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園村的五一
文:餅

轉自:人情地情菜園情

五一勞動節遊行是菜園村村民第一次共同參與的大型遊行。上年我們還承著機會辦了聯誼活動,那時大家都還不熟,很多只是大概認得樣子,還不記得名字呀 甚麼的。五一那晚我們十多人分去不同的家庭裡吃飯,那天就是我和vicky第一次去送娣家廚房吃飯的日子(後來到底去了多少次?)。第二天還辦了一個聯誼 會,很多朋友都來了,又有雄仔叔叔講故事、阿全帶唱歌(後來他就為我們寫了很多人都會唱的菜園之光)。

上一年我們的單張上寫的是「勞動人民最愛家」,訴求是不遷不拆和要求與邱誠武鄭汝樺見面。村民還帶上了一盤一盤的小植物送給來的人們呢。勞動的人, 最需要的是甚麼呢?是家啊,而政府一直在香港做的是甚麼呢?是不讓人有安穩的家啊。

今年的五一遊行,本來也沒期望菜園村有旗號在遊行之間,或者說今年的五一遊行,村民應該都是有興趣的就作為參加者來吧!這幾個星期也一直為牌的事而 擔憂,似乎大家應該已很累,但在上星期四的小組會議裡,bobo一提起五一遊行,明哥第一個說菜園村梗係要撐啦,阿竹也說這已是周年活動,很久沒出去遊行 了!而沒甚麼精神的燦哥也馬上答應下寫橫額的工作,在roland出現之前(現在也是啦),燦哥可是我們的大字寫手!我們還打趣說:「工資低過三十三,不 如齊齊去復耕?」

這也是我心中一直的菜園村精神的其中一個面貌吧,為村民擔憂的時候,怕有太多東西在他們肩上的時候,他們又突然顯露出讓人自省的精神力量。在自身的 問題以外,還可以認識其他問題嗎?還能用力量支持其他的爭取嗎?在腦裡還在思考的時候,他們就以行動來回答了。遊行沒意義嗎?來就知道了,即使是每年一次 的遊行,每一次都可以有不同的意義。我也在想下星期六村民們也許都會去投票吧,事情不經意地發生。這樣畫公仔畫出腸了呀,這也是對最近很多朋友在寫的關於 公投的反思的一點回應吧。

大家都一起扛的話,擔子不就輕一點了嗎?

村民準備了兩條橫額,行頭的是「菜園農民最實惠,工資最少要$33」,另一條是「廢除功能組別,重建菜園村」,訴求清晰明顯,大家誰不是勞動人民 呢,和村民說起,他們也會說有三十三元很好呀!而在一路上,明哥偶爾就會講錯「工時最少三十三」,有時在咪上聽到他們糾正明哥,知道大家不是盲目亂喊的。

遊行開始之時八十後的朋友組成的鼓隊跟著菜園村,一路揮汗敲擊,讓熱氣熱烈起來。鼓聲真的很能振奮士氣,朋友們又圍著村民和鼓聲一塊兒聚起來。我問 游伯,出來遊行好嗎?他說「好!又見到年青朋友打著鼓,又想起當時苦行的情形」,一直露出笑臉,又和每一個打鼓的朋友打招呼,高婆婆也如常地走得很快。不 過當天我們沒能走到最後,在立法會就離隊了,大家要回村準備夜晚見劉皇發的事情。

燦哥在後面白板上寫了「歡迎光臨」,下面還自己加了「一定實現」哦!

燦哥在後面白板上寫了「歡迎光臨」,下面還自己加了「一定實現」哦!

雖然沒有甚麼進展,但好歹也算是有權勢的人直接和全部村民開會,而劉皇發的態度也算好,村民們講的東西他一一說會記低回去處理(比一直用理由a理由 b推搪要好),而村民也清楚把訴求、情理都表達出來。劉皇發可是自己說要幫新村剪綵的(連起個牌匾之類的東西也答應了哦!),他若是讓村民期望落空的話, 大家也會回去讓他承擔責任的。

昨天政府又開了腔說已賠出了多少錢云云,以政府的邏輯還是講出了賠了多少錢就已是很好。每次看到一些字眼我就火大,甚麼「獲得」,甚麼「特惠」,明 明是去搶人家的家園,還要往自己面上貼金,大家雪亮的眼睛睜著,各種被欺壓過的記憶,倒是不會那麼容易消失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