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戰訊﹝倒數三天﹞:五區苦行開始!

文:朱凱迪

一月五日苦行
苦行隊伍在大埔火車站外。

最新消息:五區苦行隊完成上水及大埔行程

離一月八日全民BIG爆立法會只有三天。八十後反高鐵青年繼去年年底環繞立法會苦行三日,於財委會大會前再接再厲,今日下午由上水出發,展開經過五 個立法會選區的四日三夜苦行,直至一月八日。苦行隊在上水舉行開步禮,有菜園村村民同行一段路。各嘉賓輪流發言,支持苦行者,摘要如下:

菜園村關注組主席高春香:
撐菜園村即係撐八十後,即係撐香港人。每個人的犧牲都是有價值的。
正言匯社張超雄:感謝有高鐵,因為 冇高鐵就唔會知道有一條一直在默默耕耘的菜園村。政府鏟除真的綠色生活,去建構所謂珠三角一小時生活圈,冇荒謬的。呢個社會一直講發展係硬道理,忽視了人 本價值,同埋發展帶來的階級矛盾,依家有八十後的青年以謙卑的手法表達訴求,令我有所反思,亦希望最終政府會反思。
中大教育學院蔡寶瓊:現在社會的發展是割裂人同大地的關係,人和地、人和人本來都是相連的。苦行是修練,可以洗淨人的貪婪,祝願苦行者平安,同埋都帶平安俾眾人。
嶺南大學中文系陳雲:反高鐵是好簡單的道理。根本冇人支持,功能組別支持純粹是他們可以瓜分那六百幾億的工程費。其實响錢黎講都係一件好唔公義的事,呢個咁簡單的道理,唔明點解香港人會唔明白。
導演崔允信:一開始認識呢班八十後青年是在皇后碼頭清場前幾日,當時唔知佢地搞乜,但呢次佢地居然能凝聚咁多人。歷史已經證明左佢地行的路是啱的。
民間研究者謝冠東:反高鐵有兩個理由,一個是金色的,一個是綠色的。金色那個就是錢太多、太貴,每年的維護費都是很貴的,一定會蝕錢;綠色的理由是依家的方案破壞好多綠色的生活,譬如菜園村。政府點解唔考慮一個破壞較少的方案呢。

苦行隊伍接着走入上水和大埔,沿途有很多市民駐足看,也會問支援者問題和領單張。苦行隊伍希望,更多市民能夠了解高鐵現方案的不足,並在一月八日一起BIG爆立法會。各位希望支持苦行者的朋友,可以按下面的時間表,參加由五日至七日夜晚舉行的晚會。你也可以致電6224 9413vicky或6224 9829旭雯查詢苦行隊伍的位置。《高鐵戰訊》將會每日更新苦行隊伍的消息。

五區苦行

●六名苦行者起步前述志

四日三夜苦行前夕,《高鐵戰訊》記者跟六名全程參與的苦行者作了簡短訪問,請他們講述參加的原因及出發前的感受。

一﹞黃衍仁24歲
為何要參加?
「由頭到尾都是超想去做,一直諗左好耐到底有冇唔同d的方法講同規劃民主有關的野。苦行開到一條新的線,唔純粹理性地講對方有什麼錯,而是要現場的人去感受,自己也要停低以不同的節奏反思。我恨做呢d野恨左好耐。」
想帶出什麼信息?
「與上次﹝立法會苦行﹞比較,這次的不同首先是空間上去到不同的地方,把行動帶出去,呼喚連結,在不同地區展示我地願意承擔保衛公帑和社區的責任,同埋要連結不同社區都一齊去承擔。」
年輕人的行動想對社會產生什麼作用?
「其中一樣係,關於覺醒,我地年輕人不是直接苦主,但我地覺得菜園村和大角嘴是我地的一部分,所以覺得自己應該有咁樣的參與。改變正在發生,我們在擴闊緊 咩野係關自己事,唔係人地的問題,而是全部人的問題。呢個係年輕人的作用,展示出那種關聯。不需要係真正受害也覺得關事,要出聲同負上責任。」

二﹞陳秉鳳21歲

為何要參加?
「其實上次已好想參加,今次係一黎去唔同的區,意義大d,因為令不同地方的人都見得到。一二一八前的立法 會苦行確係影響到人,所以覺得落區做應該有用。一直好希望可以支持到菜園村村民,佢地承受緊好多的痛苦,面對拆屋是好沉重的事,希望苦行數天表達對他們的 支持,也是向人講番呢件事的重要。這樣的付出值得。」
想帶出什麼信息?
「一定要不遷不拆菜園村,同埋希望大家睇清楚高鐵同呢個城市發展模式的問題。苦行是一個好慢、好留心、好專注的行動,希望可以令到人有機會停低諗下。我地不要高速鐵路,我地想大家慢落黎。諗下問題。」
年輕人的行動想對社會產生什麼作用?
「我地希望改變呢個城市發展的模式。呢個城市有太多好古怪野,我地响一個已經係咁的情況下長大,到處是商場,拆人家園重建,成長時一直係咁。我地不希望生活係咁,先至會無論返緊學定返緊工,點都要抽d時間苦行。」
有冇擔心父母反對?
「有擔心,苦行初段行上水,可能俾佢地見到。但我覺得我有能力同佢地解釋,也相信佢地會體諒。苦行重視人與人、人與社區的連結,我好愛我父母,都希望可以同佢地拉番緊D。」

三﹞梁穎禮27歲

為何要參加?
「參加苦行是從自己出發,拉慢番自己習慣的城市速度。呢個行為表達到自己對於高鐵事件的感受。上一次行立 法會苦行時好感受到那個地方,也有感動人心的力量,不一定要用衝撞的方式,苦行着也可以包圍立法會。參與苦行的人做到一個連結,今次要同其他人連結,所以 再黎。苦行是好反省性的行動,能夠參與好開心,好似自己做緊一件正確的事。自己仲有空間和膽,放下所有工作,四日三夜,專注苦行,專注連結。唔使俾呢D野 綁住,參加本身已經是一種抵抗。」
想帶出什麼信息?
「最想表達到保護種子同埋果實這個理念。每一步停低,每一次跪在地上,手上拿着米,就俾看見的人一個感 覺,我地應該思考下呢個地方的節奏是否適合我地的生存。如果不適合的話,是否每個人都應該搵番自己,實現自己公民權利,手上捧着的米喻意呢個地方的未來、 市民、或者公帑。」
年輕人的行動想對社會產生什麼作用?
「我希望推倒資本主義。我心裏期望做到一條村,好似日本的南屋族一樣。南屋族住在公園,參加者包括專業人 士,他們用太陽版收電,過着自主的生活。我希望日後可以有一D好似菜園村的自治村落。我們的行動是製造緊社會矛盾,令到睇的人反省一下自己為何沒有這樣 做,為何有人會這樣?想起香港日平時返工,在地鐵塞到死,好無尊嚴。居住的環境好逼,但大家好似認命咁,其實唔使,我地只要小小行動,一個表態,例如將抗 議句子寫上件衫度,已經代表着一種改變。」

四﹞余一心18歲

為何要參加?
「這次五區苦行比起包圍立法會苦行是升級了。不單要令中環返工人的覺醒,這次是要全香港的人。我的行動是滲透到佢地的生活,佢地唔可以當我地係透明的。所以我就參加。不單止喚醒已知道件事的人,也包括那些平時少睇新聞的,會吸引佢地突然間黎反高鐵。」
想帶出什麼信息?
「我想我的朋友和同輩真係了解自己的社會。苦行其實不是我們六個人的事,不是只有菜園村,而是全香港的 事。我想更加強烈地堅持自己做的野是正確的,所以我要再走出黎。今次的心情同上次不一樣,第一次好興奮,今次是平常心,我想用一個普通的市民的心,以平和 和安靜的方法喚醒冷漠的香港人。行動可以分激同靜,這次用靜的方法,因為我地唔係一隻蠻牛,我地係有經過分析同思考。」
年輕人的行動想對社會產生什麼作用?
「我不跟從父母那一套,近排我屋企知道我出來搞社運,認為是一件好危險的事。但我不認為。年青人有衝勁、會檢討、會商量,年輕人如果有呢團火,真係可以做到自己想做的野。有夢想才有生活,有夢想亦要有行動,唔係得個講。」

五﹞蔡卓陽25歲

為何要參加?
「在反高鐵運動裏,苦行我為自己選擇的位置。我自己都好想行,一個原因是,苦行是對個人的修練,我希望透過呢個動作,諗下人和土地的關係。」
想帶出什麼信息?
「展現意志。第一次我地選擇圍繞立法會苦行,希望可以透過好長時間的步行去話到俾立法會議員聽,其實我們 有好強的意願告訴他們,唔想要高鐵。有好多事情不用咁急去落決定,可以聽下聲音先。上次我地未真正可以改變到什麼,今次選擇五區苦行,希望話俾多d人聽, 搵到多d認同我地的人。」
年輕人的行動想對社會產生什麼作用?
「身邊有好多朋友本來唔會理呢件事,我參與後,佢地在電視見到我,我覺得佢地留意多左個社會發生什麼事。 我地未去到影響全部人,但至少是我身邊的人會留意多左。唔再淨係番工放工諗下邊度食飯使錢。朋友之間會多了溝通。我真係希望可以令到呢個社會好d,公平 d,我相信自己做緊的事情。」

六﹞劉寶珍22歲
為何要參加?
「一來件事未完,二來上次圍立法會,主要是將訊息給議員,今次是落區同人連結,要五區的市民和議會連接番。立法會工務小組投票時,班議員完全不需要理會外 面的反對聲音,今次五區苦行,希望令市民和議員知道,立法會不是一個孤島,議員的權力是人民授予的,而佢地決定緊的事亦會影響好多人。苦行希望連結更多的 人,帶更加多人去立法會睇住班議員。我覺得,如果明知一件事應該做卻沒有去做,會令我更加難受,苦行的付出不算得是什麼。」
想帶出什麼信息?
「大家都承受緊城市發展帶來的痛苦,公共空間私有化,市區重建,人際關係疏離。我地都面對城市過快發展的痛苦,我最想大家在感受到問題後行埋一齊。」
年輕人的行動想對社會產生什麼作用?
「希望大家會停一停、諗一諗,高鐵是否需要,我們依家面對緊一個重大的價值判斷,關乎大筆公帑運用。我地要盲目發展,定係需要關顧本土社區的價值。我唔想見到那些功能組別和幾個高官決定了這個城市的命運。我覺得有d價值好重要,例如重視社區,我都想多d人知。」



●五區苦行宣言

我們是一班80後年輕人。我們反對政府提交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669億的巨額撥款申請。高鐵濫用公帑,將要剷平菜園村,鑽穿南昌、大角咀,破壞家園,漠視市民的參與權;社會各界一直以各種方法反對都不被理會。

12月16日開始,我們曾圍繞立法會苦行三天。如今撥款在即,我們決定再接再厲把跡印延伸,將於星期二 (2010年1月5日)下午二時開始五區苦行,直到星期五(2010年1月8日)立法會否決高鐵撥款,政府撤回現有方案為止。

推土機式城市發展高速磨蝕了社區的多元,割斷人與土地的連繫,把植根在地的人們及他們所建立的生活,輕易割去、抛棄。一切都源自於城市規劃的封閉、不公義與權力傾斜,我們豈可讓過往在重建區的荒謬一再發生?

種子和稻米緊握在我們的手中,盛載果實與未來;我們希望連結,所以來到五區,以沉穆的力量,一步一步連結所有人,一同走到1月8日的立法會,連結人民守衛辛勤而得的果實,緊握有待我們形塑的未來。

普羅市民一圓一角辛苦積蓄回來的669億公帑,政府必須珍視並用得其所,更應讓在香港紮根了五十年的菜園村及其擁抱自然生活的文化繼續承傳下去。

我們專注、默想、耐久,我們俯伏跪行,拐進舊區的樓房,繞經屋邨的角落,步向鄉郊的田野,感受其中孕育多元的力量;以緩慢的節奏、沉穩的步伐、靜謐的身體,走出我們心目中理想的路。

轉念,始於足下/灌漑滴水不漏的未來。

最後送上由黃衍仁的新作,freddie剪接,1月8日BIG爆立法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