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起一條村有幾難?——「自力建村,共創綠色生活:菜園新村七一特刊」

新村建造工程要面對眾多問題,其中之一是要解決水浸問題

自力建村 共創綠色生活 菜園新村七一特刊(1)--菜園新村FAQ

菜園新村重建家園計劃於2010 年2 月宣佈,一些熱心實踐參與式規劃的專家組成「菜園村生態社區營造工作室」,與47 戶村民共同籌建菜園新村。政府不願意為往後受拆遷影響的非原居民開先例,拒絕承擔建村的責任,只在高鐵撥款通過前,指村民可以「農業復耕計劃」間接集體搬 村。政府卸責,建村路崎嶇難行,尤其是各種基建的申請、設計及建造,都超出許多村民的能力範圍以外,使建村的時間表一再延後。到底起一條村有幾難?罄竹難 書,希望在此向各位概述。

復耕牌--政府總是能找到方法刁難巿民

政府的「農業復耕計劃」欠缺具體指引,批核準則模糊,高鐵撥款通過前沒有說明申請條件,過後卻訂出苛刻要求,例如要村民交出多年前購買農用品的單據 證明農民身份,又求要每戶必須先擁有大面積的耕地才可申請。村民多次抗議遊行,才能夠逼使政府於2010 年9 月承諾發牌。至今年6 月,村民已按政府指示繳交了復耕牌的費用,但卻因為繁複的程序及文件往還,正式的復耕牌買地還未發出。

買地--即使找到合適的土地,願意付款,也未必買得到……

復耕牌只容許村民在農地上建屋,但是新界有大量農地被改成貨櫃場或者劏車場,或被各大發展商囤積,等候機會起豪宅。幾經辛苦,村民找到了現時這片農 地:耕種的水土相對適宜,村民亦能留在熟悉的八鄉區。正當村民要購地時,卻有不明勢力索取500 萬路權費,政府聲稱私人買賣不便介入,另一邊廂
落井下石在舊菜園村開始收地迫遷。村民和巡守隊抗爭達半年,最終於2011 年初,鄉議局聲稱有善長仁翁購入路權,才解決了問題。

選擇承建商--價錢與質素的角力

村民和工作室的專家團隊於2011年5 月邀請六十多間承建商報價,收到十數個回覆,可惜建築物料價格上漲,超出村民的財政能力。經過多番商議,村民唯有修改標書內容,盡量減省項目,並洽商更小型的承建商。村民最終於2011 年11 月,以每戶一票的方式決定了承建商。

食水及供電--不是打開水龍頭就有水那麼簡單

水務署將菜園新村當作是大型私人地產發展項目,聲稱没有責任鋪設食水管至菜園新村,要求村民自行處理。村民只有自行向不同的政府部門查詢及申請,並自行安排建造方法。

中電公司估算周邊地區的供電量後,建議以興建火牛房,鋪設地下電纜的方式供電予菜園新村,村民接受這個提議。起初中電承諾負擔火牛房及相關基建的施工及費用,但經人事調動後,中電卻向村民表示需要再行確認。

排污--希望環保地處理污水也不容易

現時的臨時排污系統由港鐵建造,但是一年來滲水問題嚴重,每星期要吸糞兩至三次,村民難以負擔。更試過大雨過後,儲糞缸滿溢並翻側,污水橫流。村民於2012年1 月自行檢測排污系統,並邀請記者前來見證,才能夠逼使港鐵作出修補。

此外,村民還需自行設計並建造永久的排污系統。村民和專家希望建造一個較環保的排污系統,例如利用蠔殼過瀘污水,或者利用水生植物和循環系統潔淨污水。但是環保系統造價較昂貴,亦超出政府慣例,未知能否取得批准,村民至今仍未敲定採取甚麼排污方法。

雨水渠--低漥地區必須處理的防浸措施

新村與鄰近村落的交接處每逢雨季常有水浸,新村的排雨系統要設計好,才能避免村內及鄰居地區受災。村民同時建議政府修建雨水渠,改善附近一帶的疏水情況,政府最終於今年四月開展了工程,亦使新村建造工程必須順延三個月。

耕寮--農具放哪裡?

新村規劃每戶都有種植的空間,並且靠近公共耕地,每個家庭都需要一個小耕寮,放置農具。村民已經按程序向政府申請建耕寮,但是政府態度模棱兩可,至今仍未批出許可。

台灣及歐美等地早於六十年代實踐由下而上的參與式規劃,現在已是慣例,菜園新村的建造卻是香港的第一次,具有重要的社會意義,實在不應該由 民間獨力承擔。 村民並不希望再有非原居民村落被無理逼遷,但政府亦應該訂立一視同仁的安置政策,確保非原居民也可以在政策的支持下,實踐由下而上的搬村計劃,維持原有的 生活模式!

特刊pdf下載:http://www.scribd.com/doc/9888260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