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凱迪

轉自:獨立媒體網

P1010503
親愛的菜園村戰友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菜園村關注組,支援組和工作室聯合會議,討論菜園新村未來的組織。會議一直開到凌晨一點,艱苦奮鬥了近兩年,居然仲識笑!

獨媒作者galileo在菜園村收地的現場報道下留言「一方面村民言跟政府協議好搬好村先清場,一方面地鐵的工程進度似乎無考慮過此因素,兩方自說自話,似乎係溝通過程有缺失。」這種「認為村民和政府/港鐵是自說自話,因此難辨是非」的說法挺普遍,但並不符事實,筆者希望根據下列的材料指出幾點:

一﹞在二零一零年立法會財委會通過高鐵撥款前後,政府官員向公眾和立法會清楚表示,會透過農業復耕計劃讓菜園村村民達致集體搬遷的 效果,政府會負責審批復耕牌照,尋找土地方面則由政府委託法定機構鄉議局負責。政府與鄉議局聯手提供這條出路,希望菜園村村民在二月底前向政府登記。
二﹞運輸局官員在二月兩次與菜園村關注組成員會面,希望村民向政府登記,會上,政府指出,透過復耕計劃以達致重建家園的目標,是政府和菜園村關注組的共同願望,而且,先建好新村再拆舊村,亦是政府和菜園村村民的共識。
三﹞石崗菜園村關注組在二月廿二日宣布重建家園計劃開始,在多個聲明內向政府和公眾清楚表明了「先建新村、再拆舊村」的原則,立場清楚不過。

第一類材料:運輸局官員和菜園村關注組的會面紀錄﹝標題和標點為筆者所加﹞
第一次會議
日期: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一日
●共同目標:令菜園村村民可以集體重建家園
運輸及房屋局高級官員:「我地在立法會裏攞錢,唔係想阻住大家,而係想大家有個好啲的安置,或者新的居所,這是我們成個諗法的出發點。那些是有得商量。你 地有啲朋友幫忙,睇下可以點樣令大家住番埋一齊,呢啲我地可以再睇下點樣,再商量去做得到。我們現行政策是可以通過農業復耕,呢樣野係可以俾大家,如果你 搵到地,可以俾個臨時的居住牌照俾大家,呢樣野係可以做得到的。個問題係點樣可以做得好……」
運輸及房屋局高級官員:「我地坐响度傾,都係希望有機會搵番個地方。第一,可以好似一條村咁繼續生活落去;第二,呢條村愈近番習慣生活開的地方就愈好;第 三,如果一個大家庭係住埋一齊就住番埋一齊;第四,維持番那種鄉郊耕種,呢啲在我地一路溝通的過程中都係知道的,我地都希望依家落實呢樣野,都係朝呢個方 向去做,我地想幫大家搵一個新的地方,都係循呢個角度出發。」
運輸及房屋局高級官員:「我們沒有什麼理由去做一啲野﹝借農業復耕計劃﹞令到大家做唔到一件事﹝重建家園﹞,因為咁樣對我們是冇著數…..」
●同意先覓地重建家園後搬遷
運輸及房屋局高級官員:「我地都知道,梗係你地搵左地方,然後那個地方可以住得到,咁你地先至搬。所以我地亦都係想幫到大家呢樣野,呢個係實際上的問題。」

第二次會議
日期:二零一零年二月廿五日
●唔會講過唔算數
運輸及房屋局高級官員:「呢個係非正式的交流,我地會紀錄低我地講的野,唔會講過唔算數。」
●先遷後拆的共同意願
運輸及房屋局高級官員:「大家都有一個共同意願,就係「先遷後拆」,即係搵到地方,搬遷左,先去拆。這個我相信都係大家共同的意願。搵到地方後才拆現有的地方……如果你搵唔到個地方,你都唔會走啦。」

第二類材料:報章和政府新聞稿摘要
2009-11-14大公報
「鄭汝樺說,正考慮與鄉議局商討為村民爭取合適的農地復耕。」
2010-01-13明報
「官方:若有村民希望一起搬遷,維持社區網絡,鄉議局亦願意作為中介幫助他們購買較大幅土地。」
2010-01-16明報即時新聞
「運輸及房屋局長鄭汝樺表示,政府願意和鄉議局合作,幫助菜園村的村民尋找適合的地方復耕。在立法會財委會上,立法會議員陳偉業提出,希望鄭汝樺以較為人 性化的答案回應菜園村村民的訴求。他質詢政府會否另外覓地,讓菜園村村民重建家園及恢復耕種。鄭汝樺回應稱,根據復耕政策是可以的,政府願意和鄉議局合 作,幫助菜園村的村民尋找適合的地方復耕,而政府提供的特惠金可以提供一定資源。」
2010-01-18政府新聞處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至於有部分村民表示希望覓地復耕,當天我們亦曾表示,我們和鄉議局一定會盡力幫助他們尋找適合的土地。」
2010-02-23文匯報
「新界鄉議局表示,村民願意讓步是善意的表現,將協助村民覓地,主席劉皇發今晨與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開會商討……新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表示, 村民由堅持不遷不拆到提出重建家園,是以大局為重、讓步及釋出善意的表現。他說,會協助村民在錦田、八鄉、新田等地尋找約10萬呎土地,但為免引起利益衝 突,他不會用自己的土地,但會向其他鄉紳提出。」
2010-02-23明報
「政府消息人士表示,村民要求「有得傾」,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則公開承諾覓地,菜園村事件出現一線曙光……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昨表示,村民肯放棄不遷不拆是好事,將承擔覓地的工作。據知,劉今早會約見運輸及房屋局長鄭汝樺,商討具體方法。」
2010-02-24大公報
「劉皇發重申,鄉議局會全力配合政府,處理菜園村重建問題,並協助村民尋覓合適土地,期望可在五月前確定地點,以預留兩個月時間,讓村民搬入新村建屋。」
2010-05-26 政府新聞處
「我們得悉有部分村民希望遷離菜園村後繼續以務農為生並聚居在一起一同耕作。現行農業復耕政策可容許村民聚居,惟申請人必須各自符合有關資格,包括為真正 務農人士,將來會繼續務農,並提交可行的復耕計劃。如多名村民各自符合農業復耕政策的資格,他們可以在相鄰的土地上復耕和居住,但這並不是原村搬遷的安 排。我們欣悉鄉議局正協助有關村民,包括尋覓得替代農地及提供有關專業意見。」

第三類材料:石崗菜園村關注組對外聲明
二零一零年二月廿二日: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 對政府七大要求
二零一零年六月廿一日:譴責《東周刊》失實報道抹黑菜園村民
二零一零年六月廿四日:官員拒見 菜園村民留守立法會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石崗菜園村關注組四問行政長官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聲明:先建後拆.拒絕無理承諾書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聲明:拒絕「黑社會式」清場 促政府履行建村承諾

把這些材料歸納出的論點和過去十個月發生的事比較,整件事的脈絡就很清楚了。其實也不是什麼新奇事,就是六個字:打完齋唔要和尚。立法會通過高鐵撥 款後,社會反抗的情緒高漲,政府投鼠忌器,遂以各種正面的說話和承諾把村民導向以農業復耕計劃重建家園的路。村民最終決定走上這條路,沒有像原居民那樣由 政府撥出土地,而是自己出錢買地規劃,自力搬村,恢復新界非原居民自力集體建村的優良傳統。這條路看似自由,實則困難重重,險阻重重。

當村民在二月底向政府登記後,社會氣氛逐漸冷下來,政府馬上變臉,所有有關菜園村的問題都收得很緊,重建家園計劃馬上變得舉步維艱:由三月至九月, 村民一共爭取了六個月才正式爭到農業復耕的建屋資格,這個爭取消耗了村民和關注組大量精力,甚至令組織陷入瓦解邊緣。復耕牌一關過了,到買地,由鄉議局介 紹的土地早已談妥了價錢,但地方力量的交鋒複雜得連鄉議局也難以解決,菜園村民長時間獨自面對幾乎不可解的新界農地買賣問題:交吉、路權、佣金煩得令人目 眩,菜園新村的目標地段在四、五月已確定,可是竟然至今仍然買不到,政府則站在一旁,說那是私人土地事宜,愛莫能助。菜園村村民就是這樣被弄到今天這個非 常艱難的境地,前面的路愈行愈窄,另一面,政府官僚為了避免孭鑊,翻臉不認人,要所有人﹝特別是傳媒﹞忘記當初所有關於菜園新村的承諾,忘記是自己一直拖 延菜園新村的進度,把事情扭曲為按時清拆,給了多兩個星期已經是寬宏大量。

IMG_2406
菜園新村的土地。

從去年年初踏入菜園村,兩年不到,好像已經走過千山萬水似的。社會運動這事情,從來都是順利的時間短,逆流而上的時間長。正是逆流而上的幹勁,最能 產生出足以改變人心、改變社會的力量。筆者認為,政府本就有責任而且也必須用起高鐵的決心來協助菜園村村民實現重建家園計劃,筆者也早知道,政府官員最擅 長用官僚暴力「過橋抽板」,這篇報道是希望大家知道也記住菜園村村民今年以來如何在「被出賣」的劣勢下逆難而上。我們最終也許沒力氣跑到終點,但絕不能連 道理也輸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