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後感—我們從來沒有分開過

文:bella


Tigerątko Kao攝。

葉子僑撰

從來沒有試過在同一天內如此強烈的體驗到人性的醜惡與美善。

十二月十八日午後到達立法會,參加「1218請假包圍立法會」行動。既然我是八十後,又是反高鐵,沒有理由不加入八十後朋友發起的苦行立法會去。議會還沒有開始,四周的人還在高叫口號,希望議員能拿出最後的良知。

放下包袱,赤起雙腳,手執稻米,帶著信念,跟著八十後的苦行隊伍一起走…

集中意念,跟著鼓聲,行一步,頓一頓,這動作的確為心靈帶來深層的平靜。心裡只想著:停 · 撥 · 款。每二十六步的俯身叩首,加上手護稻米,是需要高度集中才能保持平衡而不漏稻米。膝蓋、前臂、額頭遂一著地的動作,也加強了表明心志的意念。這一連串的 動作也比叫口號讓我感到舒服。

就在議會開始不久,我深刻的體會到人性的醜惡。

來到參加包圍立法會的人,除了加入苦行的朋友,大多集中在皇后像廣場上聽著議會的直播。雖然在苦行,但透過四面包圍立法會的擴音器,我也能清楚聽見 會議會內議員的對話和人群的反應。那段對話,應該是屬於陳鑑林和劉健儀在為有關利益衝突和利益申報的事作狡辯的一幕,知道是陳鑑林,是因為拿咪的人很氣憤 的在叫「陳監林滾蛋!」。當我聽到他在為議員無需申報利益之類的事作辯護時,另一位議員又在扯貓尾,企圖把這件事情合理化之時,議會外的人們反應很大,立 即大罵無恥,叫他滾蛋。就在這時,我的心很痛,身也在抖,淚水不停地流下。我不知道是甚麼樣的教育能把人性這樣的扭曲。是甚麼樣的成長使人能做出這樣的行 為。這有如光天白日拿著槍上街殺人但仍被視為合法的行為!我真的哭了。

我堅定的一步一停,一步一停的跟著苦行隊伍,期間經常經過守著立法會的警察們,我每一次也用心念傳達給他們說:「希望你們能把心張開,想想是甚麼令這班年青集人要這樣苦行。」

有好幾次,外國人見狀問警察:「這裡發生甚麼事?」警察竟然說:「沒事。」真不知這是因為情況太複習使他不能以英語回答還是他真的認為沒有事。

小休後的第二段,我的前方來了一個約十七、八歲的小伙子,他一加入隊伍就問我:「這是不是從Facebook知道的。」我沒有回答他。我不知如何把 11個月來的參與,所付出的心力時間,、虧待女兒的代價,還有因身兼多職疏忽照顧女兒的責任等,就是等待今天這一個場面的心情告訴他。不知道是甚麼吸引了 小伙子到來。他走在我前面,我沒法不留意他。他每一步也不能安定,時常搞手機,又東張西望,更加使我想知道他要來的原因,但沒機會,他很快就離開苦行隊伍 了。

放工時候到了,在中環下班的人不知有多少會過來參加集會?很方便呀!不過看來這不會是上班族來參與集會的理由。就在人們急急腳趕著下班之時,我們穿 插在人群中。那行一步,頓一頓的步伐與他們急促雜亂無章的步伐成了強烈對比。我也用心念傳遞著與給警察們一樣的訊息:「希望你們能把心張開,想想是甚麼令 這班年青集人要這樣苦行。」

一直心無掛礙守著稻米苦行到七時許,議會宣佈延期再續。勝利了!我們今天的行動終於勝利了。太好了。我們唱起歌來,大家圍繞著立法會快樂地走一圈。 來參加集會的朋友們好像也很害羞,不想主動加入去走這快樂一圈。我就主動拖拖也拉拉,邀請周邊的人加入。大部分的朋友也笑笑口,有些推塘又有點難為情,但 最後大多也半推半讓的加入了。就在這一刻,我強烈體會到:我們是在一起的,所有人也可以很善良。

喜悅的心情久未消散,每看見那些一起參與抗爭的朋友,就立刻要擁抱他們一下,深深的。大家心裡也明白所有努力也沒有白費。

人太多了,差不多到集會尾聲,我才能與這位負責統籌的知己相會。我們相擁而哭,她說:「沒想過會有你份,走了半個地球,終於回來了,你這個八十後的媽媽。」我哭成淚人,想答,但說不出口:「是,我回來了,而且再也不走。」原來,我們從來沒有分開過。

第二天,膝蓋與上腿開始疼痛,但這是微不足道的。如果,身體上痛楚能夠換去人性的醜惡,我願意繼續苦行下去。

編按:在facebook找到Huáng Gün君攝製的一條短片,叫〈不過 是 給 反高鐵 苦行 的 你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