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凱迪


五十多名巡守隊隊員與菜園村村民合照。(benson攝)

昨日﹝一零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由石崗菜園村關注組召集的菜園村巡守隊正式成立,未來數月將肩負起保衛村民家園,確保村民在新屋安排好後才安全搬遷的重任。巡守隊分成四隊視察村內情況,有巡守員從村民口中得悉,政府在十一月四日第一次大規模清場後,已經預定在十一月十八日發起第二輪清場行動,比數月前的紫田村清場周期更頻密,令人擔心菜園村五十個等待新村建設的核心家庭,以及其他未解決安置和賠償糾紛的家庭,是否有力量撐下去。

有關十一月十八日發起第二輪清場行動的說法,菜園村關注組仍未得到政府確定,不過,在上星期三一次會議上,主責的運輸及房屋局官員表示,第一次清場 一定不會抬人走,第二次清場在十一月中,不能承諾不用武力。可以預料,所謂「人性化」和「彈性處理」的承諾,會隨着十一月四日的「預演」結束而失效,十一 月四日後,每次清場行動都是硬仗,地政總署對付菜園村,並不會手軟。

●菜園村環境愈見惡劣 留守家庭成「孤島」

IMG_2332
菜園村內部分被徵收的房屋已被推土機鏟平,令菜園村的環境愈來愈惡劣。

菜園村巡守隊由村民及熱心市民共同組成,目標是招募超過一百名外援,在未來幾個月持續地分組到菜園村巡邏,至今已聯繫上七十多人。來視察的巡守隊隊 員,大多是一直有關心菜園村自救運動的,並曾多次入村,但昨天來到時,大家都發現菜園村的面貌已有很多改變:隨着第一次清場行動臨近,很多已經覓得居所的 家庭離開了,留下沒門沒窗的爛屋;在汽車能使進的部分,政府更已經派推土機將房屋和豬舍整片整片地推倒成廢墟。眼看往昔熱鬧的村莊變成這個模樣,相處幾十 年的街坊搬走,留下來等待菜園新村建設的五十個核心家庭,部分住家成了被廢屋圍繞的「孤島」,壓力可想而知。住在遠離錦田公路的村民說,以前是夜不閉戶 的,但最近在凌晨時份常有不明人到村內搬﹝偷﹞鐵,嚇得老人家難以入睡。

關注組成立巡守隊的主要目的,正是希望團結村內和村外的力量,增加留下來等待的村民的信心,最終達成「先建後拆」和「搬一次」的目標。

IMG_2339
人去樓空,這間荒廢村民的下層被港鐵徵用為辦公室。

●農作物賠償未談妥

十一月四日第一次清場,政府承諾不會抬人,也不會強迫人離開,村民耕種的農地就「預左要收回」。但收回農地亦可能引起衝突。因為政府到今時今日,仍 然未就農作物和農業設施賠償與十多戶村民達成協議,據關注組指出,爭議點包括農作物的估價太低,一根長成的粟米只賠七毛錢至一塊錢,而很多農業設施亦不獲 承認。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在上星期三與村民和政府的三方會議上答應,村民可以把賠償問題整理好交給鄉議局,由鄉議局爭取,然後,若果十一月四日受爭議的農地 被徵收、農作物被鏟平,那麼討論賠償金額時就再沒有證據。對於大面積的農戶,由於涉及的金額可以高達幾十萬,有些菜園村老農戶已表明,在未談妥賠償前,絕不交出農地。

昨天的巡守隊記者會上,來了一些年紀輕輕的「小記者」,他們問得很直接:「為什麼巡守隊要來幫忙?」「為什麼參與搬新村的村民要堅持死守舊村?」第 一個問題,有巡守隊員答道,這次來,是要履行一年前「千人怒撐菜園村」的蕉葉之盟誓。第二個問題,已經好久沒有人懂得問:菜園村村民為了這條鐵路,已經作 了最大的犧牲,現在他們當中五十個核心家庭團結一致爭取重建菜園新村,是為香港樹立有極大公共意義的典範,嘗試把壞事變成好事。村民必須留在舊村,因為他 們已犧牲夠了,不能搬兩次,他們需要多幾個月時間,全心全意營造新村。希望香港市民給他們這個機會。

作者是菜園村支援組成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