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廣深港高鐵’

活動|【馬寶寶社區農場 午間影院】《鐵怒沿線-菜園紀事》

web03

【馬寶寶社區農場 午間影院】《鐵怒沿線-菜園紀事》

日期:2013年3 月 24 日 (星期日 )
放映時間:2:30 – 4:30pm
地點:馬寶寶社區農場
地址:粉嶺馬屎埔村
交通 : 在粉嶺火車站 A2 出口乘小巴52A/54A/56A到帝庭軒總站 ($2.9,車程10分鐘)步行往村約3分鐘。 ( 沿綠悠軒外圍行,過馬路見村口信箱,左方小路進 )

新界東北發展的討論如火如茶,政府偽術巧言下,彷彿諮詢完你也是勢在必行,再有洪水橋東涌陸續有來。民間多年來有關社區、發展、反拆遷及本地農業的討論及運動,到兩年前的「反高鐵.保菜園」運動去到一個節點。此刻,菜園村的村民仍住在自購土地上的臨時屋,建設新村面對種種阻礙及困難。

今次我們放映菜園村紀錄片,誠邀各位關心的朋友一同來觀賞,從菜園村的經驗走來,共索一條土地自主的路途。

【影片內容】這是一條關於菜園村的片子,紀錄了O九年夏秋之間村民的生活。生活,眨時加進了每星期的村民大會及導賞團,大大小小的請願遊行,還有疑幻似真的政府諮詢會。眨時,要將自己前半生的歷史,甚至生活的意義展現出來。眨時,大眾市民認為反拆遷抗爭只是為錢的死結被少少鬆開。眨時,「農業」這兩個字少少出現在香港人的眼前。(之後反高鐵抗爭、包圍立法會...)

不是最後,高鐵是要蓋了。一O年春夏之間,村民正在自己找地、買地、和政府周旋復耕的屋牌,重建家園,一切自己落手落腳。外面的人還以為大家拿了大錢,而且政府還會一手包辦買地起屋!?辛辛苦苦,為的是保持原有耕住合一、大家庭社區、老有所養、動植物共存的生活模式。村民這份對生活及土地的感情由什麼來承載?

**放映完畢後還有菜園村村民到場做映後討論,與大家分享保衞家園的辛酸及得著。

拍攝及剪接:陳彥楷
製作:影行者、菜園村支援組
語言:廣東話,中文字幕
2009 / 香港 / DVD / 80分鐘 / 彩色

鳴謝:菜園村村民、菜園村關注組
鐵怒沿線網頁:https://ragingiron.wordpress.com/

無須報名,walk – in 便可,費用全免。
同場設有馬寶寶生活墟 。免費入場,歡迎趁墟。

mapopo_fair

馬寶寶生活墟 blog 介紹
http://wp.me/s18XPJ-market

廣告

活動|《菜園留覆往來人》新書發佈會

《菜園留覆往來人》新書發佈會

IMG_1109ss
時間:2/3/2013 星期六 下午二時
地點:菜園新村
地址:新界八鄉錦上路

bookpro01

《菜園留覆往來人》一書,由菜園村支援組及影行者同共出版,支援組一直與村民走在抗爭路上,而影行者則以紀錄片形式介入及紀錄一直以來菜園村村民的抗爭歷程。本書的出版,旨在透過一連串的訪問,記錄舊菜園村的歷史,以及村民、其他抗爭者、巡守員、合力建村成員的感受、反思和祈昐。由不遷不拆到重建家園,過程尚未結束,當中的經驗,我們希望能與其他社會運動參與者,以至一般巿民分享,希望大家能延續反高鐵時對城巿發展模式、居住權、城鄉共存等等問題的反思。新書順利出版,需感謝各方好友支持,希望能邀請大家到菜園新村一聚,在新村的土地上,分享大家對新書的看法和感受,以及了解村民的現況。活動內容:

1. 編輯、作者及村民分享
2. 新書相片及插圖展覽
3. 導賞團
請電郵報名以便安排導賞團
choiyuenbook@gmail.com

交通方法:
錦上路西鐵站C出口–> 轉64K巴士往大埔墟火車站方向,至八鄉路站下車(分段收費5.2,請自備零錢)–>穿過元崗新村大窩村牌坊,留意沿路指示

大埔火車站的巴士總站,轉乘64K巴士,至八鄉路站下車–>穿過元崗新村大窩村牌坊,留意沿路指示

注意:因工程準備工作之故,地面高低不平,

請各位參與的朋友多加留意,並盡量沿村內的石屎小路走。

行動|公民拘捕大行動 通緝鄭汝樺

公民拘捕大行動 通緝鄭汝樺

菜園村巡守隊成員朱凱廸於120日被港鐵保安員襲擊,引致頸部、腰部及手受傷。運房局竟在警方未作出調查前,指當日港鐵保安員的襲擊行為是出於自衛,並指發放襲擊片段的人士誤導公眾。局方舉動異乎尋常,令人質疑(1)當局是否有意左右警方及司法機構對朱凱廸被襲事件的調查和判斷;(2)是否默許,甚至指示港鐵保安、工人向菜園村村民及巡守隊成員動用暴力。

 

為此,我們認為運房局局長鄭汝樺現涉嫌干犯以下罪行:

(1) 妨礙司法公正

(2) 教唆他人傷害他人身體

依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101條,市民可逮捕任何他合理地懷疑干犯罪行的人。

市民如知悉鄭汝樺去向,於何時何地出席公共場合,請與我們聯絡。電郵:hkpost80s@gmail.com

菜園村村民心情 – 漢嫂

影片:kungies

因為廣深港高鐵,政府事前沒有諮詢菜園村村民的情況下強令他們搬遷,離開視之為家、賴­以為生的土地和家園。村民最大的願望是「不遷不拆」,可是撥款通過後,村民在前無去路­的情況下被迫接受搬村、上樓、或者透過領取賠償重建家園。可是興建新村困難重重,在反­高鐵包圍立法會後,政府建議村民復耕就可延續原有生活方式,又說會協助找地又協助興建­新村基本設施,但時間一久,承諾卻未見兌現,新村未建成,就迫令村民搬走;對於賴農業­維生的村民而言,政府的極低賠償正反映政府對本土農業的賤視,令村民不得以透過賠償重­新開展農作;賠償不公也令菜園村內的廠戶血本無歸。

村民只是希望延續原有生活及維生方式,政府何苦把村民迫上梁山?新村未建成,賠償未傾­妥,就迫令村民要在本月十八日搬走,以上問題未得以解決就拆村就是「強拆」所為。

菜園村村民已經要犧牲自己的家園,為何還要他們一搬再搬,承受精神折磨?當日「千人怒­撐菜園村」,我們以蕉葉盟誓,誓要保衛菜園村。今日,我們是時候兌現承諾!

唔好意思囉,新村未起,就要強拆菜園村

影片,文字:edwincheese

攝影:miki

因為廣深港高鐵,政府事前沒有諮詢菜園村村民的情況下強令他們搬遷,離開視之為家、賴­以為生的土地和家園。村民最大的願望是「不遷不拆」,可是撥款通過後,村民在前無去路­的情況下被迫接受搬村、上樓、或者透過領取賠償重建家園。可是興建新村困難重重,在反­高鐵包圍立法會後,政府建議村民復耕就可延續原有生活方式,又說會協助找地又協助興建­新村基本設施,但時間一久,承諾卻未見兌現,新村未建成,就迫令村民搬走;對於賴農業­維生的村民而言,政府的極低賠償正反映政府對本土農業的賤視,令村民不得以透過賠償重­新開展農作;賠償不公也令菜園村內的廠戶血本無歸。

村民只是希望延續原有生活及維生方式,政府何苦把村民迫上梁山?新村未建成,賠償未傾­妥,就迫令村民要在本月十八日搬走,以上問題未得以解決就拆村就是「強拆」所為。

菜園村村民已經要犧牲自己的家園,為何還要他們一搬再搬,承受精神折磨?當日「千人怒­撐菜園村」,我們以蕉葉盟誓,誓要保衛菜園村。今日,我們是時候兌現承諾!

蕉葉為誓、保衛菜園! -「停止清拆、先建後搬」大遊行

日期:13/11/2010
時間:下午兩時半
地點:銅鑼灣東角道行人專用區(Sogo旁邊)往政府總部

菜園村十一月四日第一階段清場:信息混亂,痛苦開始﹝菜園村最新消息一﹞

IMG_4348
十月廿四日晚菜園村村民大會,村民為到十一月四日地政總署的清拆行動而憂心。

系列前言:菜園村自救運動從二零零八年底至今,已經足足兩年,在輿論耐性愈來愈短的今天, 不到真的拆屋那一日,港聞記者似乎都不會再來。那時市民大眾又會從電視看到那些短暫的公式化畫面,不得已為菜園村事件下個公式化的結論:發展就有人犧牲, 要以大局為重。菜園村支援組的成員預想,到時應該有很多不滿主流媒體簡化報道的市民在網上鍵入「菜園村」搜尋更深入的報道,本系列就是希望在十一月四日第 一階段清場前,比較詳細地介紹這兩年的抗爭組織工作,以及迫遷前村內最新情況,一來讓公眾可以理解社區自救運動的意義,二來亦是為正在或將會發生的城鄉社 區抗爭保留經驗。

昨日﹝十月廿四日﹞的石崗菜園村每周村民大會特別熱鬧,最多人時差不多有七十。眾人面上都露出擔憂之色,因為地政總署在十月十九日再次發出告示,指 村民「須於2010年11月1日之前停止佔用有關土地和構築物」,及「清拆行動將於2010年11月4日(星期四)進行」。菜園村關注組的成員對政府發出 這道一刀切的命令感到詫異和憤怒,因為政府不單不在重建家園工作上替村民開路,更違反承諾,要把村民的後路也封了。

●自相矛盾的官話

一方面,在重建家園的工作上,政府選擇站在一旁看戲,逼村民自己面對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另一方面,自從一零年二月份關注組宣布重建家園計劃開始, 關注組就強調菜園村必須先待新村建成後才清拆﹝即「先建後拆」和「只搬一次」原則﹞,避免村民在短時間內受兩次搬遷之苦,訴求已經講得清清楚楚。到了九月 二十日的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當着立法會議員和菜園村關注組成員的面,承諾會以「人性化」和「彈性」處理搬遷過程,容許暫 未能落實搬遷計劃的村民暫留村內。當時村民認為,正因為官員明知村民沒可能在短時間內搬出,政府責無旁貸,所以態度才會稍為軟化。沒想到副局長話音剛落, 那邊廂地政總署就按《土地條例》發出一張沒商量餘地的搬遷通告。村民被政府逼入進退兩難的局面。

地政通告
地政總署十月十九日發出的新清拆告示,指明所有人都要在十月四日被迫遷。

有法律界人士向筆者表示,其實按照終審法院在「吳小彤案」﹝HCAL81/1999﹞ 有關合理期望﹝legitimate expectation﹞的闡釋,既然邱誠武代表政府在立法會上承諾讓村民在不同時間遷出,村民便有「合理期望」政府不會一刀切地要所有人在同一日搬走。 因此,村民有理據向法庭覆核地政總署按《土地﹝雜項條文﹞條例》指令要所有人在十一月一日前搬走的通告﹝見下圖﹞。

IMG_3945[1]
地政總署在一零年九月廿九日第一次發出通告,指令所有菜園村村民必須在十一月一日離開,到了十月十九日,再發出新通告,講明在十一月四日拆村。

關注組代表在十月十九日致電地政總署官員抗議,指出政府公告與運輸局官員發言相矛盾,將會引起村民恐慌。運輸局轄下的路政署翌日﹝十月二十日﹞突然 向菜園村民印發第十四期《菜園村居民通訊》,提出與地政總署通告截然不同的說法。通訊說,政府「會分階段在菜園村進行清拆和收地工作……會在11月4日展 開進一步的清拆工作,先收回空置土地、農地、從事商業或工業活動的相關土地、已完成搬遷準備村民的構築物等……除非村民有特殊需要和已經取得地政總署的同 意,否則應該在這日期前遷出菜園村。如村民有特殊困難,可以隨時聯絡地政總署的前線人員。我們會在不影響工程進度的前提下,盡量人性化地處理個別個案,希望可以作出互相配合的安排。」

1020通園通訊
路政署在十月二十日,發出內容與地政總署通告不同的居民通訊。村民應該跟哪個部門去做?還是兩個部門都要反抗?

從一連串官方通告和官員發言看來,政府是希望透過不同部門發出分量不同/法律效力的訊息,站穩在進可攻退可守的位置。對外發言由運房局官員負責,講 一些較軟化的公關套話,以抵住輿論和議員的詰問。對村民則硬軟兼施,先由地政總署發一封強硬的、有法律效力的通告,令村民人心惶惶,再由路政署發出態度較 軟化、但句子意思含混的《居民通訊》。後者只是把強硬的收地政策裝飾得漂亮一點,說如果有個別村民有特殊理由向地政總署請求,地政總署會考慮酌情處理── 但這不是個別問題,也不是酌情問題,這明明是幾十戶參與重建家園計劃的村民「先建後拆」的集體需要,怎可以容讓政府隨時翻臉不認人?更令人難過的是,菜園村村民在極度無奈的情況下決定放棄家園,重頭開始建立社區,但在搬遷期限的問題上,政府在《居民通訊》居然說,酌情的前提是「不影響工程進度」,而不是令被迫遷村民有一個好安排,不用在短時間內被迫遷兩次。

●團結是力量 成立菜園村巡守隊

面對着步步進逼的地政人員和警察,村民只能團結自救。昨日村民大會一致通過菜園村關注組的立場:在十一月四日,任何有居民的地方都是「未完成搬遷準 備」,政府不能強迫人離開。在強大的壓力下,預料在十一月四日前後會有好一些村民搬走,對於要等待菜園新村建設的五十戶、仍未得到妥善安置的十多個租戶, 以及其他未談妥補償方案的村民,他們將會面對愈來愈惡劣的居住環境,要堅持留下直到新居安排好,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氣。村民大會決定由村民和支援者共同成立 「菜園村巡守隊」,在十一月四日前後開始日夜在村內巡邏,以維持治安,並防止政府人員騷擾村民。巡守隊的第一項任務,就是要在十一月四日召集村內村外人 士,按着菜園村關注組的立場,保護「未完成搬遷準備」的村民,以及監察政府人員的工作。

以紫田村的清拆為鑑,政府在第一次清場行動後,每三個星期至一個月就會再來一次,逐步拉散社區,紫田村在第三次行動就失守了。因此,石崗菜園村村民 就算頂住十一月四日的清場行動,前面的路也會愈來愈艱難和令人懼怕,村民現在只盼望菜園新村的土地能夠盡快成交,新村建設工作盡快動工。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聲明:譴責《東周刊》失實報道抹黑菜園村民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聲明:譴責《東周刊》失實報道抹黑菜園村民

村民現時以賠償 金自行買地,自行建屋,政府並沒有額外資助一分一毫,村民何錯之有?在政府進一步違背承諾,以拒發牌照阻撓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的 時候,《東周刊》刊出此一失實報道,以圖抹黑村民,立心不良,做法可恥。

hongkong3.1
今日蘋果日報、明報和南華早報刊登報道,指因為政府出爾反爾,菜園村重建計劃瀕臨「拋錨」。

二○一○年六月十六日出版的《東周刊》,有題為〈現金居屋復耕地乜都要 揭菜園村關注組賠償舔到盡〉的報道﹝見頁十八至頁廿一﹞。報道引述所謂消息人士或知情人士,發放失實資訊,嚴重損害石崗菜園村關注組及菜園村民的聲譽。石 崗菜園村關注組謹聲明如下:

一﹞報道引述「知情人士」指菜園村關注組約二百名成員以拆戶形式「掠」更多賠償。「那班人來自三十幾個家族,正常應遞交三十幾份申請,但他們拆細做 好多戶,最終入了九十幾份申請。」關注組指出,政府的賠償機制是以核心家庭為申請單位,按有人居住的臨時屋數目賠償。每一個住在政府有紀錄臨時房屋﹝包括 列明是人住臨時房屋,以及由禽畜屋改建的房舍﹞的核心家庭,只要符合政府列明的資格,都可申請賠償。整個過程由地政總署人員詳細審核,申請人必須提出居住 證明及與政府人員面談,因此,被迫遷的菜園村大家庭分成核心家庭申請賠償,完全是按政府要求處理,亦只有政府才知道申請賠償的核心家庭數目和名單。《東周 刊》對政府的賠償機制無知,卻以此誣蔑菜園村村民,手段拙劣。

二﹞報道分別引述網上討論區和所謂「消息人士」,替村民高春香、盧明光和馮汝德及家人「計算」賠償。關注組指出,有關資訊並不真確,既沒有客觀證據 支持、亦沒有得到當時人確認。《東周刊》明知如此,仍然以確鑿的語調和表格列出金額,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另外,有關針對關注組高春香家人的說法,例如 「她一家從來不是務農,她爸爸以前在村內開麵檔,母親只拿人家種的菜到市場賣」,亦完全與事實不符。

三﹞報道第廿一頁指「據知高春香曾向有意復耕的村民,每戶收取二千元,聲稱代村民搵地及申請復耕牌,至少八十戶交了錢,但一直未有下文。」政府在一 零年三月十七日亦曾在〈菜園村居民通訊〉中提出類似的指控,暗示關注組提供「收費服務」。菜園村關注組早於三月二十日向村民派發的村民通訊已澄清了一次, 現引述如下:「我們﹝關注組﹞並沒有推廣或提供任何收費服務。菜園村關注組在二月廿二日宣布開展重建家園計劃,有約九十個核心家庭希望參與,以集體方式實 現重建家園。重建家園計劃涉及很複雜的策劃,包括向政府申請賠償及農業復耕牌照、物色和購買土地,以及規劃和設計新社區。最後一項工作,即規劃和設計新社 區的工作,需要專業的規劃師和建築師協助,這裏無可避免涉及一些費用。菜園村關注組在二月底一次村民大會,向村民報告有關情況,並建議每個參與重建家園計 劃的核心家庭交出2000港元,作為集體規劃和設計的開支,該筆款項亦可能作為購地的訂金。該項建議得到在場全體村民的同意,關注組已經向村民強調,若果 某核心家庭申請復耕失敗,將會退還款項。我們強調,這不是『收費服務』,而是參與重建計劃的家庭對公共開支的承擔。」關注組在與運輸局及鄉議局主席劉皇發 會面時,已知會對方有關做法。

四﹞報道指「關注組成員獲得天價賠償仍未肯收手,部分人不合資格還想申請復耕牌,似乎一於『舔到盡』。」菜園村關注組在本年二月初與運輸局取得共 識,八十六個菜園村核心家庭願意以「農業復耕計劃」這個現行政策,自行買地重建家園,並會實行集體農業計劃。當時運輸局高級官員表示:「我們現行政策是可以通過農業復耕,呢樣野係可以俾大家,如果你搵到地,可以俾個臨時的居住牌照俾大 家, 呢樣野係可以做得到的。個問題係點樣可以做得好……」菜園村關注組及一眾參與重建家園 計劃的村民,相信政府的許諾,二月底向政府登記,目標是以賠償金購地起屋重建家園,並以集體農業計劃活化社區。刻下村民已找到合適土地準備購買,政府卻出 爾反爾拖延批出建屋牌照,令重建家園計劃瀕臨崩潰。村民的目標是重建家園,「農業復耕計劃」只是政府強迫我們接受的「方式」,如今《東周刊》將申請農業復 耕形容為「舔到盡」,是助紂為虐,與政府一道欺負菜園村村民。

政府聯同立法會保皇功能組別議員,強逼菜園村村民放棄經營幾十年的家園,村民為政府工程而犧牲,政府本有責任落實能令村民維持原有生活方式和質素的 安置計劃。村民現時以賠償金自行買地,自行建屋,政府並沒有額外資助一分一毫,村民何錯之有?在政府進一步違背承諾,以拒發牌照阻撓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的 時候,《東周刊》刊出此一失實報道,以圖抹黑村民,立心不良,做法可恥。菜園村關注組對《東周刊》予以嚴厲讉責,要求《東周刊》向菜園村關注組及菜園村村 民正式道歉,並考慮向法院提出起訴以討回公道。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
二零一零年六月廿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