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不平衡地理發展’

[非原居生活]裝置展: 系列四 古洞.志記鎅木廠

新界東北, 有農田,有大自然, 是糧倉,也孕育了對生命很有感覺的村民。[非原居生活]裝置展: 系列, 將介紹四位參與[原地.踏步  新界東北藝術展]的村民: 財哥、權哥、小朋和阿繁。透過這些直觀極強的藝術作品, 大家可以體會到, 什麼叫[藝術源於生活]。

[非原居生活]裝置展: 系列三 馬屎埔村民 阿繁

新界東北, 有農田,有大自然, 是糧倉,也孕育了對生命很有感覺的村民。[非原居生活]裝置展: 系列, 將介紹四位參與[原地.踏步  新界東北藝術展]的村民: 財哥、權哥、小朋和阿繁。阿繁因抗爭而重拾了藝術, 不知該喜或是悲?透過這些直觀極強的畫作, 大家可以體會到, 什麼叫[藝術源於生活]。

[非原居生活]裝置展: 系列二 坪輋村民 小朋

新界東北, 有農田,有大自然, 是糧倉,也孕育了對生命很有感覺的村民。[非原居生活]裝置展: 系列, 將介紹四位參與[原地.踏步  新界東北藝術展]的村民: 財哥、權哥、小朋和阿繁。透過這些直觀極強的裝置藝術作品, 大家可以體會到, 什麼叫[藝術源於生活]。

活動|【馬寶寶社區農場 午間影院】《鐵怒沿線-菜園紀事》

web03

【馬寶寶社區農場 午間影院】《鐵怒沿線-菜園紀事》

日期:2013年3 月 24 日 (星期日 )
放映時間:2:30 – 4:30pm
地點:馬寶寶社區農場
地址:粉嶺馬屎埔村
交通 : 在粉嶺火車站 A2 出口乘小巴52A/54A/56A到帝庭軒總站 ($2.9,車程10分鐘)步行往村約3分鐘。 ( 沿綠悠軒外圍行,過馬路見村口信箱,左方小路進 )

新界東北發展的討論如火如茶,政府偽術巧言下,彷彿諮詢完你也是勢在必行,再有洪水橋東涌陸續有來。民間多年來有關社區、發展、反拆遷及本地農業的討論及運動,到兩年前的「反高鐵.保菜園」運動去到一個節點。此刻,菜園村的村民仍住在自購土地上的臨時屋,建設新村面對種種阻礙及困難。

今次我們放映菜園村紀錄片,誠邀各位關心的朋友一同來觀賞,從菜園村的經驗走來,共索一條土地自主的路途。

【影片內容】這是一條關於菜園村的片子,紀錄了O九年夏秋之間村民的生活。生活,眨時加進了每星期的村民大會及導賞團,大大小小的請願遊行,還有疑幻似真的政府諮詢會。眨時,要將自己前半生的歷史,甚至生活的意義展現出來。眨時,大眾市民認為反拆遷抗爭只是為錢的死結被少少鬆開。眨時,「農業」這兩個字少少出現在香港人的眼前。(之後反高鐵抗爭、包圍立法會...)

不是最後,高鐵是要蓋了。一O年春夏之間,村民正在自己找地、買地、和政府周旋復耕的屋牌,重建家園,一切自己落手落腳。外面的人還以為大家拿了大錢,而且政府還會一手包辦買地起屋!?辛辛苦苦,為的是保持原有耕住合一、大家庭社區、老有所養、動植物共存的生活模式。村民這份對生活及土地的感情由什麼來承載?

**放映完畢後還有菜園村村民到場做映後討論,與大家分享保衞家園的辛酸及得著。

拍攝及剪接:陳彥楷
製作:影行者、菜園村支援組
語言:廣東話,中文字幕
2009 / 香港 / DVD / 80分鐘 / 彩色

鳴謝:菜園村村民、菜園村關注組
鐵怒沿線網頁:https://ragingiron.wordpress.com/

無須報名,walk – in 便可,費用全免。
同場設有馬寶寶生活墟 。免費入場,歡迎趁墟。

mapopo_fair

馬寶寶生活墟 blog 介紹
http://wp.me/s18XPJ-market

香港農業論壇 : 農業是都市的重要構成 2013-1-27 理工大學 2-6pm

世界仍然在運轉,香港仍然要發展。不過,發展兩個字是否等於:從新界這片
土地上剔除農業、農村、農田、農夫,然後香港的經濟就會永遠向前 ? 香港人
就不再需要輪候公屋 ? 我們的生活就會變得更幸福 ?

目下,政府一意推行的新界東北新發展計劃,將會摧毀香港三百多公頃的農地,包括傳統的蔬菜產區,以及新興的有機農業帶。在推土機是硬道理的民粹氣氛下,摧毀新界大片的良田,正是政府以發展為由,全面取締農業的第一波。

如果,您同意「農業不應該是城市發展的犧牲品,農地並不是地產商的肥豬肉」,請容許我們以更務實、更多元的角度告訴您,農業在一個城市中的功能與價值。

1月27日,多位關注本土農業、蔬菜供應及發展議題的講者雲集理工大學,
誠邀關心香港永續發展的你參與論壇,重新發現本土農業的價值與新路向。

論壇詳情

日期 |  2013 年 1 月 27 日 (星期日)
時間 |  14:00 – 18:00
地點 |  理工大學 TU201

主辦 |  長春社 x 馬寶寶社區農場 x 有機農友會 x 綠田園基金 x 香港社會經濟聯盟
協辦 |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社會政策研究中心 x 綠色和平 x 綠領行動 x 環保觸覺
報名 |  請填妥網上報名表格留座  http://goo.gl/eR8tU  ( 費用全免,先到先得 )
查詢 |  (馬寶寶) mapopo.community@gmail.com
內容 | 分先後兩節進行,各四位講者,每節完結前有一討論環節。

[第一節 14:00 – 16:00]
綠田園基金總幹事
劉婉儀小姐
從「都市農業」及「公共財」的角度
看香港農業
菜聯社行政經理
喬建欣小姐
國內菜價不斷攀升,香港應發展本地農業,
以保障民生
前港大房地產及建設系
助理教授 姚松炎博士
城鄉郊共融:擴展農地對保育香港
發展特色的重要性及共贏方案
馬寶寶社區農場 袁易天先生 食幾多,住幾多,係要預先規劃好
[第二節 16:00 – 18:00]
長春社保育經理 戚曉麗小姐  農業在城市中的環境價值
鄉土學社成員  朱耀光老師  口述歷史 | 土地人情二三事
天主教綠識傳人 鄭生來神父  人屬土,要回歸可滋養和治療生命,
永續耕作的土,才能找回自己
中大地理與資源管理系
客席教授 林超英先生
 香港本來有農業,將來也要有農業
 討論環節 論壇評論員 |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許寶強博士

2013farm_forum
PDF 版本 | 1月27日 香港農業論壇 – 宣傳海報 

道理不是有說話權的人說了就算的!-我對明報1月25日社評的幾點回應

道理不是有說話權的人說了就算的!-我對明報1月25日社評的幾點回應

文:葉寶琳

(謝友人建議,多加一段)高鐵申請立會撥款前,鄭汝樺大請媒體坐武廣高鐵做公關工程,當時明報社評的「熒光筆論」已成業界佳話,近月菜園村遭迫遷的報導明報固然冷處理,支援組成員朱凱迪被保安襲擊翌日隻未字不提,昨日更大字標題寫工人和村民矛盾,卻無視矛盾主因在政府。

今天(1月25日)明報社評題為〈菜園村很特殊,但不應享有特權 〉,我作為運動的參與者,見村民在原居民的特權,和政府以高鐵工程為名肆意拆遷的特權下,艱險之中奮建新村,竟在此社評中被指為享有特權,內容更連一些基 本事實也搞不清,實在不得不回應。

一、菜園村可以復耕搬村,是很「特殊」?

明報指「村民獲特殊對待,以非原居民鄉村身分,獲政府協助以易地建村復耕方式搬村」,事實上漁農處下的農業遷置計劃(我們俗稱是復耕計劃)已有數十 年歷 史,原意是讓農民可以在農地上建臨時屋(原居民可以建700呎三層高,臨時屋只可以建400呎兩層高),只是特區政府一直賤視本地農業,沒有讓公眾和農民 認識這個原意良好的政策,因此政府讓菜園村民申請復耕,並非專為菜園村民度身安排,只而是一直以來政府都有的政策。相較原居民若遇拆遷卻可獲政府安排搬 村,讓原居民選擇在那塊官地,政府又負擔建造及工程費,這才算是特權吧。

「易地建村」也是村民一手承擔買地、規劃、建築的工夫,因此不論「易地建村」和「復耕」,政府都沒有如明報所言有「協助」的角色,更難言「獲特殊對 待」。(於我而言,運動未能令非原居民和原居民得以平權是遺憾的,兩者平等權利都沒有,明報竟不理事實就菜園村民享有特權?!道理站在那一邊?)

二、菜園村的賠償安置,是很「特殊」?

明報社評說「經過賠償之後,個別村民擁有逾千萬家財,有住客破格獲安排入住公共房屋,有村民收錢後,毋須經過資產審查,獲協助購置居屋單位」。如果 把「不 遷不拆」和「賠償/上公(居)屋」放在村民前選擇,我想沒有一位村民會選擇後者。政府毀人家園,賠人屋舍乃應有之事,領取賠償只是村民可以由此重建家園的 無奈選擇,就算任何一位記者問運房局,相信政府也不會說菜園村有任何一位村民獲「破格優待」。明報竟然突出「個別村民」,而沒去考證其實有更多的村民是需 要再補貼金錢來重建家園的普遍實情,這不是偏頗了事實嗎?

三、菜園村要求政府介入新村路權爭議,是「不合理」?

在新村路權的爭議上,明報說看不到政府可以什麼角色介入。鄭汝樺在10年11月24日的立法會會議上說會「聯同鄉議局就土地和路權等問題與其他村民磋商、 協調」,但事實上政府卻常常強調路權是私人土地交易,拒絕任何介入。

常識告訴我們住房或土地交易是關乎買家和賣家,但菜園村民從來沒見過路權地主,前幾個月更突然出現能夠在背後控制地主的不明勢力開天殺價,又要求割 地,又 要求付款。同一條路,其他居民入住時只需要付10000元,另加每月400元的路權費,菜園村民為何要面對「特殊」待遇,比同一條路的居民多付十倍路權 費?既然明報說「市價」是一個客觀參考標準,其實也可以了解一下「市價」是什麼,才應判斷菜園村民是否合理。

整個過程,菜園村民只能透過劉皇發當「消息人士」獲知開價,想找出對口單位都難,我想只有在新界,才會有這麼謊謬的事情發生。不要說政府怎樣積極介入,就 連安排買賣雙方坐在談判桌上的角色,政府都沒有做好。

政府一宜將路權問題卸膊予鄉議局主席劉皇發,路權原是私人交易,明報說外人不應置喙,可是若公眾知道路權地主是發叔親戚,而發叔又是中間人,事情會是這麼簡單嗎?就算我們相信發叔已盡力協調,但路主及背景不明勢力開天索價,至今仍未解決問題卻是不爭事實。

菜園村民已表明解決路權問題後就會搬離,不會阻礙高鐵工程。要求政府介入,很不合理嗎?

有道理走遍天下,無道理寸步難行。究竟是誰拖延了誰?菜園村民二月已宣佈重建,聽運房局官員說高官們對菜園村民願意放下不遷不拆而選擇自力搬村「樂 見其 成」,若是如此,政府可盡快批准申請村民之復耕牌,如是者,我想新村現在已可建成,可是政府諸多留難,至八月才發放可讓村民安置之牌照數目,令整個建村進 度拖延半年!昨日政府拖村民,村民今日無村可搬,明報卻諉過村民有「長期霸佔公地的特權」,實在是進一步向弱者抽刃。

道理站在那一邊,要見事實,講證據,不是說一下就算的!

奇文重溫:<有飛機之快 無機票之貴——武廣高鐵坐後感>

訪問|文明單位—菜園村的工程

文明單位—菜園村的工程
主持:鄧小樺、胡世傑
嘉賓︰朱凱廸(支援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