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園村民林富昌:寧住貨櫃也要耕田!﹝南華早報報道中譯﹞

文:朱凱迪

轉自: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7656

IMG_0837
菜園村男人責任心重。林富昌三十出頭,女細老婆嫩,為了家人,佢又耕田又做地盤雜工,man爆。呢d先係香港先生。﹝曾德平攝﹞

編按:《南華早報》應該是全港唯一能夠以這樣的篇幅在港聞版報道社會運動抗爭新聞的報章。 記者chloe lai自去年年中起一直跟進反高鐵和菜園村抗爭,正當很多主流媒體都忘記了誰是壓逼者,紛紛加入指摘村民貪心的行列時,她是少數沒有忘記菜園村村民如何在 不公義的體制下痛失家園的記者。報道引述村民林富昌提到,寧願住貨櫃也要繼續耕田,看得我熱血沸騰。菜園村村民還真有點火氣!這幾個月是重建家園計劃的緊 張關頭,請大家加入「菜園戰友」,密 切留意動員呼籲。我們需要更多人一起行動。

原標題:villagers forced to move for rail link fear they won’t be able to build new homes
記者:chloe lai
出版日期: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

林富昌自八歲起就在父母租下的田地種植蔬菜、水果和花卉,他從來都沒需要問自己是不是真的農夫。但突然間,這成為他極度迫切要回答的問題。這條問題 將決定他和其家人能否有權在自己就要買下的土地上建新房子──現在的家園將要讓路予廣深港高速鐵路工程。除非林富昌和跟他情況類似的村民可以順利建新家, 否則當政府的推土機在四個月後開進菜園村拆毀房子時,有可能會出現激烈的衝突。

現年三十歲的林富昌仍像兒時一樣在田裏幹活,但為幫補家計,有時會到地盤打散工,在地盤打散工會不會令政府否定其真農民資格?林富昌反問:「若果我 不打散工,我怎能賺夠錢養家?」

經過數個月覓地和討價還價,菜園村村民終於在八鄉找到一塊面積十五萬平方呎、價值一千八百萬的農地重建家園,村民還會租更多農地以集體形式耕作。在 香港耕田不需要政府批准,但如果要在農地上起一間四百平方呎的農舍,則要先領取農業牌照。政府上月告訴村民,只有那些能證明自己是真農民的人才有資格取得 牌照,政府也說,如果將來村民不是全職耕種的話,可以收回﹝建屋﹞牌照。但政府沒有解釋清楚,怎樣才算是「真農民」或「全職農民」,林富昌不知道自己在地 盤打散工是否會令他不符資格。

「如果單單種田就能養活我一家,我也想全職耕田。父母那一輩就是這樣做,他們靠耕田養大五個子女。但我不肯定要在還可不可以。」

村民迫切地需要知道答案,因為推土機在十月底就會殺到。村民已表明,除非能夠興建足夠的房子,否則不會離開菜園村。

曾經激烈反對造價六百六十九億的廣深港高鐵的社會運動參與者,現正為村民召集與政府抗爭的力量。村民打算在新村農地經營集體有機耕種,年輕的村民會 分擔多些體力活,年老的村民則負責包裝等輕活。集體重建家園是為了令大家庭可以繼續住在一起,也令幾十年的鄰舍關係得以繼續。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說政府會彈性處理村民的牌照申請。在七月五日一次立法會會議上,鄭汝樺承諾政府將加快審批牌照申請以趕及十月的死線。但她也 強調申請必須是合情合理的。「若果一個九人家庭要建六間屋,我們就要確保那申請是否合理。」運輸局表示,已經向申請農業復耕的村民提供大量協助,包括尋找 其務農證據及檢視目前的務農狀況。公務員願意陪同村民到菜市場尋找昔日的買手,以證明其農民身份。

但政府官員已經向林富昌暗示,他們一家九口不會全數得到想要的牌照。他們想建三間四百呎的房子,一間給他的父母、一間給他自己的三人核心家庭、一間 給他的弟弟和兩個姊妹。「我有自己的家庭;我當然需要一間獨立的房子。難道要我們九個人住在一間四百呎房子裏?」

24203_10150128261535302_598800301_11412070_3646942_n
禮叔中年時曾當巴士司機和小巴司機。﹝禮叔提供﹞

七十二歲的葉萃禮﹝禮叔﹞是林富昌的鄰居,他對記者說:「我早跟政府官員說,我不可以全職耕種。我需要村裏的年輕人替我耕。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期望一個 七十二歲的老頭全職耕種。」

由於父親葉鈞才是國內的地主,禮叔於一九五三年被迫由廣東的鄉下移民香港。葉老先生比禮叔早兩年到港,他等不到搬村,就在今年年初過世,享年九十五 歲。當父子倆確定再難回鄉生活,便在一九六三年籌集了三萬港元,在錦田買下七千八百平方呎土地。當年在小學教書的葉老先生,在地上蓋了一間七百平方呎的村 屋,並將家園命名為「葉園」。他們種果樹、種菜、養雞和白鴿,除了供自己食用外,也賣出去賺錢。

現在,禮叔又要搬家了。

「我已經七十二歲了。最要緊是發生什麼事時有鄰居幫忙。我不會搬進公屋或居屋。若果他們破壞了重建菜園村計劃,我別無選擇,只能把自己鎖在屋上等他 們趕走。」

其他人也準備抗爭到底。菜園村關注組主席高春香說:「我們與政府的協議是,要等我們建好新村,他們才拆舊村。我們也希望趕及十月的死線,因此我們非 常努力地籌備。但就算我們可以在下個月開工建屋,也沒有可能在兩個半月內建好。」社會運動參與者朱凱迪表示,正在預備要與政府作最後的﹝可能是非常激烈的 ﹞抗爭。「在不確定可以建多少間房屋前,村民不可能下買地的決定。他們無法開始重建家園的工作以符合十月的死線。」

他們正在facebook徵 集「菜園戰友」,在不同的處境下協助村民。首先是和村民一起行動向政府施壓,要求向村民發出復耕牌照;告示說第二種情況──也是最危急的情況是「政府無論 如何強硬不肯批出牌照,村民集體決定十月不搬走,此時需要最多最勇的勇士出動」。第三種情況是,「若政府最後批出足夠牌照,搬村能發生,但由於時間緊迫, 資源有限,希望各勇士能伸出援助之手,幫忙建村、搬遷。」

但最終若什麼努力都失敗,林富昌還想到最後一著。

「我正在查詢貨櫃的價錢。我父母已經表明,就算拿不到牌照也不會放棄耕種。我們會租一塊地耕 種,然後住在貨櫃裏面。政府不能阻止我們耕種,不能阻止我們住貨櫃。」

P1040550
菜園村七一示威。﹝迪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