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石崗到政府總部──菜園村的七一遊行

文:陳秉鳳

轉自: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3946

3
阿竹和村長珍呼籲市民支持,倉底歌王阿全高歌助慶。﹝stanley攝﹞

編按︰今年的七一十分熱鬧,沒有很大的議題,但聲音眾多,來自五湖四海,差異中照亮了在地民主的種種可能。云云民間隊伍中,自然少不了來自面臨政府強行拆遷的菜園村朋友的聲音。陳秉鳳當天待在灣仔,一直在街站幫忙,寫了下文的分享。

街站中展示的內容包括甚麼?義賣了怎樣的菜園村特產?村民有甚麼預備的過程?籌款用在哪裡?最終成果如何?路過的途人有甚麼反應……陳氏一一記下;當天錯過了的朋友不妨一讀。

陳秉鳳至春天開始,慢慢融入了菜園村支援組的工作,與村民接觸日多,由但求寫一篇報導開始,到常常入村、四處邀請朋友加入幫忙的今天,她的感受也漸見深刻。甚至,她看到的高鐵影響不獨限於菜園村——文末她提到月尾舉行的「高hing廿六高鐵沿線遠足」,呼籲大家進一步了解高鐵的故事。綿綿廿六公里,這條鐵路勢將消滅怎樣的生境,對沿線的居民、農夫、動植物昆蟲、文化歷史地貌又有甚麼影響呢?也望讀者留意這個活動。

為了爭取更多社會大眾支持,菜園村村民總是把握每一次展示自己訴求的機會。在過去兩個月他們已分別參與了五一勞動節遊行,和發起六月七日「有車廠、無車站」元朗區遊行,今年的七一遊行也自然是公民社會的發聲的行列。

集體訴求.集體預備

七一遊行訴求雲集,要在其中更顯眼,就要做足預備。村民在六月廿八、六月廿九日召開記招、遞交反對書等行動結束後並無休息,六月三十日一同準備示威物品。

他們把預備在街站籌款時派發的蔬菜生果一一包起,當中有指天椒、龍脷葉、黃皮、大樹菠蘿、桑葉、大片的蘆薈、綠豆。龍脷葉和桑葉是用來煲夏天消暑糖 水的,而黃皮則能解渴——在嚴夏裡的七一遊行隊伍除了五蚊一支水外,也可以吃到自然農作的「飲料」。紅透的指天椒是在田裡花了幾天摘出的,到了七一還見到 阿竹的後頸給陽光曬紅了一片。村民緊密合作,總是能從田地裡「變出」一大堆我們想像不到的東西。

七一當天村民兵分兩路,一邊先到灣仔電腦中心擺街站,一邊在維園等待出發,每邊都有一枚村民製作的稻草人遙相呼應。三時許,我去到街站,有六七個村民,還有十個前後幫手的年青人。我們派發特刊, 招呼走過街站的途人看看:有村民現身說法、有菜園村產品、有山村裡外的相片,還有簡明扼要的易拉架講述事件等等。印製了的五千份特刊,由天主教正義和平委 員會贊助五千元,餘下部分則由關注組和支援組想辦法,而我們的錢一直不多。村民單單是刊印萬多張反對書已要花去不少。我們怕五千份特刊不足夠,於是出發前 再在中大印了小單張作撮述的中介,一千,聊勝於無而已。

街上,村民意志炙熱

民陣遊行尚未開始,路已封了。高婆婆八十幾歲,在路中心派著特刊,如果我是路人,大概就不夠膽不接過來細看。村民看待七一遊行其實像嘉年華似的,連日來的 行動已耗盡他們的能量了吧,七一遊行反而似是遊樂了,而他們駕輕就熟。貼上口號的草帽、示威牌、橫額、大聲公。我們在街站一直等著他們到來,遊行隊頭在四 點多到達,我們一面派發著特刊。今次的加印版我們做成類似雙封面的效果,一邊是廣深港的路線圖,講六百三十億的鐵路工程如何奢侈、如何偏向少數富裕的巿 民;一邊則是先前用來做封面的村民合照,申明不遷不拆的訴求。

我覺得遊行隊伍中有聽過的人也不算少,有時我也覺得直接給他們看村民的合照已能夠吸引他們,但有時都要以六百三十億作為解說的引子或綽頭。我們人手 不算少,也花了一段時間才派完。村民帶來的菜蔬共有十幾二十個紅籮,也直接在籮面割個洞做籌款箱。靠近街站的人不算多,看高婆婆的佔多數,相機一直對著她 拍個沒停,有人駐足和師奶傾那些農作物該怎樣處理,有人看易拉架好一會,也有人捐款。

4
八十多歲的高媽媽在街站看檔。﹝stanley攝﹞

村民開首在一包包農作物上貼了十元牌,被人責難才收起,阿竹的嗌咪時則不時說溜了嘴想叫人「埋黎簽名」。他們先學習義賣、再學習擺街站收集反對書、 再到現在。這不正是我們在溫室裡所講的充權嗎?沿途也有些隊伍經過時會叫支持石崗菜園村,我們聽到爭取保留尖沙咀巴士總站的人叫罵鄭汝樺時也覺得興奮。

等了好久都等不到的菜園村隊伍竟然在隊尾︰他們兩點半鐘就去到等待,經過街站前已快七點。我們彼此都沒有休息,但他們頂著一個大太陽一路走來,看見 我們依然精神抖擻,雖然面上有疲態,但沒有停下來。有個幾歲小子忍不住過來街站黏住媽媽,就留在媽媽身畔,沒有上政總了。大部份人繼續往政總行去,我們也 唱「菜園之光」一起加油。

他們已走過千山,望大家繼續支持

村民的期望總時有落空,行隊尾,菜派不完,單張也剩低一些,但完結時一排派特刊的年青人坐在路邊,還是至少十個,都沒有離去。籌得約八千幾元,可以是幾程 去中環或其他地方的車費、示威牌製作、印橫額單張、搬運物資、買水、印一些村民通訊。得到的款項村民一一道謝,街站完時已入黑,我們還要在路邊等車多時, 但完全沒見村民面有難色的,談笑依舊。

那些一包包的豆或葉讓遊行隊伍中因著不同原因來到的人帶走,走到政府總部,然後再帶回去不知在哪的家。村民如此積極認真地把自己的生活分享出來,向 別人講述自己在石崗的家園是怎樣的光景,為甚麼要保護石崗菜園村。石崗菜園村支援組未來仍會有定期搞導賞團,希望你行出你的一步,到村來了解這個城市的另 外一面,體會村民的心情,繼續支持菜園村不遷不拆的訴求。

遊行,可以是甚麼?

我還是年青的︰但相對於社會運動的各種形式,我還是感到遊行的基本語調。它是身體的。用嗓門去呼喊口號,用手去派發文案,用眼神去讓面對陌生又親切的途人,用臂膀去舉起橫額,用腳去抵抗太陽,走畢全程。

七一過後,這種身體的經驗就完結了嗎?正正相反︰夏日炎炎,除了導賞團,還有朋友號召,一起走畢廿六公里的高鐵沿線,認識城鄉風景與土地的價值,然後釀發更大的保育力量,為往後的思想與行動加油。詳情請見這裡

5
菜園村見。﹝stanley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