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高鐵,事不宜遲

文︰謝冠東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1607498579#/note.php?note_id=103840823579

昨天參加了浸會大學地理系主辦的「新界變陣研討會」,與會者談到各種新界發展和保育議題,涉及地區包括鳳園、龍尾、河套區、塱原、南生圍、禁區/香園圍、大嶼山等,但焦點還是菜園村。

主持人是浸大地理系鄧永成博士,他沒有作演說,但在總結時說了最後一句:「我反對建高鐵」,我猶如五雷轟頂。

要知道,反對高鐵會被指為反發展、反進步,那是極為「政治不正確」。他沒有說原因,但這觸發我不禁問自己,他為何會反對?

細心一想,原來原因十分明確。只是過往被「發展」、「進步」等概念蒙蔽了,才必然地認為高鐵方案宜儘早上馬,猶如機械思維。

現在上深圳的人,多數乘班次頻密的東鐵或旅遊巴。 如果要乘客願意改坐高鐵,第一、高鐵的班次也必定要非常頻密,但那似乎不可能,因高鐵的成本和車費都甚高。如果等車也要一小時,乘客選擇其他交通工具已上了深圳。

第二、東鐵和旅遊巴的覆蓋範圍遠勝高鐵,如果你住觀塘,我相信你寧願乘旅遊巴,而不是先前往西九龍再轉乘高鐵——當你去到西九龍時,你已差不多在深圳了。這情況在大埔、粉嶺、元朗、屯門、天水圍會更為明顯,他們去西九龍已要一小時,完全享受不到高鐵快捷的好處。

這是深圳的情況,至於連接較遠的地區,則香港市民似乎已習慣乘飛機前往。高鐵是否能帶來改變,令人懷疑。如果乘高鐵還要在內地其他車站轉車,則肯定更令貪圖方便的香港人卻步。

因此,這項630億元,每名港人光是興建鐵路已要支付9000餘元的工程,很可能只是用來減少香港來往廣州的時間。而且大埔、粉嶺、元朗、屯門、天水圍居民不會受惠,他們可能寧願去深圳福田站上車。即使港島及九龍西居民,也有可能嫌高鐵票價昂貴(據聞單程票$400),而不願選乘。

為何高鐵造價630億元這麼昂貴?主要是和隧道有關。先要在雞公嶺開隧道連接米埔和錦田,然後從錦田又要再開一條比大欖隧道長得多的隧道,要同時貫穿城門水塘;然後葵涌、南昌、旺角還有很多地底工程要做,就只是為了減少部分居民來往廣州的時間,那值得嗎?

630億元還只是造價,隧道的維護費也是驚人的。港鐵在合併之前,核心業務一直不能賺錢,只靠地產收益。為何乘客數量驚人、車廂擠得如沙甸罐頭的港鐵也不能賺錢?就是維護和折舊費所累。港鐵還能靠地產來維持,但高鐵呢?我恐怕高鐵的維護費,將令特區的財政雪上加霜,甚至可能就是壓垮特區的最後一根稻草。高鐵不只可能變成大白象,其維護費更令它變成一隻大怪獸,每年每月吞噬香港的財富。反對高鐵,事不宜遲。這和內地的高鐵不同,人家不是用這麼多隧道和地底工程。任何政府,只要不是瘋狂的,在興建超長的隧道和超長的地底工程時,出於成本和維護費考慮,都必定加倍審慎,並儘量避免。而任何鐵路,尤其地下鐵,都只有在超大量人流選乘之時,才有可能符合成本效益。

是的,有人提出要建設「城際網絡」,我也不排除他們有這項需要。但建設「城際網絡」不代表高鐵一定要如此走線,我們大可以把高鐵總站興建在新田/落馬洲,連接未來港鐵的北迴線(錦上路至上水段),那不只較能吸納全港包括新界北的搭客,而且甚麼雞公嶺隧道、比大欖隧道長得多的隧道,以至葵涌、南昌、旺角的地底工程,就無須展開了,日後也不用維護這些隧道。其實,我們這630億根本不是建甚麼「城際網絡」,建甚麼連接內地的鐵路——它主要只是建一條獨立高鐵連接落馬洲和西九龍罷了!那有需要嗎?如果你問我,我一定不願意為此項工程,從口袋裡掏出9000元和日後難以估量的維護費,以及至破壞大自然環境的代價。要知道,我們的儲備才幾千億元,在這段用量成疑的高鐵一擲數百億,我感到十分「折墮」。

我懇請特區政府在雄心壯志勞民傷財傷大自然之前,以透明的數據和事實,諮詢一下市民意見。在接二連三的保育事件中(包括龍尾落實鏟除紅樹林,興建人工沙灘),我發現政府已越來越接近一個暴君。我不肯定暴君是否沒有好下場,但其製造的長年惡果,將會由我們每一個市民長年承受。抗爭,是時候了。

*謝謝鄧永成博士醍醐灌頂。原來,保育菜園村,只是反對高鐵的芸芸合理理由的其中之一。

*和朋友討論這題目時(遺憾地也沒有多少朋友可討論此題目),他反問:「你估周兆祥的立場如何?他叫大家少搭飛機,興建鐵路後就有效減少往來內地的飛機。」

我代答:「他當然覺得用630億來推廣素食或做保育較佳。而且,香港人習慣了搭飛機, 建了高鐵,他們還是搭飛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