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游家外打樁機現場(1:30p.m)

18:25 以刑毀拘捕的兩位巡守隊仍末釋放。警方無理要求兩人拆電話,要經元朗重案組批准才可以與外界接觸。律師抗議不果。律師正協助兩人。

另一短片:  聽聽: 阻止滋擾村民工程的巡守員和游伯的話

1810: 巡守隊在六點(即平日工人收工的時間)宣布, 今天行動完成, 明天繼續阻止圍村口和打樁。結果, 巡守員離開不到五分鐘, 港鐵就馬上命令工人復工, 死要面的港鐵不單死不認錯, 不改錯, 也死要把無聊的小動作做到底。

17:20 村民回家路被超過100名保安、工人阻擋,警察不肯開路。

1630chu hoi dick: 警察要在日落前清場, 為了面子, 我已經用揚聲器說了, 只要到下班時間, 打樁機不再開動, 我們今晚就沒有留下來的理由, 我們會把體力留到明天. 但警察和港鐵為了面子, 堅持清場, 打樁機上有約二十名示威者, 他們手無吋鐵, 只能以不合作來作消極抵抗. 警方和港鐵寧願致這些年輕朋友的安危於不顧, 武力清場, 也不願意糾正港鐵兩個錯誤. 整條村已經圍滿板, 我們只要求村口不圍板, 整條村都是吵耳的機器, 我們只要求機器不要在民居旁開動. 這個扮鬼臉的先生, 為何我跟你的事情的理解, 可以相差那麼遠?

15:45 警方剛發出清場警告。警方圍圈包圍守在打樁機上的巡守員及村民。

15:25 村民指親眼見到45929剛才抬人兼撻人。約二十名巡守員及村民仍然守在打樁機上, 不容許港鐵開工滋擾村民。港鐵人員為了將倒下的鐵絲網重新架起, 叫警察以武力驅趕多名村民及巡守隊員, 導致至少三人受傷。我們不明白, 為何港鐵和政府總是不肯糾正最簡單的小事, 卻要用更多更大的錯誤去掩飾. 港鐵用保安暴力, 政府用警察暴力, 七八十歲的老村民, 日日活在惶恐中. 我們到底可以怎樣?
15:10 警察使用暴力,推倒市民,警員33253把手放在警棍上,在場人士呼籲警方克制
1500 村民以身體阻擋工人修補鐵絲網,警察抬走村民,有人見到有警察意圖拔槍,各人高呼「警察不要傷害村民」。

1450 工人正在修補午飯時推開了的鐵絲網,圍困在場的巡守隊員及村民。

1430 打樁機現場太陽猛烈,村民分發水及帽給各巡守隊員

1345  兩名巡守隊將被帶到元朗警局

1330最新消息: 數以百計保安和警察趕到打樁機現場, 在沒有任何理由下拘捕了兩名巡守隊員. 現在約二十多名巡守隊員及村民被圍困.
1240     警察到場.
1230 :  巡守隊員開始今日第二波行動, 將游叔對開的鐵絲網推開, 不讓震震打樁機繼續滋擾村民, 虐待老人家. 今早, 村民和巡守隊向港鐵提出三個要求, 一是停止在村口圍板, 二是停止在民居旁進行滋擾工程, 三是開會. 港鐵總工程師李永孝表示工程會繼續做, 開會就再約啦. 巡守隊不能由得村民被虐待, 毅然行動起來。
1230: 巡守隊員開始今日第二波行動, 將游叔對開的鐵絲網推開, 不讓震震打樁機繼續滋擾村民, 虐待老人家。
1110: 巡守隊在村口圍聚, 討論今日餘下時間的行動策略. 我們目前的困難是, 有兩個關鍵點, 一是村口圍板要阻止, 二是滋擾游叔的震震打樁機要停止, 不過我們的人手並不足以同時在兩個地點示威。

昨日影片: 村口若被圍板後,會變成點?

1104: 今早巡守隊成功停止工人在菜園村口圍板, 現在巡守隊和村民一起開會, 討論今日餘下時間的行動。
1017: 工人和保安暫時撤走, 村民和巡守隊繼續人練包圍村口, 阻止圍板. 大家一直喊口號, 要求港鐵停止圍菜園村口, 警察不要做「架倆」。
1005: 村民和巡守隊約四十人, 在菜園村口拉成人練, 與工人對峙。
1000: 大批保安和工人殺到村口要圍板, 村民和巡守隊正在阻止。
0948: 昨日震到游叔家的燈跌落地的震震打樁機, 今早八點多又再次開動. 我們要求港鐵馬上停機, 不要虐待整天待在家裏的老人家。
0900: 五十名村民和巡守隊守在菜園村口, 阻止港鐵在村口圍板. 我們提出三點要求, 包括停止村口圍板直至村民全部搬走, 停止滋擾村民工程直至村民全部搬走, 港鐵與村民開會協商工程時間表. 負責高鐵項目的總工程師李永孝回答: 工程會繼續。

影片、相片提供: 菜園村巡守隊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