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五個新菜園村人的期盼

菜園村第一代都是戰後移民,五十年前來到香港新界落地生根,至今三代同堂。村內年 輕一輩大多早婚,不少已有家室,日間出城打工時孩子就由老人家照顧,做到老有所依幼有所養,家人關係緊密融洽。菜園新村要成為香港第一條生態村,除了村頭 村尾老老嫩嫩繼續團結一致,更需要靠青年一代承傳父母輩開山闢地的氣魄,推動社區更新。五個愛家、愛土地的新菜園人,經歷一年多捍衛家園的抗爭,對家人甚 至整個社會都有了新的看法。有他們,菜園新村就有希望。

林俊堂

林雋堂與阿彤:戀戀菜園
林雋堂三代在菜園村務農,到他這一代,很多耕地都被貨倉侵蝕,難得還保得住屋前的田、河流和天空。每天與天地親近的人,連談情說愛也習慣腳踏實地。
雋堂中五那年在工作的超級市場認識收銀的阿彤,雋堂跟阿彤說,自己有一個豪華的家,好大好靚,阿彤知道雋堂口中的「豪」肯定不同凡響,但沒想到竟是一大片 原野地。阿彤一見鍾情,開始跟雋堂在這片陽光充沛的土地戀愛。
雋堂說,最快樂是兩個人一起在八鄉錦田踏單車,有時去水頭水尾村的樹屋,有時去錦田的超級市場買東西,有時去球場一起打藍球,有時就漫無目的地在小徑閒 蕩。阿彤初時單車技術不好,雋堂就讓她坐在後面,一輛單車兩個人,久而久之,整個八鄉錦田也認得這對小情侶了。
菜園村人憨厚老實,雋堂二十出頭就認定了終身伴侶;提到菜園新村的願景,雋堂想起小時候和公公婆婆、爸爸媽媽、舅父阿姨一起下田養豬的日子:大夥兒勞動、 聊天、吃飯,豐豐富富地生活,不像在外頭打工,孤孤單單壓力大。「我們希望搬到新村後能和家人一起,我們會變成當年的父母親,我們的下一代的生活就和當年 我們三姊弟一樣,生活在一個大家庭裡,互相照顧。」這個「我們」,有雋堂,也有阿彤。

IMG_2412

曾繁興小文夫婦:不奢求,維持現狀就好
大曾太當年結婚,老爺問她:「你想住樓,還是住村屋?」本身是莊稼女的曾太選擇了住村屋。於是老爺在菜園村上一片荒地,為一對新人買地、起屋,曾太開始種 菜,之後再養雞、養鴨,如此建立起菜園村的家,生了四個子女。
在這裡出生、長大,曾太的二子曾繁興,現在做泥水工作,自言自小耕田耕怕了,太辛苦,雖然未必會做全職農夫,但聽我們講有機耕作,都說有時間會幫手。九年 前結婚時,來自海南的妻子小文也順理成章搬進來。小文說,她也是農村長大的。他們的小兒子豪仔,在他小小的腦袋裡,也只知道在這裡最好,不要搬走。問他菜 園村的家有什麼好,他說,可以打羽毛球、踩單車和踢足球,還有空間放玩具。問他們一家想新菜園村是怎樣的,他們都說,就像現在這様。不奢求,維持現狀就 好。對於外人總是會說村民貪錢,曾繁興會希望減少別人的誤會,但從來沒懷疑爭取自己的權益有什麼問題,遊行見報不避諱。朋友問:「點呀,攞到幾多百萬呀? 我就(開玩笑)說,幾千萬添呀。」
經過一年多的抗爭,曾繁興認識多了鄰居,大家感情深厚了,更想將來住在一起。在今年二月時,一家願意跟隨全村一起放棄不遷不拆,是因為當局承諾讓他們申請 復耕牌,重建自己的家,重建菜園村。
復耕牌拖了又拖,政府一時說有,一時說有無,令他不知怎辦。「俾就俾,唔俾就唔俾,唔好拖。」曾繁興說。

IMG_0850

陳應祥suki夫婦:我要孩子在農田裏長大
陳應祥出生至今都沒離開過菜園村。十年前唸中四,開始和同班同學SUKI拍拖,中五後女朋友升中六,祥仔則到CITA讀管工課程,之後分別出來社會做事。 感情隨年月增長,今年年初兩人結婚,結束愛情長跑,太太好事成雙,小生命將在年底出生。
問祥仔,點解兩人的關係可以keep到咁耐?他說:「一個字,愛。」
波叔養大祥仔,也是憑著這個字。零五年,波叔將祥仔的名字加入地契,對他說無論以後發生甚麼事,菜園村都是他的根,無論他做些甚麼,社會有甚麼變動,家都 會在。祥仔向父親承諾永不賣地,婚後把太太SUKI也接來菜園村住。因為政府強行徵地,他保不住菜園村的家,他和很多村民一樣,將希望寄託於新村。兩夫婦 希望孩子在新村長大,在一個緊密的社區裡接觸不同的人,過群體生活,從生活中學會分對錯。祥仔說,市區的孩子總是不停受約束,卻未必知道甚麼才是對,小朋 友有自尊,應該靠自己成長。夫婦都很嚮往新村的生活,太太希望種士多啤梨和菠蘿,希望每天開門見到花草樹木;祥仔希望和孩子一起耕種,那將是最好的家庭節 目,半農半工,每天從容不迫地過活。
祥仔目前的工作要接觸很多公屋住戶。當中很多人都是由鄉村被政府迫遷上樓,祥仔覺得,他們至今仍未忘懷當年的痛苦,心情仍停留在搬的一刻。他不能容許自己 的父母和鄰居就這樣喪失生活的尊嚴,這也成了今天積極抗爭的動力。在最近一次與官員的會面上,祥仔義正嚴辭譴責官員玩弄村民,態度不亢不卑,博得一眾村民 的讚賞。問他為何說話如此有力,他說:理直,氣就會壯。
這是廿多歲的男子應有的膽氣。

IMG_2393

盧冠宇carmen夫婦:爸爸由麻甩佬變左大佬
盧冠宇是關注組副主席明哥(圖左)的兒子,現年二十五歲。早期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他,最近卻多了出席會議和行動,是父親令他改變了。
「一直以黎覺得爸爸得把口,係一般的麻甩佬,吹下水,有時叫佢去整野,會話得得得但無左件事。」雖然有這樣的印象,但冠宇仍是覺得爸爸心態十分正面,也為 別人著想,給他和妹妹做榜樣。「行過街邊見到垃圾筒著火,人地唔會理,他會整熄佢。」這是兒子看見爸爸正義感的「小型展現」,但在這一年多裡這「小正義」 現出真身,使爸爸由麻甩佬變了大佬。
「他好積極,好有大佬風範,以前上網賭波,現在都沒有了,擺了很多心機在村裡,為別人爭取,不是個個人願意做。」冠宇目睹他重大的轉變,自己也由以往質疑 為什麼他要花長時間處理村的事務,轉為支持,更開始增加參與。
冠宇雖然仍是一副少年的模樣,但在去年年底已和拍拖多年的女朋友「拉埋天窗」。他和妻子Carmen都是很有計劃的人,本來打算結婚過一兩年二人世界就生 兒育女,現在會先等重建家園成功再作打算。明哥當年是「嫁入」菜園村的,住村,是希望孩子有更好成長。Carmen喜歡鄉村地方較寧靜,冠宇覺得村的環境 沒那麼雜,將來還能讓孩子在田裡玩,讓他知道花開花落,生命週期。
「若爸爸說有需要,我也會放棄現在的工作入村幫手。」雖然明哥笑說有一半是自己逼兒子跟著搬村,但冠宇、Carmen和將來會出生的孩子,都為新村種下了 希望。

IMG_2411

高小小與陳凱珊:新村是人民公義的證明
陳凱珊(圖右)和高雅芳都是菜園之寶高婆婆的孫女。凱珊從前與小小一樣大時,曾在家中開墾一塊飯桌大小的田,得到公公婆婆讚賞。小小在家中園子散步,看中 一棵木瓜樹苗,然後親手把它挖出來種到一堆木瓜樹之間,她怕樹寂寞不時去探望它,又摘花放在樹頂上,可惜樹現在不知為何光禿禿的沒有葉子。
問小小想不想搬去新村,她說想,但有點說不出所以然來,只提到姑姐說新村有雨水收集器,有水池,感覺很有趣。「以前在深圳住成日淨係玩電腦,而家少左。」 她也在生活館和大家一起挖地、除草,她說喜歡生活館很多人,很開心。問她在新村想種甚麼?「我想種薰衣草!紫色好靚!」
凱珊是十分落力的關注組成員,對社會的看法也慢慢有了改變。「我覺得新村將會是我的祖屋,也是人民爭取到公義的證明。」她覺得在新村可以活得有尊嚴,因為 每件事都由自己做。她也說將來不會買樓,她的下個居所一定是新村,會這樣堅持,除了希望保護公公婆婆在這裡繼續過原有生活,也希望表示對著政府,他們不服 輸。
小小在高鐵通過後哭得傷心,說「不知道為甚麼很難過」,訪問時又說「警察都不一定正義,政府都好衰」。十歲的孩子渴望的東西不複雜:讓現在禿頂的樹將來開 花,結果。

連結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逆難而上,菜園新村籌備進 度報告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永續香港 齊建菜園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聲明:譴責《東周刊》失實報道抹黑 菜園村民
官員拒見 菜園村民留守立法會(一零年六月廿四日下午五點三十分)

出版:石崗菜園村關注組、支援組
編輯/採訪:餅、迪、芬、寶、媚、玉
攝影:kith、柏齊、餅、媚、玉
排版:v、媚
協力:ger
出版日期:2010年7月1日
印量:10000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