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懼炎熱、誤解或抹黑──菜園村第二年七一
文: 餅
轉自: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7608

菜 園戰友招募
《永續香港,齊建菜園──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

由二月至今,有關菜園村的消息或行動都沉寂下來。村民和支援者埋首處理買地、規劃新村和向政府爭取復耕牌事宜。最近一個月,村民申請復耕牌觸礁,政 府設置重重難關,興建新村前途未卜,菜園村再度活躍起來,希望透過各種渠道再爭取市民支持,讓重建菜園村的進度可向前邁進。

上星期村民依約到立法會和邱誠武及鄉議局主席劉皇發作三方會談,結果邱誠武心虛不敢來立法會(當天是政改討論第二天),村民們在立法會內靜座要求見 邱誠武及唐英年,等候四小時才能見面,村民們在會上踴躍發言,情理兼備,不少第二三代的村民也有來到,大家的士氣很高。(報導連結

七一再上路

與邱誠武會面後,村民著手準備七一遊行事宜。我們定立了「永續香港,齊建菜園」的主題,馬上著手準備特刊和七一遊行當天要用的各種食品和橫額。六月 二十七日我們一起開會商討了幾條題目,包括「菜園村未解決」、「唐唐超無賴,還我復耕牌」及「自建菜園村,爆發鄉土情」,托Roland寫好。女村民們星 期天進行大量醃製工程,希望在炎炎夏日的街頭為遊行人士帶來消暑產品,南華李一粒粒洗淨,微微割開,先以鹽醃,再加醋,一雙雙手為李子按摩,再四出放在不 同的雪櫃雪好,芒果、木瓜就先去皮切片再醃製。

遊行前一天,村長珍和曾太、俊棠一起準備雞屎藤,八斤的糯米粉,村長珍家中不特別大的鑊,村長珍說材料早幾天已要開始準備。完成後還要一份份包裡膠 袋裡,方便派發。

微小的每一步

七一那天我們的安排是小部份人在維園派特刊,主力隊伍直接到灣仔擺街站,向途人解說菜園村情況、派特刊及募捐。原定一點到維園的特刊足足早了一小 時,要飛來哥和飛鴻哥早到一小時接書及開始派發。

自從反高鐵那時的密集出版後,我們久已沒有再做特刊。今次在各種意義底下都是新出發,五一遊行我們也有去,支持最低工資三十三,不過當時沒有講菜園 村議題,今次的確是重整旗鼓。特刊內容不多,起首是解釋菜園村現況、形勢、時間線,第二三頁是今次的主打,五個新菜園人的期盼,訪問年輕村民寫出他們為何 希望建立和延續新的菜園村,最後是買地、規劃和牌照的進度。

下午一點,我和支援組的朋友到了維園,六個村民在場,我與奕去銅鑼灣那邊幫手。烈日當空,把人曬得頭昏眼花,感到身體的水份不斷流失,人流隨著紅綠 燈轉色而過。後來幫手的人慢慢增加,報社的朋友,景恒和koey,俊彥媽媽等等,或有些人早了到,也幫菜園村派一些特刊再走。途人都友善,有些是不看是甚 麼就接的,如六四時,甚麼都拿一份再算。有些看到標題是菜園村而接,有些人聽到是菜園村特刊,明明人已向前走了半步,我還是能看到他遲遲展開的笑容。支 持、加油、也不時聽到,心裡覺得十分感恩,縱然不知道他們明白幾多,但他們沒有忘記我們這群人。

畢竟來七一遊行的人應該比較接近是我們的同行者,後來有大聲公,我開始嗌咪,大家聽到菜園村三個字都露出「好像懂」的樣子,也派得更快。到三點多四 點時人流減少,要來的人都差不多來了,我們也派出了三千多份特刊,就過去灣仔和其他村民會合。

村民一共來了五十人左右,加上支持者,我們的攤當是非常熱鬧。有架子用來掛百花蛇舌草,村民拿著藤籃派雞屎藤和醃製水果。我去到灣仔時大廈把陽光遮 蓋了,游伯說一開始時很曬,他們要去對面樹底下派書。人們見到高婆婆的臉就已拿出錢,明哥站在膠凳上帶叫口號,以及講話,同時有市區苦主聯的朋友和我們一 起,他們收集簽名要求政府正視高鐵興建在市區的問題,村民也幫手。後來慢慢我們又和獨立媒體的攤位融為一體,明哥開始嗌「獨立媒體,無晒格仔」,又叫人買 葉蔭聰的《直接行動》,村民也拿來翻看。另一班朋友努力派我們的萬言書5,完結後也過來菜園村攤擋聊天。

到五點多六點,特刊已差不多派完,村民們或累極坐在路邊,或繼續向來者募捐。雖然籌錢不是我們的主要目標,這其中包含多少人的心意,不能盡知。不同 的政黨走過一樣支持菜園村,市民或會再嗌「反高鐵」,隊伍裡有多少當時見過的面孔呢?七一這天沒有甚麼所謂實際的收獲,籌得的萬多元足夠支付特刊開銷及車 費,大家一同出了一身汗。更重要的是彼此的再確認,我們清楚說出「菜園村未解決」的訊息尋求支援及協助,來者以微笑、口號、捐獻讓村民明白還有多少人在願 意支持,抵擋不時接收的抹黑訊息。撒更多種子,同時也照看還未枯萎,茁壯成長的樹苗。

遊行過後

六點多,收拾好東西,村民們搭旅遊巴回石崗。我和benny和奕在灣仔吃飯,一坐下才發覺人已累極。有些朋友去了政總留守,我也想去。同吃飯的二人 興趣不大,但說著說著又坐電車去到中環。幾小時之間不時有小衝突,但一切也如預料般發生。及至陳巧文與外藉男士爬到樹上,我們幫忙拉開鐵馬,圍坐樹下,我 對奕說,現在真是「保樹立人」。

等警察的觸手伸來前,腦裡響著人民之歌,想著菜園村,口裡喊「廢除功能組別」。每個人都有他的民主想像,派特刊嗌咪時我說如菜園村成功搬村,就是一 個民主規劃,民主參與的實踐,若我們爭取民主也是為民生,希望大家也支持菜園村運動。當時圍在樹下的二百多人,每人也帶著不同的期盼,口裡一同喊爭取普 選。這也是我去的原因,雖然沒有宣之於口,但我希望示威的人群裡眾多希望,有一個是關於菜園村。

我們圍著大樹手挽手守衛的不只樹上二人,菜園村站在七一群眾裡面的意義亦已變得複雜:讓村民更團結、連結不同的人群、承載著比村子存活更大的希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