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石崗菜園村電子報’ Category

菜園村最新消息:政府聲稱年底強拆15復耕戶 新村被封路重建路艱險

文:朱凱迪

轉自:inmedia

IMG_2243
菜園村被政府人員及工人弄得烏煙瘴氣,昨日有人在民居旁縱火,要消防員到場。﹝菜園村巡守隊提供﹞

經過了九月個的煎熬,石崗菜園村四十七戶村民在上星期正式買入了八鄉元崗新村旁邊一幅面積約十四萬五千平方呎的土地,重建家園計劃向前邁進一大步。 但村民尚未來得及慶祝,壞消息就接踵而來,先是運輸及房屋局官員在會議上正式宣布,要在十二月底前強制收回多個位置,包括十五戶參與重建家園計劃的家庭; 另外,菜園新村因為道路被封,政府袖手旁觀,營建工作難以展開。

●聲稱年底強拆 至今冇通告

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六百名市民晨早來到保衛菜園村,地政總署人員被迫退。此後,政府改變策略,改為每日派小隊來侵蝕村內的土地和房屋,化整為零, 以圖令巡守隊無法防守。一個月來,巡守隊和村民每天維持五至六人巡村,勉力阻止清拆隊破壞村內環境,期間有地盤工用刀指嚇護樹的村民,有人在村內傾倒垃圾 及放火,有工人在民居旁用重型機器鑽探。關注組向政府官員強調,菜園村是民居,不能容忍工人肆意破壞,變相迫遷,政府官員卻反駁指,菜園村已是工地,是地 盤,對村民的騷擾將會愈來愈多。

一零十二月底聲稱會被強制遷拆的範圍
運輸及房屋局官員在十二月十五日指明要在十二月底清拆黃框內的房屋,涉及十五個復耕戶﹝即八個大家庭﹞。(改自中原地圖)

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下,除參與重建家園計劃的四十七戶、未接受賠償的農戶﹝不屈青苗小組﹞、以及不接受現行安排的租戶外,剩下的已不多。就在此時,政 府不理會二月時與關注組取得的「先建後拆」共識,在十二月十五日一次三方會議﹝即政府、鄉議局及菜園村關注組﹞上宣布,將於月底強行清拆多間房屋,包括錦 田公路村口兩邊共十五個復耕戶﹝核心家庭﹞,菜園村村民聚集的中心新園士多和新村規劃工作室也在名單內﹝見上圖﹞,另外,農戶陳漢嫂的兒子也收到政府的電 話,說政府要在短時間內收回農地。代表政府的運房局官員在會上表示,仍未決定會否及何時張貼通告定出清場日期。若果政府果真於十二月底大規模行動,就是十 一月以來,第一次強制清場。菜園村關注組將會盡快擬定應對策略,呼籲更多市民加入護村行動。

●買地成功 但搬村仍然困難重重

筆者白天都在菜園村的生態社區營造工作室工作,主要處理重建家園計劃涉及的各種問題,並與村民和巡守隊一起討論策略。每當巡守隊完成一晝的工作回到 工作室休整,筆者都會爭取機會向巡守員報告重建家園計劃的最新進展,因為在筆者看來,巡守隊在物理空間上守的是舊村,但其實也是在守護菜園新村。菜園新村 的建成將是人民規劃和人民自主的重要里程碑,如果說,萬人包圍立法會的反高鐵運動令菜園新村成為可能,那麼現在放下自己的工作守護菜園村的巡守隊員,則是 令菜園新村理想得以實現的必要力量。

有關這一年來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的各個部分,筆者將於日內開一個新系列詳述,供各位有志於社區營造工作的朋友參考。這裏先交代一些最新的狀況,包括 買地,路權問題和營建的時間表。四十七戶菜園村民聯合組成了菜園新村有限公司負責買地,買地程序已於上星期完成,目前地契正等待稅局徵收物業交易稅和土地 註冊。

DSC01175
菜園新村選址,從東北望向西南方﹝馮景恆攝﹞。

DSC01229
菜園新村選址,從西望向東方,新村位於八鄉平原的西南方,可遠眺大帽山、大刀刄和雞公山﹝馮景恆攝﹞。

面積約十四萬五千平方呎的新村土地位於八鄉大帽山山腳﹝見圖﹞,關注組於今年三月已經由鄉議局介紹,開始與賣地中間人討論,本來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曾 估計,交易能於今年五月完成,然而,自五月起,阻撓買地及新村建築的問題一個接一個出現,譬如「中間人與現有佔用人不能達成交吉賠償協議」、「周邊原居民 村落反對」、「不斷變更的鄉村道路使用條件」等,加之政府在簽發復耕建築牌上肆意拖延至八月,令村民不敢貿然買地,時間一長,問題就變得非常複雜﹝大概情 況可參考附件的「買地時間表」,之後再另文述及﹞。

在新界買地,與在市區買賣多層大廈單位是兩回事,後者可以獨斷獨行,而且契約清楚,經紀也只會收定量的佣金;但在新界買地,則多多少少會觸碰到原居 民村落的界線﹝村代表選區界線,或鄉村發展規劃界線﹞。一觸碰界線,就會衍生出諸多問題:在村代表選區內建屋,無論是丁屋還是耕作農舍,一律要諮詢村長和 村民;土地上若有任何果樹、青苗、耕寮或臨時屋需要清理,都要經過村長協調賠償;買地中間人也自然必須是村長或熟悉村長的人士;若果土地要經過原居民村的 道路才能到達,更必須擺平﹝通常不止一個﹞控制道路的集團──這就是媒體集中報道的「路權問題」。

幾乎想得出的麻煩,菜園新村選址都踩中了,其中路權問題特別棘手。這裏向大家簡單說明。菜園新村與錦上路之間有一條長約五百公尺的私人路,部分路段 是政府土地,但也有包括十八個私人地段﹝下圖﹞。菜園村村民要在新村土地上建屋,需要用這條路運輸材料,問題是,村民需不需要得到這十八個私人地段的地主 同意?有律師說不用,因為當菜園村村民買下了土地,就有「地役權」使用現有通往新村的通道﹝如黃國桐律師在今日南華早報的報道中所說﹞。但菜園村民從買地 中間人所認識的鄉村慣例是,菜園村民不用跟十八個地主達成協議,但必須跟最後一段路,即丈量約份106地段1991rp的地主達成路權協議﹝Deed of Right of Way﹞。

通往新村的道路
畫上顏色的是接連菜園新村的現有道路,共涉及十八個私人地段,圖中是最後五段。

長話短說。由五月起,菜園村村民一直希望透過中間人和鄉議局與該路段地主達成協議,地主也先後在八月和十一月初提出要求,八月的條件是二十萬現金加割讓二 千平方呎土地作停車場,十一月初的條件是五十萬現金。菜園村民兩次都接受,但路段地主最終卻不肯簽,後來村民才明白,原來原居民村內還有其他勢力需要村民 「擺平」,一日「不擺平」,路段地主也不會簽。

「其他勢力」在十一月尾接近買地期限時﹝地主要求村民在十二月六日前完成交易﹞才突然冒出來,透過中間人提出嚇人的條件:菜園村村民要過路建村,選 擇一是交出五百萬現金,選擇二是賤賣一萬二千平方呎新村土地再另加五十萬。菜園村民堅決不接受此等無理要求,不單因為數額高得難以接受,亦是因為村民由此 至終都沒有機會見到這「其他勢力」,不知道這「其他勢力」有什麼權收錢,收錢後會不會跳出另一人說要擺平,沒完沒了。那時的菜園村村民可謂進退兩難,一方 面村民已沒可能在短時間內找到另一塊土地,政府的高鐵工程不會等人,但另一方面,村民在沒有擺平「其他勢力」下買地,即是正面和這些勢力抗衡。

結果,菜園村民為了能盡快重建家園,決定冒險買下這十幾萬平方呎土地。村民認為,這是唯一能避免菜園村出現暴力逼遷,亦是唯一令重建家園計劃有可能 成功的路。新村的土地測量在買地後已經展開,如果村路能通車,個多月後就可以招標動工,預料明年年底入伙。現在就看政府敢不敢想辦法,讓工程能夠順利進 行,還是容讓這些不明勢力把重建家園計劃搞死。

前幾天關注組到現場視察,已見到有人在路上豎起了兩根鐵柱,把路堵住。有當地居民對關注組說:那是特別為菜園村而設的。村民聽到消息後,很是擔心。

附件:菜園新村買地時間表

2010年3月至5月:鄉議局介紹了元崗新村和大窩村附近總面積約145000平方呎的農地,與中間人談好了價錢,地價連交吉費每平方呎125港元。同一時間,菜園村民向政府入紙申請農業復耕建屋牌照。

2010年8月初:DD106 lot 1991RP道路的地主等人,透過中間人開出換取私家路使用權的條件:現金20萬,另加在新村土地割出2000呎,讓對方停泊車輛,租金收入歸對方。菜園村民接受,並在規劃圖預留村口2000平方呎土地做停車場。

2010年8月底:菜園村關注組去信鄉議局,承諾不參與元崗新村和大窩村的村代表選舉,以及要求政府向兩村提供新道路和小巴服務。

2010年9月初:鄉議局去信運輸及房屋局,建議菜園村民不參加兩村村選,政府向兩村提供新道路和小巴服務等、擴大鄉村規劃用地、渠務,以及新村公所等。

2010年8月至9月:政府確認發出50多個農業復耕建屋牌予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參與戶。

2010年10月底:元崗新村和大窩村草擬了承諾書,要求擬搬去菜園新村的村民簽署,承諾不參加村代表選舉。

2010年10月底:政府應鄉議局的要求,宣布為元崗新村和大窩村民鋪設新道路,並為大窩村興建新的村公所。

2010年11月4日:政府第一次大規模清場行動

2010年11月10日:賣地中間人與DD106 lot 1991RP道路的地主取得共識,路權費用改為現金五十萬,菜園村村民接受。

2010年11月11日:菜園村修訂了「不參與選舉」承諾書的內容,但不為兩村接受,最終菜園村民簽署原來的版本。

2010年11月19日:政府第二次大規模清場行動

2010年11月下旬:菜園村民已經備妥現金在律師樓,準備過數買地,但突然有不明人士冒出,要求以500萬現金以換取路權,或者以低價賤賣菜園新村12000平方呎土地再另加50萬,否則不能與DD106 lot 1991RP地主取得路權。買地工作不能繼續。

2010年12月上旬:地主設定的買地期限,菜園村村民沒有選擇,決定先買地再處理其他問題。

菜園村巡守隊成立-傳十一月十八日第二次清場﹝最新消息四﹞

文:朱凱迪


五十多名巡守隊隊員與菜園村村民合照。(benson攝)

昨日﹝一零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由石崗菜園村關注組召集的菜園村巡守隊正式成立,未來數月將肩負起保衛村民家園,確保村民在新屋安排好後才安全搬遷的重任。巡守隊分成四隊視察村內情況,有巡守員從村民口中得悉,政府在十一月四日第一次大規模清場後,已經預定在十一月十八日發起第二輪清場行動,比數月前的紫田村清場周期更頻密,令人擔心菜園村五十個等待新村建設的核心家庭,以及其他未解決安置和賠償糾紛的家庭,是否有力量撐下去。

有關十一月十八日發起第二輪清場行動的說法,菜園村關注組仍未得到政府確定,不過,在上星期三一次會議上,主責的運輸及房屋局官員表示,第一次清場 一定不會抬人走,第二次清場在十一月中,不能承諾不用武力。可以預料,所謂「人性化」和「彈性處理」的承諾,會隨着十一月四日的「預演」結束而失效,十一 月四日後,每次清場行動都是硬仗,地政總署對付菜園村,並不會手軟。

●菜園村環境愈見惡劣 留守家庭成「孤島」

IMG_2332
菜園村內部分被徵收的房屋已被推土機鏟平,令菜園村的環境愈來愈惡劣。

菜園村巡守隊由村民及熱心市民共同組成,目標是招募超過一百名外援,在未來幾個月持續地分組到菜園村巡邏,至今已聯繫上七十多人。來視察的巡守隊隊 員,大多是一直有關心菜園村自救運動的,並曾多次入村,但昨天來到時,大家都發現菜園村的面貌已有很多改變:隨着第一次清場行動臨近,很多已經覓得居所的 家庭離開了,留下沒門沒窗的爛屋;在汽車能使進的部分,政府更已經派推土機將房屋和豬舍整片整片地推倒成廢墟。眼看往昔熱鬧的村莊變成這個模樣,相處幾十 年的街坊搬走,留下來等待菜園新村建設的五十個核心家庭,部分住家成了被廢屋圍繞的「孤島」,壓力可想而知。住在遠離錦田公路的村民說,以前是夜不閉戶 的,但最近在凌晨時份常有不明人到村內搬﹝偷﹞鐵,嚇得老人家難以入睡。

關注組成立巡守隊的主要目的,正是希望團結村內和村外的力量,增加留下來等待的村民的信心,最終達成「先建後拆」和「搬一次」的目標。

IMG_2339
人去樓空,這間荒廢村民的下層被港鐵徵用為辦公室。

●農作物賠償未談妥

十一月四日第一次清場,政府承諾不會抬人,也不會強迫人離開,村民耕種的農地就「預左要收回」。但收回農地亦可能引起衝突。因為政府到今時今日,仍 然未就農作物和農業設施賠償與十多戶村民達成協議,據關注組指出,爭議點包括農作物的估價太低,一根長成的粟米只賠七毛錢至一塊錢,而很多農業設施亦不獲 承認。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在上星期三與村民和政府的三方會議上答應,村民可以把賠償問題整理好交給鄉議局,由鄉議局爭取,然後,若果十一月四日受爭議的農地 被徵收、農作物被鏟平,那麼討論賠償金額時就再沒有證據。對於大面積的農戶,由於涉及的金額可以高達幾十萬,有些菜園村老農戶已表明,在未談妥賠償前,絕不交出農地。

昨天的巡守隊記者會上,來了一些年紀輕輕的「小記者」,他們問得很直接:「為什麼巡守隊要來幫忙?」「為什麼參與搬新村的村民要堅持死守舊村?」第 一個問題,有巡守隊員答道,這次來,是要履行一年前「千人怒撐菜園村」的蕉葉之盟誓。第二個問題,已經好久沒有人懂得問:菜園村村民為了這條鐵路,已經作 了最大的犧牲,現在他們當中五十個核心家庭團結一致爭取重建菜園新村,是為香港樹立有極大公共意義的典範,嘗試把壞事變成好事。村民必須留在舊村,因為他 們已犧牲夠了,不能搬兩次,他們需要多幾個月時間,全心全意營造新村。希望香港市民給他們這個機會。

作者是菜園村支援組成員

人在做,天在看 ——訪問尼泊爾籍村民阿蘇與Sibe﹝菜園村最新消息三﹞

 

上星期村民大會,菜園村關注組邀請了村內租客共同商議,交流資訊。阿蘇(左)第一次向村民講述自己的狀況。

訪問:小玉、Vic
文:Vic

按:由於歷史及地理的因素,位於石崗軍營旁、周邊有著無數露天貨倉或拆車場的石崗菜園村,其實住了不少少數族裔居民。在村中心的位置,就有一群落住 了近十戶尼泊爾家庭,不少更是帶著幾歲大孩子的年輕父母,由於背景相近,他們形成了關係非常緊密的社區。他們當中英語比較好的日間都在外工作,晚上才回 來,日間留在村的都是只認識家鄉語的家庭照顧者。

由於語言不通,政府有意無意地忽視他們,也隱瞞了不少資訊,使不少人一早搬離菜園村。十一月四日最後清拆日前,支援組訪問了仍留於村內,堅持爭取合 理安置的尼泊爾籍的租客GURUNG, SURAJ(阿蘇)和LIMBU CHANDRA PARKASH(Sibe),希望了解他們的情況和訴求,以及被政府忽略以至打壓的經過。

來到菜園村

阿蘇的祖父曾當過「啹喀」兵,於石崗軍營工作。母親於香港出生,及後隨退休的父親回到祖國居住,於98年再次來到香港,選擇了在石崗軍營旁的菜園村 居住。阿蘇自己則於07年來到香港,與繼父、母親與兩個姊妹同住。另一位村民Sibe則在住在村內曾在香港當過兵的叔父介紹下,跟妻子以及女兒在2004 年由尼泊爾來到香港定居。到09年,他的幼女出生,一家四口住在我們造訪的地方。他們挑這裡的原因大致相同,都因區內有尼泊爾社群,遇上甚麼麻煩也可以互 相幫助,又遠離吵鬧的市區,而且租金廉宜。

惡夢開始:全無賠償,只獲中轉屋

跟村內所有村民一樣,阿蘇與Sibe的惡夢也於08年11月11日凍結人口登記開始。當日,地政人員沒向他們解釋甚麼,只記錄了他們的居住人數,身 份證號碼,說這兒會被拆,他們可以申請公屋。不過,政府在這次拆遷並沒有放寬入住公屋的審查,地政人員也沒向他們解釋入住公屋的資格要求,只告訴他們「可 以申請」。

阿蘇從其他途徑得知自己並不合乎該要求,於是一直只要求賠償,讓他與家人可以有足夠資金另覓居所。不過,要獲賠償就得提交在此住滿十年的證據。09 年年尾,地政要求阿蘇在短時間內提交母親在此住滿十年的證據,這讓阿蘇非常頭痛——誰會把水費電費單保存個十年?阿蘇只有租約,於是阿蘇把租約給地政人員 看,卻被指租約上沒人政府印章,沒有效力。這令我們大惑不解,不要說其他本地村民向地政提交没有政府蓋章的證明,地政方面也接受,我們平時租房子,哪會去 田土廳打印?這根本就是強人所難。但當時阿蘇因語言問題並沒有任何可提供資訊的途徑,惟有繼續找證據。由於母親住進村時在機場工作,有交稅的證明,在於是 阿蘇又到稅局找證,但局方卻表示,他們只會保留七年內的記錄。

Sibe則希望能獲派公屋。09年年尾,地政人員給他遞上一份申請賠償表格:賠償、公屋或居屋津貼。當Sibe填好公屋申請,交予地政人員時,卻被 告知他們的居所乃「非人住構築物」,是非法的,沒資格獲得任何賠償。一般的香港市民大概也對寮屋政策一無所知, 非人住構築物是甚麼,離鄉別井的少數族裔更又有甚麼可能知道——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租住的房屋是「非法的」。況且,根據房運局給菜園村村民的「特惠賠償方 案」,居於「非人住構築物」的村民應有「酌情」的機會,但地政人員從來沒有跟他解釋申請表格的細節,Sibe也不知有「酌情」可能,因此無法跟他爭論。

最後阿蘇無法獲得賠償,Sibe也不合上公屋資格,政府說他們只能上元朗朗邊中轉屋。阿蘇從朋友口中得知,朗邊中轉屋是由鐵皮搭成的兩層平房,面積 小得要命,朋友說:「這不是給人住的」。他在訪問中一再強調,他們不想成為政府的負擔,也不想「同佢死過」,但作為合法地居住在香港的居民,多年努力工 作,甚麼福利也沒有,只靠自己雙手維持生計,他認為政府要拆毀其家園的話,至少得給他們合理的安置。

不過,政府非但沒負上此責,更在整個過程中都當他們隱形,不予資訊,甚至作出欺瞞。

當人隱形,呃得就呃

凍結人口登記日及後一整年都沒有任何政府人員跟他們聯絡,由路政處發出的「菜園村居民通訊」,作為政府向居民傳達消息的重要媒介,從來只有中文版。 而最近於某次三方會談中,支援組問官員通訊為何只有中文,一中層職員卻說「你(支援組)可以幫他們翻譯」。一直以來,少數族裔居民只靠張貼門外的告示獲得 政府方面的訊息。到今日,貼在他們門外的告示上的「最後搬遷日期」依然是十一月一日。若不是支援組告知,他們根本不知道地政提出的最後搬遷清拆日其實是十 一月四日。

另外,凍結人口登記那天,阿蘇一家的資料都填到一張表內,登記人是他父親。阿蘇提出父母已離婚,問地政人員這否恰當,他們不作解釋,只說沒問題。一年後,阿蘇的父親已回尼泊爾,署方就說登記人已不在村內,於是他們一家連最低度的搬遷津貼也沒有。

阿蘇等尼泊爾家庭的業主彭先生更向我們表示,地政人員曾稱,若他把租客趕走,可獲每戶2,500元。彭生覺得這做法太過無良,於是拒絕。

後記

香港政府聲稱自己一向「致力維持社會公平和諧」,力推「種族共融」。在這次拆村事件中,少數族裔居民可謂雙重弱勢,政府對於他們非但沒有待之以禮,更隱瞞資訊,甚至作出欺騙,以求盡快不予賠償地把他們趕出村外。如此落力地帶頭試範種族歧視,我們的政府情何以堪?

阿蘇和Sibe 相信「人在做,天在看」,他們只要求正義,「誰尊重我,我就會尊重誰」(Them that honour me, I will honour. 1 Samuel 2:12-36)他們十一月四日會留守家中拒絕逼遷,直到獲得合理安置。

其他菜園村最新消息:
菜園村十一月四日第一階段清場:信息混亂,痛苦開始﹝菜園村最新消息一﹞
道理在我們這邊──訪問菜園村民馮潔珍、游計煥、巫進嬌﹝菜園村最新消息二﹞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逆難而上,菜園新村籌備進度報告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逆難而上,菜園新村籌備進度報告

菜園村民集體重建家園,而政府幾乎只有阻撓沒有幫助,每個難題都必須自行解決。這條 「自力重建」的路,千難萬難,但我們相信,面對難關也正好是民間社會共同學習的機會。重建家園計劃從二月走到今天,買地、新村規劃設計和農業計劃是三個大 難關,以下分別介紹工作進度和未來的挑戰。

●買地:與地產商鬥快

IMG_1446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近月不斷到新界各處物色土地,這次來到八鄉清潭附近。(阿權攝)

一個小家庭的置業決定已足以教人頭痛,幾十戶菜園村村民要在短時間內買地集體重建家園更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菜園村關注組的「睇地小組」二月份在新 界西物色合適農地,一開始就感到舉步維艱。一來新界農地最主要的買家是各大地產商,他們儲備數以百公頃的農地以待日後發展住宅,在這種非農業需求的刺激 下,農地呎價已升至與農業生產脫節的高水平﹝即是,現在絕少像菜園村那樣買農地耕田,現在買農地是等待搞地產﹞;二來所有有道路直達的農地,絕大部分都在 過去二、三十年被改為露天貨倉,菜園村民要找一塊數以十萬呎未被污染的農地搞集體農業計劃,唯有向遠離道路及村落的山邊埋手,但在如此偏遠地方建農舍,又 會出現材料運輸的問題。到四、五月,買地事宜終於有點眉目,但新的問題亦馬上出現,包括需向中間人支付「交吉費」、如何取得入村的私人路使用權、如何「請 走」農地上的神位,以及如何跟附近原居民村落共融等等。資金雄厚的地產商可以用錢解決所有問題﹝幾千萬不算什麼﹞,菜園村村民則必須盡用所有方法才能掙扎 向前。

二月份以來物色過的地方:
1)新田石湖圍、2)元朗永寧村、3)大欖隧道口、4)八鄉七星崗倉地、5)八鄉七星崗農地、6)八鄉上村金壘餐廳山坡地、7)八鄉下輋倉地、8)八鄉下 輋野戰場、9)八鄉曾屋村後山、10)八鄉牛徑村後山、11)八鄉元崗新村後山、12)粉嶺大隴農場附近

IMGP8928
要找地重建家園,最關鍵是看農地有否被污染。絕大部分在道路旁邊的農地已經被改為貨倉和廢車場,土地被污染,不能耕種,要找適合的土地,很多時要 跑到山邊和遠離村落的地方,如上圖。(迪攝)

●規劃設計:參與規劃與生態村

菜園新村規劃工作坊
在看中一塊土地後,我們會拿地圖和相片給村民看,然後讓村民在規劃工作坊裏表達,希望新村如何規劃。(柏齊攝)

菜園村因為政府建築高速鐵路車廠被毀,村民在覓地重建家園時,不希望自己成為另一班對環境的加害者。另一方面,規劃新村社區的權力亦應盡量交到村民 手上,以協商建立共識。一些建築師、規劃師和城市研究學者,在二月份和關注組合作,組成生態社區營造工作室,向村民介紹生態村和低碳生活的概念,並為村民 參與規劃新村提供專業支援。由四月至今,工作室舉行了七次村民工作坊,討論居民參與規劃機制、大家庭屋群設計、環保建築物料、廢水循環再用系統、土地分 配、公共設施規劃及管理等。原來要村民在短時間內吸收並落實這麼多新概念,由處理個人家庭問題進展為規劃社區﹝應不應該容許汽車入村,如果分配土地才算公 平等﹞,難度已經相當;更令眾人頭痛的是,由於時間緊迫,規劃必須在土地不確定、建屋數量不確定﹝因為政府未確定發牌數目﹞ 時開始,並在過程中不斷大幅修改。可幸,經過了兩年抗爭,村民彼此已有一定的信任,現在只待政府放行,工作室即會加緊規劃和設計工作。

●農業計劃:為社區經濟謀出路

菜園村生活館

菜園新村希望成為香港鄉郊可持續發展的實驗場,其中一個關鍵是如何重建經濟和生態效益兼備的集體農業活動。石崗菜園村的大家庭大部分是上世紀五、六 十年代落戶新界的菜農,當年特殊的政治環境令新界菜農經歷了二十多年黃金時期,及至八十年代本地農業一蹶不振,第一代年紀漸長,第二代被迫到城市謀生,社 區和農業都失去了更新的動力。菜園村反拆遷運動吸引了一班對香港發展方向感到失望的年輕人入村生活,從中尋找建立非主流社區經濟的動力。「菜園村生活館」 在今年三月應運而生,一方面向村民講授有機耕種方法,另一面則為新村建立新的有機農作物生產和銷售系統,並嘗試結合其他產業,如食品加工、文化旅遊、教育 等。加入這些新動力後,希望菜園村的新老村民有信心再次投入農業生產,令與社區結合的農業生產重現香港。

菜園村生活館
菜園村生活館在三月底開幕,現在每星期都有舉辦有機耕種班。(生活館提供)

菜園村抗爭時間表:由守家到建家

2008年
11月:政府宣佈於2010年清拆石崗菜園村興建廣深港高速鐵路(高鐵)車廠及緊急救護站,超過150戶被迫遷,事前完全沒有諮詢居民
12月:村民組成菜園村關注組,爭取不遷不拆

2009
1月至10月 出席大小簡布會、諮詢會及記者會;遊行、音樂會及舉辦街站,表達不遷不拆的訴求,要求重新諮詢,另覓地點以建車廠及緊急救護站
5月至今:菜園村關注組開始定期舉行導賞團,向市民講解此事
10月:高鐵火頭燒至市區,大角咀居民反對高鐵隧道穿過大廈地層,政府(至今)並無賠償
11月29日:數十民間團體及民共三千人遊行反高鐵
12月18日:數以千計市民包圍立法會,要求政府擱置669億高鐵撥款申請

2010年
1月15、16日:連續兩日萬人包圍立法會,但在功能組別的鐵票護航下,立法會財委會通過撥款
2月28日:菜園村關注組宣佈與政府達成共識,向政府集體登記領取賠償,並以「農業復耕計劃」取得建屋牌照重建家園。村民願意一手包辦買地建屋開支,只要 求政府批出建屋牌照
3月至4月:與政府爭拗「農業復耕」資格;在新界各處物色合適農地;成立菜園村生態社區營造工作室及菜園村生活館,舉行社區規劃工作坊及開始有機耕種實驗
5月:政府提出農業復耕資格定義,承認「過去或現時從事農業生產」的村民均符合資格
6月中:漁護署職員家訪,沒有按運輸局與村民的共識辦事。及後,政府違反與菜園村關注組的共識,定出極嚴格的復耕定義,要求所有申請人,無論年紀多大,都 要全職耕種並耕種面積相當大的土地。
7月:成立「菜園新村有限公司」,預備購買興建新村和進行集體農業計劃的土地

連結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五個新菜園村人的期盼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永續香港 齊建菜園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聲明:譴責《東周刊》失實報道抹黑 菜園村民
官員拒見 菜園村民留守立法會(一零年六月廿四日下午五點三十分)

出版:石崗菜園村關注組、支援組
編輯/採訪:餅、迪、芬、寶、媚、玉
攝影:kith、柏齊、餅、媚、玉
排版:v、媚
協力:ger
出版日期:2010年7月1日
印量:10000份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五個新菜園村人的期盼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五個新菜園村人的期盼

菜園村第一代都是戰後移民,五十年前來到香港新界落地生根,至今三代同堂。村內年 輕一輩大多早婚,不少已有家室,日間出城打工時孩子就由老人家照顧,做到老有所依幼有所養,家人關係緊密融洽。菜園新村要成為香港第一條生態村,除了村頭 村尾老老嫩嫩繼續團結一致,更需要靠青年一代承傳父母輩開山闢地的氣魄,推動社區更新。五個愛家、愛土地的新菜園人,經歷一年多捍衛家園的抗爭,對家人甚 至整個社會都有了新的看法。有他們,菜園新村就有希望。

林俊堂

林雋堂與阿彤:戀戀菜園
林雋堂三代在菜園村務農,到他這一代,很多耕地都被貨倉侵蝕,難得還保得住屋前的田、河流和天空。每天與天地親近的人,連談情說愛也習慣腳踏實地。
雋堂中五那年在工作的超級市場認識收銀的阿彤,雋堂跟阿彤說,自己有一個豪華的家,好大好靚,阿彤知道雋堂口中的「豪」肯定不同凡響,但沒想到竟是一大片 原野地。阿彤一見鍾情,開始跟雋堂在這片陽光充沛的土地戀愛。
雋堂說,最快樂是兩個人一起在八鄉錦田踏單車,有時去水頭水尾村的樹屋,有時去錦田的超級市場買東西,有時去球場一起打藍球,有時就漫無目的地在小徑閒 蕩。阿彤初時單車技術不好,雋堂就讓她坐在後面,一輛單車兩個人,久而久之,整個八鄉錦田也認得這對小情侶了。
菜園村人憨厚老實,雋堂二十出頭就認定了終身伴侶;提到菜園新村的願景,雋堂想起小時候和公公婆婆、爸爸媽媽、舅父阿姨一起下田養豬的日子:大夥兒勞動、 聊天、吃飯,豐豐富富地生活,不像在外頭打工,孤孤單單壓力大。「我們希望搬到新村後能和家人一起,我們會變成當年的父母親,我們的下一代的生活就和當年 我們三姊弟一樣,生活在一個大家庭裡,互相照顧。」這個「我們」,有雋堂,也有阿彤。

IMG_2412

曾繁興小文夫婦:不奢求,維持現狀就好
大曾太當年結婚,老爺問她:「你想住樓,還是住村屋?」本身是莊稼女的曾太選擇了住村屋。於是老爺在菜園村上一片荒地,為一對新人買地、起屋,曾太開始種 菜,之後再養雞、養鴨,如此建立起菜園村的家,生了四個子女。
在這裡出生、長大,曾太的二子曾繁興,現在做泥水工作,自言自小耕田耕怕了,太辛苦,雖然未必會做全職農夫,但聽我們講有機耕作,都說有時間會幫手。九年 前結婚時,來自海南的妻子小文也順理成章搬進來。小文說,她也是農村長大的。他們的小兒子豪仔,在他小小的腦袋裡,也只知道在這裡最好,不要搬走。問他菜 園村的家有什麼好,他說,可以打羽毛球、踩單車和踢足球,還有空間放玩具。問他們一家想新菜園村是怎樣的,他們都說,就像現在這様。不奢求,維持現狀就 好。對於外人總是會說村民貪錢,曾繁興會希望減少別人的誤會,但從來沒懷疑爭取自己的權益有什麼問題,遊行見報不避諱。朋友問:「點呀,攞到幾多百萬呀? 我就(開玩笑)說,幾千萬添呀。」
經過一年多的抗爭,曾繁興認識多了鄰居,大家感情深厚了,更想將來住在一起。在今年二月時,一家願意跟隨全村一起放棄不遷不拆,是因為當局承諾讓他們申請 復耕牌,重建自己的家,重建菜園村。
復耕牌拖了又拖,政府一時說有,一時說有無,令他不知怎辦。「俾就俾,唔俾就唔俾,唔好拖。」曾繁興說。

IMG_0850

陳應祥suki夫婦:我要孩子在農田裏長大
陳應祥出生至今都沒離開過菜園村。十年前唸中四,開始和同班同學SUKI拍拖,中五後女朋友升中六,祥仔則到CITA讀管工課程,之後分別出來社會做事。 感情隨年月增長,今年年初兩人結婚,結束愛情長跑,太太好事成雙,小生命將在年底出生。
問祥仔,點解兩人的關係可以keep到咁耐?他說:「一個字,愛。」
波叔養大祥仔,也是憑著這個字。零五年,波叔將祥仔的名字加入地契,對他說無論以後發生甚麼事,菜園村都是他的根,無論他做些甚麼,社會有甚麼變動,家都 會在。祥仔向父親承諾永不賣地,婚後把太太SUKI也接來菜園村住。因為政府強行徵地,他保不住菜園村的家,他和很多村民一樣,將希望寄託於新村。兩夫婦 希望孩子在新村長大,在一個緊密的社區裡接觸不同的人,過群體生活,從生活中學會分對錯。祥仔說,市區的孩子總是不停受約束,卻未必知道甚麼才是對,小朋 友有自尊,應該靠自己成長。夫婦都很嚮往新村的生活,太太希望種士多啤梨和菠蘿,希望每天開門見到花草樹木;祥仔希望和孩子一起耕種,那將是最好的家庭節 目,半農半工,每天從容不迫地過活。
祥仔目前的工作要接觸很多公屋住戶。當中很多人都是由鄉村被政府迫遷上樓,祥仔覺得,他們至今仍未忘懷當年的痛苦,心情仍停留在搬的一刻。他不能容許自己 的父母和鄰居就這樣喪失生活的尊嚴,這也成了今天積極抗爭的動力。在最近一次與官員的會面上,祥仔義正嚴辭譴責官員玩弄村民,態度不亢不卑,博得一眾村民 的讚賞。問他為何說話如此有力,他說:理直,氣就會壯。
這是廿多歲的男子應有的膽氣。

IMG_2393

盧冠宇carmen夫婦:爸爸由麻甩佬變左大佬
盧冠宇是關注組副主席明哥(圖左)的兒子,現年二十五歲。早期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他,最近卻多了出席會議和行動,是父親令他改變了。
「一直以黎覺得爸爸得把口,係一般的麻甩佬,吹下水,有時叫佢去整野,會話得得得但無左件事。」雖然有這樣的印象,但冠宇仍是覺得爸爸心態十分正面,也為 別人著想,給他和妹妹做榜樣。「行過街邊見到垃圾筒著火,人地唔會理,他會整熄佢。」這是兒子看見爸爸正義感的「小型展現」,但在這一年多裡這「小正義」 現出真身,使爸爸由麻甩佬變了大佬。
「他好積極,好有大佬風範,以前上網賭波,現在都沒有了,擺了很多心機在村裡,為別人爭取,不是個個人願意做。」冠宇目睹他重大的轉變,自己也由以往質疑 為什麼他要花長時間處理村的事務,轉為支持,更開始增加參與。
冠宇雖然仍是一副少年的模樣,但在去年年底已和拍拖多年的女朋友「拉埋天窗」。他和妻子Carmen都是很有計劃的人,本來打算結婚過一兩年二人世界就生 兒育女,現在會先等重建家園成功再作打算。明哥當年是「嫁入」菜園村的,住村,是希望孩子有更好成長。Carmen喜歡鄉村地方較寧靜,冠宇覺得村的環境 沒那麼雜,將來還能讓孩子在田裡玩,讓他知道花開花落,生命週期。
「若爸爸說有需要,我也會放棄現在的工作入村幫手。」雖然明哥笑說有一半是自己逼兒子跟著搬村,但冠宇、Carmen和將來會出生的孩子,都為新村種下了 希望。

IMG_2411

高小小與陳凱珊:新村是人民公義的證明
陳凱珊(圖右)和高雅芳都是菜園之寶高婆婆的孫女。凱珊從前與小小一樣大時,曾在家中開墾一塊飯桌大小的田,得到公公婆婆讚賞。小小在家中園子散步,看中 一棵木瓜樹苗,然後親手把它挖出來種到一堆木瓜樹之間,她怕樹寂寞不時去探望它,又摘花放在樹頂上,可惜樹現在不知為何光禿禿的沒有葉子。
問小小想不想搬去新村,她說想,但有點說不出所以然來,只提到姑姐說新村有雨水收集器,有水池,感覺很有趣。「以前在深圳住成日淨係玩電腦,而家少左。」 她也在生活館和大家一起挖地、除草,她說喜歡生活館很多人,很開心。問她在新村想種甚麼?「我想種薰衣草!紫色好靚!」
凱珊是十分落力的關注組成員,對社會的看法也慢慢有了改變。「我覺得新村將會是我的祖屋,也是人民爭取到公義的證明。」她覺得在新村可以活得有尊嚴,因為 每件事都由自己做。她也說將來不會買樓,她的下個居所一定是新村,會這樣堅持,除了希望保護公公婆婆在這裡繼續過原有生活,也希望表示對著政府,他們不服 輸。
小小在高鐵通過後哭得傷心,說「不知道為甚麼很難過」,訪問時又說「警察都不一定正義,政府都好衰」。十歲的孩子渴望的東西不複雜:讓現在禿頂的樹將來開 花,結果。

連結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逆難而上,菜園新村籌備進 度報告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永續香港 齊建菜園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聲明:譴責《東周刊》失實報道抹黑 菜園村民
官員拒見 菜園村民留守立法會(一零年六月廿四日下午五點三十分)

出版:石崗菜園村關注組、支援組
編輯/採訪:餅、迪、芬、寶、媚、玉
攝影:kith、柏齊、餅、媚、玉
排版:v、媚
協力:ger
出版日期:2010年7月1日
印量:10000份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永續香港 齊建菜園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永續香港 齊建菜園

IMG_7108(Retouched)
一零年六月廿四日,菜園村村民在立法會大樓內示威,抗議政府阻撓重建家園計劃。(柏齊攝)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立法會財委會通過廣深港高鐵669億撥款,石崗菜園村保留無望。二月廿二日,菜園村關注組宣布重建家園計劃,以賠償金自行買地建 屋,僅要求政府發出建屋牌照。五個月過去了,關於菜園村,主流輿論居然只剩下「菜園村民貪得無厭」的惡毒攻訐,滿肚委屈的村民連坐小巴也會被同車乘客冷言 諷刺,政府也乘勢對村民百般阻撓,非要將幾十年老社區打散不可。重建家園計劃危在旦夕。

在七一大遊行時派發這份《重建菜園》特刊,無非是要將顛倒的是非再顛倒過來。我們想香港市民知道,為了重建家園,我們在這幾個月已付出極大心血;也想市民 明白,新家園不單為村民而建,也是寄託着我們對香港未來的希望。

今年二月份,在菜園村面前有兩條路,一條是不管立法會通過撥款與否,一於堅持不遷不拆,等待推土機在十月限期把村民鏟走;一條是忍痛放下,把握時間 全力在原區重建「耕住合一」的家園,減少拆遷對村民的傷害。政府當然希望我們選擇後者,提出可以「農業復耕計劃」取得興建房屋的牌照,並以集體形式落實新 農業計劃。運輸局官員當時向菜園村村民再三強調,政府的意向是令村民可以集體重建家園,無意用程序把計劃弄死。

決心走上重建家園的路後,各項工作全面開展,我們也愈來愈看清楚重建家園計劃於香港社會的意義。這幾年,香港爆發多場大大小小的社區反拆遷抗爭,有 的在市區,有的在新界,但背後的反抗邏輯是一貫的,就是市民不再接受被政治特權包庇的資本力量,肆意地消滅、拆毀和改造平民百姓的生活空間。市民聯合起來 捍衛地方,因為若果地方統統被資本消滅磨平,市民就難再有尊嚴的生活。捍衛地方就是捍衛尊嚴。

然而,老社區之所以會被選上,部分原因正是政經環境改變導致社區積弱。要捍衛,必須同時強化。石崗菜園村是五十年代建立的農業社群。我們在殖民地農 業政策支持下興旺了好一陣子,但到了八十年代,菜價暴跌且政府放任不管,令本地農業全面崩潰;新界農地淪為雜亂的貨倉、垃圾場或被地產商屯積備用。而像菜 園村一類農業散村社群,亦因為經濟模式變化、年輕一代離開而漸漸衰落,無以為繼。高鐵令菜園村村民痛失家園,過程之粗暴固然令人憤怒,但就算高鐵不經菜園 村,我們也不得不面對新界鄉郊環境在新政經形勢下持續惡化和農業社群陸續瓦解的問題。

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是一個機會,讓不同年紀的村民和支援者合作,為一個老化的農業社群注入新動力。我們能否以集體的有機耕種計劃配合其他文化產業, 令社區經濟活動重新恢復,為村內的中年人甚至年輕人提供有尊嚴的工作?我們能否藉着把社區和新的農業實踐結合,促使香港政府更加關注農地保育,真正落實可 持續發展的理念?我們能否藉着在菜園新村建立更民主開放的村民參與機制,稍稍改變新界鄉村的政治文化?我們能否成為一個新生活實驗場,讓年輕一代看到主流 香港生活以外的可能,從而更願意投身社區組織和建設工作?當然,這些願景都是建立在一個基礎上:在香港這個如此富裕的城市,我們不能接受村民為公共建設犧 牲自己後,居然不能選擇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但政府顯然不大希望菜園村民願望成真。自從二月份村民向政府登記,準備領取賠償買地建屋,政府就一直拖延向有意集體重建家園的村民發出建屋牌照,並 且不斷以各種手段威逼村民放棄重建家園計劃。菜園村民近月在鄉議局協助下已找到合適農地,準備讓八十六個核心家庭重建家園,現在土地快要成交,我們不能再 忍受政府在發建屋牌的事情上無了期拖延。

計劃如今危在旦夕,我們必須向政府表明,菜園村民已下了最大的決心重建家園,若政府繼續惡意阻撓,不給村民一條活路,我們只能被迫留在原地,與當局 繼續抗爭。我們呼籲各位愛環境、愛香港的市民站到菜園村這一邊,為公義而戰!

菜園村抗爭常見問答:

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走到今天,有八十六個核心家庭參加,打算齊齊搬往新村,佔整體住戶的一半。現時計劃萬事俱備,只欠政府向村民發放建屋牌,最 近更面臨政府及媒體的抹黑。究竟這些謠言孰真孰假?

問:為何你們常常說政府在阻撓重建家園計劃?
答:我們話政府阻撓,是因為:
一) 他們在二月時強調農業復耕計劃將會很寬鬆,考慮到菜園村的特殊情況(我們有確實的居住需要, 並且有很多長者), 但政府要過了三個月, 才提出居民需要提交什麼文件(或者面試)申請復耕和建屋牌.
二) 當政府提出了具體要什麼文件去申請後,村民就盡量去做,我們交了人名,交了文件,也先叫政府漁護署人員黎做家訪。但結果是,前線的人員根本沒有寬鬆對待菜 園村村民,還在六月十八日發出新村民通訊,收緊對復耕申請人的要求,包括要所有申請人,就算是八十歲老人,都必須全職耕種,申請人必須耕種足夠養活一家的 田地,申請人不能做其他全職工作。這是違背政府在二月份與我們達成的共識,即要寬鬆,復耕計劃只是方法,令村民可以落實重建家園計劃。
三) 我們了解到,政府現在打算只容許年長的菜園村村民復耕的資格,菜園村的大家庭的第二第三代則沒有資格。關注組在二月時已講得好清楚,重建家園計劃,必須容 許菜園村的大家庭能夠一起搬,不能夠只讓老人家搬,下一代則必須上樓。我們原來的計劃是,菜園新村會以集體模式搞農業計劃,即是說後生的可以多點,中年的 可以多做,做埋老人家一份,等佢地安享晚年。現在政府的做法卻是,批一班七老八十的村民重建家園,又要佢地必須全職耕種,否則會再次拆屋。這是虐老呀!
四) 我們本來要求的只是集體搬村,只是政府一方面堅拒替菜園村搬村,一方面說我們可以農業復耕計劃申請到建屋牌照,在這種脅迫下才選擇玩這個遊戲。我們的底線 是,遊戲可以玩,但不可以玩到最尾連村都搬唔到(等老人家點搬?)。所以,回到你的問題,我們尊重程序,但更重視結果,出來的結果必須是可以接受的。

問:政府已經撥地讓菜園村搬村?
答:錯!政府並沒有為菜園村民搬村。村民現時無論找地、買地、規劃、設計、建屋,都是自行安排,政府並沒有額外資助一分一毫,更沒有撥出官地。

問:現在「重建家園計劃」最大的障礙是什麼?
答:建屋牌!計劃要完成,必須找到合適的土地、領取足以建屋的賠償金、及獲政府發建屋牌。前兩者已完成(雖然有部份村民賠償不足以建新屋),只剩下建屋 牌。政府和關注組早有共識,期望於五月完成批牌及土地交易,但政府至今遲遲未完成,更在復耕申請條件上突然出現諸多細節門檻,若不獲發牌,就不能建屋。政 府留難村民,令計劃瀕臨崩潰。

問:菜園村民為何不交農業復耕申請表?
答:村民至今仍未正式遞交申請,是關注組認為,復耕制度內容不清晰,貿貿然交申請表等同將所有酌情權交給政府,令局方可單方面公佈批牌結果。關注組亦將此 考慮向運輸局表達,局方亦理解村民的顧慮,因此雙方達成共識,繼續進行核實程序,村民亦已於五月全數遞交證明文件、每名申請人的農業故事、為方便各部門翻 查個人資料而遞交私隱授權表,更讓漁護及地政人員入屋家訪。村民已經儘量配合,只待政府批發建屋牌。

問:菜園村民拆戶申請多個建屋牌照為變賣賺錢?
答:錯!根據復耕政策,曾經或現在是農民者都可獲牌照,在菜園村,二十至八十歲的村民都曾耕作,按理應獲政府肯定其農民身份,拆戶之說實子烏虛有;且按政 府規定,臨時屋是不能買賣的,否則便是犯法。菜園村民排除萬難為建新村,只為和村民住在一起,可以耕住合一。

問:村民為收更多賠償而拆分細戶,是否真確?
答:錯!政府的賠償是按有人住的臨時屋數目計算,而非按人數計算的,擁有82/84登記之臨時屋才可領60萬特惠賠償,菜園村現時平均每間臨時屋住有一個 核心家庭,每戶只獲40多萬賠償,只能剛付建屋的成本。因此拆分細戶並不能讓村民領取更多賠償。

問:村民要求集體搬遷是獅子開大口?
答:錯!政府為建高鐵,聯同立法會保皇功能組別議員,強逼菜園村村民放棄經營幾十年的家園,直至二月底,村民無奈為政府工程而犧牲,政府本有責任落實能令 村民維持原有生活方式和質素的安置計劃。村民願意在現行政策框架下,領取賠償並申請復耕建屋牌,以「集體購地,集體建屋」方式來維持社區網絡,運輸局官員 也表示「樂見其成」,因此村民絕非獅子開大口。

問:菜園村民可以領賠償,又可以選公屋,又可以七成買居屋,真是「舔到盡」?
答:錯!若村民選公屋,必須經過資產審查,若領賠償,就不能上公屋。而公屋和居屋之間只能二選其一,而七成的售價即是和其他綠表申請人無異,因此菜園村民 並沒獲特別優惠。而事實上,村民根本不想要錢,不想上樓,以集體搬遷建屋來重建家園,只是迫不得已,「舔到盡」的說法實在是抹黑村民。

連結: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五個新菜園村人的期盼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逆難而上,菜園新村籌備進 度報告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聲明:譴責《東周刊》失實報道抹黑 菜園村民
官員拒見 菜園村民留守立法會(一零年六月廿四日下午五點三十分)

出版:石崗菜園村關注組、支援組
編輯/採訪:餅、迪、芬、寶、媚、玉
攝影:kith、柏齊、餅、媚、玉
排版:v、媚
協力:ger
出版日期:2010年7月1日
印量:10000份

石崗菜園村電子報.第三期!

石崗菜園村電子報.第三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各位讀者:

「石崗菜園村電子報第三期」介紹文思慧和戴汝悅〈臭罌出臭草 此賬更糊塗〉一文,同時介紹網上發起的聯署行動。

唯聯署發起單位應是expressrailtruth.com網站,而非文思慧和戴汝悅,現更正如下:

.民間學者文思慧、戴汝悅批評高鐵環評粗疏。文章於網上發表,援引多方證據,逐點列出環評荒謬的錯誤。

臭罌出臭草,此帳更糊塗——我們不接受高鐵環評
︳文思慧、戴汝萍 ︳OXRA網,200981

針對環評的謊言,expressrailtruth發起聯署,請環保署長否決高鐵環評報告。收集所得的簽名亦已遞交有關當局。
︳聯署:環評不符實 高鐵不要掘

謹此致歉。

石崗菜園村電子報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日

訂閱.暫停訂閱.交流︰choiyuensupportgroup@gmail.com
叫多 d 朋友訂閱,keep 住知道件事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1 村民現況

環境評估報告千瘡百孔 地下水質評估付之闕如

關於高鐵興建的環境評估報告已於7月底出台,展開為期僅一個月的諮詢。今次的環評報告內容十分粗疏,只為工程大開綠燈,而不是獨立、單純的環境評估。

報 告委託了承建公司依政府的指引而寫,而承建公司為了承辦建設,自然不會「中立」地書寫報告,使報告內容千瘡百孔。例如講到高鐵興建對地下水的影響,報告一 方面承認可能對地下水構成影響,「可能導致上層土壤的沉降,以及破壞地面建築及設施」,另一方面卻沒有實地考察那些「影響」究竟是怎樣的影響,十分馬虎。 地下水位下降卻意味當區的有機農業受破壞、地面的土壤鬆動以至影響建築,以及全港生態,卻都沒有被探討。

另一方面,環諮會竟在諮詢期未完之時,便違反常規開會決定是否通過報告,明顯又是政府只為公程極速上馬、不理既有程序公義之舉。環評諮詢雖然已於819日完結,惟菜園村村民及關注事件的團體,會繼續跟進環評報告的問題。


9
17日立法會召開會議

廣 深港高鐵鐵定於今年最後一季,交行政會議及立法會審議,菜園村的命運,亦將於九月及十月確定。近來,路政署的所謂「居民通訊」,向村 民介紹上水清河村,又指下期會介紹天水圍公屋。用意明顯,就是引導村民接受這是既定事實。村民在未來一月,一定會繼續堅持村民一直以來的訴求,向立法會議 員及政府重申本村的立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2 今期報摘文摘

83日,廣深港高鐵的環評報告獲首輪通過。然而,一個月的咨詢期未過就倉卒開會,令不少環咨委員感到奇怪。更嚴重的是,環評內容漏洞百出,鑽挖隧道竟然没有對地下水位的影響作詳細評估,砍掉數以千計的樹本後卻吝嗇植樹的數目……

高鐵工程或令米埔水位降

︳《明報》,200983

︳民間籲反對廣深港高鐵環評 指報告無地下水位下降應變方案

︳《明報》,200984

︳廣深港高鐵環評通過 環保組織不滿 或提司法覆核

︳《蘋果日報》,200984

.環評首輪評審過後,香港一些報章都有報道。但若論詳細,還是南華早報略勝一籌。當委員要求港鐵附加一份地下水流失的應對報告,負責人竟然一句「絕没有可能發生滲流」,推卸責任。環評還能有效監管工程嗎?還能保護我們珍視的環境嗎?

Greens consider challenge to express rail link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200984

.民間學者文思慧、戴汝悅批評高鐵環評粗疏。文章於網上發表,援引多方證據,逐點列出環評荒謬的錯誤。

臭罌出臭草,此帳更糊塗——我們不接受高鐵環評
︳文思慧、戴汝萍 ︳OXRA網,200981

針對環評的謊言,expressrailtruth發起聯署,請環保署長否決高鐵環評報告。收集所得的簽名亦已遞交有關當局。
︳聯署:環評不符實 高鐵不要掘

. 政府就市民遞交的14,000份反對書舉行聆聽會,最後一場於上週三舉行。聆聽會本意應是聆聽市民,就着反對意見作出檢討;可是港鐵的處理手法非常不當,處處有意留難市民,似乎意圖掩蓋反對聲音。

︳高鐵諮詢會被斥遲通知 菜園村關注組今勢會場抗議
︳《明報》,2009812

.月前在浸會大學舉行的《新界變陣》研討會,規劃署副署長梁焯輝、長春社理事長熊永達、中國商業中心主任陳文鴻及菜園村支援組成員朱凱迪就新界包括菜園村的問題進行的一場討論。

| 新界發展概念詞典 —— 略記《新界變陣》研討會內的前沿討論

| 《香港獨立媒體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3 媒體解讀

珠三角發展 誰會得益﹖

本 月特首曾蔭權,高調宣佈與廣東省達成多項共識,共同發展珠三角地區。在這個大理念下,廣深港高鐵的重要性似乎不須討論了。然而,這些發展與高鐵是否有足夠 的需求,並無一定的關係。政府至今仍未就高鐵的客量研究及經濟可行性,作出詳細的報告分析。進入籌劃階段的港深機場連接前海及洪水橋的城際鐵路,又肯定會 與高鐵的客源相衝突。更重要的是,這種發展,是你我所分享到的嗎﹖政府常想的所謂深港交流日益密切,如果我們回歸現實的話,我們可以見到有不少每日來回關 口的香港市民,是因為負擔不了香港的樓價,因此只能定居深圳,又或是因為本港歧視內地新移民的政策,令到不少中港家庭被迫過「在深圳居住,在香港工作」的 生活。這種珠三角發展,究竟是誰會得益﹖就如400蚊一程上廣州的高鐵,究竟是誰會乘搭﹖

除了主流論述的珠三角經濟高速發展外,融合還意味什麼﹖其一是高鐵的興建令軍隊可以高速直達全國各重要城鎮,其二是珠三角所付出的代價,包括數千萬平民及農民的生計及土地,以及環保、勞工等問題。
|
朱凱迪﹕廣深港高鐵的二三事

| 《明報》,2009815

獨立媒體的民間記者,於月中跑到廣州石壁站,直擊採訪當地居民。他們乘深廣和諧號到廣州東,再轉廣州地鐵再轉的士,才到達石壁,這處是大片農地。鐵路部門一聲令起,便動用過百部重型車輛,剷平居民的房屋及農地。
廣州高鐵車站收地記﹝一﹞:兩小時鏟走百幾萬貨

| 《香港獨立媒體網》

政府常以廣州至香港一小時為賣點的高鐵,車站的位置原來位於番禺,這個消息早在零四年已在廣州公佈,但立法會議員卻要遲至一年多後才得悉,政府的交代手法存疑。

南華早報報道翻譯:廣深港高鐵車站位置──政府交代含糊 議員輕易放過

| 《香港獨立媒體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4 活動推廣/行動呼籲


917日上立法會﹗

交通事務委員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特別會議
日期:2009917(星期四)
時間:下午230
地點:立法會大樓會議室A
議程﹕第一項﹕進一步討論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

.菜園村導賞團
介紹菜園村這個五十年代開始出現的非原居民散村發展的經過,以至整個錦田平原面對的規劃問題。

路線:蓮花地村→嘉道理豬場→白橋村農舍→露天貨倉地帶廢車場→石崗軍營→菜園村→石崗菜站
日期及時間﹕逢星期六及日下午
全程約3小時
收費:每人港幣40(有經濟困難者另議)
收入扣除成本將用以支援有關保衛菜園村的工作
歡迎查詢及報名
電郵:choiyuensupportgroup@gmail.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5 影像重溫


.繼南華早報的報道,獨立媒體的三位記者今次遠赴番禺石壁,實地考察高鐵總站。他們不計車程遙遠,擠在車廂中搖過一站又一站。去到石壁,發現……

︳獨立媒體: 珠江戰隊第一擊:廣深港高速鐵路.石壁站

https://ragingiron.wordpress.com/2009/08/10/video-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9
是期工作人員
執行編輯 | 鄧宇揚 陳倩玉 鄧建華
編輯 ︳   陳秉鳳 黃俊邦
郵寄 ︳   陳凱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