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小路     文: 餅

轉自:  人情地情菜園情

偶爾我就會發現自己拍的照片不夠用。有時都處於兩難,我不想拍太多照片,想避開紀念性的事。不過到現在就覺得應該每樣東西都拍,做一個archive,那樣會好用一點。

這陣子開始要做村民的家居空間調查,那與村民現時的處境有關。要搬新村,先要了解村民現時生活的模式及空間使用歷史與現狀。我打算好好寫一篇村民的 現狀的,因為一路下來也遭到朋友不少詢問,有些問題是同類的,可以一併寫出來希望解答到一些問題,但今天做家訪時聽到有趣的東西,想做小分享。

以前在問村民以往曾一起做過甚麼時,他們都會提起「路」。我們一般總會覺得路是很理所當然的,政府建的柏油路或是石屎路,四通八達。但會經常去郊區的朋友會明白,路不是一定有的,「路是人行出來的」其實真的是事實。

一九五零年代,石崗菜園村還只得四五戶人,那時村口士多那個位置,是一個魚塘。村民飛來哥說,他那時起來清醒,就去魚塘拔獨腳根,那是一種中藥,亦 是他的兒時回憶。以前村民務農,錢不多,沒有現在我們常見的鐵車仔,都是自己用木頭釘製而成的,最多只是買車轆回來而已。木頭車會陷在泥中拔不出來,所以 村民要把菜或各種重物運輸還是要靠擔挑,十分辛苦。

後來村民搭關係,去嘉道理農場領紅毛泥。料是有了,村民要自己出力,那時陸陸續續已有多些人家搬進來,村民們一起修路。時間是晚上八時,下午四時左 右通常村民都會澆一天第二輪水,農務完畢回家吃飯,稍休息後八時就在村口一同修路。那時用電還不方便,他們是以火把照明,把英泥倒到合適的地域。水嫂那時 懷著第一個女兒,不能出力,就為修路的人們煲糖水沖茶,做了好久才有了一條能推車的路。

他們會記得的,兒時的事,剛嫁進石崗菜園村的事,種菜的事。而拆村的事,他們是不願記住的,不過仍勇敢面對,因為即便是腳下一段小路,仍有血汗在裡頭,他們是勤勞、踏實、勇敢地過每一天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