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four

愛家庭、愛社區、愛環境
反對政府「謀殺老人」賠償方案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立法會公聽會發言稿

背景:菜園村逼遷問題的癥結

菜園村逼遷問題源自行政當局對新界鄉村「非原居民」社群的漠視,把他們當成可以隨便驅趕拆遷的二等公民。廣深港高速鐵路走線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刊憲前,政 府只跟被「原居民」壟斷的鄉事委員會磋商,在「原居民」村代表的推動下,把車廠選定在石崗菜園村興建,被逼遷的菜園村「非原居民」卻一直蒙在鼓裡,連最起 碼的資訊也缺乏﹝現方案只有非原居民被逼遷﹞。這種不平等制度,是殖民地時代特權政治的延續,完全落後於時代。香港已不是英國殖民地,特區政府理應嚴肅檢 討新界的特權政治體制,菜園村「非原居民」的吶喊,正為香港社會提供了反省改革的機會。

一﹞「菜園村精神」和五點「護村原則」

早期的菜園村村民大部分是戰後來到新界務農的國內移民。他們在香港政府的合作社和蔬菜統銷制度的鼓勵下,在石崗建立了自己的務農社群。社群中的不同 家庭,因着不同的際遇,有的幸運地跟原居民買下農地、有的幾十年來一直跟原居民租農地、有的則在政府土地上建屋耕種。香港輿論常以「獅子山精神」來讚許戰 後香港市區新移民自力更生的拼勁,其實在獅子山以北,也有數以萬計新移民在新界實踐「菜園村精神」,千辛萬苦建立自己的農耕事業、修路建屋、幾十年來不單 成就了美好的家園和社群,也為市區人提供了源源不絕的蔬菜和肉食。

幾十年過去,香港本地農業因國內蔬菜大量輸港及政府多番管制而陷於艱難境地,原居民亦紛紛將農地改闢為露天貨倉牟利,令新界鄉郊環境日漸惡化。今天 的石崗菜園村雖然沒有當年每日出產幾百籮新鮮菜的盛況,不過經過村民幾十年苦心經營,竟也不知不覺地成就了很多當代香港社會愈見重視的價值,包括「緊密的 街坊網絡」、「老有所依的大家庭生活」、以及「愛惜農地、耕住合一的可持續發展生活模式」。菜園村幾十年的生活實踐原來應該得到社會和政府的重視、培育和 推廣,現在反而遭到肆意踐踏;明明是村民不靠政府以雙手貢獻香港幾十年,現在官員卻反過來說是政府一直容忍村民在菜園村生活。這是名副其實的「打完齋唔要 和尚」、「佔了便宜還賣乖」,令人憤怒。

菜園村「非原居民」社群被欺善怕惡的特區政府選為犧牲品,村民由始至終也守着不遷不拆的立場。不遷不拆立場是建基於五個互相連結的基礎原則,我們稱之為「護村原則」:

i. 幾十年來建立的家園和社區網絡
ii. 與子女共住、老有所依的大家庭環境
iii. 幾十年來對菜園村及周圍環境的熟悉感和連繫
iv. 耕住合一的生活模式
v. 幾十年來與植物和動物共融的環境

希望議員肯定菜園村農民過去的貢獻,了解和支持村民五個「護村原則」,並使之成為衡量任何方案好壞的指標,確保村民的生活質素得以維持,不要令老人 家「臨老唔過得世」。菜園村並非又一件無關大局的逼遷事件,卻是政府向市民展示,到底它有沒有意願和決心協助香港社會走向「可持續發展」、「老有所依」和 「尊重社區」的未來。

二﹞政府賠償方案是對菜園村老人的慢性謀殺

用上述五個原則來衡量政府的賠償方案,可以很清楚看到當中的落差,完全不能接受。政府方案以賠償金錢為主,「社區農場」和「農業復耕計劃」為副,妄稱為村 民提供不同的選擇,以圖誤導輿論,實質是將村民原本整全的家庭、農耕和社區生活弄至四分五裂。如果真的強制實行,村民各方面的生活質素必定急劇下降,最需 要支援的老人家在晚年同時失去社區網絡和大家庭環境,前景更令人憂慮。曾經參與調頸嶺反遷拆運動的組織者說,很多調頸嶺老人家在上樓後兩三年便撐不住病倒 過世。九十年代由石峽尾白田基愛社區發展中心做的調查亦發現,老人家被強迫搬離原有居住地方到新地方居住,入住一年後的死亡率較正常的高六成。現在政府重 蹈覆轍,對菜園村的賠償方案亦是對菜園村老人的慢性謀殺,若果議員支持撕裂社區的方案,即是甘為幫兇。

以下再以幾點說明政府賠償方案的問題:

i.「社區農場」是玩弄文字的噱頭,菜園村村民已經四散,既無社區,何來社區農場?菜園村年長村民目前之所以能每天落田耕種,是因為田地就在屋旁,不用周車勞頓。「社區農場」只是硬套城市人的假日農莊概念予菜園村村民頭上,脫離現實需要。

ii.「農業復耕計劃」只提供「短期」的復建住屋豁免,年期不明,而且必須是住用構築物並領有農民牌照﹝據稱只剩下十多戶留有農民牌照﹞,還要提交 農業計劃書予漁護署審批。關卡重重,結果一戶十幾人的大家庭只有極少數人合資格。大家庭環境沒有了,老人失去子女依靠,社區亦因村民四散而瓦解。

iii. 菜園村的大家庭環境和社區網絡令村民就算收入不高,也可以靠互相支援而過着高質素的生活,若按目前的方案辦事,遷上公屋、居屋或領金錢賠償住私人樓,村民將失去部分維生的憑藉,生活開銷亦會大增,無論經濟上和精神上,村民的生活質素一定會劇降。

關注組重申,目前的政府方案,令菜園村的農村大家庭生活四分五裂,絕不能接受!

三﹞政府說一百五十戶有八成已登記,關注組如何回應?

政府這兩天向傳媒放風,說菜園村「一百五十戶」村民中,有八成已向政府登記。政府的意圖令議員以為政府的方案已經很完備,有八成菜園村住戶欣然接受,然後否定任何改變的可能。關注組的回應如下:

i﹞老住戶大半支持不遷不拆
一百五十戶或八成登記等都是政府單方面的說法,政府從來沒說明「一百五十戶」覆蓋的範圍、包括些什麼人、有多少戶短期租戶、有多少老家庭,已登記的住戶中 有多少是「一人戶」和「短期租戶」。關注組希望提供另一組數據讓議員參考:在十月二十日賠償方案公布後,關注組在石崗軍營東邊的收地範圍進行了住戶調查, 結果約七十戶向我們表明不遷不拆的立場,當中包括各類型的業主和租戶,絕大部分居於菜園村超過二十年。若減去住屋租戶,支持不遷不拆的住戶比例接近七成。

ii﹞登記住戶並不接受賠償安排
住戶向政府登記不代表接受賠償計劃,也不代表放棄爭取不遷不拆。據關注組了解,向政府登記的住戶中,包括大 量的短期租戶。雖然已向政府登記,但他們的要求﹝主要是上樓﹞很多都沒有得到政府處理,因此他們並沒有接受現有的安排。其他已登記的住戶亦對賠償方案有很 多懷疑之處,關注組正協助他們跟政府澄清。

iii﹞菜園村要關顧,不要「被解決」
政府希望議員視菜園村為一個有待解決的「問題」,但菜園村不是一個問題,而是一個有血有肉的老社區。我們要問的是,特區政府可以耗資六百五十億元建全世界 最貴的鐵路,為什麼因此被犧牲的人卻連維持原有生活質素的權利都被剝奪?為什麼西九龍的有錢人可以坐高鐵風流快活,為什麼貢獻香港幾十年的菜園村老人家不 可以保住自己的大家庭和社區?

政府提出的賠償方案和選址過程一樣,都是先照顧有權有勢的人的利益,因為政府欺善怕惡,最弱勢的受害者,如菜園村的老人、新移民租戶、南亞難民等, 卻沒有得到照顧,由得他們自生自滅。跟有錢人就說「特事特辦」,跟貧病老弱就講「現行政策」,這就是曾蔭權政府不受尊重的原因!

總結:請不要接受政府「慢性謀殺」賠償方案,還菜園村一個公道。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