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後反高鐵青年」:每個關心香港的人都可以為香港求籤問卜

文:朱凱迪

m

今日是大年初二車公誕,「八十後反高鐵青年」一行廿多人,早上十點緊接着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到沙田車公廟求籤。幾間電子傳媒的新聞報道都有這樣安 排:先報劉皇發求得五十三中籤,廟祝說籤文喻意「有求必應」,顯示大家要對香港經濟有信心;接着報道八十後代表為香港求得七十四下籤,並「自行解說」云 云。消息傳出後,twitter上見到有人質疑八十後搞噱頭搞得過份:「求簽有點多此一舉。第一,如果前途禍福完全繫於神明,大家又何需走上街頭爭取?第二, 『自行解簽』是不是有點自大?」另「香港討論區」亦出現了一片罵聲,大意是八十後沒有資格代表香港人求籤。筆者與有份參與活動的「八十後反高鐵青年」陳景輝做了個電話訪問,請他解釋一下這次活動的想法。

●為何八十後青年要到車公廟求籤?

劉皇發在己丑年的年初二「為香港」求得廿七籤:「君不須防人不肖 眼前鬼卒皆為妖 秦王徒把長城築 福去禍來因自招」。剛求籤時輿論焦點被放在「眼前鬼卒皆為妖」一句,到去年年底,反高鐵浪潮日益擴大,輿論又重提籤文,視「長城」為「高鐵」,網上亦流傳了很多以廿七籤為本的再創作﹝﹞、

陳景輝說,「八十後反高鐵青年」年初二到車公廟為香港求籤,是要呼籲香港人擺脫特權階層,「自求多福」。香港社會被特權階層控制,連向神明問卜也被這些人包辦,並無道理。香港人不應假手於劉皇發,每一個關心香港的人都可以為香港求籤問卜。

至於問卜的內容,政府官員或鄉議局每年「為香港」求籤,其實都沒有具體方向,不知道問什麼,解籤的時候卻突然演繹為「經濟問題」,今年個市好唔好之 類。陳景輝說,青年為香港問三件事:一「為香港社區家園」問家宅,二「為勞苦大眾問財運」,第三是問「如何能尋回香港人的理想」。三樣都是他們認為香港社 會最重要、最關鍵和面臨最大危機的題目。城市運動是要捍衛作為『香港的根』的社區和家園,如今各個城市中的老社區不斷受到市區重建和基建摧殘,因此這是第 一樣要問的。第二,輿論經常泛泛而談的經濟,只是大財團的利益,經濟問題的焦點應該返回草根階層,返回經濟利益的分配問題,所以要為香港的勞苦大眾問財 運。第三,香港城市被單一的經濟發展觀壟斷,市民被剝奪了對多元美好生活的想像,反高鐵運動令年輕一輩帶來希望,他們希望為香港人尋回理想,尋回生活的可 能性。

有朋友不認同「八十後反高鐵青年」到車公廟求籤,認為「如果前途禍福完全繫於神明,大家又何需走上街頭爭取」?陳景輝認為,求籤問卜和行動並不相悖。籤文以詩來預示,不作定奪,如何決定和行動,還是看人的詮釋。

●求籤結果

求家宅 為社區家園
七四簽.下籤
江心明月影澄清,風和浪靜可怡情;
夜冷江寒魚不餌,星月雙輝捲釣綸。
解曰:凡事待遲.
斷曰:家宅清靜.占病不祥.自身欠運.出入無功.婚姻不合.求財無.有景無魚.日夜顛倒.其運未至.其行如痴.

求財運 為勞苦大眾
八九簽.中籤
兒孫福澤暗中迷,山庄緣份恐相虧;
若行大德公平事,不惜囊金始可為。
解曰:凡事宜慎.占病作福.
斷曰:家宅分拆.占病醫心.自身缺德.出入小心.婚姻不合.求財須散財.有祖蔭.自折福.有金無仁.非捨不可.

尋失物 香港人的理想
廿四簽.中籤
生前不作虧心事,只為貪心惹是非;
若得貴人相勉力,莫教枉費用心機。
解曰:不可貪心.自身平安.家宅安吉.占病作福.
斷曰:家宅多是非.占病轉有醫德者.自身徒勞無功.出入平平.婚姻不合.求財莫問.善多惡少.其福不淺.忠言貴人.逆耳者賢.

●「自行解籤」

三支籤求出來後,「八十後反高鐵青年」即場作了解說,譬如為社區家園求的籤,按籤文本解「凡事待遲」,說政府應思考城市發展速度是否要放慢點;為勞 苦大眾求財一籤,則按籤文第三句「若行大德公平事」,謂政府要行大德、要公平,勞苦大眾的財運才可以改變;為尋理想求的一籤,也是按籤文第二、三句發揮, 認為市民就是「貴人」,政府應多讓市民介入公共事務。

青年要在短時間內對着鏡頭「自行解籤」,容易給人急就章的感覺,但陳景輝認為,他們不假手於車公廟解籤師傅,並無不妥。他認為車公廟解籤師傅並不可 信,尤其是在年初二傳媒爭相採訪之時,為怕得罪人,解釋時不免削足就履。香港電台報道劉皇發求得五十三籤,引述車公廟的解籤師傅指,「籤文喻意『有求必 應』,顯示大家要對香港經濟有信心。籤文典故指古人要離家出外謀生,不知道家中情況如何,到晚上夢見家人,第二天便有同鄉報上家人平安的消息。」正如筆者 在文首說的,劉皇發所謂「為香港」求籤,並無特定指向,這位車公廟解籤師傅又憑什麼說起香港經濟來呢?

傳媒煞有介事地強調青年是「自行解籤」,筆者想起「大學主修中文而且常常求籤」的鄧小樺,遂致電請教她「自行解籤」到底有什麼大不了。鄧小樺說了兩 點。第一,籤文一直都是自己解,就算是解籤人,也人是言人人殊。去年求出車公廿七籤當日,就出現了兩種解法。求籤是天意運行加上人的詮釋,不一定要將詮釋 權交給廟祝。「如果話我地冇權去解,不單是剝奪八十後的詮釋權,而是剝奪了全香港市民的權。」第二,對於車公廟來說,劉皇發來求籤是旺場,八十後是踩場, 因此如何解籤,也有利益上的考慮。

後記:又是通識教材

從中學通識教育的角度看,「八十後」每次行動總帶來很多思考方向,這次也不例外。求籤一事,令人思考:一﹞如果我們罵八十後不可代表香港求籤,為何 我們一直默許鄉議局的劉皇發為香港求籤?二﹞主流媒體為何如此重視車公廟求籤的新聞?三﹞解籤師傅口中的香港經濟指什麼?四﹞本地廟宇和政府及其他有權勢 人士的關係如何?他們如何應付政治人物來為全香港求籤這樣的場合?還有更多更多,大家就用解籤的詮釋力自由發揮吧。

相關文章:反高鐵青年到車公廟求簽﹝謝冠東﹞
明報即時新聞報導
TVB六點半新聞報導
now新聞台報導
有線寬頻 i-CABLE報導

圖片:馮景恆提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