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自: 獨立媒體

上圖:規劃署助理署長黃偉民公佈古洞北發展規劃, 2010.1.

上水古洞北這片鮮為人知的土地被政府選定為新界東北三合一新發展區計劃後,一直乏人關注。當市民一味在聽政府如何想像新界北未來如何與深圳融合,這 新發展區如何使香港「可持續發展」之際,我們所缺乏的,正正是這個計劃對當下涉及五、六條村落影響的具體情況,當下的發展計劃正在為誰服務。

新界解密 (N.T. Leaks) 將會帶大家揭開當下古洞北神秘的面紗。

古洞是平的

繼早前有政黨、學者在施政報告時指要增加土地供應,並可考慮開發類似新界古洞北這些香港鮮有的「平地」,他們似乎意覺不到古洞北內其實涉及若有六大 條不同形態的鄉村,包括三條原居民村(河上鄉、塱原及燕崗)與三條非原居民村(白石凹、石仔嶺、鳳崗山)數千戶的居民。古洞內有許多如塱原般的濕地、如鳳 崗山般的山地、如燕崗般的貨櫃場地,就是看不到一塊空空如也的「平地」。

這種視既有人、事、物不存在於土地上的視野,然後在地圖上隨意規劃的行徑,與早期港英殖民者查理‧義律想像香港這條本來就具漁農經濟基礎的村落為「貧瘠石島」(barren rock)一脈相承,亦與古洞南天巒這個自以為身處端士的豪宅傲視古洞北如無物何奇吻合。

p020

上圖:天巒將大半條古洞南村收掉發展,在它的視野中,古洞北都是綠油油一片的草原,任由服務「投資移民」的項目購買及圈地。

原住村落疑雲

溯其本源,古洞村早於1860年《新安縣志》已有立體地記載這一帶的歷史文化活動,連活躍於上水、古洞的民間社會之著名道士林壬寶 之事也有輯載,燕崗亦有「妹仔屋」遺址專門給丫環居住,可見當時古洞村落已是一個具規模的鄉村經濟體。

但在港英時代,政府則只承認侯氏在燕崗、河上鄉及塱原兩百多年歷史的村落被港英政府確認為原居民村,其餘的則沒有看作成「原居民村」,儘管他們的村 落有村長制與村委架構,因而在1982及1984年被劃定為「寮屋區」,最簡單的居住權被取消。古洞村村民稱,白石凹、石仔嶺、田心區等村內還有一些七、 八十多歲老人家,拿著古舊的出世紙,娓娓道來先輩如何在港英前已在古洞生活。

規劃圖的政治

於是,現時新發展區內這兩種身分的村落,規劃待遇變得相當不一樣。當新界東北發展大計在零七年的施政報告重新以十大基建上馬之後,規劃署給了數千萬 港元委託奧雅納公司(ARUP)做一個「專業」、「獨立」的規劃研究及向公眾諮詢,開首的諮詢文件他們已經引出古洞北各種現行土地使用,如「鄉村居所」的 範圍(燈色)。

existinglanduse
上圖:現時古洞北一帶土地利用分析

然而,我們能發現在第二期具體規劃建議中,將大部分非原居民的家園都劃作「綜合發展區」(CDA)、「美化市容地帶」(A)、「休憩用地」(O)、 「住宅發展」(R*)、「租住公屋」(PRH)、「商業、研究與發展」(OU),意味著未來發展將會全面滅村;反觀原居民的村落(藍線以東範圍),則將其 鄉村式發展範圍擴大(下方「現時古洞北(尤其原居民村)的分區規劃」圖中燈色),並將其在大片河上鄉、塱原及燕崗的農地用途改劃作「綜合發展及自然保育改 善區」 (紅色),意味著原居民村可以建丁屋之餘,其大量擁有的濕地農田亦能夠在新規劃下「適度發展」,惹來長春社及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說規劃署出賣香港人。

KTN1
上圖:建議未來的土地分區規劃,古洞北西部及南部範圍都劃作了各種發展,意味村民將要被政府逼遷

landzoningKT_indegenous1
上圖:現時古洞北(尤其原居民村)的分區規劃

另外,是次新界東北的發展,政府內部亦有傳用公帑在古洞北興建公營房屋用地也是為了服務未來河套區內地專才及做內地師生宿舍,並非真正如現時所說為本地小市民解決居住空間問題,是一個在區域融合框架下新界北的人口殖民大計。現時不少村民在第二期諮詢都清楚表達了「不遷不拆」的訴求,令政府各技術部門都不知所措,想盡辦法令計劃如常進行,亦有傳對岸深圳羅湖政委已經暗中介入事務,在古洞北不同場合也有露面,令計劃發展更添神秘色彩。

計劃的最後階段,時間也變成十分政治化。本來規劃署原訂今年年底就是最後一期諮詢,公佈最後規劃方案,現時也可能要等到下年年頭村選已後,村長塵埃落定才敢公佈。現時村內亦對這個影響村落命運的開發大計異常寧靜,村內都沒有討論這計劃的氣氛,反而令村內居民人心惶惶。

挾發展以利諸「侯」

古洞北的政治地形都是侯氏天下。北區區議會副主席及當然議員侯志強、上水燕崗鄉事委員會主席侯慶全、北區區議會議員侯金林、上水侯鄉事委員會副主席侯福達及鄉事委員會增選執行委員侯智恒, 全是侯氏勢力。有當區地政職員透露,侯氏是可以大搖大擺直接走進區內地政專員的房間的。政府內的規劃專業界,也透露他們非常懼怕侯氏,不敢開罪他們,市民 打電話到規劃署問新界東北及古洞規劃的資料,也會被問及「妳是否原居民」。猛虎不敵地頭蟲,古洞北侯氏的勢力連天子駕臨也不必畏懼。

翻查文件及村民資料,都會發現這群在位的侯性政治人物背後都有不同利益及身份。侯志強除了是區議會副主席,同時也座擁不少河上鄉私人農地。今年年中被揭發僭建屋棚作燒烤場,還動員300名老人家抗議地政。燕崗鄉事主席侯慶全同時亦是恆地收地顧問,據稱協助李兆基主理粉嶺北 (另一個新發展區) 及天平山村收地事宜。侯金林第二次規劃諮詢會議時向村民聲言「不遷不拆」,然而在較早期的區議會紀錄中,顯示他其實是支持該滅村計劃的。而侯智恒身分則更加無間,一方面是鄉事派成員,另一方面則是主理是次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的環境專家,協助政府做這個地方的環境影響評估,身分涉及重大利益衝突。在這種政治氣候下,不少古洞村村民都苦不堪言,認為現時他們並不能代表其真實訴求。

當然村內還有不少在位者與是次計劃有關,如已報名參選古洞做村長的鄧炳南,在近日成立了許多不同名目的社團,包括古洞民生促進會、古洞發展大聯盟等,民促會這個在村委以外的組織做了不少問卷調查,似乎試圖把問題由村民保衛家園的堅持轉化成在原區重置村落的共識

賣個關子,下一期的新界解密,會再向大家解密各大地產商在新界北囤地鮮為人知的具體情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