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獨立媒體

富人階級的喜好日新月異,從前只聞資產階層朱門酒肉、住洋樓養番狗,今天商人則偏愛超現實的樓宇交易、運用虛數追求樓宇層次跌盪之美學、超越法律規 範進行代母產子。當十年前粉嶺北馬屎埔村這一片土地成為了玩具,彷彿就似在玩模擬城市一般,開始動用無限資金囤積農地、行使龐大法律資源連環告走村民、建 造人工豪宅天堂之餘也不忘在此出動UFO毀屋亂拆石棉瓦製造人間煉獄。觀乎其近日的舉動,又發現一種新興趣的轉向——原來,愈有錢的人就愈喜愛「爆格」。

偷和襲

成女士是粉嶺北馬屎埔東村村民,平日生活作息會晚上才回到村屋休息。近日恒基地產在村內聲稱清理垃圾,突然拆去成女士家門口、剪掉電線、將家內的傢 俱、衣物及文件全拋到村屋對出草坪,三道屋門拋在地上用來蓋泥巴。成女士回家發現家中近半物品被干涉,甚至家中存有$3800元、一部相機及字典機也發現 被盜。

CIMG1718
上圖:村民的家當被恒基職員棄置於約千呎面積的草坪,令村民傷心欲絕

CIMG1712
上圖:村民已報警,但是剛剛才知身處在無人管治的空間

CIMG1717
上圖:家門被當作蓋泥巴的爛木

荒謬的執法者

村民認為涉及刑事破壞及偷竊,於是報警。然而,當上水警署警員到場了解後,即場認為這是一宗私人糾紛而非刑事個案,結論是叫村民「自己找恒基索 償」,並無再一步跟進。恒基村內的收地公關凌先生向村民表示,這是恒基私人物業,他們有權進行任何形成的行動。但據了解,這間物業未完全「交吉」,村民之 前丈夫只收獲第一期賠償,村民仍然為恒地租戶,若要清理垃圾或入屋需要事先通知此租戶。而且,屋內傢具全屬私人財物,根本無權隨意拿取及棄置。地產商這種 行為,是不折不扣的「爆格」。而執法者叫村民自行去「索償」,是否代表若果當一個人受到強暴,我們就應自行去找強暴你的人索償?

不經不覺,原來新界北區已回到了封建時代。連法規都是由地主統治,警察在衝突中沒有角色並無須存在。村民不停以上海鄉音強調,「香港是個法治社會,並不是大陸,偷東西報警竟然不受理? 這是什麼道理?」

連串的陽謀

恒基計劃此半年內要在馬屎埔村迫走所有租戶是村內公開的秘密——農曆年前清理早前破壞時留下的垃圾,農曆年後就會要所有被恒基買起了農地的租戶「交 吉」。這並不純粹是私人業權人趕走租戶的問題,而是政府在是次新界東北發展項目中引入「私人收地」的方式,令發展未來之前村民已經被迫走的政策問題,也是 地產商合謀趕走村民令新界東北開發計劃順利進行的官商勾結之典範案例。

masipo_land_purchase1
上圖:顏色的土地為恒地收地公司已經購入之農地,十年間已在村內囤積了八成土地。

約年底及下年年初將有兩戶被恒基以執達吏清場,村民也陸續收到了賠償額加高的利誘,要求他們盡快搬離馬屎埔。他們自以為給十萬元一間房的恩率或將賠 償金額加高20%就能打發村民離開,究竟十萬元哪裡才可再新找到類似馬屎埔村的一種鄉郊生活? 沒有。而這種痴想只有是一些一心要破壞別人家園但卻嫌村民麻煩的壞心腸想出來的,完全脫離村民在村內繼續安穩生活的訴求。

而近日以清理垃圾之名進行的偷竊和突擊,已經對整條村的村民造成心靈的苦楚及傷害。村民的要求十分清晰,不要將使這片土地再受多一次的傷害,立即停止這個迫遷馬屎埔村民的陽謀,在未發展前根本沒有迫切性迫走居住於此數十年的村民,還村民一個最基本居住權利,僅此而已。

這是對地產商一個深切的警告,偷襲、欺負農民,破壞村落環境以滿足私利者,是將要付等量代價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