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8 苦勞報導

不遷不拆 保衛家園
千人怒撐菜園村

苦勞網特約記者, 苦勞網實習記者


(今日約有一千人聚集於菜園村內,參與「千人合照怒撐菜園村」活動。張心華攝)

香港新界石崗菜園村內今日(10月18日)聚集約一千人,人人一手持蕉葉、一手綁綠絲帶,拉起「千人怒撐菜園村」布條拍照合影,支持菜園村向政府宣示「不遷不拆」的訴求。

面對家園因廣深港高鐵興建即將被拆遷的危機,石崗菜園村村民組成的關注組與由各大學學生組成的支援組舉辦「千人合照怒撐菜園村」活動,動員所有菜園 村村民及關心菜園村拆遷議題的群眾,聚集約一千人,一同到菜園村內拍照合影,並希望藉此舉向政府表示菜園村絕對堅持「不遷不拆」的決心。

https://i2.wp.com/farm3.static.flickr.com/2804/4022553430_1b2126c80d.jpg
(菜園村村民燦哥耐著大太陽畫寫布條。陳品安攝)

一早,數十位支援組的學生,身穿綠色上衣,集結到菜園村蔬菜合作社廣場佈置集合場地;關注組的村民亦在自家庭院裡,耐著大太陽低頭畫寫「千人怒撐菜園村」的橫布條,為下午的合影活動做最後準備。

https://i1.wp.com/farm4.static.flickr.com/3499/4021796363_d4dfe19640.jpg
(村民邀請支援組學生一同吃午飯。張心華攝)

中午各家的阿姨和阿婆都拿出一道菜,請支援組的學生和前來聲援的朋友一起吃飯。飯後,由各地來聲援的群眾開始聚集到路旁合作社廣場,關注組和支援組邀請現場的村民、和前來聲援的大學教授與文化界人士上台發言。

菜園村第三代陳凱珊發言表示,過去菜園村的村民總是忍受著政府和原居民的壓迫,但爭取家園的這一年來,他們開始懂得說,說出他們如何在60年代起承擔香港糧食生產重責大任──這是一段從未被認真探究的香港歷史。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陳順馨認為,「香港一直以來都擁抱城市、高樓和開發主義,卻忽視農村原有的價值,沒有人重視農村文化。」她提到,香港政府70年代為發展工業,以高壓手段徵收農村土地;現在,雖用了一種較文明的諮詢方式,卻同樣是壓迫底層人民,不擇手段要蓋高鐵。

https://i1.wp.com/farm4.static.flickr.com/3593/4022115895_8e173acc3c.jpg
(梁文道上台發言表示支持菜園村不遷不拆的訴求。張心華攝)

知名文化人梁文道亦表示支持,他認為,不應該為了少數人經濟上的利益而摧毀那麼多人的家庭。廣深港高鐵從西九龍設站,連接廣州、東莞、深圳到內地, 該鐵路香港段長達26公里,跨越新界卻未於新界設站,而菜園村所在地則是高鐵的機廠、緊急救援站及維修設施的預定地。梁文道說,作為一個未來高鐵可能的使 用者,根本不忍心為了貪圖一個小時的方便,而拆毀別人的家園,他更呼籲社會大眾,要秉持「良心」拒絕這個不公義的開發案。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助理教授陳允中認為,菜園村村民遭受兩次規劃不正義,第一是在政府在高鐵選址時,迴避了新界較有權勢的原居民住處,聲稱經過 社會評估後選址菜園村影響最小,(菜園村多為戰後遷徙到此務農定居的新住民,向原居民買地或租地,自食其力蓋屋生活逾六十年),政府從未考慮此政策對無權 無勢的新住民們造成多嚴重的影響,菜園村村民好似只有一半人權。

第二重規劃不正義則是當菜園村開始抗爭後,政府居然向外宣稱已有四成地主同意興建高鐵,但這四成地主全非菜園村村民,只是為分化菜園村村民而請原居民出來背書並承諾將提高賠償。

對於政府屢屢提出賠償方案,關注組發言人高春香表示,「『不遷不拆』從來不是說說而已的口號!」她認為政府抹黑村民要求更高的賠償,只是消磨香港人對於更合理、更公平和一個可持續發展社會的想望,若要問,應該問政府為何非要建一條毀人家園、破壞生態的高鐵。

即使下週行政會議和立法會即將審議廣深港高鐵香港段計畫,今日千人合照活動還是成功凝聚菜園村全村及聲援民眾的信心,齊聲高喊「千人怒撐菜園村」的 口號。菜園村村民們用行動衝破了「寮屋居民」的負面標籤,重新認識自己,也讓社會重新認識他們,他們正在用「不遷不拆」的決心書寫創造一段屬於他們保衛家 園的新歷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