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崗菜園村關注組聲明:譴責《東周刊》失實報道抹黑菜園村民

村民現時以賠償 金自行買地,自行建屋,政府並沒有額外資助一分一毫,村民何錯之有?在政府進一步違背承諾,以拒發牌照阻撓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的 時候,《東周刊》刊出此一失實報道,以圖抹黑村民,立心不良,做法可恥。

hongkong3.1
今日蘋果日報、明報和南華早報刊登報道,指因為政府出爾反爾,菜園村重建計劃瀕臨「拋錨」。

二○一○年六月十六日出版的《東周刊》,有題為〈現金居屋復耕地乜都要 揭菜園村關注組賠償舔到盡〉的報道﹝見頁十八至頁廿一﹞。報道引述所謂消息人士或知情人士,發放失實資訊,嚴重損害石崗菜園村關注組及菜園村民的聲譽。石 崗菜園村關注組謹聲明如下:

一﹞報道引述「知情人士」指菜園村關注組約二百名成員以拆戶形式「掠」更多賠償。「那班人來自三十幾個家族,正常應遞交三十幾份申請,但他們拆細做 好多戶,最終入了九十幾份申請。」關注組指出,政府的賠償機制是以核心家庭為申請單位,按有人居住的臨時屋數目賠償。每一個住在政府有紀錄臨時房屋﹝包括 列明是人住臨時房屋,以及由禽畜屋改建的房舍﹞的核心家庭,只要符合政府列明的資格,都可申請賠償。整個過程由地政總署人員詳細審核,申請人必須提出居住 證明及與政府人員面談,因此,被迫遷的菜園村大家庭分成核心家庭申請賠償,完全是按政府要求處理,亦只有政府才知道申請賠償的核心家庭數目和名單。《東周 刊》對政府的賠償機制無知,卻以此誣蔑菜園村村民,手段拙劣。

二﹞報道分別引述網上討論區和所謂「消息人士」,替村民高春香、盧明光和馮汝德及家人「計算」賠償。關注組指出,有關資訊並不真確,既沒有客觀證據 支持、亦沒有得到當時人確認。《東周刊》明知如此,仍然以確鑿的語調和表格列出金額,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另外,有關針對關注組高春香家人的說法,例如 「她一家從來不是務農,她爸爸以前在村內開麵檔,母親只拿人家種的菜到市場賣」,亦完全與事實不符。

三﹞報道第廿一頁指「據知高春香曾向有意復耕的村民,每戶收取二千元,聲稱代村民搵地及申請復耕牌,至少八十戶交了錢,但一直未有下文。」政府在一 零年三月十七日亦曾在〈菜園村居民通訊〉中提出類似的指控,暗示關注組提供「收費服務」。菜園村關注組早於三月二十日向村民派發的村民通訊已澄清了一次, 現引述如下:「我們﹝關注組﹞並沒有推廣或提供任何收費服務。菜園村關注組在二月廿二日宣布開展重建家園計劃,有約九十個核心家庭希望參與,以集體方式實 現重建家園。重建家園計劃涉及很複雜的策劃,包括向政府申請賠償及農業復耕牌照、物色和購買土地,以及規劃和設計新社區。最後一項工作,即規劃和設計新社 區的工作,需要專業的規劃師和建築師協助,這裏無可避免涉及一些費用。菜園村關注組在二月底一次村民大會,向村民報告有關情況,並建議每個參與重建家園計 劃的核心家庭交出2000港元,作為集體規劃和設計的開支,該筆款項亦可能作為購地的訂金。該項建議得到在場全體村民的同意,關注組已經向村民強調,若果 某核心家庭申請復耕失敗,將會退還款項。我們強調,這不是『收費服務』,而是參與重建計劃的家庭對公共開支的承擔。」關注組在與運輸局及鄉議局主席劉皇發 會面時,已知會對方有關做法。

四﹞報道指「關注組成員獲得天價賠償仍未肯收手,部分人不合資格還想申請復耕牌,似乎一於『舔到盡』。」菜園村關注組在本年二月初與運輸局取得共 識,八十六個菜園村核心家庭願意以「農業復耕計劃」這個現行政策,自行買地重建家園,並會實行集體農業計劃。當時運輸局高級官員表示:「我們現行政策是可以通過農業復耕,呢樣野係可以俾大家,如果你搵到地,可以俾個臨時的居住牌照俾大 家, 呢樣野係可以做得到的。個問題係點樣可以做得好……」菜園村關注組及一眾參與重建家園 計劃的村民,相信政府的許諾,二月底向政府登記,目標是以賠償金購地起屋重建家園,並以集體農業計劃活化社區。刻下村民已找到合適土地準備購買,政府卻出 爾反爾拖延批出建屋牌照,令重建家園計劃瀕臨崩潰。村民的目標是重建家園,「農業復耕計劃」只是政府強迫我們接受的「方式」,如今《東周刊》將申請農業復 耕形容為「舔到盡」,是助紂為虐,與政府一道欺負菜園村村民。

政府聯同立法會保皇功能組別議員,強逼菜園村村民放棄經營幾十年的家園,村民為政府工程而犧牲,政府本有責任落實能令村民維持原有生活方式和質素的 安置計劃。村民現時以賠償金自行買地,自行建屋,政府並沒有額外資助一分一毫,村民何錯之有?在政府進一步違背承諾,以拒發牌照阻撓菜園村重建家園計劃的 時候,《東周刊》刊出此一失實報道,以圖抹黑村民,立心不良,做法可恥。菜園村關注組對《東周刊》予以嚴厲讉責,要求《東周刊》向菜園村關注組及菜園村村 民正式道歉,並考慮向法院提出起訴以討回公道。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
二零一零年六月廿一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