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永續香港 齊建菜園

IMG_7108(Retouched)
一零年六月廿四日,菜園村村民在立法會大樓內示威,抗議政府阻撓重建家園計劃。(柏齊攝)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立法會財委會通過廣深港高鐵669億撥款,石崗菜園村保留無望。二月廿二日,菜園村關注組宣布重建家園計劃,以賠償金自行買地建 屋,僅要求政府發出建屋牌照。五個月過去了,關於菜園村,主流輿論居然只剩下「菜園村民貪得無厭」的惡毒攻訐,滿肚委屈的村民連坐小巴也會被同車乘客冷言 諷刺,政府也乘勢對村民百般阻撓,非要將幾十年老社區打散不可。重建家園計劃危在旦夕。

在七一大遊行時派發這份《重建菜園》特刊,無非是要將顛倒的是非再顛倒過來。我們想香港市民知道,為了重建家園,我們在這幾個月已付出極大心血;也想市民 明白,新家園不單為村民而建,也是寄託着我們對香港未來的希望。

今年二月份,在菜園村面前有兩條路,一條是不管立法會通過撥款與否,一於堅持不遷不拆,等待推土機在十月限期把村民鏟走;一條是忍痛放下,把握時間 全力在原區重建「耕住合一」的家園,減少拆遷對村民的傷害。政府當然希望我們選擇後者,提出可以「農業復耕計劃」取得興建房屋的牌照,並以集體形式落實新 農業計劃。運輸局官員當時向菜園村村民再三強調,政府的意向是令村民可以集體重建家園,無意用程序把計劃弄死。

決心走上重建家園的路後,各項工作全面開展,我們也愈來愈看清楚重建家園計劃於香港社會的意義。這幾年,香港爆發多場大大小小的社區反拆遷抗爭,有 的在市區,有的在新界,但背後的反抗邏輯是一貫的,就是市民不再接受被政治特權包庇的資本力量,肆意地消滅、拆毀和改造平民百姓的生活空間。市民聯合起來 捍衛地方,因為若果地方統統被資本消滅磨平,市民就難再有尊嚴的生活。捍衛地方就是捍衛尊嚴。

然而,老社區之所以會被選上,部分原因正是政經環境改變導致社區積弱。要捍衛,必須同時強化。石崗菜園村是五十年代建立的農業社群。我們在殖民地農 業政策支持下興旺了好一陣子,但到了八十年代,菜價暴跌且政府放任不管,令本地農業全面崩潰;新界農地淪為雜亂的貨倉、垃圾場或被地產商屯積備用。而像菜 園村一類農業散村社群,亦因為經濟模式變化、年輕一代離開而漸漸衰落,無以為繼。高鐵令菜園村村民痛失家園,過程之粗暴固然令人憤怒,但就算高鐵不經菜園 村,我們也不得不面對新界鄉郊環境在新政經形勢下持續惡化和農業社群陸續瓦解的問題。

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是一個機會,讓不同年紀的村民和支援者合作,為一個老化的農業社群注入新動力。我們能否以集體的有機耕種計劃配合其他文化產業, 令社區經濟活動重新恢復,為村內的中年人甚至年輕人提供有尊嚴的工作?我們能否藉着把社區和新的農業實踐結合,促使香港政府更加關注農地保育,真正落實可 持續發展的理念?我們能否藉着在菜園新村建立更民主開放的村民參與機制,稍稍改變新界鄉村的政治文化?我們能否成為一個新生活實驗場,讓年輕一代看到主流 香港生活以外的可能,從而更願意投身社區組織和建設工作?當然,這些願景都是建立在一個基礎上:在香港這個如此富裕的城市,我們不能接受村民為公共建設犧 牲自己後,居然不能選擇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但政府顯然不大希望菜園村民願望成真。自從二月份村民向政府登記,準備領取賠償買地建屋,政府就一直拖延向有意集體重建家園的村民發出建屋牌照,並 且不斷以各種手段威逼村民放棄重建家園計劃。菜園村民近月在鄉議局協助下已找到合適農地,準備讓八十六個核心家庭重建家園,現在土地快要成交,我們不能再 忍受政府在發建屋牌的事情上無了期拖延。

計劃如今危在旦夕,我們必須向政府表明,菜園村民已下了最大的決心重建家園,若政府繼續惡意阻撓,不給村民一條活路,我們只能被迫留在原地,與當局 繼續抗爭。我們呼籲各位愛環境、愛香港的市民站到菜園村這一邊,為公義而戰!

菜園村抗爭常見問答:

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走到今天,有八十六個核心家庭參加,打算齊齊搬往新村,佔整體住戶的一半。現時計劃萬事俱備,只欠政府向村民發放建屋牌,最 近更面臨政府及媒體的抹黑。究竟這些謠言孰真孰假?

問:為何你們常常說政府在阻撓重建家園計劃?
答:我們話政府阻撓,是因為:
一) 他們在二月時強調農業復耕計劃將會很寬鬆,考慮到菜園村的特殊情況(我們有確實的居住需要, 並且有很多長者), 但政府要過了三個月, 才提出居民需要提交什麼文件(或者面試)申請復耕和建屋牌.
二) 當政府提出了具體要什麼文件去申請後,村民就盡量去做,我們交了人名,交了文件,也先叫政府漁護署人員黎做家訪。但結果是,前線的人員根本沒有寬鬆對待菜 園村村民,還在六月十八日發出新村民通訊,收緊對復耕申請人的要求,包括要所有申請人,就算是八十歲老人,都必須全職耕種,申請人必須耕種足夠養活一家的 田地,申請人不能做其他全職工作。這是違背政府在二月份與我們達成的共識,即要寬鬆,復耕計劃只是方法,令村民可以落實重建家園計劃。
三) 我們了解到,政府現在打算只容許年長的菜園村村民復耕的資格,菜園村的大家庭的第二第三代則沒有資格。關注組在二月時已講得好清楚,重建家園計劃,必須容 許菜園村的大家庭能夠一起搬,不能夠只讓老人家搬,下一代則必須上樓。我們原來的計劃是,菜園新村會以集體模式搞農業計劃,即是說後生的可以多點,中年的 可以多做,做埋老人家一份,等佢地安享晚年。現在政府的做法卻是,批一班七老八十的村民重建家園,又要佢地必須全職耕種,否則會再次拆屋。這是虐老呀!
四) 我們本來要求的只是集體搬村,只是政府一方面堅拒替菜園村搬村,一方面說我們可以農業復耕計劃申請到建屋牌照,在這種脅迫下才選擇玩這個遊戲。我們的底線 是,遊戲可以玩,但不可以玩到最尾連村都搬唔到(等老人家點搬?)。所以,回到你的問題,我們尊重程序,但更重視結果,出來的結果必須是可以接受的。

問:政府已經撥地讓菜園村搬村?
答:錯!政府並沒有為菜園村民搬村。村民現時無論找地、買地、規劃、設計、建屋,都是自行安排,政府並沒有額外資助一分一毫,更沒有撥出官地。

問:現在「重建家園計劃」最大的障礙是什麼?
答:建屋牌!計劃要完成,必須找到合適的土地、領取足以建屋的賠償金、及獲政府發建屋牌。前兩者已完成(雖然有部份村民賠償不足以建新屋),只剩下建屋 牌。政府和關注組早有共識,期望於五月完成批牌及土地交易,但政府至今遲遲未完成,更在復耕申請條件上突然出現諸多細節門檻,若不獲發牌,就不能建屋。政 府留難村民,令計劃瀕臨崩潰。

問:菜園村民為何不交農業復耕申請表?
答:村民至今仍未正式遞交申請,是關注組認為,復耕制度內容不清晰,貿貿然交申請表等同將所有酌情權交給政府,令局方可單方面公佈批牌結果。關注組亦將此 考慮向運輸局表達,局方亦理解村民的顧慮,因此雙方達成共識,繼續進行核實程序,村民亦已於五月全數遞交證明文件、每名申請人的農業故事、為方便各部門翻 查個人資料而遞交私隱授權表,更讓漁護及地政人員入屋家訪。村民已經儘量配合,只待政府批發建屋牌。

問:菜園村民拆戶申請多個建屋牌照為變賣賺錢?
答:錯!根據復耕政策,曾經或現在是農民者都可獲牌照,在菜園村,二十至八十歲的村民都曾耕作,按理應獲政府肯定其農民身份,拆戶之說實子烏虛有;且按政 府規定,臨時屋是不能買賣的,否則便是犯法。菜園村民排除萬難為建新村,只為和村民住在一起,可以耕住合一。

問:村民為收更多賠償而拆分細戶,是否真確?
答:錯!政府的賠償是按有人住的臨時屋數目計算,而非按人數計算的,擁有82/84登記之臨時屋才可領60萬特惠賠償,菜園村現時平均每間臨時屋住有一個 核心家庭,每戶只獲40多萬賠償,只能剛付建屋的成本。因此拆分細戶並不能讓村民領取更多賠償。

問:村民要求集體搬遷是獅子開大口?
答:錯!政府為建高鐵,聯同立法會保皇功能組別議員,強逼菜園村村民放棄經營幾十年的家園,直至二月底,村民無奈為政府工程而犧牲,政府本有責任落實能令 村民維持原有生活方式和質素的安置計劃。村民願意在現行政策框架下,領取賠償並申請復耕建屋牌,以「集體購地,集體建屋」方式來維持社區網絡,運輸局官員 也表示「樂見其成」,因此村民絕非獅子開大口。

問:菜園村民可以領賠償,又可以選公屋,又可以七成買居屋,真是「舔到盡」?
答:錯!若村民選公屋,必須經過資產審查,若領賠償,就不能上公屋。而公屋和居屋之間只能二選其一,而七成的售價即是和其他綠表申請人無異,因此菜園村民 並沒獲特別優惠。而事實上,村民根本不想要錢,不想上樓,以集體搬遷建屋來重建家園,只是迫不得已,「舔到盡」的說法實在是抹黑村民。

連結: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五個新菜園村人的期盼
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文章:逆難而上,菜園新村籌備進 度報告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聲明:譴責《東周刊》失實報道抹黑 菜園村民
官員拒見 菜園村民留守立法會(一零年六月廿四日下午五點三十分)

出版:石崗菜園村關注組、支援組
編輯/採訪:餅、迪、芬、寶、媚、玉
攝影:kith、柏齊、餅、媚、玉
排版:v、媚
協力:ger
出版日期:2010年7月1日
印量:10000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