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看見過去和彼此--邀請大家週日到來菜園村惜別會

文:餅

自 四月初開始,港鐵公司應政府的要求在菜園新村選址(八鄉元崗新村及大窩村旁村民購下的土地)開始興建臨時屋。一時間原先在菜園村內進行工程的一些工程車移 到新村土地上進行平整、鋪上石屎。然後是全白的鋁支架,加上牆身的板、天花、你若說它是個箱子可以,說它是個房子也可以。總言之,那是村民將要臨時住進 去,渡過幾個月光陰的房子。

在運動過程期間,村民經過不同的抉擇時期:選擇不遷不拆、在不同階段選擇繼續堅持不遷不拆、選 擇放棄舊村邁向重建家園、選擇以生態村概念建村、堅持先建後搬、到現在決定住進臨時屋,在新村未建好之前告別舊村。而村民每一階段所堅持的原則,與政府的 壓迫和違諾正是一體兩面,在傳媒表述裡或高調或低調的兩年之間,村民從來沒有擺脫滅村的陰霾而匍匐前行。更不用說現在仍沒有圓滿解決的青苗賠償或廠戶商戶 賠償問題。(仔細的過程詳述,請看朱凱迪最新寫的菜園村 最新消息

即 使你從前有到過菜園村、巡守期間有到過菜園村,現在的村子亦已再變得更不平易近人一點。在菜站下車不能避免看到傳媒珍那邊的巨型機器,村口右邊往漢嫂田的 方向已剷得一乾二淨,亦開始拆掉迫近生活館及士多的房子,進村就是聽到呯呯嘭嘭。藝術節前BENSON等貼上的相片開始隨風吹雨打而剝落,生活館的牌匾已 被拆下拿到新生活館,生活館中大部份農具或木板等都已運走,棚內剩下最多的是博愛社工給村民搬家用的紙箱。沿村路入內,從前我們巡守時暫居的平安園其中一 個平房閣樓,已整個拆去,鐵或鋁窗已變賣。惠民園內果樹的花全開,但我們已無緣留到果樹結果的時候了。再前行一段左邊的圍牆被鑿出缺口露出裡面的紅磚,而 圍牆內的房子已全被工人從後拆掉,那段路上只剩下游伯的家,和一望無際的沙地。而再上去菜園村5 號前建成的超級公路每分鐘都有工程車通過,路旁的破屋石棉瓦頂已除去,走下去新做的反光白石屎路,經過波叔家和曾園,就看到拆毀的范文家(亦即是謝至德的 一號攝影展遺址),大曾太家旁邊放著一排比人高的鐵管,隔遠遠一間的房子小而脆弱。當然還有曾經存在的文學館、曾經存在的村民家、曾經存在的農地、曾經存 在的生活和曾經存在的村子。

昨天再去新村,太陽好猛。許多車、機器和工人,土地看起來有點辛苦。工人在臨時屋的鐵架內,有 些沒穿衣服只穿著螢光背心,有些還對著我的鏡頭笑了起來。到處有新落的全白石屎,村民將要住進的房子現在空洞洞的甚麼也沒有。我拍下了村口嬌姐那間臨時屋 的外觀和間隔讓嬌姐看,她說她還不想去,現在沒心機看。我們問嬌姐你生意做到哪一天,她說就做到告別活動那一天,隔天她就去看臨時屋並開始搬東西過去, 「我也沒有甚麼要帶走,可能連貨櫃也不用」,遇上的村民,都是在推東西去變賣或捐贈。

文首那照片,是在新村所拍,一條漫長 的全新的路,通往將要住進的南區臨時屋。這就是村民現在心中所想,意志堅定,住進臨時屋,離開愈來愈不宜居住的舊村。我一直都無法說出口,關於即將逝去的 種種,我們其實是在走無法回首的獨木橋,唯有往前,唯有繼續建設我們將要前往的地方。而這張照片弔詭的地方,在於它無法拍下的所有,包括一直以來的抗爭, 支持著菜園村的你們,每一次街站義賣遊行示威苦行靜坐衝突被抬,每一塊溫暖或痛苦的過往,每一種堅持的信念或公義;而這些看不見的種種造就了這張照片和更 多未來出現的可能。

希望我在這張照片拍不下的你們各位,都能抽空在週日晚來到菜園村生活館,作為我們在舊村最後一次看見彼此,記住一路以來,以及盼望以後的機會。

日期:本週日(24/4)

地點:菜園村生活館

時間:五時恭候,六時開席

食物預備:如大家所知,村民已如臨大敵會整好多野食!但也歡迎大家帶食物來分享=)

活動:我們沒有準備甚麼活動,希望到時大家各自發揮!

臨別在即的菜園村(2011.0417)-Benson Tsang 攝

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fbx/?set=a.10150163889809934.296904.57257493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