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食四十六小時。

曾先生,你在電視上説很同情我們,謂與上一代不同?今天80後踏入社會面對巨大的「競爭」。早前,你公開呼籲立法會就高鐵撥款申請進行表決,説「這關乎香港長期的競爭力」,嘴角含著的字詞又是「競爭力」。可是,你知道高鐵撥款的爭議關乎的不僅是「競爭力」嗎?你知道這不僅是一個經濟問題嗎?

對於「競爭力」,80年代之後出生的人們(其實是我們的家長)從不怠慢,整個學校的大環境都在強調分數,強調競爭。求學的歷程幻化成循環不止的功課、測驗和考試。但在同一時候,我們卻付上了沉重代價。考試技巧上,80後可能很「聰明」,但在個人的人格思維、靈性修養和嗜好沉澱卻沒有得到適切的培養。這種過度強調「競爭力」而在人性上造成的單一貧乏,難道不是我城的寫照嗎?城市面貌如社區和菜園等珍貴多元的部份難道不是窒息於商場的壟斷嗎?個人和 城市的單一貧乏難道不是殊途同歸?

你説關乎「長期」,但競爭力之外,我們真想聽聽長遠來説,你希望為下一代留下一個怎樣的香港?我們這一代天天「蒲」大型商場,達到一個程度,可謂五穀不分;於我們來說,香港是海港儼如一個傳說,因眼前的維港更像條污染了的渠道。我們想問:下一代人仍可生活在菜園村這一類經年累月孕育的社區嗎?他們可 以聽老社區的公公婆婆講故事,兼學習五谷雜糧的地方知識嗎?菜園村可以不變成另一個傳說嗎?!

曾特首,到底要多少人來到立法會,你才會撤回方案呢?

八十後斷食者們

2009年1月17日下午4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