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朱凱迪

(轉自: 獨立媒體 )

220175_10150149601581758_519561757_6896533_679209_o
港鐵正在菜園新村的公共耕地興建臨時屋,待菜園新村建成後,將會還原為耕地。(權攝)

簡述:自從農曆新年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宣布有「善長仁翁」買下通往菜園新村的路權,原以為建新村的事自此會變得順利,料不到隨着香港整體抗爭氣氛的 升溫,政府對菜園村民和支援者的司法打壓亦馬上來到。由二月底至今,共有四名村民和兩名巡守隊被捕,四人正等候法庭審訊。靱力十足的村民和巡守隊在二月底 開始每日看守村口,最終挺住打壓,新村村民在四月中跟政府確定了搬遷時間表──港鐵目前正在菜園新村的公共耕地建設臨時屋,新村村民將於四月底開始陸續遷 入。另一邊廂,尼泊爾村民和多個華人租戶成功爭取公共房屋單位,然而農戶、商戶和廠戶的安排則沒有改善,已交由立法會議員繼續跟進。

●鬥爭兩年半 創「非原居民」搬村先例

石崗菜園村反迫遷抗爭,從零八年一路走來,在不同階段掀出土地正義、農業政策、公帑運用、中港融合、反對功能組別扭曲立法議會等面向,也喚醒了眾多 香港青年對土地家園的認同,對政府向地產商傾斜的政策和工程感到憤怒。然而,有一個核心的爭取貫穿整個運動,始終不變,就是新界「非原居民」農村不能繼續 成為被政府和地產商徵收的待宰羔羊,新界「非原居民」農村要爭回自己的尊嚴。

菜園村民兩年多來從沒放棄這個核心爭取。零八年十一月至一零年一月,一日政府未完成所有程序、沒得到撥款,菜園村民都沒有放下不遷不拆的訴求,窮盡 所有可能反對廣深港高鐵。到一零年二月,為了實現最大的團結,保住社區,菜園村民宣布集體重建家園計劃,要為「非原居民」農村創立搬村的先例﹝目前只有新 界原居民有集體搬村的權利﹞。自此之後,菜園新村就成為運動最大的目標。菜園新村從冇到有,歷盡波折,村民用了七個月爭取復耕建屋牌照﹝一零年三月至九月 ﹞、十個月買地﹝一零年三月至十二月﹞、一年參與規劃﹝一零年四月至一一年四月﹞,還有糾纏了七個月的新村路權問題﹝一零年八月至一一年二月﹞。

Spot 03_Panorama1
菜園新村選址全景. (柏齊攝)

●「路權問題」解決後的拘捕潮

數以百計市民組成菜園村巡守隊,自一零年十一月至一一年三月每天和村民一起在菜園村巡邏,示威,以身體擋住推土機、燒焊機,目標正是為菜園新村的實 現換取時間和增添力量。結果,巡守隊成為菜園新村計劃得以落實的關鍵,他們的努力在幾個月間累積了龐大的政治壓力,最終迫使鄉事派放棄龐大的丁屋發展利 益,讓路予菜園新村。

路權問題在二月初解決後,政府全面開動輿論引擎,宣稱菜園村問題已解決。港鐵見入村的巡守員人數減少,亦馬上加緊工程,在村內不同地方圍板,封住原 有村路,拆屋,在仍然留守的村民家外進行高嘈音的打樁或鑽地工程,到二月底,港鐵甚至出動過百工人保安,要在村口兩邊圍板。其實,雖然有了新村路權,工程 車可以駛入,但新村一日未建成,村民仍是必須留在村內,因此逼不得已要與工人和保安對抗。如此一來,農曆新年前的嚴峻對峙局面又再出現。這一輪的衝突由二 月廿二日至三月八日,歷時兩個多星期,不同的是,政府和港鐵這回除了出動更多保安,也出動司法工具打壓村民和巡守隊,年近七十的老村民巫進嬌﹝大曾太﹞被 控刑事毀壞及普通襲擊、年過七十的村民陳錦清﹝波叔﹞被控普通襲擊、兩名巡守員黑傑和陳寧和另外幾十人一起停止打樁機騷擾村民游伯,被控刑事毀壞,還有另 外兩名村民在此期間被捕,被指涉嫌刑事毀壞和普通襲擊。無獨有偶,同一時期,警察在市區亦大量拘捕示威者,包括三月一日向曾蔭權示威的社民連成員,以及三 月六日參與反財政預算案示威的一百一十三人。

●接受臨時屋方案 進入組織建設階段

臨時屋圖
港鐵興建十八幢臨時屋的位置. (地政總署提供)

按進度,菜園新村最快也要在一一年年底才建成,菜園村民要繼續留守,起碼要再抵抗半年以上。工程嘈音和震動的滋擾、每天巡守的壓力,以及被法庭控告 的威脅,都令村內老人以至巡守隊難以支撐如此長的時間。更大的問題是,若劇烈的對峙繼續下去,最終可能影響菜園新村的興建計劃──這可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因此,菜園村關注組和生態社區營造工作室的專家們,在二月底開始與政府和港鐵討論中途安置方案。至三月中,村民同意港鐵於菜園新村選址的「公共耕地」內, 建設十八幢臨時房屋,暫時安置菜園新村的村民,直至菜園新村建成。至四月中,政府和村民達成共識,在臨時屋建成後,將於四月底開始分批離開菜園村,遷入菜 園新村的臨時屋。

與此同時,菜園新村的招標工作亦正式展開。在港大建築系王維仁教授﹝王維仁建築設計研究室﹞、royal siu﹝其公司負責設計污水處理及水電系統﹞、謝民富、simon so﹝工程師﹞及多位測量師和工程師的協助下,菜園新村的建築圖則已經全部完成,工程招標書亦已發給十多間建築公司。到這個階段,主權移交後第一條新界 「非原居民」農村菜園新村終於建成在望。新村村民現在除了忙於收拾外,亦開始了更為困難的組織建設工作──未來菜園新村的公共土地應以怎樣的形式持有?日 後的村務由誰管理?有機耕種及其他相關產業如何開發及持續營運?新村村民已成立小組,逐一處理上述問題,村民亦派代表參加「永續栽培設計證書課程」,希望將永續農業的實踐帶到菜園新村。

菜園新村希望為新界「非原居民」農村討回有尊嚴的搬村安排,現在這一目標已經達到,下一步,村民要花上更多的精力,令菜園新村成為有影響力的民主永續社區,為香港的土地正義運動加力。

臨時屋加永久屋圖
由王維仁建築設計研究室和村民一起擬定的菜園新村總體規劃圖, 綠色為公共耕地, 其上灰色的為臨時屋. 四十七間農舍建成後, 港鐵將負責拆走臨時屋, 並還原耕地. (王維仁建築設計研究室提供)

據菜園村關注組了解,爭取公屋安置的尼泊爾村民和華人租戶已得到政府安排,菜園村村民的安置問題基本解決。遺憾的是,政府自去年十二月以來,一直不 願意正視農作物賠償制度的問題,目前的制度,根本不能令失地農戶恢復生產,是變相趕絕本地農業。不屈青苗小組在二月底與立法會申訴部開會,並於三月上旬提 交詳細的個案資料,但都得不到政府的正面回應。

●四月廿四日 菜園村惜別會

菜園村民離開在即,為了答謝各支援者,村民將於四月廿四日(星期日)傍晚六時在菜園村生活館內舉行惜別會,與大家一起回望過去,展望將來。

2011-04-16 23.37.38
菜園新村的招標文件及建築圖則. (迪攝)

二零一一年二月以來菜園村反迫遷運動主要事件
二月起 生活館選址八鄉黎屋村後的農地營建新生活館
二月九日 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宣布,有「善長仁翁」買下菜園新村的路權,轉贈村民
二月十七日 運輸局, 鄉議局和菜園村關注組三個月來首次開會討論遷村時間表
二月廿二日 地政收林富昌農地、平安園地、張新有廠,並封村路,大曾太被捕,數天後廠戶張新有亦被捕
二月廿五日 菜園新村村民與劉皇發及八鄉村長見面
二月廿六日 青苗及尼泊爾租戶到立法會申訴部與議員開會 / 菜園村巡守隊大會
二月廿八日 港鐵工人強行在村口圍板,被巡守隊和村民合力阻止
三月一日 巡守隊員黑傑和陳寧涉嫌刑事毀壞被捕 / 運房局傳來〈政府建議的菜園村集體復耕村民過渡住屋安排〉
三月四日 巡守隊員黑傑和陳寧第一次上庭
三月八日 村民波叔被捕 / 地政到村口高家和平安園收地
三月九日 菜園新村有限公司簽署同意書,同意港鐵到菜園新村的土地興建臨時屋
三月十日 青苗個案交立法會申訴部跟進
三月十一日 村民黃平智被捕
三月十四日 村民波叔第一次上庭,被控普通襲擊
三月十七日 大批地政及地鐵人員包圍尼泊爾裔村民的住所,並故意打爛尼泊爾戶共用的廁所
三月廿九日 運輸及房屋局向立法會申訴部回信,報告各申索個案的結果,廠戶商戶和農業的賠償不變
三月下旬至四月初 菜園村生態社區營造工作室與政府和港鐵就臨時屋工程內容進行密集討論, 臨時屋工程於四月初開始
四月初起 菜園新村村民成立工作小組,研究菜園新村日後的組織模式及營運,村民派代表報名「永續栽培設計證書課程」
四月上旬 尼泊爾裔村民limbu和tak分別獲分配公共房屋
四月廿一日 波叔, 黑傑和陳寧再次上庭
四月廿四日 菜園村惜別會
四月廿七日 大曾太首次上庭,被控普通襲擊及刑事毀壞
四月底開始 菜園新村村民分批遷入臨時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