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古洞北’ Category

廣傳:踏入第二週 馬屎埔村護村大巡守-中止四萬呎原址換地 撤回東北規劃

 

12885838_896688827107738_381061368800766342_o

繼續吹鷄,一齊來巡守!

回顧上週,恒基鬼鬼崇崇在公眾假期及凌晨時份突來圍封農地路口,迫使我們開展馬屎埔村護村大巡守!自巡守開始後,恒基職員、工程人員及警民關係的阿SIR都有來過”探”路,除此以外,恒基暫未有動靜。

敵不動,我便動──我們更要呼籲大家一起來巡守,了解東北規劃及其衍生的政策,一起抗衡官商勾結的東北規劃!

每次我們會推出為期一週的巡守時間表,大家可以按以下四段時間來幫忙巡守,也可以按自己時間表來巡守及留過夜。

巡守時間分四段:
-上午:8:00-12:00
-下午:12:00-18:00
-晚上:18:00 – 23:00
-留夜:23:00 – 8:00

地點:
-馬寶寶社區農場側

如參加巡守,務必打電話通知給大吉(90418195)以作作人手安排。

=======================
1. 為何要巡守?

政府為了盡快迫走新界東北的村民,借"四萬呎原址換地"措施(http://goo.gl/esL7jF)推地產商迫遷村民。兩週前上水古洞的村民家園被強拆,近日馬屎埔村農地被強收,都正是因為這個"官商勾結"的措施。

2016年3月23日執達吏沒有進入馬屎埔村村民區先生的農地的情況下,單方面向恒基簽發收地文件,恒基向外宣稱已收回農地。執逹吏未親自在田裡點算任何物品,絕不可能"隔空想像"並簽發文件,我們已發出聲明,我們絕不同意及不承認執達吏簽署收地文件 (聲明內容:https://goo.gl/Q7IP21)

2016年3月24日恒基派工人進入區先生的農地,企圖用鐵絲網圍起區家的農田,我們深信,一旦高牆築起,毁掉的不單是農地上現存的蕉樹果樹,而是區家在這片農地上七十年的耕耘與辛勞。

“四萬呎原址換地"措施,其實沒有"換地",只是地產商在符合條件底下,更容易向政府申請"更改土地用途"--換句話說,地產商在"原址換地"的限期前,盡快迫遷村民農戶,把土地變成"焦土",便可改劃土地用途,然後,不用等東北規劃在立法會取得工程撥款,地產商便可率先起樓炒樓等發大財。

正因這個措施,地產商提早在東北規劃落實前,迫遷農戶、掉荒農地,製造既定事實,令外界的人認為「東北必然要發展」。

恒基在馬屎埔村收的農地,正是"四萬呎原址換地"的序幕--村內其他農地及民居已被納入第二階段及第三階段的範圍,今天這塊農地被收回,新界東北距離死亡再近一步。 我們要阻延收地,是要阻延恆基的換地申請,阻延李兆基與梁振英這個醜惡的利益交換!
我們就此緊急呼籲大家加入巡守隊,守護東北的農地,反對新界東北衍生出來的一切利益輸送及官商勾結政策!

2. 點巡守?
巡守除了巡及守外,其實有好多可能性。你可以借此看完你看了十年都未看完的書本,也可以辦一些活動吸引更多朋友入來參加巡守--譬如今晚我們會有個NEW AGE之夜。

巡守,不一定是只坐不動的,但我們要有足夠人手,當恒基突襲時,及時通知附近的村民及身邊的朋友。

 

***

更多相關資訊:

守護東北大巡守︰什麼是前期工程
https://goo.gl/ZoQscq
守護東北大巡守︰巡守時候做什麼
https://goo.gl/H2haAW

巡守詳情
https://goo.gl/ZA9SZw
有關四萬呎原址換地
http://goo.gl/bYCTCA

 

反東北:議會失效 保衛人民的土地

 

反東北:議會失效 保衛人民的土地

在政府假咨詢的騙局下,人們走到議會前提出訴求,卻一次又一次被漠視,甚至受到暴力驅趕。另一方面,吳亮星與地產商、港鐵和銀行關係密切,與東北工程有著明顯的利益衝突,卻能擔任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席一職,更多次違反議事規則終止議會討論,企圖盡快通過撥款議案,議會制度已經崩壞。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第六次前期撥款會議,將於6月20日繼續進行。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主席曾鈺成,宣布會針對本周五的集會再增加五項保安措施。假咨詢、違反議事規則、限制示威、遊行,人民還可以做什麼為自己發聲?

審議東北規劃前期撥款,第六次會議:
6月20日(星期五)
下午3:00
金鐘立法會綜合大樓

————————————————————————————-

《你不撤回 我不撤退 撤回東北 保衛家園》
──留守立法會行動者之聲明

我們是留守在立法會的行動者,即將被警方拘捕。在此之前,我們有幾點必須提出:

一、政府以興建公屋為名變賣村民家園,製造香港市民與村民間的對立。香港根本有足夠土地建公屋,強行在東北收地,是官員與商人運用體制殘民自肥的暴力結果。越強大的體制暴力,就越有可能引發人民更激烈的以身體的抵抗,這是被體制暴力剝削之下,退無可退的唯一方法。

二、事實上,市民有示威和表達訴求的權利,可是過往多次到不同部門示威,甚至來到立法會表達,政府及建制派議員都充耳不聞。

三、現場出動防暴警察,又手持警棍,出動胡椒噴霧更是製造大混亂,讓市民感到極大威脅和不安,根本是對現場示威者作出挑釁。

四、財委會主席吳亮星,以極度偏頗的規程手段限制議員發問,替政府護航,企圖草草通過前期工程撥款。既然立法會失效,市民絕對有權去制止議會的崩壞,也是香港市民唯一可行的一條路。

五、我們要求特首梁振英撒回新界東北發展新計劃,以平息民憤!這是政府化解今次管治危機的用佳方法。

制度暴力可恥,人民終將勝利!誓爭撤回東北計劃!

留守立法會行動者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凌晨

————————————————————————————————

《制度暴力可恥 誓爭撤回不義撥款》
──東北村民及支援團體聯合聲明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主席吳亮星為通過新界東北新發展區撥款粗暴剪布,先在建制派議員護航下縮減每位議員發言時間為一分鐘,繼而在閉門會議中無理裁決停止所有臨時議案提出,無視議員提出規程問題,甚至不斷以議事規則第四十五條恐嚇議員,嚴重違反議會程序公義,置立法會監察政府之職能於不顧。

█ 不顧程序 漠視反對 極度憤怒 █

這次已經是第五次會議審議東北規劃前期撥款,而政府對村民的訴求不但置諸不顧,處理示威的手法更是一次比一次強硬。早在諮詢階段,城規會便收到五萬份反對東北規劃的申述書,但政府毫不理會,仍然將計劃提上財委會。在這五次會議期間,村民每次都在立法會外集會表達反對東北規劃的訴求,上次會議甚至走進立法會大堂表達意見。不過政府官員從來沒有走出來面對村民,財委會主席亦漠視程序正義,令村民及關注東北的市民極度憤怒。

█ 議會失效 權力歸於人民 █

撕破臉皮不顧程序、漠視洶湧民意的議會,再次彰顯了其不民主的實質。有一半議員非民選產生的議會,妄稱代表人民,事實是這個議會已經失效。我們不是暴民,是正重奪理應屬於人民的議會,對抗制度性的暴力。

我們要求:
1. 不義的東北計劃及其前期撥款,必須撤回!
2. 釋放被捕集會人士!

雖然今日吳亮星因群眾衝擊而暫時休會,但只要議會不停止對人民的強姦、對權貴的獻媚,人民的抗爭就不會停止!

古洞北發展關注組
粉嶺北農村及居民聯席
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
土地正義聯盟
青年重奪未來
捍衛農村青年陣線
土地民化陣線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三日

東北三區。9.2政總。開住party反規劃 !

東北三區。9.2政總。開住party反規劃 !

總有人會話:
「新界有咩好 ? 洗乜你保護 ? 咪比人呃啦 ! 班友搲賠償啫 ! 」

我們想告訴你:
「我們不像香港政府,以隱瞞資料作為施政手段,以誤導及製造恐懼,分化市民,以爭取支持。」

9月2號,政總門口,東北三區 — 古洞北、粉嶺北、打鼓嶺坪輋的村民 ( 非原居民 ),將扶老攜幼,集結於政府總部,開派對!

村民將帶同區內特產、家族紮根六十載的生活舊照片,將東北三區的生活風貌,展現於市民面前,以對應政府偽新界東北新發展計劃的黑箱作業。

請各位一齊參加我們的派對,認識新界生活、認識村民,認清我們共同面對的未來,感受充滿本土經濟、人文、歷史、生活的新界東北現況﹗

也用我們的身體力行,走出來,告訴私私縮縮的香港政府,我們反對新界東北新市鎮規劃!!請政府回應民間要求擱置計劃的聲音!

日期 : 2012年9月2 (日)
時間 : 下午二時至五時
地點 : 添馬艦政府總部
http://www.facebook.com/events/127132350765372/

發起團體:
粉嶺北農村及居民聯席 (https://www.facebook.com/flnvr)
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vlovepingche/)
古洞北發展關注組

支援團體:
土地正義聯盟
( + 更多支援團體加入中 ! )

新界解密第一波——古洞北滅村大計

轉貼自: 獨立媒體

上圖:規劃署助理署長黃偉民公佈古洞北發展規劃, 2010.1.

上水古洞北這片鮮為人知的土地被政府選定為新界東北三合一新發展區計劃後,一直乏人關注。當市民一味在聽政府如何想像新界北未來如何與深圳融合,這 新發展區如何使香港「可持續發展」之際,我們所缺乏的,正正是這個計劃對當下涉及五、六條村落影響的具體情況,當下的發展計劃正在為誰服務。

新界解密 (N.T. Leaks) 將會帶大家揭開當下古洞北神秘的面紗。

古洞是平的

繼早前有政黨、學者在施政報告時指要增加土地供應,並可考慮開發類似新界古洞北這些香港鮮有的「平地」,他們似乎意覺不到古洞北內其實涉及若有六大 條不同形態的鄉村,包括三條原居民村(河上鄉、塱原及燕崗)與三條非原居民村(白石凹、石仔嶺、鳳崗山)數千戶的居民。古洞內有許多如塱原般的濕地、如鳳 崗山般的山地、如燕崗般的貨櫃場地,就是看不到一塊空空如也的「平地」。

這種視既有人、事、物不存在於土地上的視野,然後在地圖上隨意規劃的行徑,與早期港英殖民者查理‧義律想像香港這條本來就具漁農經濟基礎的村落為「貧瘠石島」(barren rock)一脈相承,亦與古洞南天巒這個自以為身處端士的豪宅傲視古洞北如無物何奇吻合。

p020

上圖:天巒將大半條古洞南村收掉發展,在它的視野中,古洞北都是綠油油一片的草原,任由服務「投資移民」的項目購買及圈地。

原住村落疑雲

溯其本源,古洞村早於1860年《新安縣志》已有立體地記載這一帶的歷史文化活動,連活躍於上水、古洞的民間社會之著名道士林壬寶 之事也有輯載,燕崗亦有「妹仔屋」遺址專門給丫環居住,可見當時古洞村落已是一個具規模的鄉村經濟體。

但在港英時代,政府則只承認侯氏在燕崗、河上鄉及塱原兩百多年歷史的村落被港英政府確認為原居民村,其餘的則沒有看作成「原居民村」,儘管他們的村 落有村長制與村委架構,因而在1982及1984年被劃定為「寮屋區」,最簡單的居住權被取消。古洞村村民稱,白石凹、石仔嶺、田心區等村內還有一些七、 八十多歲老人家,拿著古舊的出世紙,娓娓道來先輩如何在港英前已在古洞生活。

規劃圖的政治

於是,現時新發展區內這兩種身分的村落,規劃待遇變得相當不一樣。當新界東北發展大計在零七年的施政報告重新以十大基建上馬之後,規劃署給了數千萬 港元委託奧雅納公司(ARUP)做一個「專業」、「獨立」的規劃研究及向公眾諮詢,開首的諮詢文件他們已經引出古洞北各種現行土地使用,如「鄉村居所」的 範圍(燈色)。

existinglanduse
上圖:現時古洞北一帶土地利用分析

然而,我們能發現在第二期具體規劃建議中,將大部分非原居民的家園都劃作「綜合發展區」(CDA)、「美化市容地帶」(A)、「休憩用地」(O)、 「住宅發展」(R*)、「租住公屋」(PRH)、「商業、研究與發展」(OU),意味著未來發展將會全面滅村;反觀原居民的村落(藍線以東範圍),則將其 鄉村式發展範圍擴大(下方「現時古洞北(尤其原居民村)的分區規劃」圖中燈色),並將其在大片河上鄉、塱原及燕崗的農地用途改劃作「綜合發展及自然保育改 善區」 (紅色),意味著原居民村可以建丁屋之餘,其大量擁有的濕地農田亦能夠在新規劃下「適度發展」,惹來長春社及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說規劃署出賣香港人。

KTN1
上圖:建議未來的土地分區規劃,古洞北西部及南部範圍都劃作了各種發展,意味村民將要被政府逼遷

landzoningKT_indegenous1
上圖:現時古洞北(尤其原居民村)的分區規劃

另外,是次新界東北的發展,政府內部亦有傳用公帑在古洞北興建公營房屋用地也是為了服務未來河套區內地專才及做內地師生宿舍,並非真正如現時所說為本地小市民解決居住空間問題,是一個在區域融合框架下新界北的人口殖民大計。現時不少村民在第二期諮詢都清楚表達了「不遷不拆」的訴求,令政府各技術部門都不知所措,想盡辦法令計劃如常進行,亦有傳對岸深圳羅湖政委已經暗中介入事務,在古洞北不同場合也有露面,令計劃發展更添神秘色彩。

計劃的最後階段,時間也變成十分政治化。本來規劃署原訂今年年底就是最後一期諮詢,公佈最後規劃方案,現時也可能要等到下年年頭村選已後,村長塵埃落定才敢公佈。現時村內亦對這個影響村落命運的開發大計異常寧靜,村內都沒有討論這計劃的氣氛,反而令村內居民人心惶惶。

挾發展以利諸「侯」

古洞北的政治地形都是侯氏天下。北區區議會副主席及當然議員侯志強、上水燕崗鄉事委員會主席侯慶全、北區區議會議員侯金林、上水侯鄉事委員會副主席侯福達及鄉事委員會增選執行委員侯智恒, 全是侯氏勢力。有當區地政職員透露,侯氏是可以大搖大擺直接走進區內地政專員的房間的。政府內的規劃專業界,也透露他們非常懼怕侯氏,不敢開罪他們,市民 打電話到規劃署問新界東北及古洞規劃的資料,也會被問及「妳是否原居民」。猛虎不敵地頭蟲,古洞北侯氏的勢力連天子駕臨也不必畏懼。

翻查文件及村民資料,都會發現這群在位的侯性政治人物背後都有不同利益及身份。侯志強除了是區議會副主席,同時也座擁不少河上鄉私人農地。今年年中被揭發僭建屋棚作燒烤場,還動員300名老人家抗議地政。燕崗鄉事主席侯慶全同時亦是恆地收地顧問,據稱協助李兆基主理粉嶺北 (另一個新發展區) 及天平山村收地事宜。侯金林第二次規劃諮詢會議時向村民聲言「不遷不拆」,然而在較早期的區議會紀錄中,顯示他其實是支持該滅村計劃的。而侯智恒身分則更加無間,一方面是鄉事派成員,另一方面則是主理是次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的環境專家,協助政府做這個地方的環境影響評估,身分涉及重大利益衝突。在這種政治氣候下,不少古洞村村民都苦不堪言,認為現時他們並不能代表其真實訴求。

當然村內還有不少在位者與是次計劃有關,如已報名參選古洞做村長的鄧炳南,在近日成立了許多不同名目的社團,包括古洞民生促進會、古洞發展大聯盟等,民促會這個在村委以外的組織做了不少問卷調查,似乎試圖把問題由村民保衛家園的堅持轉化成在原區重置村落的共識

賣個關子,下一期的新界解密,會再向大家解密各大地產商在新界北囤地鮮為人知的具體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