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凱迪

轉自:inmedia

IMG_2243
菜園村被政府人員及工人弄得烏煙瘴氣,昨日有人在民居旁縱火,要消防員到場。﹝菜園村巡守隊提供﹞

經過了九月個的煎熬,石崗菜園村四十七戶村民在上星期正式買入了八鄉元崗新村旁邊一幅面積約十四萬五千平方呎的土地,重建家園計劃向前邁進一大步。 但村民尚未來得及慶祝,壞消息就接踵而來,先是運輸及房屋局官員在會議上正式宣布,要在十二月底前強制收回多個位置,包括十五戶參與重建家園計劃的家庭; 另外,菜園新村因為道路被封,政府袖手旁觀,營建工作難以展開。

●聲稱年底強拆 至今冇通告

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六百名市民晨早來到保衛菜園村,地政總署人員被迫退。此後,政府改變策略,改為每日派小隊來侵蝕村內的土地和房屋,化整為零, 以圖令巡守隊無法防守。一個月來,巡守隊和村民每天維持五至六人巡村,勉力阻止清拆隊破壞村內環境,期間有地盤工用刀指嚇護樹的村民,有人在村內傾倒垃圾 及放火,有工人在民居旁用重型機器鑽探。關注組向政府官員強調,菜園村是民居,不能容忍工人肆意破壞,變相迫遷,政府官員卻反駁指,菜園村已是工地,是地 盤,對村民的騷擾將會愈來愈多。

一零十二月底聲稱會被強制遷拆的範圍
運輸及房屋局官員在十二月十五日指明要在十二月底清拆黃框內的房屋,涉及十五個復耕戶﹝即八個大家庭﹞。(改自中原地圖)

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下,除參與重建家園計劃的四十七戶、未接受賠償的農戶﹝不屈青苗小組﹞、以及不接受現行安排的租戶外,剩下的已不多。就在此時,政 府不理會二月時與關注組取得的「先建後拆」共識,在十二月十五日一次三方會議﹝即政府、鄉議局及菜園村關注組﹞上宣布,將於月底強行清拆多間房屋,包括錦 田公路村口兩邊共十五個復耕戶﹝核心家庭﹞,菜園村村民聚集的中心新園士多和新村規劃工作室也在名單內﹝見上圖﹞,另外,農戶陳漢嫂的兒子也收到政府的電 話,說政府要在短時間內收回農地。代表政府的運房局官員在會上表示,仍未決定會否及何時張貼通告定出清場日期。若果政府果真於十二月底大規模行動,就是十 一月以來,第一次強制清場。菜園村關注組將會盡快擬定應對策略,呼籲更多市民加入護村行動。

●買地成功 但搬村仍然困難重重

筆者白天都在菜園村的生態社區營造工作室工作,主要處理重建家園計劃涉及的各種問題,並與村民和巡守隊一起討論策略。每當巡守隊完成一晝的工作回到 工作室休整,筆者都會爭取機會向巡守員報告重建家園計劃的最新進展,因為在筆者看來,巡守隊在物理空間上守的是舊村,但其實也是在守護菜園新村。菜園新村 的建成將是人民規劃和人民自主的重要里程碑,如果說,萬人包圍立法會的反高鐵運動令菜園新村成為可能,那麼現在放下自己的工作守護菜園村的巡守隊員,則是 令菜園新村理想得以實現的必要力量。

有關這一年來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的各個部分,筆者將於日內開一個新系列詳述,供各位有志於社區營造工作的朋友參考。這裏先交代一些最新的狀況,包括 買地,路權問題和營建的時間表。四十七戶菜園村民聯合組成了菜園新村有限公司負責買地,買地程序已於上星期完成,目前地契正等待稅局徵收物業交易稅和土地 註冊。

DSC01175
菜園新村選址,從東北望向西南方﹝馮景恆攝﹞。

DSC01229
菜園新村選址,從西望向東方,新村位於八鄉平原的西南方,可遠眺大帽山、大刀刄和雞公山﹝馮景恆攝﹞。

面積約十四萬五千平方呎的新村土地位於八鄉大帽山山腳﹝見圖﹞,關注組於今年三月已經由鄉議局介紹,開始與賣地中間人討論,本來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曾 估計,交易能於今年五月完成,然而,自五月起,阻撓買地及新村建築的問題一個接一個出現,譬如「中間人與現有佔用人不能達成交吉賠償協議」、「周邊原居民 村落反對」、「不斷變更的鄉村道路使用條件」等,加之政府在簽發復耕建築牌上肆意拖延至八月,令村民不敢貿然買地,時間一長,問題就變得非常複雜﹝大概情 況可參考附件的「買地時間表」,之後再另文述及﹞。

在新界買地,與在市區買賣多層大廈單位是兩回事,後者可以獨斷獨行,而且契約清楚,經紀也只會收定量的佣金;但在新界買地,則多多少少會觸碰到原居 民村落的界線﹝村代表選區界線,或鄉村發展規劃界線﹞。一觸碰界線,就會衍生出諸多問題:在村代表選區內建屋,無論是丁屋還是耕作農舍,一律要諮詢村長和 村民;土地上若有任何果樹、青苗、耕寮或臨時屋需要清理,都要經過村長協調賠償;買地中間人也自然必須是村長或熟悉村長的人士;若果土地要經過原居民村的 道路才能到達,更必須擺平﹝通常不止一個﹞控制道路的集團──這就是媒體集中報道的「路權問題」。

幾乎想得出的麻煩,菜園新村選址都踩中了,其中路權問題特別棘手。這裏向大家簡單說明。菜園新村與錦上路之間有一條長約五百公尺的私人路,部分路段 是政府土地,但也有包括十八個私人地段﹝下圖﹞。菜園村村民要在新村土地上建屋,需要用這條路運輸材料,問題是,村民需不需要得到這十八個私人地段的地主 同意?有律師說不用,因為當菜園村村民買下了土地,就有「地役權」使用現有通往新村的通道﹝如黃國桐律師在今日南華早報的報道中所說﹞。但菜園村民從買地 中間人所認識的鄉村慣例是,菜園村民不用跟十八個地主達成協議,但必須跟最後一段路,即丈量約份106地段1991rp的地主達成路權協議﹝Deed of Right of Way﹞。

通往新村的道路
畫上顏色的是接連菜園新村的現有道路,共涉及十八個私人地段,圖中是最後五段。

長話短說。由五月起,菜園村村民一直希望透過中間人和鄉議局與該路段地主達成協議,地主也先後在八月和十一月初提出要求,八月的條件是二十萬現金加割讓二 千平方呎土地作停車場,十一月初的條件是五十萬現金。菜園村民兩次都接受,但路段地主最終卻不肯簽,後來村民才明白,原來原居民村內還有其他勢力需要村民 「擺平」,一日「不擺平」,路段地主也不會簽。

「其他勢力」在十一月尾接近買地期限時﹝地主要求村民在十二月六日前完成交易﹞才突然冒出來,透過中間人提出嚇人的條件:菜園村村民要過路建村,選 擇一是交出五百萬現金,選擇二是賤賣一萬二千平方呎新村土地再另加五十萬。菜園村民堅決不接受此等無理要求,不單因為數額高得難以接受,亦是因為村民由此 至終都沒有機會見到這「其他勢力」,不知道這「其他勢力」有什麼權收錢,收錢後會不會跳出另一人說要擺平,沒完沒了。那時的菜園村村民可謂進退兩難,一方 面村民已沒可能在短時間內找到另一塊土地,政府的高鐵工程不會等人,但另一方面,村民在沒有擺平「其他勢力」下買地,即是正面和這些勢力抗衡。

結果,菜園村民為了能盡快重建家園,決定冒險買下這十幾萬平方呎土地。村民認為,這是唯一能避免菜園村出現暴力逼遷,亦是唯一令重建家園計劃有可能 成功的路。新村的土地測量在買地後已經展開,如果村路能通車,個多月後就可以招標動工,預料明年年底入伙。現在就看政府敢不敢想辦法,讓工程能夠順利進 行,還是容讓這些不明勢力把重建家園計劃搞死。

前幾天關注組到現場視察,已見到有人在路上豎起了兩根鐵柱,把路堵住。有當地居民對關注組說:那是特別為菜園村而設的。村民聽到消息後,很是擔心。

附件:菜園新村買地時間表

2010年3月至5月:鄉議局介紹了元崗新村和大窩村附近總面積約145000平方呎的農地,與中間人談好了價錢,地價連交吉費每平方呎125港元。同一時間,菜園村民向政府入紙申請農業復耕建屋牌照。

2010年8月初:DD106 lot 1991RP道路的地主等人,透過中間人開出換取私家路使用權的條件:現金20萬,另加在新村土地割出2000呎,讓對方停泊車輛,租金收入歸對方。菜園村民接受,並在規劃圖預留村口2000平方呎土地做停車場。

2010年8月底:菜園村關注組去信鄉議局,承諾不參與元崗新村和大窩村的村代表選舉,以及要求政府向兩村提供新道路和小巴服務。

2010年9月初:鄉議局去信運輸及房屋局,建議菜園村民不參加兩村村選,政府向兩村提供新道路和小巴服務等、擴大鄉村規劃用地、渠務,以及新村公所等。

2010年8月至9月:政府確認發出50多個農業復耕建屋牌予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參與戶。

2010年10月底:元崗新村和大窩村草擬了承諾書,要求擬搬去菜園新村的村民簽署,承諾不參加村代表選舉。

2010年10月底:政府應鄉議局的要求,宣布為元崗新村和大窩村民鋪設新道路,並為大窩村興建新的村公所。

2010年11月4日:政府第一次大規模清場行動

2010年11月10日:賣地中間人與DD106 lot 1991RP道路的地主取得共識,路權費用改為現金五十萬,菜園村村民接受。

2010年11月11日:菜園村修訂了「不參與選舉」承諾書的內容,但不為兩村接受,最終菜園村民簽署原來的版本。

2010年11月19日:政府第二次大規模清場行動

2010年11月下旬:菜園村民已經備妥現金在律師樓,準備過數買地,但突然有不明人士冒出,要求以500萬現金以換取路權,或者以低價賤賣菜園新村12000平方呎土地再另加50萬,否則不能與DD106 lot 1991RP地主取得路權。買地工作不能繼續。

2010年12月上旬:地主設定的買地期限,菜園村村民沒有選擇,決定先買地再處理其他問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