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園村的保育重責
文、圖︰謝冠東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1607498579#/note.php?note_id=101607498579
44

石崗軍營用不著的空地,據聞足夠興建十座車廠。 (圖:謝冠東)


我是贊成保留菜園村的。

我知道大家不清楚菜園村事件,很簡單地敘述:

一、政府提出十大基建,其中之一是「廣深港高速鐵路」,此鐵路連結內地的高鐵系統,香港僅設西九龍一站,餘下四站是深圳福田、深圳龍華、廣州虎門、廣州石壁。香港需負擔費用為630億

元,乃回歸後最昂貴的基建。

二、由深圳福田站至西九龍站,將經過米埔、牛潭尾、石崗、葵涌、南昌和旺角西等地。政府選定了在石崗設置車廠及緊急救援站,而在石崗又偏偏選中了種田的菜園村。

三、石崗除了種田的菜園村,還有原居民擁有的貨櫃場以及石崗軍營大片沒用空地可選,唯政府不予考慮。選菜園村的主因相信是菜園村居民其實不是原居民(或稱非原居民,他們在五十年代來港,選擇了務農),他們的田地只屬租借,不像原居民以及解放軍般永久擁有土地,收地困難。

我贊成保留菜園村,主要因為我支持本地農業。

45
我們愛護這片土地嗎? (圖:謝冠東)

事實上,在其他發達國家,為了保障國民的糧食需要,政府甚至會對農業實行津貼。在香港,我們無須任何津貼,但仍有人願意默默耕田,在烈日下種植和摘取100隻才僅賺6元的辣椒,實在十分難得。這種農田已是買少見少,我們需要它,而不是需要更多的石屎。

很多人質疑香港對農業的需求。農業其實有很多功用:第一、為我們提供基本的食品安全網。當世界出現糧食危機,即使你再有錢,人家也不會把糧食賣給你,只有短視的人才會無視農業這種最基本、最重要的必需品。保持一定的自給度是重要的,更何況在菜園村的例子,我們無須付出額外開支來拓展農業。第二、健康。部分市民希望吃到相比內地新鮮、有機、無毒、有信譽和良心的蔬菜。不要看輕健康,它也意味增加生產力和減少醫療開支。第三、教育。參觀農業可防止再有學生說稻米是樹上長出來的,並且可讓市民和大自然互動,回歸自然。第四、就業。不是人人都渴望或適合投身金融業的。事實上正有越來越多人厭倦了典型上班族的生活,想毅然出走,改為務農。第五、綠化環境。保留農地,將比開發作其他石屎用途,較能達到環境永續的效果。

事實上,香港也有一些有識之士本身不是務農,但意識到農業的多個功用,而投放大量精神於農業。比如周兆祥在粉嶺鶴藪開拓了綠田園,點點綠老闆黃家和在粉嶺蕉徑開拓了慈康農圃、獅子會在西貢蕉坑開拓了自然教育中心,以至我的朋友海鳥也在屯門掃管笏借了別人的萬呎荒地來耕種。我沒有他們的魄力,我可以做的,只是表達我的一點意見:我十分珍惜香港的每片農地。每一片農地,都可能是香港人以至地球人可永續生存的其中一項關鍵要素,請.盡.力.保.留,那是香港人作為地球人,對地球農業的應有之義——那實在是太輕微的應有之義了。保留之餘同時不要破壞農地命脈:它附近的水利系統。不說不知,原來石崗/錦田是香港最肥沃的土地,它被三大高山環繞——雞公嶺、大刀屻、大帽山,因此水源甚豐,用來鋪石屎,是暴殄天物(會遭天譴吧)。

46
政府如在菜園村興建車廠,將會填平石崗河,與保育背道而馳。 (圖:謝冠東)

不在菜園村動土,那高鐵車廠的選址問題怎辦?首先是否要花630億建高鐵,或是否應把高鐵車站設於西九龍,以至是否不能使用西鐵線等問題,本也值得商榷。但為免文章太長,這些暫不作討論。但無論如何,高鐵沿線的地方不只石崗,大可在其他地方選址。與此同時,即使是使用解放軍或原居民在石崗的地方,也未嘗一定不可。首先,昔日英軍在香港多設軍營,為的是防大陸,但今天我們何須仍保留眾多軍營?難道我們要防澳門和廣東?(根據「香港地方」網頁,香港現時還有十多個軍營!)今年三月行山,我曾誤闖潭尾軍營,就發現裡面有不少荒廢房舍,香港確實無須太多軍事設施,那是用不著的,至少它相比農田是過量的。第二,即使是原居民的土地,過往也不是沒有收回的例子,比如船灣淡水湖興建之前,便要收取沿水塘岸邊所建的六條村,把它們搬到大埔墟,據聞因此大埔有一街叫「陸鄉里」;而赤立角機場興建時,自然也要搬遷赤立角島上的所有村落,估計現時位於東涌的赤立角新村,便是由此而來。這證明此路也未必不通。

為了保育,為了未來,我認為應該保留菜園村。請環境局的官員出來,為我們做真正有益於環境的事。

47
菜園村村民默默貢獻 (圖:謝冠東)

PS 以下正是石崗菜園村關駐組的呼籲:

建議一:將車廠搬出市區,節省資源:政府若決定不在新界設高鐵分站,則應把車廠一併搬到市區貼近西九龍車站的地方,一方面增加高鐵的系統效益,另一方面也令新界鄉村土地和農地得以保護。

建議二:將緊急救護站設在石崗軍營或石崗露天貨倉地:兩地都是已開發地帶,軍營四周有道路接駁,在該處興建救護站,能減低對環境的破壞。

(其實關於菜園村,還有很多值得寫的。比如它跟梅窩/南大嶼批核中學與否、喜帖街清拆與否,以至烏魯木齊建清真寺還是漢化設施等,都和土地利用/規劃有關,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話題,而當大家深入探究此話題,就開始認同香港其實也很一言堂很極權。政府認為自己可以極權,是因為政府認為土地皆由其所有,但歸根究底,土地應該由誰擁有?政府不就是人民嗎?這個話題,比高鐵應否興建更值得探討——當然高鐵也是很值得探討的。有餘力才再寫吧,我實在太忙了。畢竟,我仍有推廣素食的重責在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