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台灣之行’

菜園村村民台灣之行小記-day2

菜園村村民台灣之行小記-day2 三鶯

三鶯部落是原住民的部落,與溪州一樣也是阿美族,住溪邊。政府已經拆了他們七次,但他們還是堅持自己再繼續建屋居住,現在留下的住民全都是堅定的抗爭者。

去到後我們先看他們的紀錄片,有關上一次政府將部落所有房子拆掉的狀況。

居民們和我們一起看片。

看完片就由居民帶我們到部落走走,這圍牆都是用被拆房子時剩下的瓦礫搭的。

這裡本來有一個看守所,是居民們夜裡看守村子用的,但後來政府不讓他們有這建築,又拆掉了。

他們都是建築業為主,這些房子都是自己再建的。

除了入口那間房子是零八年他們被拆毀後第一間建起樣子不同外,整個社區、其他房子都是部落共同規劃而一起建的,大小模式都一樣。路本是平坦的,上一次被政府亂挖一通,居民自己再重整。

地下藏了很多圓石可以挖起來用。

一排排整齊的房子,都是用二手建材或朋友們送來的東西搭建的。

每一戶門口都有這種小花園,圓石就是在地下挖來用的。

整齊漂亮的家

居民的菜園

家園被推倒後,他們把木材或有用的東西挖出來再用,斷掉的木頭綑在一起又再用。

重建家園 打造部落

晚上,居民很熱情的要請我們吃面,菜園村村民她們又過去一起弄。

大鍋面

大合照快樂結束!祝大家抗爭成功!

廣告

菜園村村民台灣之行小記-day1

菜園村村民台灣之行-day1:寶藏巖、瑠公圳、溪州

位於台大附近的寶藏巖


寶藏巖這片房子原本市政府要拆掉用來建河濱單車道,居民、社會人仕、組織、學者經十年抗爭,最後輾轉這片地方成為古蹟,由文化局管,這地方有其歷史價值:1. 旁邊的廟是台北第二最老的(除龍山寺)2.建築跟台灣抗戰歷史脈脈相連。這片綠色的草地之前兩年做了些臨時房屋,因主建築群要修葺,本身的住客就遷到臨時房屋暫住,然後再在修葺後搬回去,是一個可留屋留人的方案,現在臨時房屋已拆掉。


這裡那些石屎柱本來是建來想再起房子的,後來沒有建成,城鄉所他們把這地板鋪好了,將來這一區會變成青年旅舍。有些空出的房子將成為藝術村。


他們在空地鬆了這面牆做大家的電影院, 學生們幫他們畫上假磚的柱子。


背後看過去其實這片房子好漂亮,好像天空之城哦。


塯公圳,這裡也是位處軍營旁的地方,幾十年前從大陸跟國民黨到台灣的年青軍人們沒有地方住,就在軍營旁圳邊建房子住。政府亦沒理,一住住了幾十年,兩三代人。最近縣政府要美化,拆房子。


這是他們的平面圖,是學生幫忙做的,要拆的房子就是shaded的地方


縣政府收他們的地就是想把水道修成這個樣子,河裡面都沒有魚,花草也不生,我們說真是很假,而且不漂亮呀,美化河道也沒必要把民宅拆掉呢。

這水道最搞笑的地方是盡頭處是封著的。靠電泵泵水進水道。
這裡做了一個透明版,讓人看修前修後的分別,並強調居民那些是違建(就像香港的寮屋),又變了縣政府的公績,但居民並不會得到任何賠償(只有搬遷費大概港幣幾千元)或安置哦。
去到溪州,和瑠公圳很近的,也是在新店,新店溪的另一邊,溪州部落裡的是阿美族人,他們由台東來,沿河溪居住。縣政府要蓋公園及單車徑而要清拆他們的部落。
原住民來到市區多數是從事低收入/低技術行業,溪州部落這裡的居民多數都是建築工人,房子都是自己建的,手工很好哦。
經多年爭取原地居住,縣政府最後讓步提出覓地搬村的方案,這裡看到的空地是政府妥協讓溪州的居民搬過去的,整地、規劃和蓋房子的費用由政府來付。房子由部落擁有。
溪旁是單車公園,台北政府近年老是以起單車公園做理由拆人家,對面的捷運上蓋將會起豪宅,十二幢屏風樓,相信也是關乎有錢人們的景觀問題吧。(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