下,徒手在現場檢拾石棉塊

及後我們去菜園北村另一處村民的家,業主陳先生仍未將地及屋交給地政署,工人就已開工,將陳的石棉屋圍布,其間警員甚至連同工友迫村民就範交屋,其他村民和巡守隊合力制止,期間僵持了近兩小時,至中午十二時,工人停工。

另一邊廂,在菜園南村亦有工人在石棉瓦頂房屋週邊搭棚,準備拆屋的工序,村民認為政府既未就先建後拆作出承諾,亦沒有對政府違反承諾,胡亂在村內拆屋作出交代,因此也停止了工人的行動。

註一:環保署就石棉的指引
問: 為什麼只有註冊石棉承辦商才合資格處理石棉清拆工作?他們又會怎樣做?
答: 波紋石棉瓦片的石棉纖維多與物料的基層構造物緊緊結合,因此,在正常使用時,散發石棉纖維的危險性不大。註冊石棉承辦商在拆除石棉瓦片時,會採取足夠的預 防措施防止石棉纖維散發,故涉及的風險很低。該等措施包括:分隔工作範圍、提供除污設施、盡量避免使瓦片碎裂及於清拆石棉期間充分灑水。此外,亦須採取一 些安全及健康措施,如聘請一名全職註冊石棉監管人為工程作連續性監察、提供防護衣物及呼吸防護設備予工人穿戴以保障健康和在工地附近作空氣監察。如果要拆 除的石棉瓦片上有一水泥層,應將石棉瓦片小心分開為可易於處理的尺寸,以便包裝及棄置。其中一個做法是先用鑿子沿石棉瓦片接口或一方便的界線,將水泥層鏟 掉,然後將仍然蓋有水泥層的石棉瓦片沿已鏟掉水泥層的界線分離除下。所有產生的水泥碎屑應立即清理並放入袋內,然後當作石棉廢料棄置。

廣告

抗爭十四載 恆地連環律師信針對馬屎埔村民

轉貼自獨立媒體: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7395

與發展商抗爭已達十四年的粉嶺馬屎埔村民關漢貴先生及陳基裘先生,於六月十八日再度被恆基告上法庭(案件編號DCCJ2393/2009)。一眾馬 屎埔村民、關注新界東北未來發展,以及收地製造石棉塵事件的團體,將會於上午十時正在灣仔區域法院門外聲援被告村民,並以表關心。

事源,恆地於十年前政府公佈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後積極囤地,粉嶺北一帶村民陸續收到以《業主及租客條例》律師信,要求居住數十年的村民/農民搬走,關 生更在參與了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諮詢會後被要求立即在7天內「交吉」。關生不滿恆地所為,認為政府透過現行計劃協助發展商村內收地,莫視當地村民的居住 權,於是不像其他村民一般被其嚇走,繼續與恆地在法律程序頑鬥,同時提出申索早前恆地黃浩明曾答應當地村民的賠償安置。直至今年四月,恆基因關生的農地租 約及成功申請法援之後,恆地知難而退,立即停止控告關生。然而,近日又收到恆地的法庭信,指控早前爭取權益的申索令增加了他們的工作,要求向關生索償,行 內人士估計要約十萬賠償金(時序詳見附表),再次找理由狀告當地村民,不斷以龐大法律資源消耗及村民的心力,威逼村民毫無賠償搬走。

問題一、村民因上庭壓力病患連年

十多年與發展商鬥法的影響,已令村民們心力透支,身體受到龐大壓力。關生自開始法律程序以來不斷看醫生,醫生紙隨著法律文件的厚度增加,這十年內腎 部開始出現問題,曾入院兩星期,輾轉上過廣州求醫,現時腸亦發現有問題,出庭當日要入QE深入檢查。

關生父親關炳多年來受收地及連串法庭事件影響,已經需要看老人精神科,亦曾因壓力而出現自殘,由本來一位健碩農民變得只剩下60磅,再要出庭的話恐 怕會不久人世。關老太亦過慣了村落生活,要求她搬離上樓亦對老人家身體造成莫大影響。

問題二、突興訴訟影響石棉事件口供進度

是次法律程序疑與近日環保署跟進恆地因在當村製造石棉塵有莫大關連。

今年四月,禁止石棉聯盟曾與村民落村初步了解石棉事件,恆基職員曾直接找關生問是否帶外人來看石棉,並說事件可以私下解決,大事化小。石棉事件曝光 之後,甚至稱可以換一塊有木屋的地搬走,威迫利誘,希望萬事有商量,不要「攪野」。

村民兩個星期前收到環保署消息,要求關生在6月14日就石棉塵事件落口供。上星期四 (6月10日)則收到恆基的律師信,要在18日當天上庭,過程中「軟硬兼施」,導致14日村民未能提供口供及相關資料,阻礙了政府解決村內石棉塵問題的進 度,影響區內市民健康。

問題三、收地破壞粉嶺北農業生境

馬屎埔村未有像其他非原居民村因收地而將自然環境填泥,有賴於村民堅守土地家園阻止發展商將土地用途改變。

關氏一戶在馬屎埔村口附近附近種植一片萬尺本地果園十多年,主要種荔枝、龍眼及桑樹等果樹,而同日也被狀告的另一名馬屎埔村民陳生陳基裘則在村內路 邊一帶附近種了一片萬多尺蕉田約十八年,一直都令當地自然環境得到保護,提供了地方給雀鳥棲息覓食。若非他們在村邊路旁的堅持,很容易就會如附近村落(如 天平山村貨櫃場)一樣,一直朝向村內的土地填泥,破壞整帶的農業生境。

對於連串的法律打壓及收地迫遷,村民已經忍無可忍,亦清楚對方將有龐大法律資源針對村民。關生形容「人生有幾多個十年」能夠與發展商對抗,表示經當 日答辯後將會堅持到底,希望能保住一片綠色鄉郊環境及村民應有的居住權,並要求停止對村民的打壓。


時間:

– 關生及陳生會在9時半於灣仔區域法院提堂答辯 ,當日關老太也會上庭。
– 約十時正,其他村民及關心事件的團體及朋友會在區院門外一起問候村民,並由村民及相關朋友發言。當場亦會派發答辯書。
– 下午,關生將會入QE看病。

參考資料:

恆地炮製石棉塵毒害粉嶺村民事件簿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