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園村關注組致財委會工務小組成員的公開信
讓「非原居民」保住社區 要求政府修改補償方案

各立法會財委會工務小組成員:

菜園村逼遷問題源自行政當局對新界鄉村「非原居民」社群的賤視,把他們當成可以隨便驅趕拆遷的二等公民。廣深港高速鐵路走線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刊憲 前,政府只跟被「原居民」壟斷的鄉事委員會磋商,在「原居民」村代表的推動下,把車廠選定在石崗菜園村興建,被逼遷的菜園村「非原居民」卻一直被蒙在鼓 裡。在如此不公義的制度下被犧牲,我們深感憤怒和難過。一年來菜園村村民不懈地抗爭,贏得了市民支持,但政府堅持錯下去,在十二月二日把鏟平菜園村的高鐵 撥款方案交予財委會審議。如今,我們寄望立法會工務小組成員能夠伸張正義,逼政府撤回並修改補償方案,保住菜園村「非原居民」社群,給予香港新界「非原居 民」村落應有的尊嚴。

一﹞政府補償方案令社區和大家庭四分五裂、村民生活質素肯定急降

政府聲稱「特事特辦」處理菜園村的安置問題,但無論是現金補償、遷上公屋/居屋、「社區農場」和「農業復耕計劃」等選擇,實質上只會令菜園村村民四 散,失去社區和大家庭環境支援,生活質素必定急降。有研究已證實,被迫遷的老人失去熟悉的環境、鄰居和親人的陪伴,患病和死亡的機會都會急增。政府為高鐵 甘願花669億公帑,但居然不能令犧牲家園的菜園村村民維持原來的生活質素,更有可能老人和長期病患者因而枉死,公平嗎?

二﹞關鍵是保住社區和大家庭環境──「護村五原則」

菜園村關注組村民大會早前通過「護村五原則」,包括:
●幾十年來對菜園村及周圍環境的熟悉感和連繫
●幾十年來建立的家園和社區網絡
●與子女共住、老有所依的大家庭環境
●耕住合一的生活模式
●幾十年來與植物和動物共融的環境
政府的補償方案不能符合這些原則,村民難以接受。

三﹞70戶堅持不遷不拆

菜園村住戶按居住年期主要分成兩類:第一類是1950至1980年代來到買地或租地建屋的農業家庭;第二類是近十年遷入的租客。按土地性質則主要分 成四類:第一類是官地平房;第二類是買下私人農地建屋 / 已補地價屋;第三類是租下私人農地建平房;第四類是租下私人房屋 / 房間 。土地性質分類只對於政府有意思,但對於菜園村的社群,第一至第三類都是最核心的村民。任何把第一至第三類村民分開處理的做法,將會毀掉菜園村的社區。據 關注組在十月二十日賠償方案公布後作的調查,約70戶﹝核心家庭﹞的立場是不遷不拆,當中包括各類型的業主和租戶,絕大部分居於菜園村超過二十年。

菜園村關注組要求立法會財委會工務小組:

甲﹞盡最大的努力爭取不用清拆菜園村,包括嚴格審核車廠和緊急救護站的選址,以及爭取在石崗軍營的空置地帶興建﹝政府給立法會的文件已說明,選址軍營建車廠將大大減少受影響戶數﹞;

乙﹞請政府撤回並修改補償及安置方案,加入符合「護村五原則」的新內容,讓村民可以集體遷移,盡量維持生活質素和環境。由於已有部分村民﹝業主及大量租客﹞願意接受政府的現方案,因此我們不希望政府撤回原來的補償安排,而是能兼顧不同人的意願,加入適當的新內容。

政府過去也有多種方式讓非原居民集體搬遷,包括讓村民以改善生活合作社的形式,向政府租地建屋﹝例如散落各區的漁民新村﹞。最近因興建蓮塘新口岸而 遷拆竹園村時,發展局也容許非原居民村民一起搬村。所以,只要政府拿出對「非原居民」社群的應有尊重,以維持社區作政策目標,我們相信政府絕對有能力應 付。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