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葉寶琳

轉至:獨立媒體

按:菜園村是因為港府和內地政府興建廣深港高鐵的受害者,他們三代家園就是以中港 融合之名而被摧毀。當權者的融合視野,就只是有商務旅客和有錢人。以進步見稱的《南方都市報》剛正式在本港發行,剛過的星期六就向菜園村民頒發了「年度公 民獎」,因為「菜園村村民向我們展示了一個公民社會應有的權利訴求和抗爭樣本。在利誘面前,他們選擇故土情懷;在權力面前,他們選擇民主抗爭;他們呈現了 現代城市生活中難得赤誠的家園熱愛,也貢獻了一次對普世價值的精彩闡釋」。菜園村向我們證明瞭「融合」的另一種面向,其抗爭經驗「給深圳官方和民間提供了 十分便利的鏡鑒」。「融合」不只是官方和商界的,更可以是屬於民間的。

記得一年前的今天,是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第一次討論廣深港高鐵撥款,亦是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第一次包圍立法會,那天是星期五,會議在下午二時半舉行, 那個時間人人都在上班,我們都在擔心參與人數不多,原來六時多就結束的會議(立會即使延長五分鐘就已非常緊張),也是因為高鐵太多問題未解決,在議員多番 質詢下,延至十時多,政府都未能一一解答,會議最後延至一月八日再舉行。這個不可能的任務竟然發生了,連十二月初工務小組通過時哭得暈倒的燦嫂,這天她的 淚卻是勇氣的淚,她即使今天沒有和其他村民一起搬村,但她這一年已不再哭了,她說是因為知道香港有許多人反對菜園村被拆遷這件不公義的事。Keith Faulks在《公民身份》一書上說「公民身份的落實也是教育的過程,個人在政治實踐的過程中學習政治運作的技術,也就是說認識到公民身份和民主之間的密 切關連……民主,這個必然永不停歇的過程,取代了目的論與演化理論,成為人類解放的道路。」因此,公民身份的演練,就是一個解放的過程。這一年,菜園村自 力重建家園,由散村變成圍村,由望天打卦到自主命運,就是希望重奪作為一群非原居民的自主權。可是,香港政府和主流社會沒有把菜園村民當成公民,推動村民 解放自主的過程,現時仍要面臨路權和年底再一次清場的威脅。這個時候,《南方都市報》向菜園村民頒發「年度公民獎」,對港府和香港主流媒體是何其諷刺。

剛過的12月12日晚,由《南方都市報》主辦的2010深港國際生活大獎頒獎典禮在深圳舉行。今年是第五屆,主題是「反對深港各自爲陣、表層交流; 反對以GDP爲尺規度量生活;反對千人一面、陳詞濫調;提倡新銳生活方式和個性化生活細節;反對持單一標準的成功學;主導以美好對抗功利!」。菜園村關注 組主席高春香獲獎時也說,GDP並不是衡量社會進步的唯一標準,一個開放的社會應該是多元的、包容的,菜園村民需要的是保留他們的生活方式。

深港國際生活大獎的前身是深圳生活大獎,之前已舉辦過四屆,今年借深港融合之勢,《南方都市報》不但開始在港發行,更把此獎擴展為深港聯袂的頒獎活 動。當晚黃耀明、彭浩翔、馬家輝、黎堅惠、陶傑也到場出席,共頒發出23個獎項予深港兩地在該年度有突出表現的人物、機構與事件,包括年度致敬人物獎、年 度意見領袖獎、年度城市貢獻獎、年度藝文推動獎、年度最無聊深圳人獎、年度新銳80後等。

南方都市報編委、奧一網CEO苟驊向菜園村關注組主席高春香頒獎時說道,深圳市民的公民意識也受香港影響,覺醒也比較早,2003年的豐澤湖居民因 抗議高速公路在其屋苑穿腸而過而堵路,之後對行動影響公眾登報致歉,苟驊認為這就是「既勇於維護自身權益,又敢於承擔社會責任」的現代公民意識體現。他說 「香港法制非常健全,NGO組織非常活躍,公民社會發育已經非常成熟,這給深圳官方和民間提供了十分便利的鏡鑒,也是未來相當長時間內提升深圳軟實力的最 直接的借力點。」雖然他誤會了港府妥協同意另辟土地塊重建村莊,但我們從廣州撐粵語運動等的經驗可見,香港公民社會的發展和意識,的而且確影響著內地。

該報導電子版網址:
http://gcontent.oeeee.com/c/88/c88d8d0a60977545/Blog/bf7/78c254.html
http://gcontent.oeeee.com/8/50/850af92f8d9903e7/Blog/e62/6ff970.html
http://gcontent.oeeee.com/8/50/850af92f8d9903e7/Blog/1f5/91a04d.html
http://gcontent.oeeee.com/8/50/850af92f8d9903e7/Blog/e4a/e28da4.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