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在立法會門外斷食明志反高鐵的青年,由今日起會每日發表一封公開信,第一封公開信是寫給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要求他們放棄特權,不要在高鐵撥款中投票,支持全面普選。明天的公開信會寫給曾蔭權及鄭汝樺,後天則寫給國家主席胡錦濤。敬請留意。

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

我們六位年輕人,自昨日起在立法會門外斷食明志,目標是阻止高鐵現方案撥款,欲看見荒謬的終止,歇止病態制度的蔓延。在明月映照下,我們瞥見迄立在 立法會樓頂,蒙上雙眼的公義女神,本是代表大公無私的精神,但今天的立法會,卻容許劫貧濟富的荒謬劇一再上演,變成對民間疾苦視若罔聞的政治角力場。因 此,我們不得不寫這封公開信給你們。假若你們還有明辨是非之心,希望你們停下腳步,聽聽我們的訴求,重拾身為議員為民請命的使命感,共建公義社會。

老實說,過去我們對功能組別不感興趣,功能組別議員姓甚名誰也實不知曉,連有那些組別的存在也不甚了了。對我們來說,你們從來只是電視新聞中某某立法會議案點票結果上的一堆數字。當地區直選議員過半反對時,你們通常都會贊成。反之,直選選員贊成的,你們則反對。

直到零九年十二月三日,我們才第一次讀出這堆投票結果的意義。我們一群人,由去年年初開始協助石崗菜園村村民爭取不遷不拆,保衛包涵五十年之久的友 愛與回憶的家園,我們悲慟﹑憤怒﹑無奈,卻理直氣壯的說:我們抗拒高鐵規劃所代表的劫貧濟富和反可持續發展的僵化思維。當愈來愈多市民認識到高鐵計劃的粗 疏和粗暴,站到我們的一邊時,立法會財委會工務小組以十二票贊成,八票反對,一票棄權通過了撥款。在投票結果中,我們發現你們,重新看清你們:直選議員明 明是八對七反對撥款,但六個功能組別中,竟有五人贊成,撥款,就這樣,百口莫辯的,過了一關。

兩個問題霎時冒起:這些功能組別為何如此盲目支持發展,如舉手機器的不理他人的死活?究竟所謂何事? 這些由小圈子選出來的人,憑什麼,憑什麼決定菜園村和大角嘴的生死、公帑的運用,以至香港的未來?

鄉議局、漁農界、保險界、航運交通界、教育界、法律界、會計界、醫學界、衞生服務界、工程界、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勞工界、社會福利界、地產及 建造界、旅遊界、商界(第一)、商界(第二)、工業界(第一)、工業界(第二)、金融界、金融服務界、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進出口界、紡織及製衣 界、批發及零售界、資訊科技界、區議會、飲食界…當我們拿着功能組別名單一讀,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昭然若揭。你們當中,泰半是商界老闆和附屬商界的專業人 士,你們從來就是發展主義、炒賣地產的既得利益者,又怎會不支持向自己利益傾斜的高速鐵路?但是,我們明明白白地告訴你們,如此傾斜於商界和附屬專業界的 功能組別構成,只反映了你們一代盲目發展的價值觀,這套價值觀已將香港弄成烏煙瘴氣、民怨沸騰,遠遠脫離世界潮流。若是要講代表,為什麼沒有生態保育界? 沒有人權界?沒有公民社會界?沒有青年界?

更落後於時代的是功能組別本身。民主大潮,浩浩蕩蕩,是我們小時候已經懂得的道理,怎麼過了二十年,我們長大成人了,香港的政制仍然容許特權階級恃 財恃勢橫行無忌?仍有一班功能組別「阻住地球轉」?你們當中曾有人在立法會上說,自己是憑良心為下一代着想,才支持高鐵。你們聯群結黨在外頭登廣告支持高 鐵,沒有人會阻止,但立法會不應有你們的位置,因為你們的存在本身就是在剝奪香港市民正當的政治權利。如果你們真有良心,如果你們真的為年輕人和香港的未 來着想,你們應當離開座位,放棄在高鐵撥款表決中投票,支持立法會全面直選,讓議會民主投入正軌。

這封信本應親手交給各位,但由於你們長期作隱形狀,親北京多於親近一般市民,我們實在不能把你們一一認出。故只能統一把信件呈上立法會秘書處,由秘書分發。見諒。


覺悟前非,普選盡快來!

斷食青年謹啟
寫於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