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摘自十一月十八日蘋果日報)

訪問:鄭家駒
整理:鄭家駒

「係咪因爲農民納稅不夠商家多,就可以咁樣賤視農民?」陳太激憤地說。

二十八年前,花農陳先生生來到菜園村租了三萬多呎的農地,建設起他的農場御花園,經歴過颱風吹走花棚,大雨水浸淹死作物,辛苦經營,農場逐步擴充到 今天十二萬呎的規模;由單身漢子到娶得美人歸,生兒育女,到今天一家五口樂也融融,這一切,都是從這個御花園一步一腳印經營出來的。

一條高鐵興建,政府強行徵收御花園其中五萬呎農地,眨眼間就要失去悉心經營出來的農用設施如花棚、水池,以及栽種多年的作物和樹木,但最刻骨的還是這半年來所經歴的種種不公義。

賠償程序是一個玩意?

今年五月,政府派員來點青苗(點算農作物以作賠償),不同農作物有不同賠償額,地政點算紫嬋時,硬作黃嬋(巿價平一半)計算,陳生抗議,還拿出有關 書籍證明自己種的就是紫嬋,但地政亳不理會,極其粗暴。還有,農作物會以高度定賠償額,竟出現了「作物減半呎」計算方法,陳生質問地政人員:「作物明明四 呎半爲何當四呎計?」對方竟厚顏回答:「爲保險計,避免上司來覆檢時發現有作物計長左。」還有一些農用設施賠償,也是以長度計算,也同樣採「減半呎」點算 法。這種爲免自己出錯受責而損害農民權益的賠償程序,令人震怒。
七月,作物及農用設施才點算完成。9月29日,港鐵職員突然來訪催促陳生清空農地,並「提醒」陳生地政已備好賠償支票;不到一小時,地政致電陳生拿取支 票,陳生要求賠償清單,地政著陳生等信通知前去部門領取。10月18日,陳生按捺不住致電索取賠償清單,對方著陳生四天後前往拿取,到手才驚覺只有一份侮 辱性的青苗賠償清單,而有關農用設施賠償竟仍未計算好。11月19日地政人員就來收地,這個賠償程序所給予的遷離時間,簡直是天方夜譚式的逼迫。

賠償還是侮辱?

這一段日子的很多個深夜,陳生和陳太拿著政府多達九十多頁的青苗賠償清單,埋頭計算政府的賠償跟實際價格,究竟相差多少。拿著這份清單計算,兩夫婦 一直感受的,是政府對他們的侮辱。以薄荷爲例,政府一平方呎賠償1.42元,而陳生在一平方呎實際栽種著12盤各值2.5元的薄荷,合計30元。

這個農地,是陳生廿多年來每夜吃過晚飯後也要打理除蟲的心血,九十多頁的賠償清單,除了盛載著陳生的汗水、知識和技術外,竟然還刻寫著政府對一個農民的侮辱。陳生指著清單上的數字說:「這根本是一個侮辱性價格!」

我的心血要放到哪裡?

從收到賠償清單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被政府要求遷離,五萬呎的農地如何可以清空,又是另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對花農來說,「年尾」這個時間非常重 要,花卉將快要種好在過年前賣出去,突然被通知遷離,陳生損失慘重。還有,政府說容許把作物移植,但這種逼迫的遷離時間安排,是真正的容許嗎?以移植樹木 爲例,移植到另一個地方前,花農需在樹四周先挖開泥土讓其適應數月,才可連根掘起移植,否則會枯死。
陳生這五萬呎農地,如果真的要在11月19日前給清空,八成作物將被摧毀,大部份建設將毀於一旦。陳生希望能爭取一個合理的時間,把悉心栽種多時的作物售 出,盡量找地方妥善安置這些建設多年的農用設施,否則農場經營將出現困難,有倒閉的危機。陳生多次向筆者說:「19號就要我清空農地,我的樹怎麼辦?」

究竟哪裡出錯?

陳生多次問:「出現這種荒謬的情況,究竟是政府哪裡出錯?」
這實在教人難以回答,因爲陳生的要求非常合理,都不過是一個公平正常的賠償程序,一個充裕合理的遷離時間,一個公開透明的賠償準則,以及一份對農民的尊重。
推土機,請從御花園滾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