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特刊文章’

高鐵戰訊:八十後斷食120小時 ‧ 大專苦行開始 ‧ 星期四開始文化營

高鐵戰訊:八十後斷食120小時 ‧ 大專苦行開始 ‧ 星期四開始文化營

文:朱凱迪

轉自: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705

一一二絕食
斷食明志。

一月八日之後,大夥兒休整了幾天,我恢復得尤其慢,到今天才能定下神來寫戰訊。政府一方連吃兩場敗仗,知道反高鐵的氣勢在上升,於是又黎一招「七傷拳」──霸王硬上弓,要令討論戛然而止。最新報道說, 政府要求財委會在星期五和星期六連開兩日會共十小時,非要在本周末通過669億撥款不可。記者來電告知消息,說今個星期真係過硬啦喎,之後你地點?昨晚有 朋友答得漂亮:仲好呀,次次都要叫人請假黎,今次星期五、六開會,更多放假的市民能夠來。八十後格言:轉念!逆轉勝!

●「八十後反高鐵青年」斷食120小時 替城市治療

政府發了瘋地進攻,不留半點餘地,根本不把反對者當成市民。面對政府的急,保皇黨的狂,「八十後反高鐵青年」選擇以沉靜持守來替他們治「病」。六名「八十後反高鐵青年」由今日下午四時起,將會斷食120小時直至下星期日下午,期間只喝清水。以下是斷食宣言:

斷食明志 ‧ 為了看見荒謬的終止

當權不仁、政府不義、議會不禮。當城市的根一次又一次被拔掉,議會制度持續病態運作,我們豈可讓荒謬一而再三的發生? 到了這一刻,我們決定以斷食明志。
當動物生病了,會本能地開啟斷食的機制,讓身體得到自在的新生,具有積極、正面的意義。當社會生病了,我們透過斷食顯示反高鐵的決心,呼喚大家重回基本的 人文價值,喚醒政府珍重人地情的氣魄,從而使社會得到轉化,呼吸新鮮的養份,重拾健康。喝一杯淨化心靈的水,讓我們看見荒謬的終止。
出現什麼毛病了?是議會的荒謬。在議員積極審議底下,任誰都可以看出,政府現方案尚有大量問題尚未解決,但政府並沒打算做任何修訂,反而夥同建制派議員以連續會議的方式,且利用議會內的功能組別優勢,粗暴通過巨額撥款。我們不接受這種議會的荒謬。
出現什麼毛病了?是城市發展的荒謬。為什麼在如此之多「傾斜富人」的質疑下,政府仍固執高鐵總站設在西九龍?又為什麼菜園村村民一再重申守家護土的立場, 得到的回應卻如雞蛋撞牆?我們不要這種城市發展的荒謬。商場林立的香港需要菜園村,而非西九龍。政府不是常常推廣可持續發展理念嗎?菜園村正是實現理念的 最佳場景。許許多多植根香港的社區都已不可挽回地受遷拆而瓦解,我們不接受荒謬再度發生在菜園村身上。
出現什麼毛病了?是公帑運用的荒謬。高鐵撥款的669億(或轉用廉價方案所剩餘的公帑),如果用作其他改善社會的政策,例如小班教學、增加大學學額等,香港必定能擁有更好的未來。未來才不再荒謬。
為了終止議會的荒謬、城市的根不再瓦解和形塑一個更好的未來。我們選擇斷食120小時,讓身體停在一個基點:高鐵撥款必須暫時擱置。是以喻意為自己的城市和政府治病。我城需要一個暫停,請大家跟我們一起包圍一月十五號的立法會,思考我城真正的需要,一同叫荒謬終止。

今晚七點立法會外有聲援劉曉波的燭光集會,參加者在集會前後可以到皇后像廣場一邊支持同為公義抗爭的斷食青年。

●連續三日六間大學苦行

理工苦行
今早的理工大學反高鐵苦行。

薪火相傳,「八十後反高鐵青年」開始斷食,苦行則由大學生接棒。由今日開始,大專生苦行隊將會在理大﹝星期二11點﹞、港大﹝星期二3點半﹞、嶺大 ﹝星期三11點﹞、中大﹝星期三3點半﹞、浸會﹝星期四11點﹞、城大﹝星期四3點半﹞巡迴苦行,各大學同時會舉行「八十後反高鐵青年」海報和菜園村家庭 照展覽。若你希望在自己的學校裏舉行苦行反高鐵行動,或者希望有不同程度的參與,可聯絡劉小姐92159665。

●星期五「萬人決戰立法會 反高鐵抗爭嘉年華」、星期四開始「官僚O嘴之3日2夜 好玩高鐵文化營」

之前兩次立法會反撥款集會都是在一日內完結,這次政府改了陣式,五、六、日一連三日開會。為了將立法會外的空間營造成抗爭基地,讓連續多天的動員氣 氛得以持續,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策劃了由星期四下午四點開始、一連三日的「官僚O嘴之3日2夜 好玩高鐵文化營」,主要對象是大專學生。我們準備了一連串好玩又多元化的文化活動,實係最佳的公民教育課,誠邀您一同參與!

內容包括*:
1.電影導讀(崔允信《三條窄路》)
2.綜合文藝(文化人包括董啟章、陳滅、廖偉棠、雄仔叔叔、潘國靈等從音樂、故事、詩歌講述人和土地的關係)
3.文化導賞團 – 中環填海發展史、中環嘉咸街重建團、恐怖鬼故團(從導賞團得知何謂「中環價值」,政府如何發展香港)
4.花牌 x 反高鐵(黃乃忠展示如何把傳統藝術──花牌──用作反高鐵的宣傳品)
5.都市種植(洗去中環固有形象,把金融中心變成你和我的種植地方)
6.社區飲食網絡(婦女及勞工團體自製多款經濟實惠好味有機菜色)
7.社區經濟市集(婦女及勞工團體擺賣特色貨品)
8.立法會門外露營(玩得夜了,累了…我們準備了多個營帳,大家可以在中環睡,明早返工、返學,或繼續在文化營玩樂)
9.現場直播就高鐵撥款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會議 [只限1月15、16日(星期五、六)]
10.尚有更多精彩節目,未能盡錄!
報名請電郵至hkpost80s@gmail.com

當然,由於表決可能隨時出現,因此星期五的第一日會議必須全力動員反對,才有可能令星期六和星期日的會開下去。因此,反高鐵 ‧ 停撥款大聯盟呼籲市民,一月十五日星期五下午一點起,再次來到立法會門外集會。汲取了一月八日的經驗,我們這次會擴大音響廣播的幅蓋範圍,令更多朋友能投入集會。一月八日的本土經濟嘉年華亦將再接再厲,讓香港人明白社區經濟的活力。

●反高鐵撥款的理由

在反高鐵 ‧ 停撥款大聯盟最新一份地區傳單上,我們羅列了二十個反高鐵的理由供大家可以參考。這一列理由當然可以繼續加長,但於我而言,問題的關鍵是:無論「大我」如 何好,都不能逼「小我」不明不白地犧牲。我認為,這是持續一年的反高鐵保家園運動中最重要的信息,是文明社會要持守的基本倫理。所以,政府有沒有答好問題 根本不要,因為他們之前已經犯下不能彌補的錯誤:對苦主隱瞞資訊,讓他們不能參與,聯合原居民來消滅菜園村非原居民,漠視萬多封反對信。這些錯誤令現方案 沒有可能合乎公平和公義,因此必須撤回重議;重議的時候,亦必須放棄先決定走線後處理苦主的既定程序﹝這個程序的先後假設將出現的東西比人的家園重要,這 種發展主義邏輯已經不合時宜﹞,而要建立一套讓可能受影響地區能充份參與的方式。

可惜的是,我認為最重要的信息﹝即不要再說被犧牲的人是阻住地球轉!﹞已經在運動擴大期間被逐漸邊緣化。現在我常聽到的是,我不理什麼菜園村、大角 嘴,但政府洗669億咁多錢就唔得。或者,將注碼押到錦上路新方案上,要找一班「獨立專家」判斷兩個方案孰優敦劣。怎能如此草率呢?如果「獨立專家」說西 九方案真的快靚正,那麼菜園村和其他苦主是否就應該收聲呢?不會的。就算錦上路方案被選上,若最終又因為政府的黑箱作業而另很多無辜市民不明不白地犧牲, 我一樣會反對。對人和土地的尊重應該優先於對金錢的膜拜。

1. 假高速﹕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只是假高鐵,因為全程使用地底隧道,香港至福田又只有30公里,加速不久後又須減速。因此香港段平均車速僅130公里,與內地段的350公里有近3倍差距,車速與普通鐵路接近。

2. 假廣州︰將來的所謂「廣州站」其實位於番禺郊區,到廣州天河商業中心的人要轉乘十幾個站地鐵:吊腳西九站 + 48分鐘「高鐵」車程 + 15分鐘邊檢 + 40分鐘轉車 = 廢鐵。

3. 新界人「得物無所用」﹕政府估計,高鐵主要客量為往來深圳及廣州,八成半列車往來此兩地,但現時新界居民已有多種方法往來珠三角,不會愚蠢到先南行至西九龍,再乘高鐵北上。

4. 有錢人玩意﹕
高鐵票價高昂,接近飛機,單程往北京,大約為$1200,不是普通人負擔得起。

5. 炒高樓價﹕
總站設於西九,不方便過半香港人,只為炒高西九龍一帶的天價豪宅群。

6. 低估造價﹕
高鐵全程於地底興建,有太多工程上的變數,工程界已預期最終必會超支。

7. 高估客量﹕
深港西部通道、落馬州支線、大欖隧道、西鐵和機場快線等,均高估客運量/車流量,造成嚴重的浪費。目前政府估計高鐵在2016年的日均使用人次有99000,若再次估計錯誤,則政府需要長期補貼營運開支。

8. 無視另類方案﹕
民間「新高鐵專家組」建議的錦上路方案,可節省300億公帑,換來同樣快捷的服務,但政府為了維持權威,肆意抹黑新方案,拒絕獨立專家作比較研究。

9. 缺資訊,沒諮詢﹕
政府和負責設計和營運的港鐵一直沒有就高鐵規劃向公眾提供充份資訊,更沒有諮詢公眾。港大一月初的最新民調顯示,只有16%巿民認識高鐵爭議。

10. 毀人家園﹕
高鐵徵用石崗菜園村蓋車廠和緊急救護站,幾百名村民失去五、六十年的家園,政府的賠償方案令社區和村內大家庭分散,長者晚年頓失依靠。

11. 危樓炸彈︰
高鐵計劃以巨型鑽挖機在大角咀14幢短樁或無樁舊樓的地底鑽隧道,隨時會導致沉降破壞樓宇結構,但政府一直隱瞞居民。

12. 破壞新界地下水系統:
高鐵全程於地底鑽挖,破壞錦田及米埔農業生態地帶的地層,可能令地下水位下降,破壞生態。

13. 大量廢料︰
鑽挖隧道將挖出泥石廢料近千萬立方米。廢料不單會填滿香港的廢料區,更要將當中五百萬立方米輸出台山,禍及他人。

14. 政府方案問題多多,市民沒共識﹕
高鐵的定線、客量、效益評估等方面已受到多番質疑。一地兩檢未落實,日後高鐵乘客隨時要在邊境下車過關,嚴重影響效率。總站設於西九龍,又會導致九龍大塞車。港大民調發現,反對或要求擱置西九龍總站方案的市民有45%,與支持者不相上下。

15. 669億可以花得更有意義:
回購領匯、東隧和西隧;興建公屋、居屋;發展社區及綠色產業等,都是更加善用公帑,更受市民歡迎。

16. 重複建設:
近年政府瘋狂興建跨境基建,廣深港高鐵之後還有港珠澳大橋、蓮塘新口岸和深港西部快線等。跨境基建供過於求,淪為政治形象工程,浪費大量公帑。

17. 高鐵創造就業職位不多:
高鐵花669億,只能創造11000個職位,而且全程於地底進行,參與的建築工人必須持有特別牌照。反而興建公屋,一幢僅1億元,就可以創造100-150個職位。撥300億建公屋及居屋,已經有近50000個職位。

18. 城市規劃要更民主﹕
從利東街重建、深水埗重建、天星、皇后到菜園村的抗爭,市民愈來愈體會到,城市規劃制度必須更民主,城市空間才不會被有錢人壟斷。

19. 不義立法會撥款自肥:
功能組別佔去半數,這些並非代表人民的議員,怎會有資格替香港人決定669億元公帑如何使用?功能組別來自各個既得利益集團,多人已被揭發與高鐵項目有利益衝突,例如何鍾泰就是將競投高鐵項目的中國建築的受薪董事。

20. 阻礙西九文化區建設︰
高鐵徵用西九文化區一半土地,限制了文化區的設施建設。港鐵最快到2015年才將地盤還給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文化區工程將被延誤。

反高鐵 ‧ 停撥款大聯盟最新特刊

下載

高鐵火頭‧遍布全港﹝1129反高鐵‧停撥款大遊行特刊﹞

poster4

poster3

poster2

poster1

編者的話:在「1129反高鐵‧停撥款大遊行」前,我們編輯了這份特刊。政府在高鐵興建一事上犯下諸多錯誤,一年多來從未認真諮詢市民,只是片面地 宣傳可能帶來的經濟效益,卻用盡手段將高鐵沿線的社會成本和對市民的影響隱藏。大角嘴的街坊,要遲至今年十月十八日,即特首通過高鐵方案前兩日才知道自己 住宅的地層被徵用。這份特刊要做的,就是把政府隱瞞的問題稍稍揭露,還那些無端被犧牲的市民一個發聲的機會。無論是否支持興建,我們斷無理由為了自己方便 而令這麼多人無辜受屈。因此,一定要先叫停立法會高鐵撥款。

我們呼籲大家在十一月廿九日下午兩點參與在銅鑼灣崇光百貨外起步的大遊行,並在十二月二日前聯絡各立法會議員,要求他們及他們的黨友在立法會財委會工務小組會議上暫停669億的高鐵撥款,逼政府撤回撥款文件,讓公眾有認真討論的機會。

出版: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
編輯/排版:ger、迪、餅
繪圖:ger、曾德平
菜園村家庭照攝影:柏齊
各版街頭訪問:藝政@香港兆基創意書院

下載整份特刊

打電話給議員叫停高鐵撥款
廣深港高鐵香港段669億「天價」撥款,將於零九年十二月二日早上八點半,交由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工務小組審議。Ourtv記者早前訪問了工務小組廿五位成 員中的十二位,發現很多議員仍然是毫無猶豫地支持這項天價工程,對民間的反對聲音視若無睹。在此關鍵時刻,有必要讓他們更清楚知道問題的關鍵,知道高鐵工 程如何劫貧濟富、欺凌弱小。我們呼籲市民在十二月二日前聯絡以下工務小組成員,向他們痛陳利害,並要求他們在會上絕不能投票支持撥款,逼政府撤回撥款文 件,讓公眾有認真討論的機會。
立法會絕不能做幫兇!不能隨便撥出大筆公帑!不能叫市民無辜受屈!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工務小組名單
主席何鍾泰議員(工程界):「我們的生計好多時都要靠這個中國大市場, 所以業界是支持的。」
2901 0888 / rctho@capitalchina.com

民主黨
李永達議員:「「我地內部傾了好多次……未作最後決定, 還需多開數次會議。支持與否,取決於1)高鐵是否對未來交通運輸發展重要;2) 總站是否必須設在西九;3) 看成本效益,600億是否洗得其所? 4)影響居民的情況,包括菜園、大角嘴及葵涌。」
2429 2612 / 7207 7053 / ahtat@dphk.org
李華明議員:2763 6600 / 6767 3680 / info@liwahming.org.hk
涂謹申議員:2319 1413 / jkstolegco@gmail.com
鄭家富議員:2712 9712 / 7770 0692 / chengkarfoo@dphk.org
甘乃威議員:2537 2563 / nwkam@dphk.org

民建聯
陳鑑林議員:「支持既,高鐵對未來香港的發展相當重要,一定支持香港經濟發展。」
2509 3207 / 7770 0370 / chankamlamlegco@yahoo.com.hk
張學明議員:「支持高鐵,政府已特事特辦處理賠償問題,民建聯議員一向好留意自己的行為、利益關係,會幫手睇緊d其他議員有沒利益衝突。」
2537 2457 / 2653 0188 / hokming@ntas.org
葉國謙議員:「支持架,連貫起整個中國鐵路網,對香港進入整個中國是十分具戰略性。我們理解菜園村是自己開出來,但許多村都是因交通計劃而搬遷,連鍾逸傑官邸也要被收,因此政府要多點賠償安置。但是,不可因菜園村而不撥款興建,這樣就不對了。」
2537 3502 / ipkh@dab.org.hk
譚耀宗議員:2528 6888 / 7770 0708 / yctam@dab.org.hk
李慧琼議員:2537 3507 / 7770 0820 / info@starrylee.com
陳克勤議員:2524 9191 / garychk@dab.org.hk

社民連
陳偉業議員:「呢條唔係一個合乎成本效益嘅鐵路……基於設計選線的錯誤, 我地 (社民連) 會反對。」
2411 3107 / albert.wychan@yahoo.com.hk

公民起動
何秀蘭議員:「選址非常重要, 希望政府能夠暫且暫停一停, 再慢慢同居民大家一齊想一想, 那一個方案才是最合適香港的方案。」
2504 3733 / cyd4hk@gmail.com

公民黨
陳淑莊議員:「暫時冇可能會投贊成票,好多詳細資料都拒絕交,如財務估算。公民黨是立場一致的。」
2537 3293 / chantanya@civicparty.hk
梁家傑議員:2509 3116 / contact@alanleong.net

工聯會

王國興議員:「全力支持高鐵,工聯會各屬會大力推動工程製造就業……我覺得賠償都好足夠,同好似居民會接受賠償……因為延遲每日會多花500萬元, 整體我覺得工程應如常進行。」
2537 9618 / 7891 9108 / khwong@ftulegco.org.hk
黃國健議員:「物流及業界爭取已久的東西,個人是肯定支持的,工聯會物流及運輸委員會也支持,建造業總工會要求高鐵盡快上馬,增加就業。造價需專家論證,但認為物有所值,因陳文鴻說可接上花幾萬億的全國高鐵網。」
2537 9618 / kkwong@ftulegco.org.hk

獨立議員
劉秀成議員:「高鐵值得要起,政府花左好多錢請專業人士,唔係話你要將個車站放係邊度就邊度。」
2537 2536 / 7770 0237 / patricklau@gmail.com
梁家騮議員:「要再詳細研究文件。高鐵係要起的,爭論點係總站位置.考慮因素:1.錢、2. 客運對香港長遠的影響。相信反對的市民係少數。要考慮整體香港利益。」
2537 3592 / leungkl@leungkl.org
劉皇發議員:2457 2822
劉健儀議員:2537 2442 / 7770 0678 / miriamlau@liberal.org.hk
霍震霆議員:2537 6661 / ttfok@netvigator.com
石禮謙議員:2588 1060 / 7770 0710 / arazack@netvigator.com
葉劉淑儀議員:2537 3265 / 2537 3267 / iplau@reginaip.hk

菜園村特刊(第三版)

3621796172_000beaf500

網上PDF版

http://www.youshare.com/Guest/5d347bb62e52db6b.pdf.html

編者的話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是項影響深遠、

也是近年最花錢的公共工程。根據最新報道,工程預計耗資六百三十億港元,為興建西九龍文化區費用的三倍、中九龍幹線費用的六倍。花公帑最多,諮詢過程卻是不成比例的粗疏,在去年四月特首決定開始鐵路規劃後,市民甚至議員不要說參與規劃,連討論的機會也極度缺乏。應不應該建、總站設在哪裏、加不加中途站、具體走線等重大問題,完全由政府高官說了算,記者則淪為政府傳聲筒。立法會僅有的討論集中於「一地兩檢」等枝節,元朗區議會全體通過的反對決議被當成耳邊風──政府已宣布計劃於今年年底開工。

更不堪的是石崗菜園村的遭遇。菜園村是二次大戰後建立起來的「非原居民」村落,人口五百,近半是已在石崗勞碌一生的長者。他們的家園被工程師選中用來修建鐵路車廠,然而政府和港鐵在設計路線期間,從沒派人到村裏了解村民的生活和意願,或跟大家商量減少影響的可能。工程師大筆一揮斷定了村民的生死,去年十一月,大隊地政總署人員突然殺到命令村民限時搬走,此後又經常有官僚擅闖民居騷擾,老人們遑遑不可終日。

在政府極為片面的宣傳下,輿論近年冒起一片基建熱,只要是基建,無論花多少公帑都值得,因為基建會帶來「新就業」,會帶來經濟效益。正是這股熱力,令一般市民連高鐵是什麼都搞不清楚就表示贊成,也對因此被消滅的家園、經濟活動、「舊就業」和生態環境視而不見。這令人想起幾年前香港經歷的另一次集體發燒,那時幾乎所有輿論都支持將政府資產私有化,阻止私有化公屋商場的人成了人民公敵。幾年過去,領匯的教訓提醒我們,面對「創造經濟效益」的宣傳時,我們起碼要問兩個問題,一﹞那是誰的經濟效益?二﹞創造「這個」經濟效益的同時犧牲了哪些價值﹖

這份特刊就是趁高鐵的諮詢期還未完結、立法會還未撥款時,把上面兩個問題引申的方方面面講清楚。

石崗菜園村支援組是由一班關心城鄉發展的青年組成,我們最初介入事件是因為不齒政府恃強凌弱,後來與村民相處久了,就愈加體會到他們對土地的感情。這感情孕育自五十年來以耕作護養土地的生活經驗,獨一無二。我們認定,拆菜園村以及陸續有來針對「非原居民」的新界土地開發,根本是繼市區重建後另一次對本土紮根力量的摧毀。我們將與菜園村村民共同進退,力抗到底,也希望有更多市民關注這件被行政當局刻意低調處理的公共大事。

你知道廣深港高鐵嗎?

你知道廣深港高鐵嗎?
文:eg9515

編按:本文刊於第三版的《菜園村特刊》,印數50,000,請下載、廣傳,並在六月廿九日前填寫特刊底頁的反對書。另外,也請大家去看一下最新的石崗菜園村戰訊,裏面有城市大學於六月八日發表的民意調查結果,說明香港人對這條鐵路還是非常不了解的。政府不做,民間做,由我們將這個封閉的討論展開。

在六月九日公布,由城市大學專上學院進行的街頭調查,發現五成市民對這條鐵路全無認知,奇怪的是,同時有七成市民「大致贊成」興建這條鐵路。進行調 查時,這條鐵路的報價為三百九十五億元,但根據《香港經濟日報》五月二十八日的報導,最新的報價已達六百三十億元。這條將耗用每個香港人近萬元、構思經年 的鐵路,在零七年的《施政報告》中正式落實為十大基建之一。在振興經濟、創造就業的名義下,鐵路加速上馬,你我參與討論的權利都被扼殺。

穿越新界 總站設西九龍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將經過落馬州、米埔地底、牛潭尾、雞公嶺、八鄉、石崗、大帽山,再經西九龍填海區至西九龍總站,途中不設分站,路線放棄與港 鐵西鐵線共用路軌,採專用路軌,香港段全長二十六公里。政府表示,乘客將來由西九龍往來深圳及廣州,分別只需十五及四十八分鐘,而往來上海及北京的時間, 則可縮短至八小時及十小時。工程預計在二零零九年展開,二零一四年落成。在去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第一次刊憲時,政府表示建造期及營運期可分別創造五千五百個 及一萬個職位,經濟效益為八百三十億元。

上述這些最簡單的資訊,也許大家都未必知道。是的,政府在刊憲拍板這條鐵路之前,不過聊聊做了數次展板式的「諮詢」。這條天價鐵路,其實你和我是否用得著呢﹖如果你根本用不著的話,你仍然會「大致贊成」嗎?

沒你份的「一小時生活圈」

葉蔭聰在本刊頁十一《流動壓倒地方——廣深港高鐵的公義問題》一文中說,高速鐵路穿過新界,把沒效益的車廠及緊急救援站置於石崗菜園村,中途不設車 站,是明顯的地方排斥。研究區域發展和基建的學者楊汝萬教授在提交給立法會的意見書中指,高速鐵路是用以代替六百至八百公里內的飛機行程,票價將會與機票 十分接近。他又指,高速鐵路的目標客群,除了旅客外,更主要的是商務及行政旅客,便利的乘客,是那些「大量在珠三角投資的本地和國際企業和商家」。

以往來香港及廣州為例,高鐵的票價預計可以達到四百元,來回已經是八百元了,哪個階層付得起這樣高昂的票價?廣深港一小時生活圈只對這一群人有意 義。例如港島及九龍區的商務旅客,例如是西九龍一帶豪宅的居民,例如是南來觀看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節目的觀眾。大部份香港市民,都不會是這條鐵路的常客,都 不能從「高速」中節省時間。

這條號稱為香港重要的基礎建設,實際上是具有極強的排斥性,進一步將人口增長速度最快的新界西居民在地理上邊緣化。高速鐵路穿過新界,要迫遷收地,如石崗菜園村,亦會造成環境破壞。興建鐵路的代價,卻大都由新界所負擔。市區人搭快車,新界人埋單。

更公平的發展

前名區域快線的廣深港高鐵,曾計劃以錦上路或近落馬州的州頭為終點站,再利用現有的西鐵線及最近決定興建,造價約為一百億元的北環線連接高鐵站與市 區,這一點與內地段的想法相近,廣州的石壁站及深圳的龍華站,均是位於現廣州市及深圳市的邊緣,再由發展中的廣州地鐵及深圳地鐵連接。將車站設於城市的邊 緣,是有助城市更公平及均衡地發展。西鐵線將在今年內將延長至尖東站,中途設柯士甸站(近佐敦道渡船角),這個新站就在建議的西九龍總站旁,加上現有東涌 線及機場快線共用的九龍站,西九龍豪宅群及文娛藝術區一帶將有三個鐵路站,共四條路線經過,再加上旁邊碩大的三號幹線(包括西區海底隧道、西九龍快速公路 及大欖隧道)。我們難免要問,西九龍幹麼需要這麼多的基建設施?要知道,現時西鐵線及東涌線均有大量的剩餘運載能力,以及車輛流量不高的三號幹線。即便把 總站設在新界,西九龍及港島的乘客都可以利用鐵路或其他陸路交通迅速抵達設於新界的高鐵站。

高鐵是否需要興建,它的定線、選址,其實均有很+多合理不過的提議及疑問,在社會尚沒有得到充份討論。港鐵及政府所宣傳的方便,是你和我都不能享受 到的。匆匆上馬所犧牲的,除了那六百億元公帑外,就是在不同市民的使用權、平衡地區發展、保護新界鄉村及土地上得到的更佳方案。

你仍然會「大致贊成」這條鐵路嗎?

特稿﹕高鐵規劃反反覆覆

重新審視高鐵的籌劃過程,我們會發現政府在決定這條影響重大的鐵路時所依據的分析及理據,實在十分草率。二零零六年初,政府依據九鐵提交的報告撰成 的文件,表示傾向共用路軌,理由為西鐵線有剩餘的使用空間,足以容納預計中的班次。鐵道部亦能在車身闊道上加以配合,亦因為是九鐵的報告,在運作上傾向審 慎,如文件中表示難以估計二零三零年後的乘客量,故先採共用通道是比較合理的做法。到零七年,兩鐵正計劃合併,立法會的文件上仍主要依據零六的文件,其中 有兩個重要的改變,第一是預計的班次略為增加,第二是政府指鐵道部要求車身闊度必須為3.4米,如採共用方案則須修改西鐵線月台,文件表示這個改動是可行 的。

至零八年,政府突宣佈決定採專用路軌方案,這時地鐵已與九鐵合併成港鐵公司。再沒有競爭之下,預計回報率由17%大跌至9%,鐵路亦須全由港府融 資。政府決定專用路軌的理據主要為高鐵班次估計每日可達二百班,改動西鐵線又突然變得不可行。期內改由港鐵營運的西鐵線,班次是有所減少。

要留意的是,零八年拍板的文件,竟然欠缺了決定採用哪一個方案的最重要資料——未來高鐵的班次估計,只草率地概述「成熟時」每日可達二百班,只草率 地表示有多少城市「有興趣」開辦每日來回香港的班次。要知道,在全國鐵路網的計劃之中,廣州石壁站及深圳龍華站均屬大型中轉站,大部份的列車均是以此兩站 為終點站,最終直達香港的班次是否會如預計之多,實成疑問。此外,未來多條鐵路的興建,均會影響到高鐵的客量。深圳機場至香港機場的城際軌道,可接駁其他 四條珠三角城際線,路線直入廣州市中心,乖客亦可利用此線到內地高鐵換乘;深圳地鐵將直達深圳灣,屆時使用深圳灣口岸的人數將會上升;北環線將接駁西鐵線 至落馬州口岸(見下圖);新落成的東部蓮塘口岸。這些影響,在文件中均沒有詳細交代。

資訊流通‧人道選址原則‧另類方案﹝不遷不拆 我們的菜園村──廣深港高鐵特刊文章﹞

資訊流通‧人道選址原則‧另類方案﹝不遷不拆 我們的菜園村──廣深港高鐵特刊文章﹞

文:朱凱迪

轉載自: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2908

編按:香港獨立媒體網和香港中文大學學生報的成員今年二月開始介入石崗菜園村面臨清拆改建廣深港高速鐵路車廠的事。趁着四月十一日菜園村關注組在石崗菜站舉行公開論壇, 我們製作了《不遷不拆 我們的菜園村──廣深港高鐵特刊》,希望把事件牽涉到的各個重大公共議題整理出來,包括大型基建規劃的公義問題、新界土地開發及農業處境、專業者就鐵路車 廠選址提的意見等。刊物將於四月十一日起,在石崗菜站和中文大學本部范克廉樓派發,本網站將轉載部分內容,全份刊物的pdf版可以這裏下載。另外,聯署行動亦已展開,要求諮詢、立法會全面討論及以保護民居為選址原則,聯署請到這裏

開放社會首重資訊流通,如果沒有足夠資訊,公民根本難以參與政策的討論。在廣深港高速鐵路的規劃上,特區政府和港鐵延續殖民地的統治策略,壟斷了所 有資訊和專業知識,意圖令受影響人士毫無還手之力。面對如此劣勢,菜園村關注組必須與此雙重壟斷對抗,尋找突破點。本文簡述政府和港鐵發放廣深港高鐵相關 資訊的過程,以及村民如何在規劃師的協助下,提出初步的反建議。

﹝一﹞二○○八年四月至十一月
特首在四月指令港鐵開始廣深港高鐵香港段的設計後,運輸局向立法會提交了政策文件,內容主要是解釋選擇以專用通道興建高鐵並不設中途站的原因、鐵路的經濟效益,以及西九鐵路總站的土地安排。關於走線,則只以非常簡單的地圖來顯示﹝圖一﹞。運輸局到十一月底刊登憲報,當中的圖則包括了工程範圍和收地範圍﹝圖二及圖三﹞,並沒有進一步披露工程範圍的細節。這類圖則的目的是令村民僅能知道其土地將被收回,但不會知道詳細原因,也不會有基礎反駁,藉此建立工程設計不能改動的印象。

圖一
圖一,來自立法會去年四月的文件

圖二廣深港高鐵石崗菜園村規劃圖
圖二,來自運輸及房屋局去年十一月的憲報

圖三廣深港高鐵石崗菜園村收地圖
圖三,來自運輸及房屋局去年十一月的憲報

﹝二﹞二○○九年一月至三月
港大地理系講師梁啟智以地理資訊系統﹝GIS﹞分析政府的憲報圖則後指出:「按居民所述和實地觀察所得,走線以東地段的民居比以西地段較少,也有足夠空間興建輔助設施,固建議輔助設施的位置從西向東移,避免遷拆鄰近石崗機場的民居。」﹝圖四﹞路 政署及港鐵人員在一次會面上否決此反建議,指梁沒有考慮新選址的路軌接駁問題。理工大學土木及結構工程系副教授熊永達博士則表示,港鐵主要計劃在石崗菜園 村的位置興建車廠,而車廠並非必定要貼着列車走線興建,為了避免破壞農地和減少遷拆房屋,應考慮將車廠遷至菜園村東南的廢車場和天秤場。但他強調,由於港 鐵沒有提供路軌走線等資料,難以提出進一步的回應。

政府官員在一月給關注組的信件以及三月的會面中都表示:「一貫的政策是盡量少收回或臨時佔用私人的土地。」關注組認為,這個以業權為主要考慮的選址原則並不人道,應改以「最少破壞民居」原則選址。

圖四梁啟智第一方案
圖四

﹝三﹞二○○九年四月

關注組向立法會申訴部投訴港鐵不公開圖則後,港鐵於四月初交出一張「石崗列車停放處及救援車站」圖則﹝圖五﹞。 規劃師杜立基發現,菜園村的土地在港鐵的規劃中主要有三個用途,一是車廠、二是救援站、三是坑渠以疏道原來天然河道的水。按照關注組的「最少破壞民居」選 址原則,兩位專業者在菜園村東南的天秤及廢車場以外,找到兩個新選址,一是解放軍石崗軍營南端的空地及廢屋,二是八鄉紅毛潭以北的大草地﹝圖六﹞。規劃師杜立基綜合各方意見後,提出民間方案的幾個重點:
1﹞選擇較少民居的地帶興建車廠;
2﹞車廠遷址後,應保留菜園村旁的天然河道,並放棄收地建坑渠的工程;
3﹞將「緊急救援車站」、「緊急逃生集結地點」和「通風樓」等全部南移二百公尺,以避開菜園村的主要民居;
4﹞由於上述改動,明挖回填範圍可由目前約一點五公里縮短至六百公尺。

圖五
圖五,港鐵提供

圖六最大張
圖六

圖七天秤場
方案一選址:橫台山南面的露天貨倉區

圖九紅毛潭
方案二選址:紅毛潭北面荒地

圖八軍營
方案三選址:石崗軍營南面

總結:
上述的時序清楚顯示,政府和港鐵並無打算開放其資訊壟斷和決策權,他們仍然想老調重彈,一邊壟斷資訊令民間倡議不可能發生,另一邊又取笑村民無知和考慮不 周詳。在這場不對等的角力中,規劃專業成了關注組倡議的突破口,現在村民的想法起碼能夠轉化為看得見的初步方案。但大家都很清楚,倡議成敗始終是關乎運動 參與者在各條戰線展示出來的實力,僅一個民間專業方案,無論有多合情合理,都不足以教執政者讓步。

規劃師:非原居民不應是廉價的犧牲品﹝不遷不拆 我們的菜園村──廣深港高鐵特刊文章﹞

規劃師:非原居民不應是廉價的犧牲品﹝不遷不拆 我們的菜園村──廣深港高鐵特刊文章﹞

文:朱凱迪

轉載自 :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2895

4
5
石崗軍營機場跑道右邊是菜園村,再右邊是多條客家人圍村,其農地多已改為露天貨倉。

編按:香港獨立媒體網和香港中文大學學生報的成員今年二月開始介入石崗菜園村面臨清拆改建廣深港高速鐵路車廠的事。趁着四月十一日菜園村關注組在石崗菜站舉行公開論壇, 我們製作了《不遷不拆 我們的菜園村──廣深港高鐵特刊》,希望把事件牽涉到的各個重大公共議題整理出來,包括大型基建規劃的公義問題、新界土地開發及農業處境、專業者就鐵路車 廠選址提的意見等。刊物將於四月十一日起,在石崗菜站和中文大學本部范克廉樓派發,本網站將轉載部分內容,全份刊物的pdf版可以這裏下載。另外,聯署行動亦已展開,要求諮詢、立法會全面討論及以保護民居為選址原則,聯署請到這裏

按目前的規劃,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大部分是隧道,地面設施包括位於西九龍的總站、位於石崗的車廠及緊急救援站,還有新界北一至兩個小型通風樓。西九總站位於新填海區的官地,沒有居民,整項工程絕大部分涉及收地及遷走居民的,正是石崗車廠選址一帶。

●高鐵車廠只拆「散村」屋

政府選擇收回的是什麼土地呢?選擇趕走的是什麼人呢?將石崗地區的航空照片、地區規劃圖和車廠設計圖一比對,第一個發現是,錦田公路和錦上路之間的大片農 地已被改為各式各樣的垃圾場廢車場和重型建築機器場,而這些用途雜亂、並且帶來嚴重污染﹝電腦垃圾場不時火燭釋出有毒氣體﹞的地方大多沒有被港鐵選中,被 選中的大部分是在石崗軍營東邊,石崗河兩岸仍然有人耕作的農地。第二個發現是,將被拆屋趕離家園的五、六十戶約五百人中,沒有一個是「新界原居民」家庭, 即一八九八年英國向中國強租新界時已在該區居住的人及其後代,全部都是二次大戰後遷入新界的「非原居民」。他們來到新界、跟「原居民」購得或租得位置較邊 緣的農地,並在農地的一隅搭蓋簡單的房子棲身,這樣的「非原居民」聚居點被稱為「雜姓散村」。

據新界鄉議局網頁的各年大事記,一九八 二年十月,「劉﹝皇發﹞主席透過法律訴訟程序,成功確立新界農地可作露天貨倉用途」;一九八三年十月,「成功爭取凡露天貨倉均無須繳納改變土地用途費 用」。此例一開,由「原居民」擁有的農地便大片大片地變成貨倉,放棄耕種,賺取高達十元一平方呎的租金,反而位置較邊緣的散村「非原居民」,大多繼續耕作 或飼養家蓄家禽,直至近年政府嚴格管制豬場雞場,豬場雞場陸續關門,單靠種菜營生。

高鐵的選址結果很明顯是選擇了菜園村的「非原居民」為犧牲品,儘管他們在村裏生活的日子並不比「原居民」短,也儘管他們繼續勉力護養土地,撐住本地的農業。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和港鐵高級統籌工程師李永孝都不會承認這點,因為這已是好些年開發新界時的不成文「秩序」。

●原居民村 = no go area

一名曾參與新界土地開發的註冊規劃師從反面向筆者解釋這個「秩序」。他說,「非原居民」散村及附帶的耕地一直被規劃師和工程師視為進行工程的「方便答 案」,因為「原居民」在土地制度上受到多重的保障,包括丁屋權、拆屋時必須另外安排土地遷村等。而且「原居民村」勢力龐大,就算稍微損害到其將來的發展 權,都會群起反對,極有可能拖慢整個收地程序。這些由「原居民」的特有法定權益及相隨的政經勢力,令規劃師和工程師在選址時都盡量避開,再加上近年生態保 育多受關注,《環境影響評估條例》的訂立令所有觸及生態敏感地帶的開發變得困難,於是規劃師便更傾向對沒有特別法例保護的散村及附帶農地埋手。

「將選址定在非原居民村,一來不用賠償,二來不用安排搬村,只需由政府安排上公屋。」他表示,每一個規劃師和工程師都知道哪些是選址的"no go area"﹝禁區﹞,有些是絕不能選的,有些是迫不得已也可以選的:盡量不碰「原居民」的屋地,盡量不進入「原居民村」的村界範圍﹝即可以起丁屋的範圍, 見下圖﹞,連村界旁邊的地也盡量不要碰,因為這也會影響原居民擴大村界的機會,即妨礙了他們日後的丁屋發展。「這樣一直排下去,非原居民村幾乎是最不受保護的,只比荒廢的政府地好一點。」甚至乎,連「原居民」墳地得到的重視也比一條幾十年的散村要多﹝政府在清拆「原居民」山墳時要支持特惠津貼,就像拆屋一樣﹞。

規劃圖則
這次被收回的土地,大部分屬於農業地帶﹝ARG zone、綠色﹞,咖啡色的是鄉村式發展地帶﹝village zone﹞,即「原居民」可以申請起丁屋的地帶。從規劃圖則來看,規劃師最不敢碰的是軍營﹝圖中白色部分,連分區都沒有,即解放軍做什麼都可以﹞→ 鄉村式發展地帶﹝village zone﹞ → 再來就是露天貯物地帶﹝open storage zone﹞ → 再來才是農業地帶﹝ARG zone﹞。農業地帶正不斷被其他類型的土地用戈途蠶食。本圖取自法定規劃網站

在這樣的遊戲規則下,可以說「非原居民」不是直接被針對,而是「原居民」按《新界條例》擁有的特權變相令散村「非原居民」成為廉價的犧牲品。該規劃師表示,這個狀況在殖民地早年可能有其合理性,但現在香港已經回歸中國十幾年,很多當年新建立的「非原居民村」隨時有六、七十年歷史,特區政府沒有理由繼續按英國殖民者定下的界線把人分成不同等級,維持一套帶來不合常理結果的土地制度。他 認為政府應趁菜園村這件事,改變多年來苛待非原居民散村的土地政策,譬如讓「非原居民村」有類似「原居民村」的遷村安排。未來幾年在新界東北的基礎建設和 新市鎮發展,很多繼續是拿「非原居民村」開刀,若政府還以為憑公屋安置就能摧毀村民幾十年的家,抗爭運動肯定陸續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