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巡守記錄

文字、相片: Dorothy Hui SinMing

菜園村漫長的抗戰經歷對老弱的村民來說是沉痛的折磨。他們所堅持和追求的是自力更生的簡單生活,卻換來世俗眼光的莫視不尊重。
我不信任政府,村民其實一心執拾行裝,待建好屋便忍痛搬離家園,但港鐵和政府一次又一次動用大批人手滋擾村民,強下剷平尚未賠償的農地,意圖用拘暴起訴抹黑村民和巡守員,用心理壓力戰愚弄村民。
這些都是不公義的,我們第一天加入巡守員的理念是什麼?今天村民被強權打壓,我們仍會站出來保護和支持他們嗎?
早上七時許已約有二三百工人、保安和警力圍着高媽媽的家園和尚未賠償的農地,高媽媽嚇得獨自坐在家園門前一語不發!
在 另一邊箱的平安園亦同樣在沒有通知和尚未賠償把下平安園前的農地圍鐵絲網,屋主在無辦法情況下要求圍後五呎,因他們有個污水池,日常都在此排走污水,現在 污水湧上地面,衛生情況使屋主造成極大滋擾但港鐵卻充耳不聞!那天早上平安園黃婆婆亦被三百奴才嚇得心跳加速! 我不明白港鐵為何要做出渲洩主權,損人不利己之行徑!
於中午時分,有保安員聲稱被波叔襲擊,警員到場拘捕波叔,案件將下星期一於屯門法院提堂!
一個年青力壯,受過訓練三十出頭的保安告年近七十的老人家傷人,實是天大笑話!隨了無恥和卑鄙我別無他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