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葉寶琳

上星期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又再一次向村民和政府信誓旦旦表示這星期初菜園新村路權問題會有曙光,可是直至今天仍沒有突破性進展(南華早報報導);另一邊廂,政府收地工作已火速進行,官員宣告菜園村已成「工地」,擺明漠視未搬新村、賠償未解決的一眾(仍居村內)村民的生活環境,只以高鐵工程進度為唯一考慮。拆屋(包括含石棉成份的屋)、破壞鄉村小徑和水管、甚至有工人用刀指嚇村民等等,此等行徑反映政府已棄用十一月四日或十九日的「做秀式收地行動」,改為化整為零,一方面不斷騷擾屋主,要他們盡快搬離並簽署願意交屋的同意書,另一方面地政總署人員以同意書為憑據,作為拆屋收地的擋箭牌,把所有阻止清拆破壞環境的人視為「架倆」。

對於現時仍留在村居住的村民,他們不能阻止已搬走的屋主交出土地房屋予政府,但不代表政府就可任意拆掉已收的屋和剷爛土地,因為這會嚴重破壞村裏的環境,影響仍住在村裏的村民,這些村民對拆村的問題上應該最有發言權。村民波叔旁邊兩戶人已經搬走,參與重建家園的他正等待新村興建,未能遷出,一個月前,波叔的媳婦誕下女兒。就在孫女滿月時,地政就來拆波叔旁邊的房屋。上星期,有工人駕駛推土機要拆掉離波叔家僅幾公尺的房屋,拆了一部分時,七十歲的波叔聽到聲音,即時撲出來阻止,暫時保住了周圍的環境。波叔對面則住着曾太三代人,包括十歲的孫兒子豪,他們一家也是在等待新村興建的復耕戶。

IMG_0210
小路末端是地政欲拆掉的屋,圖左粉紅色房子就是波叔的家,兩屋只是在隔壁。

政府常強調會「人性化」處理菜園村,但從他們的收地行為,見到卻只有「非人性化」的邏輯。每次收地,他們只會視地主/屋主為對口單位,並不會考慮如果收了地之後對其他仍在村內居住的村民的影響。現時村內仍有七十戶村民仍在村內居住,我們眼見不到政府對復耕村民進行強行迫遷,但是另一邊廂政府卻大舉破壞村民的居住環境,把村拆得七零八落,這何嘗不是另一種迫遷的手段,把村民趕上絕路?

經過十一月四日和十九日兩次護村,成功撃退地政總署人員收地後,令村民大大增加談判的力量,政府明顯延後了收地條件,十一月初,政府強調第一階段會收回所有農地和廠房,但自十一月十九日後,政府已改稱只收回「自願交出」的土地和房屋。及後,港鐵化整為零,在這一個月,他們趁機會總會「踩過界」,破壞水管、農地、拆屋、甚至鐮刀指嚇村民,層出不窮。筆者相信政府此舉旨在測試村民和巡守隊的抵抗力量還剩下多少。

上星期三(十二月十五日),石崗菜園村關注組聯同鄉議局(出席者包括主席劉皇發兒子劉業強、鄉議局秘書李先生及其他成員)和運輸及房屋局舉行三方會議,會上運輸局公然表示菜園村已成「工地」。「村」和「工地」所別之處,前者有社區,具靈性,有人氣;後者就只是一個工程地盤,冷血、冰冷而短暫的,沙塵滾滾的環境,又豈會是可以讓人居住的地方呢。

這有如宣告菜園村的死亡。但我們必然拒絕讓此發生。

筆者就把這個星期港鐵收地的粗暴行為紀錄在此,立此存照之餘,是讓我們想清楚,是什麼原因令村民面對這些時刻準備衝突以保衛家園的處境?

一、拆屋

十二月十五日的三方會議,運房局官員雖然拒絕承諾村民不拆所有屋的訴求,但亦同意若空置房屋旁有人住,都可以不拆。但核不到,這邊廂局方才承諾,轉個頭就在二天後的十二月二十日星期一拆屋。星期一上午十一時多,趁巡守隊剛離開羅氏一家,去別處巡守時,就拆去羅家旁的三間屋,相距只是幾米,令羅家一小時內頓成廢墟上的釘子戶。羅家的十八歲女兒自出生就在此居住,面對現時周遭的環境,有時獨個兒出入村也覺陰森恐怖。
IMG_0219
IMG_0218
剛拆的屋和羅氏一家不足數米。

之後的下午一時多,推土機再驅前往另一羅氏的房屋,推土機的前臂在這空置的房屋撞了三數次,突然就撞破了一個大洞,剛巧買餸回家的波叔路過,就連同巡守隊跑過來阻止,工人就停止了拆屋。可是,政府要把菜園村變成廢墟的任務並沒有停止,星期三早上九時工人又有意拆羅氏房屋,幸好一早就被就緒的村民阻止了。

IMG_0209
IMG_0100
這兩間又是遭偷襲的房屋,幸得村民及時制止。

不知孰真孰假,承建商向村民表示,港鐵不斷給予他們壓力,指他們辦事不力,更叫工人應早在七點多就來,就是趁村民還未起床就應動工,更揚言應把握每分每秒,若下午一點拆不了就兩點來,兩點不行就三點來,務求要令村民和巡守隊疲於奔命,置動員護村的在「狼來了」的局面。

二、工人用鐮刀指嚇村民
事發在十二月十三日星期一的早上,承建商有工人開始在一個地主不願交出的農地斬樹,有兩位女村民聞訊即時護村心切,跑去制止,甚至以身體保護樹木,其中一位工人突然用手上的鐮刀指嚇村民,村民有身軀阻擋工人斬樹,工人竟就在村民旁斬下去,令村民非常驚慌,惡人總會先告狀,工人竟致電報警,當警察來到後,工人才將鐮刀放下。

三、推土機車壞水管及村路

承建商肆意橫過村路游走農田之間,不理對其他村民的影響,其中水管和村路亦已弄破,影響附近村民的供水水壓,令村內環境愈見惡劣。
IMG_0101

四、工人及官員拒絕出示證件

有許多在村內工作的工人/人員大多都沒有戴上可以予人識別的證件,即使巡守員及村民要求出示證件都遭拒絕,令公眾難以監察收地過程,讓港鐵和地政可以逃過問責的機會。

前無去路。在這時候,菜園新村雖已買地,但路權問題仍未解決,在這個月完成測量工作後,一月份就要開始平整土地的工作,屆時就需要有工程車進場才成事,政府和鄉議局實在需要在下個月前解決路權問題。

後有追兵。現時菜園村仍有大約七十戶,主要是復耕的村民(包括會搬去新村的五十戶,和約十多戶自行申請復耕的村民),及農作物賠償未處理好的村民居住,他們至今都是最堅持拒絕離開菜園村的村民,他們強調搬村和賠償未解決都絕不會離開。那邊廂,局方在十二月十五日向關注組宣佈十五戶村民會影響下一階段高鐵工程,因此需於十二月底前搬走,當中包括關注組主席高春香的家、村民的聚腳點-嬌姐的新園士多、菜園村生活館、還有菜園村生態營造工作室的所在地,全都是菜園村關注組核心成員家之所在和八十後青年的抗爭基地,如我們讓政府趕走他們,就等同把菜園村的抗爭力量連根拔起。村民兩年以來學習了團結的重要性,早前的村民大會也共識了大家會並肩作戰,其他村民絕不會掉下十五戶村民不顧,大家堅持「要留就一起留,要走就一起走」。

村民團結的力量需要公眾更多的支持,因此希望各位讀者和巡守隊在兩次護村行動後不要鬆懈,密切留意未來一個月菜園村護村最新消息!

相關新聞
28/12菜園村再次起火 村民擔憂日深
19/12菜園村最新消息:政府聲稱年底強拆15復耕戶 新村被封路重建路艱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