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菜園村未解決FAQ!

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走到今天,有八十六個核心家庭參加,打算齊齊搬往新村,佔整體住戶的一半。現時計劃萬事俱備,只欠政府向村民發放建屋牌,最近更面臨政府及媒體的抹黑。究竟這些謠言孰真孰假?

問:為何你們常常說政府在阻撓重建家園計劃?
答:我們話政府阻撓,是因為:

一) 他們在二月時強調農業復耕計劃將會很寬鬆,考慮到菜園村的 特殊情況(我們有確實的居住需要,並且有很多長者),但政府要過了三個月,才提出居民需要提交什麼文件(或者面試)申請復耕和建屋牌.

二) 當政府提出了具體要什麼文件去申請後,村民就盡量去做,我 們交了人名,交了文件,也先叫政府漁護署人員黎做家訪。 但結果是,前線的人員根本沒有寬鬆對待菜園村村民,還在六月十八日發出新村民通訊,收緊對復耕申請人的要求,包括要所有申請人,就算是八十歲老人,都必須全職耕種,申請人必須耕種足夠養活一家的田地,申請人不能做其他全職 工作。這是違背政府在二月份與我們達成的共識,即要寬鬆,復耕計劃只是方法,令村民可以落實重建家園計劃。

三) 我們了解到,政府現在打算只容許年長的菜園村村民復耕的資格,菜園村的大家庭的第二第三代則沒有資格。關注組在二月時已講得好清楚,重建家園計劃,必須容許菜園村的大家庭能夠一起搬,不能夠只讓老人家搬,下一代則必須上樓。 我們原來的計劃是,菜園新村會以集體模式搞農業計劃,即 是說後生的可以多點,中年的可以多做,做埋老人家一份, 等佢地安享晚年。現在政府的做法卻是,批一班七老八十的 村民重建家園,又要佢地必須全職耕種,否則會再次拆屋。這是 虐老呀!
四) 我們本來要求的只是集體搬村,只是政府一方面堅拒替菜園村搬村,一方面說我們可以農業復耕計劃申請到建屋牌照,在 這種脅迫下才選擇玩這個遊戲。我們的底線是,遊戲可以玩, 但不可以玩到最尾連村都搬唔到(等老人家點搬?)。所以,回到你的問題,我們尊重程序,但更重視結果,出來的結果必須是可以接受的。

問:政府已經撥地讓菜園村搬村?
答:錯!政府並沒有為菜園村民搬村。村民現時無論找地、買地、規劃、設計、建屋,都是自行安排,政府並沒有額外資助一分一毫,更沒有撥出官地。

問:現在「重建家園計劃」最大的障礙是什麼?
答:建屋牌!計劃要完成,必須找到合適的土地、領取足以建 屋的賠償金、及獲政府發建屋牌。前兩者已完成(雖然有部 份村民賠償不足以建新屋),只剩下建屋牌。政府和關注組早有共識,期望於五月完成批牌及土地交易,但政府至今遲遲未完成,更在復耕申請條件上突然出現諸多細節門檻,若不獲發牌,就不能建屋。政府留難村民,令計劃瀕臨崩潰。

問:菜園村民為何不交農業復耕申請表?
答:村民至今仍未正式遞交申請,是關注組認為,復耕制度內 容不清晰,貿貿然交申請表等同將所有酌情權交給政府,令局方可單方面公佈批牌結果。關注組亦將此考慮向運輸局表達,局方亦理解村民的顧慮,因此雙方達成共識,繼續進行 核實程序,村民亦已於五月全數遞交證明文件、每名申請人的農業故事、為方便各部門翻查個人資料而遞交私隱授權表,更讓漁護及地政人員入屋家訪。村民已經儘量配合,只待政府批發建屋牌。

問:菜園村民拆戶申請多個建屋牌照為變賣賺錢?
答:錯!根據復耕政策,曾經或現在是農民者都可獲牌照,在菜園村,二十至八十歲的村民都曾耕作,按理應獲政府肯定 其農民身份,拆戶之說實子烏虛有;且按政府規定,臨時屋是不能買賣的,否則便是犯法。菜園村民排除萬難為建新村,只為和村民住在一起,可以耕住合一。

問:村民為收更多賠償而拆分細戶,是否真確?
答:錯!政府的賠償是按有人住的臨時屋數目計算,而非按人數計算的,擁有82/84登記之臨時屋才可領60萬特惠 賠償,菜園村現時平均每間臨時屋住有一個核心家庭,每戶只獲40多萬賠償,只能剛付建屋的成本。因此拆分細戶並不能讓村民領取更多賠償。

問:村民要求集體搬遷是獅子開大口?
答:錯!政府為建高鐵,聯同立法會保皇功能組別議員,強逼 菜園村村民放棄經營幾十年的家園,直至二月底,村民無奈 為政府工程而犧牲,政府本有責任落實能令村民維持原有生活方式和質素的安置計劃。村民願意在現行政策框架下,領 取賠償並申請復耕建屋牌,以「集體購地,集體建屋」方式 來維持社區網絡,運輸局官員也表示「樂見其成」,因此村民絕 非獅子開大口。

問:菜園村民可以領賠償,又可以選公屋,又可以七成買居屋, 真是「舔到盡」?
答:錯!若村民選公屋,必須經過資產審查,若領賠償,就不 能上公屋。而公屋和居屋之間只能二選其一,而七成的售價 即是和其他綠表申請人無異,因此菜園村民並沒獲特別優惠。 而事實上,村民根本不想要錢,不想上樓,以集體搬遷建屋來重建家園,只是迫不得已,「舔到盡」的說法實在是抹黑村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