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348
十月廿四日晚菜園村村民大會,村民為到十一月四日地政總署的清拆行動而憂心。

系列前言:菜園村自救運動從二零零八年底至今,已經足足兩年,在輿論耐性愈來愈短的今天, 不到真的拆屋那一日,港聞記者似乎都不會再來。那時市民大眾又會從電視看到那些短暫的公式化畫面,不得已為菜園村事件下個公式化的結論:發展就有人犧牲, 要以大局為重。菜園村支援組的成員預想,到時應該有很多不滿主流媒體簡化報道的市民在網上鍵入「菜園村」搜尋更深入的報道,本系列就是希望在十一月四日第 一階段清場前,比較詳細地介紹這兩年的抗爭組織工作,以及迫遷前村內最新情況,一來讓公眾可以理解社區自救運動的意義,二來亦是為正在或將會發生的城鄉社 區抗爭保留經驗。

昨日﹝十月廿四日﹞的石崗菜園村每周村民大會特別熱鬧,最多人時差不多有七十。眾人面上都露出擔憂之色,因為地政總署在十月十九日再次發出告示,指 村民「須於2010年11月1日之前停止佔用有關土地和構築物」,及「清拆行動將於2010年11月4日(星期四)進行」。菜園村關注組的成員對政府發出 這道一刀切的命令感到詫異和憤怒,因為政府不單不在重建家園工作上替村民開路,更違反承諾,要把村民的後路也封了。

●自相矛盾的官話

一方面,在重建家園的工作上,政府選擇站在一旁看戲,逼村民自己面對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另一方面,自從一零年二月份關注組宣布重建家園計劃開始, 關注組就強調菜園村必須先待新村建成後才清拆﹝即「先建後拆」和「只搬一次」原則﹞,避免村民在短時間內受兩次搬遷之苦,訴求已經講得清清楚楚。到了九月 二十日的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當着立法會議員和菜園村關注組成員的面,承諾會以「人性化」和「彈性」處理搬遷過程,容許暫 未能落實搬遷計劃的村民暫留村內。當時村民認為,正因為官員明知村民沒可能在短時間內搬出,政府責無旁貸,所以態度才會稍為軟化。沒想到副局長話音剛落, 那邊廂地政總署就按《土地條例》發出一張沒商量餘地的搬遷通告。村民被政府逼入進退兩難的局面。

地政通告
地政總署十月十九日發出的新清拆告示,指明所有人都要在十月四日被迫遷。

有法律界人士向筆者表示,其實按照終審法院在「吳小彤案」﹝HCAL81/1999﹞ 有關合理期望﹝legitimate expectation﹞的闡釋,既然邱誠武代表政府在立法會上承諾讓村民在不同時間遷出,村民便有「合理期望」政府不會一刀切地要所有人在同一日搬走。 因此,村民有理據向法庭覆核地政總署按《土地﹝雜項條文﹞條例》指令要所有人在十一月一日前搬走的通告﹝見下圖﹞。

IMG_3945[1]
地政總署在一零年九月廿九日第一次發出通告,指令所有菜園村村民必須在十一月一日離開,到了十月十九日,再發出新通告,講明在十一月四日拆村。

關注組代表在十月十九日致電地政總署官員抗議,指出政府公告與運輸局官員發言相矛盾,將會引起村民恐慌。運輸局轄下的路政署翌日﹝十月二十日﹞突然 向菜園村民印發第十四期《菜園村居民通訊》,提出與地政總署通告截然不同的說法。通訊說,政府「會分階段在菜園村進行清拆和收地工作……會在11月4日展 開進一步的清拆工作,先收回空置土地、農地、從事商業或工業活動的相關土地、已完成搬遷準備村民的構築物等……除非村民有特殊需要和已經取得地政總署的同 意,否則應該在這日期前遷出菜園村。如村民有特殊困難,可以隨時聯絡地政總署的前線人員。我們會在不影響工程進度的前提下,盡量人性化地處理個別個案,希望可以作出互相配合的安排。」

1020通園通訊
路政署在十月二十日,發出內容與地政總署通告不同的居民通訊。村民應該跟哪個部門去做?還是兩個部門都要反抗?

從一連串官方通告和官員發言看來,政府是希望透過不同部門發出分量不同/法律效力的訊息,站穩在進可攻退可守的位置。對外發言由運房局官員負責,講 一些較軟化的公關套話,以抵住輿論和議員的詰問。對村民則硬軟兼施,先由地政總署發一封強硬的、有法律效力的通告,令村民人心惶惶,再由路政署發出態度較 軟化、但句子意思含混的《居民通訊》。後者只是把強硬的收地政策裝飾得漂亮一點,說如果有個別村民有特殊理由向地政總署請求,地政總署會考慮酌情處理── 但這不是個別問題,也不是酌情問題,這明明是幾十戶參與重建家園計劃的村民「先建後拆」的集體需要,怎可以容讓政府隨時翻臉不認人?更令人難過的是,菜園村村民在極度無奈的情況下決定放棄家園,重頭開始建立社區,但在搬遷期限的問題上,政府在《居民通訊》居然說,酌情的前提是「不影響工程進度」,而不是令被迫遷村民有一個好安排,不用在短時間內被迫遷兩次。

●團結是力量 成立菜園村巡守隊

面對着步步進逼的地政人員和警察,村民只能團結自救。昨日村民大會一致通過菜園村關注組的立場:在十一月四日,任何有居民的地方都是「未完成搬遷準 備」,政府不能強迫人離開。在強大的壓力下,預料在十一月四日前後會有好一些村民搬走,對於要等待菜園新村建設的五十戶、仍未得到妥善安置的十多個租戶, 以及其他未談妥補償方案的村民,他們將會面對愈來愈惡劣的居住環境,要堅持留下直到新居安排好,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氣。村民大會決定由村民和支援者共同成立 「菜園村巡守隊」,在十一月四日前後開始日夜在村內巡邏,以維持治安,並防止政府人員騷擾村民。巡守隊的第一項任務,就是要在十一月四日召集村內村外人 士,按着菜園村關注組的立場,保護「未完成搬遷準備」的村民,以及監察政府人員的工作。

以紫田村的清拆為鑑,政府在第一次清場行動後,每三個星期至一個月就會再來一次,逐步拉散社區,紫田村在第三次行動就失守了。因此,石崗菜園村村民 就算頂住十一月四日的清場行動,前面的路也會愈來愈艱難和令人懼怕,村民現在只盼望菜園新村的土地能夠盡快成交,新村建設工作盡快動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