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另類方案’

菜園村關注組: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 對政府七大要求

菜園村關注組: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 對政府七大要求

文:  朱凱迪

轉自: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247

222記者會
菜園村關注組今日召開記者會,向外宣布重建家園計劃的詳情,我們邀請了反高鐵大聯盟成員、八十後反高鐵青年、其他地區的「高鐵苦主」、利東街老街坊,以及兩位元朗區區議員﹝jacky攝﹞。

石崗菜園村村民在昨晚舉行的每周村民大會上,確立以盡快推動「重建家園」為主要工作方向。村民目前正積極尋找土地及籌備社區參與規劃工作,已有九十 個「核心家庭」﹝即夫婦與未婚子女﹞參與計劃。為了令菜園村村民在被迫遷後維持現有生活質素,菜園村關注組早在零九年十一月向政府和立法會提出,要在賠償 方案中加入符合「五個護村原則」的安置計劃。我們認為,現在由村民共同提出的「重建家園計劃」是現行政策下最可行的出路,新菜園村並且會成為香港首個有社區參與規劃的生態村。五個護村原則包括:

i. 幾十年來建立的家園和社區網絡﹝社區﹞
ii. 與子女共住、老有所依的大家庭環境﹝維持大家庭共住﹞
iii. 幾十年來對菜園村及周圍環境的熟悉感和連繫﹝原區﹞
iv. 耕住合一的生活模式﹝農地與住屋相鄰﹞
v. 幾十年來與植物和動物共融的環境

●重建家園是不能再退的底線

為了團結最多的村民及開展相關工作,參與重建家園計劃的村民可以擇日向政府「集體登記」,但政府需要首先回應關注組的七項要求。關注組之前曾經在全村做家訪,絕大部分村民均視「重建家園計劃」為最後底線,若果政府不答應要求,絕不會離開菜園村。

自從立法會通過撥款後,政府人員不斷向未登記的村民施壓,他們不單否定「不遷不拆」,也否定「搬村」,並威脅說若果不在二月廿八日登記,將會失去賠 償,令村內老少人心惶惶。另一方面,距離一零年十月的預定清拆日期愈來愈近,堆土機無情,關注組認為有需要盡快尋求出路,以確保村民生活質素,也減輕村內 老人家的擔心,遂着手籌備「重建家園計劃」。

在香港,只有新界「原居民」才有力逼政府在清拆時實行集體搬村,維持社區和生活環境,其餘市民遇上政府或市建局迫遷時,一律逃不掉各散東西的命運。 政府在電視賣廣告說什麼「左鄰右里‧唔使客氣」,倡議街坊互助精神,但他們同時又不斷以不同的理由殺死社區。明知社區網絡對市民,特別是老人家的福祉很是 要緊,那有什麼理由全香港只有「原居民」有資格保住社區?市區居民自利東街抗爭開始不斷爭取規劃參與權和維持社區網絡的市區重建,功敗垂成,到了二零一零 年,石崗菜園村的非原居民社群將盡力延續利東街的精神,把社區參與規劃和重建家園的理想落實。

●按現行政策,自行買地建屋

關注組知道,政府之所以斬釘截鐵地否定「搬村」,是因為不想改變政策。為了「重建家園計劃」能夠取得實質成功,菜園村村民不介意按照現行政策,通過集體申請「農業復耕計劃」,盡量以自己的能力實現理想。

我們在過去幾星期與村內各家各戶做調查,大部分村民都同意關注組的工作方向,無論已登記或未登記的村民,都希望參與「重建家園計劃」,繼續和幾十年 的老街坊生活在一起。初步統計,約有九十個核心家庭加入計劃。政府人員曾表示,可以按核心家庭為單位申請農業復耕計劃,每個核心家庭興建一間四百平方呎、 十七呎高的平房,換句話說,按復耕計劃重建後的菜園村會有約九十間平房。

除了興建住屋的牌照問題外,還有尋找合適土地、以及賠償是否足以購地建屋的問題。政府拒絕向村民提供官地,只願意透過鄉議局找私人地。菜園村關注組 正積極透過各種途徑物色土地,期望在三月確定新家園的位置,令社區規劃工作得以展開。另外,不是所有參與計劃的村民都有足夠資金買地建屋,關注組要求政府 個別家庭提供協助,譬如提供免息貸款。

●成立「生態社區營造工作室」

在爭取建屋牌照和尋找土地的同時,關注組已聯同幾位規劃師、建築師和農業界人士成立「生態社區營造工作室」,團隊將在菜園村內設立辦事處,統籌「重建家 園」的社區參與規劃工作。由於菜園村將以「農業復耕計劃」重建家園,農業 / 可持續發展生活 / 生態 / 環保等將是新家園的重要元素。工作室將負責進行社區及空間運用研究、舉辦村民規劃工作坊,逐步與村民一起規劃出新的家園。我們會繼續邀請其他規劃及建築界 朋友加入。

菜園村村民為了延續美好的生活和緊密的社區,為了讓村內老人安享晚年,願意按照現行政策,盡自己的力量重建家園。我們認為,這項工作不單對菜園村重 要,也會令香港市民加深對民眾參與規劃和社區保育的認識,未來的菜園村將成為推動城市可持續發展的重要經驗。但是,這項計劃要成功落實,必須得到政府的配 合,菜園村關注組要求政府:

一﹞讓菜園村村民以核心家庭為單位獲得復耕牌照,建設一間400平方呎、高17呎的平房,另有100平方呎的廚房廁所;
二﹞提供與目前的條件相若的新牌照;
三﹞為新村安排道路、排污渠、路燈等公共設施;
四﹞為賠償不足以支付買地建屋費的村民提供免息貸款;
五﹞將村內重要樹木遷至新村;
六﹞讓新家園盡快建成,再清拆菜園村;
七﹞於廿八日前回應以上要求。

一一六撥款不是反高鐵運動的句號,更不是菜園村反逼遷抗爭的結束。在這個新的爭取階段,菜園村村民更需要大家的幫忙,希望大家諒解和支持村民的決定,伸出援手。

廣告

高鐵:一項全國的軍事計劃

高鐵:一項全國的軍事計劃

文:eg9515

轉自: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075

圖:2008年9月23日台灣《蘋果日報》

今日《文匯報》轉載了《鏡報》月刊的封面文章,題為《高鐵的軍事戰略意義》, 文章指高鐵「寓軍於民」,「極大方便了中國的軍事調動,對中國的軍事布局,以及戰略戰術都將產生有利的、深遠的影響」。台灣的高鐵,亦曾進行軍事演習,事 後便被專家批評為不符戰況,「機場、高鐵等運輸路線,都是首波被攻擊的目標」,搭乘高鐵中的軍隊,亦是敵方主要明顯的攻擊目標,如果真是在戰時利用高鐵運 兵,勢必造成嚴重傷亡。文匯網設有留言,有一位網友點出了所謂「軍事」用途的重點:「对手是外国军队时,高铁是沒用的,敌军当然先把铁路炸个稀巴烂。但对 手是国內平民,高铁就很有用了。」第二則刊於2008年5月5日《文匯報》的專欄,欄名也夠嚇人,叫《止戈為武》,題為《京滬高鐵的國防意義》,文中提到 由北京至上海線的定線及高鐵車站位置,均極具戰略意義,本文略摘如下:

第一站:天津,「渤海之要塞,京城之門戶」,文中引述的經典戰役為國民黨傅作義力抗解放軍的「平津之戰」
第二站:濟南,「戰區領導機關所在地,其管轄的範圍距朝鮮半島和東海較近,也是未來可能發生衝突的區域。」,文中提到,解放軍區十裁七,並沒有裁減部隊最少,轄區最少的濟南,反而得到加強,可見其重要性。
徐州:「黃淮兩水間,地據魯、豫、皖、蘇四省之要衝,津浦、隴海鐵路之樞紐」,少不免提及抗日的「徐州會戰」
蚌埠:「淮海戰役」的主戰場

至於連接本港的武廣高鐵,在去年8月11日,亦曾高調演習,首次利用和諧號運兵。每列和諧號運送士兵可達1,100人,由武漢至廣州才三小時。沿線平民除了因為普通列車被削減後「被高速」外,還難免要被「和諧」掉。

這篇《高鐵的軍事戰略意義》的文章,出現在立法會通過高鐵撥款之後,時間上的配合實在值得細味。筆者試著找尋08及09年的本地新聞報導,除了某些 評論文章外,幾乎沒有報導提及高鐵與軍事的關係。一則為2009年5月18日的《香港經濟日報》,運輸局副局長邱誠武轉投政府前任職總編輯的那一家,該則 報導題目也夠嚇人,就叫《青藏鐵路 有利國家統一》,文章指「解放軍部隊和裝備可以隨時入藏控制動亂,維護國家統一。」又引述有海外藏獨人士表示憂慮。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緊急救援站」及「車廠」,於正正是設於石崗解放軍軍營側。菜園村關注組早於去年,便提出多個替代方案,將車廠移到附近的廢 車場及空地,均被政府一一拒絕。在去年4月29日的立法會會議上,何秀蘭議員曾提問是否可以騰空石崗軍營的用地,用以興建「緊急救援站」及車廠。保安局局 長李少光以「駐軍防務為中央事宜,不宜干預」為由拒絕。但根據1994年中英雙方就香港軍事用地的協議,只要中央認為軍事用地毋須作軍事目的,便會無償交 還。特區政府亦可以提出收回,但要另外補回土地。換言之,特區政府是絕對可以提出收回石崗軍營用地。直至去年年底,新高鐵專家組提出錦上路方案,不經石崗 軍營。新方案效用上與西九龍方案相若,但可以節省一半建造費(300億),政府對此方案完全不聞不問。到今年萬人包圍立法會,政府仍然堅持要通過高鐵項 目,究竟我們的特區官員,是否有著必須通過高鐵,而高鐵香港段又必須連接石崗軍營的任務?

現時的石崗軍營的使用率如何?據朱凱迪於去年8月15日於《明報》的文章,指「1997年解放軍接管石崗軍營後,使用率一直不高,軍營南面的樓宇長 年空置。」,因此,菜園村村民才透過政府向駐港解放軍查詢,建議將軍營南面部分地方讓出用來興建車廠,令菜園村免於拆遷。朱文指:「政府官員其後轉述駐港 部隊的回覆,指石崗軍營要留給將來發展,不能讓出。」這個將來的發展,是否與高鐵的車廠及「緊急救援站」連繫在一起?一直至2006年,政府及九鐵公司, 對於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建議,都是傾向採用「共用通道」,即使用西鐵路軌及錦上路總站的方案,惟特首在拍板這個項目時,突然又變成「專用通道」,高鐵 路軌的規格,亦比目前的西鐵闊。朱文引述指:「本地鐵路發燒友說,看廣深港高鐵香港段的隧道闊3.55 公尺、軌道闊、載重量高,都是內地提出的設計要求, 「似乎係預留運重型機械」,並方便以高速列車運兵來往石崗軍營。」


圖:《鏡報》月刊封面

老中青反高鐵(三集)

絕對不只年青人!快些去現場吧!!!

最後那位伯伯, 一句: 一介書生,請纓無路, 之後無言, 尤是摧心…

反高鐵FAQ(請廣傳)

反高鐵FAQ(請廣傳)

文:謝冠東

大家可照抄以下內容,總動員到各大討論區,高效率地反駁所有高鐵支持者,令民意更反高鐵。如有無法解答的問題,可電郵至xrl@kwuntung.net。我也會不斷增加題目。

這些問題也刊載於「反高鐵網頁」,可直接用該連結,給他人參考:http://www.kwuntung.net/xrl/faq.php

Q. 為何要反高鐵?

A. 好簡單,損庫房,壞環境。西九段高鐵與西鐵完全重複,而西鐵好少人搭,繁忙時間僅4分鐘一班,還可加車一倍,沒需要花錢再建。那是虛耗庫房,破壞環境。

Q. 西九段高鐵不是很有經濟效益嗎?

A. 不是,那其實是蝕本的,只是政府沒有計算建造費在內。當然政府會說現在投入700億,就可節省870億時間值。但甚麼叫870億時間值?那是真的回報?慢 了10分鐘就會蝕870億?最後,把站設於新界,不見得沒有所說的經濟效益;由於成本下降,新界居民省了時,港九居民也沒有增加了多少車程,極可能更具效 益。更何況,站設西九,將造成本已繁忙佐敦和尖沙咀嚴重塞車,整體來說應是損失時間值才對。很可惜的是政府不願對兩個方案作效益上的比較,這也是很多市民 反對政府做法的原因。

Q. 西九段高鐵是否非建不可?

A. 當然不是。調轉來說,假設你去武漢,會不會因為去到武漢要轉多一程類似西鐵的鐵路而不去?

Q. 西鐵把總站遷到紅磡,人流已經大增。

A. 現時西鐵客流二十餘萬,遠繁於東鐵的一百萬。它繁忙時間仍僅為四分鐘一班,可加一倍車。要乘載高鐵九萬九客流,濕濕碎。我們還可以在西鐵增設頭等車廂,畢竟現時它只開七卡,月台卻長九卡。

Q. 在錦上轉車,乘車時間會長好多。

A. 在乘車時間方面,西鐵速度不慢,錦上路至柯士甸僅需16分鐘,高鐵這程估計也需時9分鐘;而乘西鐵可在南昌站走往對面月台轉乘東涌線過海,避免了西九站難 以前往九龍站的複雜問題,這又省了一些步行時間,畢竟步行是超級慢的交通方法,相信也不受部分缺乏運動的商界精英所歡迎。當然,對新界和九龍北的乘客來 說,錦上方案還節省了時間。

Q. 錦上路衍生的問題遠遠比西九大,因為那裡還要建其他道路配套加以配合,如同新機場。

A. 西九本身天殘地缺,一樣要很多配套,至於鄰近地帶,則還造成廣東道和佐敦塞上加塞。相反,眾所周知,西鐵人流稀疏,大欖隧道則車流稀疏,兩者都是連年虧損,大概隧道的兩邊三線的行車道,正好可以與連接東涌和機場的北大嶼山幹線比擬,用來運載高鐵人流。

Q. 公專聯的錦上站方案只設有十個月台,不足以應付客流,應像政府那樣設十五個月台。

A. 香港的路軌,只有向北連接國內的一條。西九站興建十五個月台,也是不能提升載客量的。錦上站以十個月台對一條路軌,應已是很合理甚至有點超乎合理的設計 了。西九方案可能因為是dead end(南面已無出路,出口只在北面),所以需要更多月台來停放閒置列車;然而錦上方案以南空地很多,列車停放處也是置於車站以南很近的地方,可以把閒置 列車向南開往該處,而非停在月台,因而所需月台較少;又因閒置列車向南走,這也不會對北上的路軌造成擠塞。

Q. 錦上站收地會更多。

A. 那只是政府誤導,說要興建十五個月台,就要收很多地,那根本是不必要的。而且,只要留意錦上車站的地理位置,就知道那不會造成太大的徵收土地問題。只要打 開地圖,便可看到錦上站以南與西鐵車廠之間,有一片相當於整個北角那樣大的空地。那處地方荒廢了,主要是因為它是青朗公路和西鐵路軌之間的夾縫,根本無法 進入,但正好可以用來建設道路連接系統或列車停放處等。

Q. 日本的新幹線不是很成功嗎?

A. 你不能用部分正確的例子或可能正確的例子,去證明香港的方案也正確。方案要個別考慮。而且建在錦上或其他地方,也是有高鐵。

你應反過來說,建在西九,客流量和方便度其實沒有怎麼提升,只是少轉一程西鐵(又或如果他不是去西九,他本身也是要轉車),但造價高昂,破壞龐大。

Q. 除了西九和錦上方案,還有甚麼選擇?

A. 另有兩個選址,分別為荃灣西和落馬洲。落馬洲的好處是可以同時接駁東鐵和西鐵(西鐵將建北環線,連接錦上和落馬洲,到時由落馬洲去柯士甸也只需22分鐘)。

也可選擇不建,把上述的北環線直接延伸至內地,與福田站接駁。那還避開了高鐵無法實行一地兩檢的問題,大家在福田站做過關就是。(不能在西九站做過關,因為根據《基本法》,內地執法人員不可在本港執法,但本港執法人員卻可在內地執法。)

至於錦上方案,除了公共專業聯盟提議接駁港島快線,也可選擇不建設該港島快線,只讓乘客轉西鐵,畢竟西鐵剩餘能力仍很大。

Q. 政府的方案有甚麼問題?

1. 造價高
2. 維護成本高
3. 需遷拆菜園村,無善用石崗軍營,破壞環境
4. 影響葵涌、葵芳、南昌、大角咀,除了影響地層和樓宇結構,施工時也會造成噪音。
5. 隧道太長加上總站設地底,挖掘大量泥沙,容量相當於六座國金二期。香港堆填區無法全部容納,將輸出台山,禍延他人環境。
6. 沒有公佈可行性研究報告。
7. 根據政府報告,會造成佐敦塞車,節省的時間可能得不償失。
8. 為1條路軌設立了15個月台,太多,浪費資源。
9. 沒有善用西鐵的剩餘能力,重複建設。
10. 整條高鐵,近的去不了廣州市中心,只去番禺近郊;遠的去上海北京成都來回為16-24小時不等;僅中距離有競爭力,可是香港一天有多少人會來往武漢?花700億,風險太大。

Q. 為何到今天才提出反對聲音?

A. 不是,事實上在過往的公聽會一直都有很多反對意見,只是政府充耳不聞,媒體又沒有報導。比如本人就在去年8月1日的元朗公聽會要求比較不同方案的成本效 益,可是政府連這樣簡單、這樣重要的考慮數據也欠奉。只一味說「我們在上立法會時,會再提供詳細的資料」、「如果我們的設計不良,立法會財委會是可以不通 過撥款的。」您說是不是很氣人?當然到今天他們仍未能提出這些資料。諮詢年期長沒用,諮詢質量才重要。

也要留意,政府的具體方案,包括造價等,是在2009年10月末才公佈的,討論的時間根本嚴重不足,政府只是打算憑立法會鐵票強行通過撥款而已。(留意這項工程的表決並非分組點票,所以雖然泛民全投反對票,撥款還是很可能會獲通過。)

Q. 為何菜園村不可搬遷?

A. 如果證明到搬遷是無法避免的,那也可以接受。當然要有適當的安置,例如集體遷村之類。可是現在首先證明不到必須建西九高鐵;第二證明不到為何高鐵車廠不可 建於石崗軍營的空地而要用菜園村;第三政府也沒有安排他們集體搬遷,如同昔日的赤立角,集體搬遷到東涌成為赤立角新村。現在見到七老八十的長者要上街,看 到也覺得沒良心。

Q. 不是已有菜園村村民登記接受賠償嗎?又有些村民開始覓地。

A. 登記不代表接受,只是那總比不登記,最後甚麼保障都沒有為好。其實大家不要對菜園村村民這樣苛刻。他的屋快被人拆卸,反對之餘,先看看其他地點也是無可厚非。大家的善心太小。

Q. 菜園村為何具保育價值?

A. 很多人質疑香港對農業的需求。農業其實有很多功用:第一、為我們提供基本的食品安全網。當世界出現糧食危機,即使你再有錢,人家也不會把糧食賣給你,只有 短視的人才會無視農業這種最基本、最重要的必需品。保持一定的自給度是重要的,更何況在菜園村的例子,我們無須付出額外開支來拓展農業。第二、健康。部分市民希望吃到相比內地新鮮、有機、無毒、有信譽和良心的蔬菜。不要看輕健康,它也意味增加生產力和減少醫療開支。第三、教育。參觀農業可防止再有學生說稻米是樹上長出來的,並且可讓市民和大自然互動,回歸自然。第四、就業。不是人人都渴望或適合投身金融業的。事實上正有越來越多人厭倦了典型上班族的生活, 想毅然出走,改為務農。第五、綠化環境。保留農地,將比開發作其他石屎用途,較能達到環境永續的效果。

每一片農地,都可能是香港人以至地球人可永續生存的其中一項關鍵要素,請.盡.力.保.留,那是香港人作為地球人,對地球農業的應有之義——那實在 是太輕微的應有之義了。保留之餘同時不要破壞農地命脈:它附近的水利系統。不說不知,原來石崗/錦田是香港最肥沃的土地,它被三大高山環繞——雞公嶺、大 刀屻、大帽山,因此水源甚豐,用來鋪石屎,是暴殄天物(會遭天譴吧)。

此外,菜園村不少村民是數代同堂,這種家庭文化越來越罕見,加上它難得的鄰里關係,勢將在遷拆後被破壞。

我們應該問問,為何不用菜園村旁石崗軍營的空地做車廠?昔日英軍在香港多設軍營,為的是防大陸,但今天我們何須仍保留眾多軍營?難道我們要防澳門和廣東?(根據「香港地方」網頁,香港現時還有十多個軍營!)

Q. 我們難道不應關心建造工人的就業機會嗎?

A. 正是不建高鐵,才可以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包括建築工人的機會!引述建築地盤職工總會理事長陳八根:「我們支持節省約三百億元的新高鐵方案,在錦上路設高鐵 總站,令客量不足的機鐵免於浪費。而省下來接近約四百億元,用作增建公屋及居屋,令普羅市民有更多機會置業或更快上樓。我們肯定,這個方案的就業人數一定 比政府的高鐵方案多。」

此外,現時政府已有十大基建,高鐵縮短了,仍可說是有九大半,這樣仍就業不足,那就是行業的結構性問題,例如建築界多用內地預制組件,少了聘用本地工人。我們要解決根源的問題,例如讓建築工人轉型,我們總不能經常都建十大基建。

而且這是為發展而發展觀,為了有就業,那就不斷拆樓,不看需要而拆樓,早晚連你家也要拆。

熱到爆炸的討論氣氛:兩篇與《信報》社論商榷的文章

熱到爆炸的討論氣氛:兩篇與《信報》社論商榷的文章

編 按:呢幾個星期,所有捲入高鐵爭議的人全部思辯力和創意爆炸!寫字的、design的、行動的、游說的,每日動輒上萬字的新文章,還有短片、 poster。鎮守facebook兩猛男tam daniel同埋謝冠東,一個擅長連結動員,一個擅長寫給合文章﹝還以一分鐘九十字的速度做立法會逐字紀錄!﹞。阿東上個星期開了與報紙老總就社論辯論的 風氣,跟明報的張健波來回了幾個回合。今天《信報》一篇題為〈拖延非善策 應設監督高鐵工程機構〉的社論,可以商椎之處甚多,阿東和我夾好,一人一篇回應,希望《信報》編輯聽得入耳。如此熱烈的討論氣氛,真的不希望明天/後天就 此戛然終止。

一﹞一零年一月十四日《信報》社論──〈拖延非善策 應設監督高鐵工程機構〉

立法會本周加開會議,處理廣深港高鐵的撥款申請;據財委會主席劉慧卿表示,目前只需由原來計劃的五節,在星期六加開多一節共六節,用十二小時就可完 成審議。正如我們在一月八日的「社評」中表示,撥款申請可以拖,但高鐵應該建,但綜合上二次議員提出的問題及部分團體的質疑,對有關高鐵的提問其實在過去 二年已反覆多次討論,即使再拖,政府也不可能說服反對的議員;有團體認為既然如此多問題,為何不凍結撥款再議三個月,待問題再論證再澄清之後才投票;表面 上看,這似是「理性」且合乎邏輯的「停一停、想一想」,先擱置爭論、再研究才作決定的方法,但其實再拖下去,我們相信政府也不可能說服持異議的團體,因為 可行性研究內很多工程的決定都有前提假設,如果反對團體質疑政府可行性報告的假設,則再拖延也只是把議會的爭議無限期伸延,最終也未必得到一個肯定答案。 目前態度最激、聲言會圍立法會的「八十後」反高鐵呼聲是根本反對高鐵工程,認為工程破壞了社區、建高鐵並沒有需要;換言之,即使暫不表決撥款,然後再討論 三個月,政府和反對團體達成了「共識」,高鐵可以上馬,但以「反發展」為主導思維的「八十後」仍然不會同意建高鐵,仍然會以不同方法抗爭。

據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去年五月十四日的文件「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最新進展」所載,政府在〇八年五月展開諮詢工作,並與立法會和區議會議員及地 區人士舉行會議,而在刊憲之後,政府收到一百二十個反對個案,其中包括緊急救援站和列車停放處的選址、回收地層、土地補償和安置安排、設立中途站及施工期 間對環境影響等議題,這些議題,都是關注團體現在提出並且反對政府建議的,為何議員當時沒有窮追猛打、或要求政府提供另類方案以供選擇?在近期一次立法會 會議(○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議員對高鐵提出了數項質詢,包括李永達議員提出總站設於西九對油尖旺區交通的影響評估,高鐵佔用西九文化區多少土地面積 作為工地用途?為期多久?有否評估高鐵工程影響西九文化區的整體規劃及設計、拖慢興建區內的文化設施?其後鄭家富議員追問在西九高鐵的發展上,如何平衡發 展商在西九的發展和政府的收益?此外,方剛議員則提出接駁交通工具問題,吳靄儀議員提出一地兩檢問題,劉江華議員提出地下隧道接駁高鐵和佐敦站問題,陳淑 莊議員則提出高鐵佔用臨時工地的問題……。我們不厭其煩列出上述的議員提問,是想說明到了撥款會議前夕,議員都是圍繞着有關高鐵的技術安排和細節提問,除 了吳靄儀議員的問題(一地兩檢)涉及《基本法》而主責官員無法提供明確答覆,其他提問政府早已預備了標準答案—事實上,在過去政府提交的文件內對於各項圍 繞高鐵工程的質疑都作出過具體解釋,議員或許不同意,政府和議員(及反對團體)之間誰也說服不了誰,再拖延才作決定的建議,最終也不會得到一致的答案。

當年興建新機場,中方認為選址赤鱲角問題多多,應該在新界覓址,日後方便連接內地;至於新機場的終點站,也不應設在中環,因為中區是港島心臟,機場 接駁交通樞紐伸至中環,勢必令交通更加擠塞(跟目前高鐵總站設在西九會引起交通問題何其相似?)試想,如果時光倒流,即使不斷拖延不停研究,爭持雙方都不 可能對新機場選址達成「共識」!

現在撥款引起質疑,的確反映政府在諮詢過程做法欠妥,我們認為政府應該在撥款通過後成立高鐵工程監督委員會,讓各方代表包括反對團體加入,繼續提供意見,這也許可以令高鐵的接受程度提高。

二﹞東的回應:〈多傾三個月〉

陳社長:

看了今天的社論,想回應一下。我想不宜拖延的前設,是高鐵應該這樣建;可是如果多傾談三個月,發現替代方案才是最好,省錢省時兼省菜園村,那是否皆大歡喜呢?那前設會不會是錯誤的?

我們要明白,具體資料,是到去年十月末才公佈,三百多頁的運輸影響評估更是在上周才應議員公佈,而黎廣德昨天更在香港電台與鄭汝樺對質,揭破了政府 並未公開可行性報告。局方也從來沒有用他們最喜歡引用的數據,來比較不同方案的經濟效益。根本有很多很根本的問題還未處理,所以多傾三個月,才是公義的。 這不是拖延,而是本應如此,是局方沒有盡責,去提交所需資料。現在只是憑鐵票硬撼,強加傷痛予圍繞立法會的大量市民,製造永難彌補的集體傷痕罷了。

如果當局的功夫做得比較足,雖然撥款最後還是可能會不公義地憑鐵票通過,至少也少予人一個很實在的口實。我認為當議會的組成不公義(試想想,代表我 們文化界的竟是霍震霆),政府甚至有責任去加倍地做好,而不是借助不公平的議會反過來大石壓死蟹,那只是另一種對抗公眾的官議(員)同謀而已。

至於成立監督機構,也是無濟於事,因為它只會按現將通過的方案來監督,該方案將被奉為圭臬,可是如果這個方案本身不善,那又可以怎樣挽救?

到最後,我想提一提菜園村vs高鐵,只是粗疏的政府所製造的假對立,只要如貴報紀曉風所說,車廠設於旁邊石崗軍營的空置用地,至少可以減少毀村的規模,大家也會覺得公正點。

以下是朱凱迪的信,他請我轉寄,我想他比我更揭露了問題的核心……

祝編安!



三﹞迪的回應:〈「爭議不應無限期拖延」 難道現在通過就是合理?〉

讀畢一月十四日的《信報》社論,有幾處希望與編輯商榷:

甲﹞政府不放資訊 責任不在立法會

社論第三段指出議員之前一直不努力質詢,沒有對政府狂追猛打。希望編輯留意,當我們評論香港立法會就某事的討論,不能忘記兩個大背景,一是行政主導 大大限制了立法會能夠主動獲得的資訊,二是立法會內箝制地區直選議員的扭曲組成。就廣深港高鐵的討論為例,立法會議員在政府限制資訊﹝沒有造價估計﹞和各 種誤導下,於零九年年底前根本無法進行有意義的討論。

●零五至零八年期間,政府沒提供造價作參考,導致議員錯誤地放棄共用通道方案;
●零八年四月至零八年七月討論廿多億元高鐵設計費,多了造價的資訊,但對可能受影響的人數隻字不提;
●零八年十一月至一月,高鐵走線刊憲及反對期,那時知道生活受影響的主要是菜園村村民,社論說「政府收到一百二十個反對個案」,其實有單就菜園村的徵地,政府已收到超過二千封書面反對﹝零九年十月二十日文件第十六段﹞。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在零九年五月十四召開公聽會,讓菜園村村民發言。在零九年四月至六月的第二階段反對期,政府再次收到超過13,700封書面反對信﹝零九年十月二十日文件第六十八段﹞,要求修訂高鐵走線,給市民機會討論,但政府充耳不聞。零九年五月十四日是零八至零九年度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最後一次討論高鐵項目;
●政府早於零九年五月已知道高鐵造價大幅升至超過六百億﹝見零九年五月廿八日《經濟日報》﹞,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在九月初復會後已即時要求政府交代造價及提交詳細的財務報告、客運量評估報告等,但政府一直拖至零九年十月下旬才公布造價暴增至669億;
●由於政府蓄意隱瞞徵收地層的影響,大角嘴二千多戶到零九年十月十八日才從媒體知道問題並向立法會議員求助,但政府至今都沒有解決他們的問題。

上述事例說明,高鐵撥款申請之所以出現僵持不下的爭議,政府要付上極大責任。立法會議員在政府的刻意誤導下,有時未必能主動發現問題,但大部分議員都能迅速回應民間的想法,並給予恰當的重視。社論若輕易放過政府而把矛頭指向議員,是不公允的。

乙﹞「爭議不應無限期拖延」 難道現在通過就是合理?

社論以「八十後」從根本上反對高鐵不符合主流民意,以及反對陣營總能找到質疑點為理由,認為「爭議不應無限期拖延」,需要在現在下一個了斷。這種不 欲見到議會僵持而出言要求反對者妥協的說法,實際上是縱容特區政府行使制度暴力。「爭議不應無限期拖延」,難道現在通過就是合理?追本溯源,正是行政主導 的當局一路隱瞞和漠視反對者,高鐵爭議才會愈滾愈大,令大量苦主站出來抗爭,民意逆轉,過半地區直選立法會議員都表明反對現方案撥款。犯下的錯誤不可能就 此算數,需要彌補和改正,如今《信報》社論支持撥款馬上表決,即是贊成讓功能組別凌駕地區直選議員,繼續左右大局,亦等於輕輕饒恕政府在過去一年多來犯下 的錯誤,默許政府以制度暴力蹂躪各區的高鐵苦主。

另外,社論將反對焦點放在「八十後」身上,亦是以偏蓋全。如果社會只有一班原則上反高鐵的「八十後」負隅頑抗,反對高鐵現方案運動的聲勢又怎有可能 這樣浩大?事實上,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連續兩星期的調查結果都顯示,「支持」和「反對/要求擱置撥款」的比率非常接近﹝最新一次是50%對44%﹞,有近六 成受訪市民認為造價過高,五成市民認為討論「幾少/好少」。難道這種程度的民意都可以隨便抹煞,只因為「爭議不應無限期拖延」這個似是而非的理由,就要由 既得利益集團控制的議會把討論夾硬中止?這只會令社會產生更嚴重的不信任氣氛,也令社會錯過了一次促進施政民主化,建立民主規劃制度的機會。我記得,《信 報》社論曾經批評政府在社會爭議後慣性成立委員會擺擺姿態,令人生厭,為何如今面對高鐵規劃這個大錯誤,竟然認為可以透過「高鐵工程監督委員會」把問題大 事化小、小事化無?

丙﹞撤回方案 全民審議高鐵才是正途

在扭曲的政制和既得利益集團環伺下,要走正路當然不容易。市民只能靠在立法會外累積力量,以及靠泛民主派議員在議會內繼續質詢,以時間換取民意扭轉 的機會,最終逼使政府撤回撥款申請。這樣做是逼不得已,但也是義之所在。社會總有爭議,爭議總需政治機制解決,現在的問題是香港解決爭議的機制太爛,太腐 化,若果還不趁機會推動其改革,香港將會在民主化的道路上繼續落後。

反高鐵停撥款刊物

共三份刊物,歡迎下載及廣傳。

上列單面傳單

反高鐵停撥款街頭版宣傳(1)

反高鐵停撥款大專版宣傳(2)

反高鐵停撥款現場即時報導!

反高鐵停撥款現場即時報導!

文:eg9515
轉自: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648

急:剛收到消息,陳巧文被重案組拘捕,現正前往九龍城警署。陳巧文稍後會再被送往軍器廠街警察總部旁的中區警署。今日(9/1)1:30pm,會於警總門外有聲援行動,請各位出席支持。

大家可以click本文的回應,特約記者會不斷更新twitter訊息。


2010-01-08, 20:45, 立法會1樓, 回望0108反高鐵晚會

2245 由於未能提出解決方案, 主席和局長會後再討論下一個開會日期。
2231 議員搶先發言, 劉江華等提議連開3日(星期五/六/日)或通頂開會, 削弱其他議員拉布能力, 令沒有精神去思考問題/回應.
2230 主席付予權力宣報第3節到2245為止, 開始討論下一次會議, 及提出無限節去討論議題的可行性。
2209 有無鐵路營運的標準, 如唔達標, 有無罰的條款.局長比人串問非所答 。
2206 鄭家富問緊交通問題, 在興建6年, 怎樣解決塞車問題. 共4千5百萬小時, 為什麼利用十幾億去推高鐵。
2200 湯家鏵說,高鐵香港段其實只是一個較快的接駁系統,因為,由福田到西九只有30公里,時速只有170公里/小時。
2152 討論緊錦上路不需要15個月台.
2148 梁家鎦問有無考慮中途站, 加多回報率,不至6%. 可能會有14-15萬人流.
2129 陳淑莊問有關交通影響評估, 政府預算日後要花多少錢去改善交通
2126 葉劉提議書面提問政府, 劉慧卿提議每人4分鐘, 有15個議員打算在第3節提問, 預計1045 完會。
2134 大家可以睇埋 http://stopxrl.tweetwally.com/
2129 李永達話有關菜園村的搬村問題, 各政府部門有冇協調一齊處理, 並謂
2126 張文光問有關西九文化區同高鐵的關係, 港鐵日後會唔會係第一間公司受西九利益.
2121 何鐘泰話高鐵對80後青年係重要, 因為日後佢地好大機會要返大陸做野。
2117苦行的人數眾多,而立法會近皇后像廣場大會台前已塞滿市民,苦行隊伍將延長苦行路線,繞行立法會及整個皇后像廣場。
2116 地政姐姐話收地層唔一定影響重建價值, 俾劉慧卿問點解, 即刻呆左。
2110 余若薇問, 政府幾時先會同大角咀解釋會收回佢地的地層, 會影響佢地的重建價值, 同時幾時先會傾因收回地層而影響重建價值的賠償
2108 大會宣佈門外有8000人!!!
2105 陳偉業邀請譚耀宗出去門外聽下青年人的聲音。並且謂當年民建聯積極監察港英政府, 而家唔同晒。
2059 何秀蘭, 政府及港鐵唔明咩叫社區影響評估, 唔係指將數字量化, 而係對社區的人有咩實質的影響。其實佢根本沒有做真正的社區影響評估。
2044 建制派開始發功,譚耀宗向主席要求,晚上十點半一定要表決。李卓人指議員職責是質詢政府,不可能限制議員的發言。陳偉業指,如果譚耀忠不想發問,便辭職不做。長毛指,譚耀忠不想傾,便返屋企。
2030 財委會正在休會,會場外情緒高漲。示威者拿出自己的手機發光,展示力量。
2018 職工盟屬會建築地盤工會工人到場,支持反高鐵。
2017 李卓人,如果節省200億興建公屋,究竟會有多少就業機會﹖要記住就業機會成本問題,唔好講到工人咁CHEAP,除左要飯碗,也要公義。
2009 梁國雄問何謂平均可創造5500個職位,最高可達11000職位,是如何計算得出﹖這些職位壽命有幾長﹖通車後,預期可創造10000個職位,是否永世長存﹖港鐵指,每日接深圳以外的地方只有33對。接通全國的列車,都是要在深圳轉乘。
2000 鄭家富說,香港塞車是十分嚴重的地方,政府自己說,每日損失1000萬,是否還要一意孤行在西九建高鐵站,加重市區的塞車問題﹖這是運輸政策很關鍵的問題。
1941 警方公佈現場集會人數「有」800人。大會人員經人手點算後,宣佈有7000人參加。
1937 立法會門外的人數不斷增加,苦利隊伍也愈來愈多人加入。
1915 梁劉柔芬說,「你未必要相信我,但我以我的良心」支持高鐵。
1910 經現場投票,謝偉俊當選最KAI議員,長毛及吳藹儀則為最佳議員。
1904 第二輪發言共有15位議員排隊,每位議員5分鐘,就這個項目暫時只設有兩輪發問。
1902 李華明翻查油尖旺會議紀錄,政府完全沒有區議會提供收回地層的問題。第一輪發言結束。
1857 大會正在皇后像廣場近太子大廈設立第三套直播設施,大會呼籲正在前往立法會的市民在港鐵站K出口前往。
1846 何秀蘭,當時六十年代的政務司,是鼓勵非原居民租地建屋種菜。在城市發展的方向改變後,就把不理會這些居民,呼之則來揮之則去,亂咁叫人上樓。港英從前都 有小規模的安置政策,容許單層的平房出現,為何特區政府不是比港英政做得更好﹖又沒有做一個完整的社區影響評估。
1841 張文光指要菜園村村民上樓,是另類的發配邊疆,為何不考慮集體搬村。
1838 何鍾泰說,自己是中國建築的非執行董事,但沒有參與高鐵投標的決策。會場外群眾要求何鍾泰退席。
1822 財委會復會。在皇后像廣場的另一邊,本土經濟嘉年華反應熱烈,有菜園村的特產、永續農業協會的有機菜、家務助理工會的小飾物等等,其餘參與團體有屯門婦女、灣仔藍屋、婦女勞工協會等等,大家似乎都很快熟習時分券的制度。
1821 大會宣佈在皇后像廣場附近聚集的人數已達5000人。
1804 財委會宣佈休會15分鐘。
1801 李卓人,香港燒銀紙是犯法,政府燒銀紙是否也是犯法﹖一定要在西九起,是政治決定來的,為左威﹖為左內地人去西九﹖
1750 余若薇,智經研究指,四成支持在西九,三成四在新界北,市民不認為要依照現在的方案盡快上馬。余再追問利益衝突的問題,同一間集團做環境評估及西九總站設計,有明顯的問題。局長說這個情況「尋常」。余追問有什麼例子,在去年12月後,也去信追問,但未有回覆。
1732 大會宣佈到場的人數已達4000人。
1728 不斷有人送食物至司令台前,免費水站亦已開始運作,大會呼籲未到場的市民盡快到場,今日的會議直至晚上十時。
1726 湯家驊質疑,用那麼多錢興建,只擁有一條速度只有內地段一半的高鐵,行車時速只有200公里。
1713 馮檢基指,市區重建的諮詢會在社區會堂舉行。又舉例指深水埗K20重建,當區漏了一個諮詢程序時,要重新再做,高鐵項目可否效法。立法會門外大會指,大角咀諮詢,竟然是在茶餐廳與一些大角咀代表傾,也算作諮詢。
1710 大會宣佈包圍立法會的人數,已超越1218的2000人。
1648 陳健波,陳申報利益,他是慕尼黑保險公司的受薪董事,他指全世界大型的基建工程,均會受保!!!
1644 梁家傑問公共專業聯盟的方案,政府指錦田河須改道,據梁的了解,該方案並不需要改動錦田河。他問政府是否只是純粹抹黑,沒有理性討論。
1630 李永達問,高鐵與港珠澳大橋的工程高峰期,都在2013及2014年,工程項目過度密集。
1621 司令台收到議會內的短訊,指政府的副局長講野時口震,因為外面的氣勢太勁!
1615 陳淑莊就西九文化區的影響發問,提及通風井、逃生路口及運送炸藥的位置。政府就西九文化區影響的文件,乃是1個月前即2009年12月才發出予議員。
1608 第一輪發言共有15位議員排隊發言,第一位發言議員為謝偉俊,他表示支持興建高鐵。
1600 財委會開始。
1554 立法會財委會即將開會,立法會門外分別有公共專業聯盟介紹節省一半成本的高鐵方案。職工盟副主席郭紹傑發言,指工人不要帶血的飯碗。
1524 基層住屋聯盟指用於高鐵的金錢,可以回購領匯。永續農業協會TV介紹現場的嘉年華,共有十多個團體參與,嘗試使用時分券的經濟模式。
SNC13529
1513 司令台與群眾齊唱《誰說》,大會呼籲參加者盡量坐低。
1500 苦行隊伍已抵達立法會,除遮打花園近400名示威者外,皇后像廣場對出的通道亦已迫爆參加者。
SNC13514
1330 超過300位反高鐵示威者已到場,對面則是工聯會「要工作,要養家,要食飯」大黃色橫額。
1230 警方已於立法會周圍佈下雙重鐵馬陣。反高鐵示威人士已陸續到達。
1030 Twitter即時更新見,twitter 的 tag 為 #stopxrl。目前苦行隊伍在利東街,稍後將沿皇后大道東、金鐘道苦行到立法會,預計中午到達,大家可以在沿途支持。
0915 多份報章今日均以大篇幅報導反高鐵集會,估計參與人數會遠超上一次財委會12月18日的2000人。警方揚言出動800人「維持秩序」。苦行隊伍今早10時會由灣仔利東街出發,苦行到中環立法會。
0030 今日一月八日,可能是香港民主運動,以及城市可持續發展運動最重要的一天。今日下午三點半,立法會財委會將會審議669億元的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反高 鐵‧停撥款大聯盟呼籲市民,明天下午一點半開始在立法會外聚集,向經過的議員示威。會議最長會開六小時到晚上十點。獨立媒體特約記者團隊,將於今日中午開 始,不斷更新現場情況,上載短片及相片。屆時香港人網將直播現場的情況,再配合人民自發的facebook及twitter更新,全民監察立法會議員投 票!

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呼籲文稿﹕

菜園村關注組主席高春香:撐菜園村即係撐八十後,即係撐香港人。每個人的犧牲都是有價值的。

正言匯社張超雄:感謝有高鐵,因為冇高鐵就唔會知道有一條一直在默默耕耘的菜園村。政府鏟除真的綠色生活,去建 構所謂珠三角一小時生活圈,冇荒謬的。呢個社會一直講發展係硬道理,忽視了人本價值,同埋發展帶來的階級矛盾,依家有八十後的青年以謙卑的手法表達訴求, 令我有所反思,亦希望最終政府會反思。

中大教育學院蔡寶瓊:現在社會的發展是割裂人同大地的關係,人和地、人和人本來都是相連的。苦行是修練,可以洗淨人的貪婪,祝願苦行者平安,同埋都帶平安俾眾人。

嶺南大學中文系陳雲:反高鐵是好簡單的道理。根本冇人支持,功能組別支持純粹是他們可以瓜分那六百幾億的工程費。其實响錢黎講都係一件好唔公義的事,呢個咁簡單的道理,唔明點解香港人會唔明白。

導演崔允信:一開始認識呢班八十後青年是在皇后碼頭清場前幾日,當時唔知佢地搞乜,但呢次佢地居然能凝聚咁多人。歷史已經證明左佢地行的路是啱的。

民間研究者謝冠東:反高鐵有兩個理由,一個是金色的,一個是綠色的。金色那個就是錢太多、太貴,每年的維護費都是很貴的,一定會蝕錢;綠色的理由是依家的方案破壞好多綠色的生活,譬如菜園村。政府點解唔考慮一個破壞較少的方案呢。

縱然萬千問題政府仍未解決,質疑不絕於耳,政府仍強行將669億廣深港高鐵申請撥款、菜園村民一生心血、天價公帑、功能組別利益輸送等問題,都聚焦在一月八日的立法會財委會會議上。「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將再次呼籲市民在明天下午一點半起,來到立法會外監督議員。

出來!!!!!!!!!!!
反高鐵!停撥款!擔起政府!

幾十個議員,決定我的錢點洗,決定我的城市發展
想佢地個腦關注綠色可持續發展,停止利益輸送官商勾結

0108全民請假Big爆立法會

日期: 2010年1月8日
時間: 13:30 – 21:00
地點: 我們的立法會

官僚O嘴本土經濟嘉年華

展示本土社區經濟的生命力!明天不同團體將在立法會外提供食物、乾貨、二手貨等,最重要的是它們都經過本地再加工的過程;參與的包括女工會、太和婦女、灣仔街坊、香港永續農業關注協會、聖雅各福群會和菜園村關注組等等。

基督徒團體將於下午四時起在皇后像廣場設立一個「反高鐵加油站」,除了為大家補充飲用水外,更有由外傭庇護中心 Bethune House 準備的香脆春捲!大家除了可以來與我們打打招呼、加加油外,更歡迎大家帶來大樽飲用水或任何自家特色食物,與在場的弟兄姊妹們分享!

參與的基督徒團體包括: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香港基督徒學會、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社會公義及民生關注委員會、基督徒關懷香港學會。

特約記者李綺雯、梁錫麟、林藹雲、黃俊邦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