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歲菜園村民謝運華:以前大陸饑荒,香港人都係食我哋啲菜咋(菜園故事系列六)

文:葉寶琳

轉載自: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3301

我現在六十歲了,在菜園村已經住了大半個世紀,我幾歲大就開始在這兒住,我們現在三代同堂,爸爸現在89歲,媽媽都80歲了,我和父母.我們四個兄 弟的家庭,和我們的子女,我們三代都是同一個門口入,住在不同的屋,我的姐妹就算嫁到外邊,都是住在附近,所以每當星期六日,我們三代家人回家食飯,都會 有兩三圍檯,即使爸爸有少少老人痴呆,我們都可以互相照應。

我以前有種菜,亦有養豬鵝,即使我們現在沒有耕田了,但也會種菜自己食,我們是種有機菜的,因此搬到外面,就不可以繼續種菜了。

我在這辛勞工作幾十年,對社會有貢獻,以前大陸饑荒,香港人都是靠我們農作物維生,我流了幾十年的汗水,才找到一個有瓦遮頭的地方,我認為搬遷並非 改善,而是改差了,我家有幾千呎,有好多間屋,每間屋我都有份起的,搬出去之後我們就會不適應環境,上樓都只是對著四面牆,晒衫都麻煩,又不可以種果樹, 我又擔心媽媽會不習慣,外面就很複雜,老人家在市區會迷路,但這裡環境清靜,我媽想在這過世,這兒空氣好,病痛都少些。

我們的鄰居關係很好,很樸素,我們會互相幫助,即使陌生人入村大家都會知道,有傾有講,家門也不用鎖,不怕有人偷東西,我的朋友都是在錦田元朗,如果搬上樓,入屋就會關門,不習慣已改變的生活。

所以當我知道政府要迫遷我們之後,我真是覺得豈有此理,真是會同你死過。試問各位官員,如果你住了大半生的家被迫遷,心情又會如何?所以希望政府可 以和村民直接對話,雙方要達成協議,而非硬來。香港是國際都會,文明社會,絕對不可以比三流國家更衰,現在政府卻只是貼張紙知會村民,隨便要我們搬走就要 搬走,有何道理?所以我誓死不遷不拆。

口述:謝運華
訪問及整理:菜園村支援小組

*************

菜園故事系列

菜園村民Josephine:我使鬼你恩恤!(菜園故事系列一)
菜園村民傳媒珍:我只希望把根留住(菜園故事系列二)
菜園村民阿竹:一磚一瓦都是我們親手起的(菜園故事系列之三)
菜園村民明哥:成日叫我們犧牲「小我」,就黎冇左個「我」(菜園故事系列之四)
八十歲菜園村民高婆婆:我會賴在這裡(菜園故事系列五)
六十歲菜園村民謝運華:以前大陸饑荒,香港人都係食我哋啲菜咋(菜園故事系列六)

廣告