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ahchoii

轉貼自: 獨立媒體

(圖片:俞若玫)

昨早九時趕到菜園村,村口已見到村民和廿多個青年,還有橫放在路旁,用來阻止港鐵圍封村口的舊傢俬。

菜園村村口位於石崗菜站對面馬路。過去幾個月港鐵已經用鐵欄圍封了菜園村所有出入口,現在只餘下這個路口,可以讓車子出入。未來村民搬遷,村民也得依頼這個村口把家當運出去。但港鐵前天卻想將這個村口圍封,幸虧村民及時阻止。

菜園村村民計劃集體搬往新村,新村路權問題在農曆新年期間解決,但建造新村需時,村民被迫留在村內,每天在塵土飛揚和打樁聲中生活。港鐵和政府曾答 允村民「先建後拆」,即新村起好以後才清拆舊村,但港鐵未遵守承諾,不但借助大批警力收回村民未允交回的農地,更在村內豎起圍欄鐵絲網封鎖所有通道,企圖 將舊村變成工地。

港鐵和政府眼中都沒有村民;他們咀裡的「發展」,說到底是一個字──「錢」。金錢的出現本來是為了人與人之間的交換,是為人服務的,但今日人卻成為了金錢的奴隸。只有金錢的奴隸才會不問「發展」是為了甚麼。

新年後有一次入村,當時菜園村已面目全非,菜園和樹木都已變成黃土,絶大部份房舍已給推土機搗碎。我們走過77歲游伯的家門,游伯正在小心奕奕的打 理圍牆上的炮仗花。曾經到過菜園村的人,都一定會注意到這一片鮮艷奪目的炮仗花。在游伯的照料下,四週的動盪變化跟它們好像沒有任何關係,它們照樣怒放, 照樣惹人注目。游伯也一樣,雖然即將被迫遷離他生活了數十年的家園,這片炮仗花即將毀於推土機下,但他仍每天靜靜地為它們澆水。

昨日下午,年青人為了阻止一架巨型工程車從早到晚在游伯住所不足十米外的地上打樁,趁工人吃飯時包圍了工程車。前一天,游伯屋內的燈泡因為打樁機掉了下來,游伯向港鐵的工程人員投訴,工程人員坦白承認,港鐵希望他搬走。

過去兩個星期,這巨型工程車在游伯家門外每天早七晚七地打樁,但駕駛工程車的工人說,他們並非真的要打樁,而只是在「試樁」。如果是試樁,是否有必要在村民家門外進行呢?港鐵背後目的不外是強迫村民盡早搬出。

游伯溫柔和善,即使每天受打樁的強大噪音騷擾,卻很少見到他動怒。但這不表示他任人魚肉。前天他為了阻止港鐵圍封村口,跟村民一起跟港鐵工程人員理論,又坐在村口阻止港鐵進一步施工。昨日下午年青人包圍工程車,游伯幾乎寸步不離地守在附近。

由於港鐵違反了「先建為拆」的承諾,而新村建造需時,村民被迫跟港鐵商議在新村建造臨時的暫住屋,作為村民暫時的居所。但在暫住屋建成前,村民還是不得不留在舊村,這點港鐵是很清楚的,又何必強人所難,用盡流氓手法來逼迫村民呢?

菜園村會否成為另一條給白白犧牲的村落,視乎新村是否能順利建成。菜園新村是村民和支持他們的年青人的希望。對他們來說,這是一次重要的試驗──建 造一條由村民共同規劃一起建造的生態農村。由於個人的狀況,我這個五十後未能全程見證這過程,但我願意陪村民走一段路,也希望有更多人陪村民走一段路,不 論那段路是長是短,就像游伯繼續悉心照顧那片炮仗花一樣,不管炮仗花何時會毀於堆土機下。

相關文章:300名保安及警察圍困近30名示威者
短片:菜園游伯游嬸的一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